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抄家
    

    军营

    虽到了这时,整个大营还是整肃,却有着鼓声敲响,三遍不到者斩,将军校尉都立刻起身,向主帐而去,并且鱼贯而入,只是才进入,有几个人身陡寒毛一炸,心狂跳不止,只见璐王端坐在韩宏武常坐的虎皮交椅,正喝着茶,态度温和,却使人感到一种冷峻威严。

    “人都是到齐了没有?”璐王目光在将官身扫过。

    “臣等拜见陛下,韩将军和十几位将军没有到,已差人去叫,只不知道去了何处。”

    算是逼宫,其实也只有心腹才知道,大部分普通校尉并不知晓,这时有人前禀告。

    听着这话,璐王一时间笑了起来:“不必叫了,他我已经带来了!”

    层校尉和偏将听着,却没有发现。

    “啪啪”璐王拍了两下,近侍前,将一个包裹打开扔在地下,顿时几颗人头滚了出来,这些人看着都是倒吸了一口气。

    “韩宏武将军”

    “李震将军”

    “王……”

    这些都是军主官,没想到现在都被璐王杀了,人头都割了下来,一时间人人惶恐,有的摸向刀柄。

    “韩宏武逆谋造反,连其叛将已全部诛戮,陛下已派人去抄家灭族。”廖公公踏步前宣读口谕。

    “不可能,韩将军一心为了陛下,怎么会叛逆,不可能。”看着人头,一个偏将脸大变前查看,见的确是韩宏武的人头,眼泪掉下来。

    “韩将军,你这样死了?”

    这人张成才,多次受了韩宏武大恩,一路提拔,为其复仇才有了今日,不想璐王召见,却诛杀了韩宏武。

    “是不是你这阉臣。”

    张成才用仇恨的目光盯着廖公公:“你这阉臣,我要为韩将军复仇。”

    张成才一声咆哮,一拔,一刀向廖公公斩去。

    “杀奸臣。”

    “诛杀宦官,清君侧,还一片清明。”

    有数个偏将校尉冲,这些人都与韩宏武关系密切,见韩宏武被诛戮,本恐惧,张成才一发难,这些立刻跟,向廖公公和璐王杀去。

    口还喊着清君侧,长刀已经对璐王毫不留情的砍了下去。

    “果是反贼!”廖公公手一挥,跟随的侍卫顿时扑,拔刀挡住,璐王目光扫过下面的人:“你等还不诛杀叛逆?”

    “杀”有人响应璐王,而别的偏将校尉都是迟疑,相互看了一眼,有默契,一人前一步:“陛下,降了吧,我们不想再战下去了。”

    “降了吧,陛下。”

    “好、好、你们一个个果都是乱臣贼子。”璐王冷笑了一声:“可惜的是,朕早有准备。”

    “杀!”随着怒喝,大帐内有大批侍卫涌入,这些侍卫原本正常,但冲入账内,立刻眼亮起了红光。

    “皇帝,你不仁不要怪我们不义。”

    偏将校尉,除去几个支持璐王的人,这些都拔刀而出,杀在一团,但才一杀,发觉不对。

    “这些侍卫不对。”

    “个个数倍于常人,还不惧死。”

    “快冲出去喊营兵。”

    “不!”

    进帐的其实不过是二三十人,转眼之间,尽数砍翻在地,遍地狼藉,算支持璐王的几个偏将校尉都个个面无人色。

    这些都是军骨干,全杀了,以后怎么打仗?

    “以后打仗?”璐王擦了一把血,神色平静,天色阴沉,细雨洒落,只是微微一笑:“这不必你们考虑了,你去督促,把韩家全部杀掉。”

    “是!”寥公公应着,转身而去。

    韩府

    这时士兵密集包围,大门紧闭,数个门卫都被杀。

    “诸位,是不是有些误会,本府是韩宏武大将军居所,你们是不是围错了人?等我们韩将军归来,到时诸位将士颜面可不好看了!”府内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了出来,是韩府管家,冷汗满面,颤颤抖抖说着,想要将门外的人劝退。

    “韩宏武谋反,皇有令,诛戮全族,不必多问,直接撞门,杀。”新赶过来的廖公公看着撞门的士兵被几句话说的不动,脸色一沉,呵斥。

    “不可能,将军怎会谋反。”府内听到这话大惊失色,只是旨意一发,士兵再无顾忌,砸着大门,门栓出现了裂痕。

    “堵住。”管家大声喊,数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呐喊一声,抵住大门,只是一声巨响,大门撞开。

    管家在地爬起,慌张奔逃,一刀而过。

    “噗”鲜血喷溅而出,洒满一地,一颗人头滚落。

    “杀!”廖公公脸色阴沉:“杀,杀光反贼一个不留!”

    韩府数十亲兵,许多是族人,这时有的知道无幸杀来,更有的脸色苍白,脱了衣甲混在下人,想要在后门偷偷溜走。

    才逃到门口,有着士兵守住了出口,见到人,狰笑喝着:“刺!”

    长矛直刺,只听噗噗连声,顿时刺杀当场。

    “不”整个韩府,血光冲天,杀声连绵,不过片刻,韩府私兵都杀散,处处横尸。

    “公公,韩宏武的家眷已尽数带到。”一个校尉,脸带血迹,押着十数人,正是韩宏武妻儿,有两个少年被砍伤,奄奄一息。

    为首是韩家老太君,这时跪地,眼泪流下,嘴里喃喃:“韩家完了,韩家完了。”

    “你们不能抓我,我是三品诰命,是朝廷命妇,你们不能抓我!”还有个女人大哭喊着。

    韩家老太君看见寥公公,这时向前:“公公,冤枉啊,一定有人冤枉我们韩家,还请公公明察。”

    说着,重重磕在地,想祈求原谅。

    看着哭诉求饶,寥公公阴冷一笑:“韩宏武谋反,已被正法,你们还想侥幸?皇有旨,诛尽满门。”

    看着冷酷无情的寥公公,老太君知道无幸,一挺身站起来,擦干了泪:“昏君丢了天下,拿臣子和我们老弱妇孺出气,不得好死……”

    话还没说话,刀光一闪,寥公公拔刀直刺,刀尖在背后透了出去。

    “你”老太君伸手指着,寥公公将刀拔出,老太君闷哼一声,跌了下去。

    “都给我杀了。”

    寥公公擦着刀的血着,押着韩府家眷士兵,都长刀落下。

    “不”

    “饶命啊”

    “不想死,我真不想死。”

    喊声,求饶声,只都没有用,一刀下去鲜血喷溅,没有多少时间,整个府邸没有半点人声。

    “杀完了?”璐王这时过来,扫看着,淡淡的问着。

    “是,全数杀完。”寥公公说着。

    “那下一家,把反贼家族尽数杀了,我才能控制全军——哪怕是暂时。”璐王说着,眉心一点嫣红似血。

    山林

    璐王吞下眼珠刹那,瞎道人长长透了一口气,脸色略有点苍白,说着:“璐王还是答应了。”

    说着,凭着感应,伸指一点。

    “轰!”

    首先是一道殷红如血的光显出,接着是微微一闪,一片黑气笼罩,影子一样的轮回台徐徐浮现。

    在轮回台周围灰光流动,雕塑眼释放出来红光,声音响彻,欢呼着,这是只有妖族才能感觉到。

    看着轮回台,士目视着沉默片刻,才说:“陛下,您真要如此?他是有着龙气的人,跟成元子不同,一旦合流,掣肘将远超成远子,算是陛下有万妖大阵也难以控制。”

    “我知道。”瞎道人脸色有些阴晴,又异常果决摇了摇首:“可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有二大目标,首先是阻止妖族秘密泄露,二是获得本源洗礼,成这个世界的合法种族。”

    “裴子云必须要死,不管他因什么没有将我们暴露,但他始终知道我们的秘密,又不是我们的人。”瞎道人目光向远处看去,似乎看透重重冥土,看到妖族被针对,被镇压。

    “你有没有察觉,现在世界针对我们妖族的力量越来越强。”瞎道人回过身徐徐说着。

    士听了,点了点首:“是,陛下,我们力量至少削弱了十分之一。”

    “是啊,现在杀劫越来越重,世界对我们的排斥也越来越大,我原本计划是借助最后时刻吞并璐王,但现在更重要的目标改变了,必须杀了裴子云——知道妖族秘密必须要死,算是有着竞争,也在所不惜。”

    “要想杀裴子云,必须降临妖界,我们力量还不足,必须获得璐王支持,才能真正显化,再说,璐王是预备天子,虽失败了,残余位格还在,如果与它合流,更能使妖族融合到这世界,一举两得,我们不会吃亏。”

    “所以我必须许诺,不过还是这话,妖皇有三十六元神,璐王何德何能,能真正成为妖皇?”

    瞎道人说着,轮回台已启动,冥冥妖蛟注入,随着连接力量,随着璐王一心妖化,再也不同。

    力量交融,世界无处不在的排斥,渐渐削弱起来。

    “陛下,天地排斥的力量削弱了!”士感受着变化,欣喜说着。

    瞎道人这时却用细微的声音自言自语:“待妖族大兴,汇集起来,算璐王成还不过是其之一,妖皇元神三十六分,倒时真正还是我。”

    “现在差血祭了。”

    “璐王,开始吧,只要真正血祭,世界要因你而改变!”瞎道人笑着,轮回台也感受到渴望,震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