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绞杀
    一处缓坡离大营并不远,高不过百米,上有一座六角亭,只是远眺却已经足了,瞎道人兀坐石栏,鸟瞰雪景,文士问:“璐王有内营,但裴子云似乎也有着陷阱,我们是不是救上一救?”

    “不,你看,璐王已对我们的人起了疑心,处处派去消耗。”

    “现在我们抽不到任何龙气,还反过来给龙气抽取,轮回台已建,我们脱离照样能轮回,现在我们寄希望两败都伤,但要是只能选一个,不但不能帮璐王,还得给予致命一击。”

    “否则的话,轮回台根本脱离不了。”

    “咚、咚、咚”一声声鼓声敲响,李云勇千骑扑至,身披重甲,眼中一点妖影咆哮着,蠢蠢欲动,意欲杀人喝血食人魂魄。

    大营渐渐打开,袁龙脸带狰狞,沾染了血,这时赌上了所有,打开大门,大声谄媚说着:“末将恭迎圣上大军。”

    “快,夺回城门。”

    惨叫声不断响起,厮杀非常残酷,袁龙部属作了这事,知道一旦失败,就无法幸免,都是死战,朝廷军不断涌入,也一时夺之不下,见此,一个校尉一股血上脑,这时率着自己所部甲兵冲了上来,高声训斥:“袁龙,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卑鄙小人,你受朝廷隆恩,既敢背叛朝廷,是为不忠,杀守营门将士,是为不义,实是可诛。”

    语气带着愤怒和焦急。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舅舅说话。”李校尉拉着缰绳向前一步,伸手将脸上的血擦了擦,高声:“张政,陛下才是正统,朝廷天子不过是弑君的小人罢了,你又何必一条路到黑,紧跟陛下才有出路,天命在此,你又拿什么阻拦,不要枉费了性命。”

    “杀”似乎觉得自己受到极大侮辱,张政脸都气的抖了起来,冲杀了过来,连连挥刀,将想阻挡的甲兵一刀砍翻,大营门口顿时陷入了鏖战中。

    “张政,你找死。”李校尉见着情况不对,这时也杀了过去,两人相接,刀光乍现,溅起了火花,发出了碰撞的声音。

    “射!”大营内,自有弩弓,这时又一队赶至,见着情况,这个队正发出了嘶哑的命令,随着命令,紧接着就是十数声尖锐呼啸,一阵箭雨扑入反兵中,霎时溅起一片血花。

    李校尉耳侧听见尖锐呼啸,就知道不对,霎时一伏,弩矢划破空气,带死亡的气息在脸侧咻咻掠过,接着就是连绵的闷响,自己方面七八个士兵顿时跌了下去,立刻毙命。

    “杀”张政趁机一刀砍上去,李校尉不由惨叫一声。

    “先关城门!”张政来不及杀,直扑了上来,要将大门关闭。

    就在这时,李云勇的眼睛浮出一点红意,一鞭抽在马上,这马嘶叫一声,一个腾跃跳了上来。

    “去死!”李云勇的长戟所向,张政被盯着,身子一震,汗毛都炸了起来。

    “杀!”张政亲兵也是精锐,一声怒吼,长矛向这将捅杀了上去,李云勇眼神一撇,长戟寒光一闪,下一刻,数个拦截的甲兵,化成没有生命的肉块飞溅,看到自己的亲兵被杀,张政怒吼:“反贼去死!”

    张政洒出一片刀光,人影一合即分,张政闷哼一声,胳膊上甲衣裂开,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血如泉涌。

    “哈哈”袁龙趁机连连砍杀,数个甲兵推营地大门不断打开,李云勇这时,也有些惊疑:“能接我一招,也算勇士,不过这时,死来!

    一声怒吼,电光迅雷间,杀到李振面前,李振就要阻挡,一股巨力涌了下来,李振一声惨叫,分成了两半。

    李云勇杀了李振,策马冲入,长戟一划,长声惨嘶中,二个甲兵已肚破肠流,五脏六腑与鲜血喷了出去。

    这时喊杀、怒吼、惨叫此起彼伏,火焰烟雾向空中蒸腾,雪花空中落下,交织在一起,渲染出来一幅战争铁血图。

    “驾”

    一个校尉奔驰到璐王前禀告:“陛下,大营大门已打下,李将军已经率领着将士们杀入大营,敌军连连溃败,想必只要我们全力攻入,这大营就要打破,再难抵御了。”

    璐王看着远处大营,大营雪花浓烟交织,一种得意涌出,露出笑意:“果真天命在我,只要大破大营,这围困之势立刻大破。”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在璐王的身边,廖公公这时连忙恭贺,璐王听着,担忧皱起的眉舒展,终下了决心:“快谴大军加大战果!”

    “是”又一支大军调动,悍勇冲杀了上去,这支行到半路,突“轰”一声闷雷,而远处大门处炸起一团火光。

    这一大团火光,在夜中特别明显,冲出了数丈大小。

    整个大门顿时乱了,沸腾起来。

    璐王心中一惊:“这是什么?”

    大营大门

    蘑菇云其实不大,炸死不多,但这爆炸声宛是天雷,特别是喷泉一样血雨,乱飞的残肢断体,使得才冲入的璐军,顿时陷入混乱中。

    “天雷诛贼,天雷诛贼,天命在我,万岁,万岁,万万岁。”几乎同时,大营内就有人高声齐呼,原本动摇人心,这时立刻安稳。

    监军太监高光也张着嘴合不拢,这时醒悟过来,脸带冷笑,只是一挥:“你们中计了。”

    只见营帐纷纷倒下,涌出大批弩手,这时雪花落下,才挣扎而出的李云勇心里顿时一凉:“不好,是埋伏,我们中计了。”

    李云勇愤怒中,终于闪过一丝惊恐,刚才天雷,虽没有炸死,但也甲衣破碎,血肉模糊。

    高光再不迟疑,一挥手喝着:“放!”

    “噗噗噗”这次,就不是小打小闹了,只见天空一黑,箭雨落下,几乎把雪都隔离了。

    “撤,撤”李云勇拉缰绳,转身就要奔。

    大营北门

    陈永听着这一声惊天巨响,拉着缰绳,将马稳住,咧开了嘴高呼:“哈哈,璐王中计了。”

    “召集,出动”陈永一声命令,鼓声敲了起来,大营帐篷拉开,只见一个个骑兵早已准备,马都是刨着地面,灰尘扬起,七千骑兵在北门涌了出去。

    大地雪花洁白,璐王听到炸声,就觉得有变,这时地面震动,只见大营冲出骑兵,璐王哪还不明白自己中计了。

    “嘶”大将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廖公公靠近璐王,想要说话,就在这时,背后又有骑兵冲锋声传来。

    “咚、咚、咚”

    鼓声敲动,雪花震动,裴子云手紧紧抓着缰绳,亲率六千骑兵冲锋,开始时还策马慢跑,慢慢马匹越来越快,汇成一股铁流。

    蹄掌翻滚,雪泥飞溅,大地在铁蹄下似乎颤抖,转眼之间,已经逼近。

    “射!”璐王本阵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叫声,顿时也是一片落下,密集如雨,只听噗噗连声,前面百骑不论人马皆中箭落下。

    裴子云可以清楚看到,冲在前面的一个人,顿时脑浆飞溅,只是虽不断有人倒下,但更多的人浑身浴血冲去,直击璐王本阵。

    璐王大惊,却也不乱,一将奔出举起军旗,一声嘶声裂肺:“我军战无不胜。”

    “万胜。”

    “战无不胜,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本被惊扰大军,随着这将高喊,渐渐稳定下来,下一个瞬间,骑兵尖锐,已扎了进去。

    一照面,武器交错切割砍杀戳刺,无论是哪一方面的人,顷刻变成一堆没有生命的烂肉,裴子云面孔却有些阴冷。

    “这样也不崩溃,还能抵御?”

    “真不愧是前世取得天下的人。”裴子云擅长谋略,但并非畏惧血战,在这时,突深深吸了一口气。

    “风体云身!”裴子云心脏水泵一样激烈的跳动,同样举起了长戟,对野战来说,这其实是大杀器,这时寒光一闪,只是简简单单一划,迎上去的两个士兵立刻分成两半。

    接着,没有丝毫的停顿,又是一划,一刹那,鲜红色飞溅,而几乎就在此时,弩雨齐发!

    密密的箭雨落下,不分敌我,一片惨叫,裴子云长戟一抖,箭都拨飞,才脱身而出,一道锐风直刺,“当”大震,却是一将用着巨斧,就算是裴子云,也觉得全身一震,但只是长戟一横,对面战马两条前腿齐断。

    随着凄厉马嘶,一个双手持巨斧的敌将滚落,只一看去,就知道是妖将,当下长戟一抖,疾刺!

    这将看也不看,一斧横扫,意图同归于尽,裴子云冷笑,连人带马只是一冲,只听“噗”一声,顿时一颗头颅飞出,这将的确厉害,就算这样,无首尸体持着巨斧还是扫至,而裴子云整个身体蓦在马上弹起,一个倒翻正巧避过巨斧落下,又重新坐在了马背上。

    后面骑兵一声呐喊,主将浑身披甲,跃上空中宛是狸猫,这等武功前所未见,却不知现在裴子云道法抵达随心所欲的地步,早就轻灵术瞬间加身,维持不过一秒,可已绰绰有余。

    “杀!”又一将迎面冲来,长枪刺来,只听“当当”连声,一股力量沿枪而上,这人闷哼一声,却有妖气护体,并不毙命。

    “看你能接几招!”一阵金铁交鸣声,击到第七记时,敌将大叫一声,七孔流血,倒跌下马毙命。

    见着裴子云锐不可挡,连连杀将,璐王终于色变。

    裴子云这时,却看着大营,自己六千骑兵,攻向一万中军,却没有想象中迅速突破,璐王本阵,名不虚传。

    不过现在大局,有三处关键,无论哪一处先得胜,就可联合起来绞杀别处,现在,就看大营演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