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诰封
    陈州·州府

    不攻而落,迎接朝廷,经过了数次兵灾,家家户户却关着门,重要街道口都站着士兵,盘查偶尔过往的行人,而分散成小队的骑兵四处张望,警惕的检查着。

    城里的灾民和乞丐很多,两天来又逃来几万人,女人哀哀哭泣,孩子们在母亲的怀抱里缩做一团,哭喊冷饿。

    “抓叛贼。”

    一队士兵高喊,有一个批头散发的人奔逃,见到身影,骑马巡逻士兵眼前一亮,一鞭追了去。

    这样场景时不时在城发生,裴子云率着百骑入内,一路看着,正要说话,突听见远处锣声近来,喊着:“听着,凡鳏寡孤,凡年过六十,逃荒寄居者,凭户籍引子,到粥棚领饭,并且登记遣还本乡。”

    街立时炸了锅,乞丐、闲汉、流民前去,裴子云眸子一闪,沉吟一下,对着一人说着:“我入城前命着镇压,又进行设棚施粥,不想这些降官,这样快进行了,你且去看看。”

    一个亲兵应着,转眼回来,禀着:“标下去粥棚看了看,粥不算稀,没砂,有点霉味!”

    这话说完,裴子云透了气,瞟了一眼,说着:“有这程度,已经不错了,地方官再使着他们还乡春耕,太平了。”

    一行人穿过街道,见得一处宫殿,这本是国公旧址,规制宏大,璐王又加以修葺拓展,修起殿宇,看去巍峨华贵。

    有人望着说着:“真君,这是璐王宫了,不想璐王还真享受,直接将国公府更易,变成王宫,富丽堂皇,真君正可入内!”

    “胡扯,原本国公府,不是我能住,现在璐王不轨,改制建宫,起码是行宫,安是我们能住?派人封了,等朝廷来再处置。”裴子云看着王宫,不管这人是无心还试探,立刻说着。

    “是,真君。”有人应着:“行宫里还有不少被璐王征调的宫女和太监怎么处置?”

    裴子云沉思片刻:“宫女是清白人家,有家的遣散回家,无家的和太监留在宫,朝廷说不定用的。”

    “我们去总督府。”

    “是!”

    裴子云将这些事情处理完,住到了总督衙门,其实总督衙门也规格不小了,裴子云才安顿,高光报名求见。

    高光移步入了小厅,见裴子云在喝茶,手握一本经卷随意翻着,忙前行庭参礼,裴子云摆了摆手:“起来吧,你来何事?”

    高光看了一眼,说:“真君,你吩咐下去,调查李成的事,有官府和道录司的人配合,已经查得了一些眉目,这是我们调查出来的线索。”

    说着,将折子递。

    “哦?”裴子云微笑:“办的这样快?

    接过看了起来,几个李成曾经经过地点,都有人记录,已有人在追踪最近的一条线了。

    “有朝廷的力量,许多事再隐瞒,都有着痕迹。”裴子云心闪过这念,朝廷力量如山似海,现在是自己利用这力量了。

    高光在一侧看着,似乎还有些话,吞吞吐吐模样,裴子云扫过,问着:“还有什么事?”

    高光进了一步,谄笑:“恭喜真君,恭喜真君,朝廷已封老夫人三品皓命,赠老大人三品,不日圣旨想必抵达贵乡了。”

    听到这话,裴子云有些惊喜,站起身伫立片刻,凝神听完,拱手说着:“这是朝廷和皇的恩典。”

    高光微抬首,窥了裴子云一眼,见裴子云容光焕发,很是欢喜,这才放下心来退去,看着此人远去,裴子云笑容转淡,将这折子一扔,笑了一声:“难怪,我是真君,升无可升,又没有孩子,对父母恩赐不可避免了。”

    “不过这是好事,我得了裴家的肉身,算不说因果,那是佛学,但是却有着人性道德——总得弥补偿还。”

    “裴父赠三品,已是难得的恩典,别的不说,至少在大徐数百年天下之内,可安享冥福。”

    “裴母三品诰命,可封淑人,女性封诰命与别的官爵不同,一旦封,死后自动延续加身,不需再封赠。”

    “这父母因果足了,还免了许多宵小之事。”裴子云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将窗户一推,外面还在下雨,淅淅沥沥,园子里的树枝已经有了嫩芽。

    “又是一年春至。”裴子云低声,似乎想起了些:“至于瞎道人,你现在失了璐王庇护,又露了痕迹,我倒看你还有多少活路。”

    卧牛村·裴府

    裴府一片忙乱,府内安置筵席,府外搭建芦棚,还请了戏班子,裴族的几十人鸡不叫起床,男人忙碌着外事,女人帮忙端菜,厨师宰鱼、杀鸡、煮肉、炸丸,一片肉香。

    “真涨了面子,裴家一日一日兴旺,让人羡慕。”一个老头站在围观人群里看着热闹,见着进进出出摆着家伙的丫鬟和仆人,还有正在指挥排场的县里差役,叹了一声。

    “裴家真是积了福了。”又是一人说。

    “噼啪”一声声鞭炮响了起来,村长外面挤了进来,抓一个仆人问:“老太君呢?”

    “老太君正在梳妆,马会出来。”仆人说着,话音还没落下,裴钱氏穿着原本七品命妇出来,而在身侧是苏叶儿,也是端庄秀丽,更小的是廖青叶,不过转眼小姑娘了。

    裴钱氏养着几年富贵,在丫鬟的陪同下出来,已有几分大气雍容。

    迎接圣旨祭品供桌早已摆好,随着老太君一出门,差役在捕头带领下,将村民都是驱赶。

    “往后退,往后退。”衙役手掣长鞭,一个个响鞭打过去,很是响脆,距脸只有二三寸,不打不在肉,这是因现在是喜庆,不能出现流血坏了气氛。

    平寿县县令早赶来,专门率领当地衙役维持治安,大喝一声:“燃千响,你们这些百姓,不许喧闹,谁冲撞了钦差和老夫人,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百姓还是怕县官,吓的后退几步,说话间连环鞭炮燃起,听着有人高喊:“太守大人到!”

    “参政大人到!”

    随着报声,大批的差役涌入,围观的人群看着说着:“真了不得,原本裴子云成了举人已经风光,没想到现在总督都派人来拜贺,真让人的羡慕的紧。”

    “小声些,惊扰了大人,麻烦了。”

    “大人们,怎会在这样喜庆的事找我们麻烦。”

    一个差役正巧听见了,瞪了一眼:“大人不找你们麻烦,我找你们麻烦,谁再乱说话,把你们抓起来。”

    “钦差到,闲杂人员一概回避!”有人高喊,顿时无关之人一概远避,却见尹鲁双手捧着黄绫袱盖着的诰旨到香案首南面而立,而在后面,有人双手捧着一个金盘,盘放一套金碧辉煌的三品诰命服饰,此刻裴钱氏早被教导了礼仪,当下行礼:“臣妾裴钱氏恭请圣安!”

    “圣躬安!”尹鲁朗声展读:“诰曰:尔裴钱氏乃栖宁真君之母,孝敬勤俭,贞静淑懿,兹特封尔为三品淑人,钦此!”

    裴钱氏早有心理准备,还是呜咽:“臣妾裴钱氏谢恩!”

    面前的妇人,转眼成三品诰封夫人,尹鲁满脸是笑,客气的说着:“夫人请稍等,还有旨意。”

    顿了顿,又说着:“诰曰:尔乃栖宁真君之父,躬耕自適,诒穀有方,兹特赠尔为正三品通议大夫,钦此!”

    这道旨意还不足,还有第三道,只听朗声展读:“敕曰:朕惟治世以,戡乱以武,栖宁真君武兼全,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岂有不加恩之理,尔垦流金岛之地,尽赠给岜,钦此。”

    这连连三道旨意,封裴母三品,赠裴父三品,甚至把流金岛正式给了裴子云,但不加爵号官号。

    所有的人听到旨意,倒吸了一口凉气,裴家祖坟真冒了青烟了。

    “谢陛下隆恩。”

    裴钱氏泪水涌出,赶紧擦了擦,叩拜谢恩。

    陈州·州府·总督府

    不知不觉间,启泰元年的春天降临人间,湖水渐碧、岸柳吐绿,裴子云正对着一人说着:“你去书房,把古图集成取来。”

    又转脸对着高光说着:“这些赈济开垦的政事,也拿来与我分说,好不烦恼,以后不要再把公发到我这里了。”

    “怎么样巡查一下河防,怎么样赈济,让着地方官按照各自职权办理,不能办理的,写着条陈——总督大人要到了。”

    “要是还有事,你也是钦差,办理了是。”

    高光暗暗佩服裴子云韬晦有术,口应着,退了下去,裴子云冷笑一声,起身正想回去,突一怔,向着虚空看去。

    “咦,有恩旨?”

    裴子云眸子,闪过了一道精光,站了起来,心念一动,遁光一闪,元神顿时落入冥土,目之所及,一片灰黑,说是夜,又能看见。

    只是此时又是不同,遁光处满是光焰,威严满满,所遁之处,纷纷回避,不消一刻,抵达了裴家祠堂对应的建筑。

    这建筑甚大,连绵几座,白气守护,当下遁光下降,在其,裴父立刻有感应,顿时看去:“咦,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