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四十章 渡劫
    辞酒坡上乌云笼罩,雨水落下打在树上,树木蠢蠢欲动,就要释放出生机。

    高光带着二十多个亲兵,马刺佩剑叮噹响,在一处亭子前稍一伫立,命着亲兵:“你们在外面守着!”

    就大踏步进去,这亭子有数个道录司的人早已等候,一个是年轻人,看上去不足三十岁,显的很干练,又一个年长五十岁,留着胡子,时不时看着山丘,见着高光进来,啪的一声行礼。

    “起来!”高光见有张椅子,就直接坐了,这时没有在裴子云面前的谄媚,神色冷峻自带着威严,直接问着:“现在什么情况?”

    年青道官听到问话,禀告:“下官禀告,目前的情况来看,真君根本不是游山玩水,而是预备渡过雷劫,今日不成则死。”

    说着,虽尽量淡定,但隐藏不了羡慕嫉妒恨,语气也有些重,说着就看向山丘上的乌云。

    高光虽不通道法,脸色也是森森,只是问着:“这渡劫又是怎么样说法?”

    “下官禀告,道人自古来,虽修行多门,但大体分炼气、阴神、地仙、真仙四个境界,而每个境界细又分十重。”年长道官说着,眼神看着天空:“地仙五六层就是渡劫。”

    “要是不能渡过,地仙也会死,死了就二个选择,一就是变成神灵,二就是转世,不过转世根本不能保留记忆,再出生就是新人,一切都得重新开始,所以这还不要紧。”

    高光听着,眉稍松了些:“那就算渡了雷劫,其实也并不是太危险的事?毕竟离真仙还有几重。”

    “不”年长道官脸色凝重,一眼不落的看着山丘:“雷劫又叫生死劫,没有度过身死魂灭,渡过雷劫却完全不一样,可转世不迷。”

    “转世不迷?”高光听着有些疑惑。

    年轻道官沉默片刻,才解释:“就是完整保留记忆转世,生下来就有前知,今生立刻可用。”

    “没错,还可继承原来道法,破天门水到渠成,没有半点难度,阴神到地仙也只需要灵气,再无瓶颈可言,因此地仙寿命不难!”

    “换句话说,它已变成了不死人——至少三次不死。”年长道官这样说着,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寒蝉。

    “嘶”高光听着,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喃喃说着:“三次!”

    地仙可活二三百岁,就算一次二百五十年,三次就是八百岁,一朝才多少年?高光脸色铁青,手捏着,青筋凸起。

    “呼”

    “呼”

    一时间亭子没有说话,只剩下粗重的喘息,越平庸的人越不知道其中厉害,越厉害的人越是清楚里面的恐怖。

    就算是普通人,一代七十年计,一辈子学习,老了都可积累出巨大财富和智慧,下一代就可趁风而起,有着王侯之命。

    可以说,一个人如果重生三次都不能颠覆一个朝廷,那这人就无可救药,要是敌对,就难以防御,就算这一代没有颠覆,下一代再次转世呢?

    这不是一年两年,是上百年的跨度,令人防不胜防,虽说法不假贵人,无法转世到贵门,可也足够恐怖了。

    高光只觉喉咙干涩,扫过茶壶,倒了一杯饮下。

    “有没有什么办法阻止?”喝光了,重重一放,高光冷声问着。

    “来不及了。”年长的道官苦涩的说着:“本来有办法,但现在来不及了。”

    “为什么?”高光盯着问着,就有些歇斯底里。

    “调兵也好,法宝也好,专门旨意也好,都需要时间,而现在没人能想到。”

    年长道官长吐了一口气:“就算成了地仙,每一级都要十年以上,可真君才几年,就已经要渡劫了。”

    “自道君以后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以这个速度成长。”

    “渡劫会颠覆整个修道界格局,不但朝廷,连别的道门也会下手,原本祈玄门的成元子,就有希望踏入这步,但内外默契下,使他连连折损分身,断了他的道途。”

    “可是真君才几年?我们根本没有想到他立刻就要渡劫——这次我们也没有想到,只是照规矩跟踪,临时才分析出来,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用对,现在根本拿不到条件——无论是人还是物品”

    “就算调兵硬杀也来不及了,调到这里至少得半天,怕早就尘埃落定了。”

    “连调军击杀都不可能么?”高光说着,一种憋屈在心里蔓延,别看裴子云是真君,又有大胜,军中威望鼎盛,可这兵将是朝廷的兵将,他可是奉着密旨,关键时可以调动军队,可没想到却来不及了,一时间恨恨。

    年轻道官看出了高光忧心,说着:“公公,这也得度过雷劫才行,渡雷劫本身就是九死一生之事,或者说,历史上成功的连五个人都没有,或根本不需要我们担心。”

    高光听着,直直看着不远,喃喃:“按照你们说的常理是这样,可裴子云又才修炼多久?”

    这样说着,亭中两个道官身子一震,苦笑不语,这时只听“轰”一声,闷雷滚滚而过,都说着:“来了!”

    辞酒坡·亭子

    “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地仙:第四重105.2%”

    裴子云看着这个,露出一丝喜色,上次大战后,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天,终于灵气满足了。

    手一点,灵气灌注而下,只听“轰”一声,阴神大放光明,激增数倍,但始终缺着一点雷霆的至纯阳洗礼,不算真正达成。

    “成败在此一举了。”裴子云想到,过去种种在心闪过,转身向师父和长老行了一礼:“还请师傅和各位长老助我,为我护法。”

    “掌门,你自去就是,我等必守护住你的肉身。”虞云君说道,数个长老都是点头,若裴子云达成地仙五重,就奠下了松云门两百年兴旺,当下就结成阵法。

    而裴子云看着天空,天空上雷电鸣响,划过天际,连连闷响,暗想:“春雷是最弱的雷,要是夏雷,我还真不敢挡,而且我有梅花,与其说是渡雷劫,不如说是借其一点气息。”

    端坐着,阴神就在肉身上飞出,这时没有飞上云端,伸指一点:“还请梅花助我一臂之力。”

    “轰!”雷霆至刚至阳,带着一股凌冽的气息,随裴子云阴神出现,并且催动除籍获得大地印记,天空就有着一股莫名的变化,似乎天地目光都向这里集中,立刻就有着车轮碾过桥洞的滚雷声,几道电光落下。

    就在这时,梅花一闪,裴子云阴神顿时消失不见,却是已隐藏,这几道雷光一下失去了目标,倾斜着落下,击在山坡的松树上,雷火烧了起来。

    几乎是瞬间,梅花一动,从中引下一丝细小电光。

    “滋滋”这一丝真正的雷电其实微乎其微,接引而来时,在空中带着滋滋的声音,一落下,本来隐蔽的裴子云阴神,却立刻有着一种大祸临身的感觉。

    “时机就在此时!”雷霆是阴神的克星,凌冽又带着毁灭,而裴子云清楚,就算有着梅花隐蔽牵引,到底天威难测,可一不可三,阴神没有任何迟疑,就向着这一点电光迎了上去。

    “就让我看看,雷劫,到底有什么样奥秘吧。”

    裴子云神魂琉璃无垢,扑了上去,瞬间就和雷电碰撞在一起。

    “轰!”对裴子云元神角度看去,这一丝雷光,简直是巨大雷球,只接触瞬间,雷光似乎激活了,爆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这不是普通的电,蕴含着这世界阴阳的变化。”裴子云心中闪过这念,大地印记浮现而出,一片大地在阴神中盘旋。

    在印记中,这本是一片荒芜大地,水沟,河流,大江,却没有任何的生命,随雷电劈下来,落在江流中,生灭转换,冥冥中就要孕育出生机。

    一瞬间,裴子云数丈阴神,就是堆积雪人遇见六月烈日一样,瞬间融化了起来,整个阴神都要摧毁。

    裴子云肉身在这一瞬间,也承担着巨大压力,闷哼一声,七窍流出血丝,而整个身体肌肤,宛是开闸的自来水,毛孔涌出了血,一下整个人变成了血人。

    虞云君脸色大变,眼神担忧,而裴子云根本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是运起神魂,神魂闪着光拼命抵抗,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一点生机乍现,这点生机和阴神顿时就有呼应,将雷光汲取,等着电光消失,整个阴神缩水了大半,却带着一种亮光。

    “成了”

    裴子云心中闪过明悟,“不渡雷劫,永远不知道雷劫的恐怖,我都取巧了,还是差点失败。”

    “真让人不敢相信,竟有前人能真正渡过雷劫,虽只是一点,却得到世界的认可,孕育出生机,这一点生机不断增长下去,就可真正孕育出反哺肉身的生机,难道这就是真仙不朽的奥秘?”

    “不,我还在雷劫中,切实感受到了毁灭的力量,这不仅仅是考验,是毁灭,是杀死。”

    “也许真君当年,雷劫没有这样强大,还给道人留了一线,但经过了对真君的反噬,天意已厌,这个世界已不许再有真仙,所以力量才这样可怕。”

    “靠着自己,根本渡不过去。”

    “唯有借着梅花,才能取巧渡过。”

    眼见着渡过了,雷云却不散去,轰轰连声,酝酿着力量,裴子云再不迟疑,元神入得身体,气息全部消失不见。

    接着,就是一声长啸,啸声穿过,几与雷霆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