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妖龙
    天空一阵沉闷的雷声,一股风扑面,带着血腥气。

    “唔,下雨了。”璐王仰视着黑沉沉的天穹,里面的杀声基本上停息,但偶还有找出来杀了,传过去惨叫。

    璐王站着,廖公公陪伴,君臣二人只是看着。

    “其实这些人背叛朕是有着理由,目前的情况,一个月,不,半个月,朕就得被擒下,押送到京。”璐王听着远处惨叫,淡淡的说着:“只是,朕理解,并不意味着朕接受。”

    寥公公躬身应着:“皇上,上了船,还能随便下?当初他们接受了皇上的官职,受皇上重恩,就注定了今天的结果。”

    “你这说的也是!”璐王盯视着乌云,目光幽幽,良久说着:“你对妖族怎么样看?”

    “皇上,自古以来,民间是有妖怪传说,可从没有见过实在。”

    “人生三尺,天地难藏,何况是这样大的种族和力量。”寥公公显是想了许久,立刻应着:“奴婢实在想不通,也不信!”

    或有普通人相信,具备大能之族能隐藏在暗处,唯这些久掌大权的人才明白,有力必不隐,隐者必无力。

    短时间忍耐是可以,长时间不可能。

    这甚至不需要解释。

    “朕也是这样想,不过,这些妖族的力量,还是真实不虚。”璐王说着,自己虽雷霆一击,将反将杀的干净,但大业已经崩溃,这心里清清楚楚。

    就算重新得到妖族政策,将侍卫转化,但要将全军二万转化还不够,不能与之一战啊!

    而且,妖族真有天翻地覆之能,又何必藏头藏尾?

    璐王正想着,一人奔了过来:“陛下,名单上三十七家,在城中的家眷,尽数斩杀,连着部属,已杀三千七百余人。”

    璐王听着这数字,目光一凝,正想说话,突眉心红线一亮,一股信息出现,不由喃喃:“妖皇?”

    “杀戮和血祭,才能开启妖皇?”璐王皱眉,杀了三千七百余人,自己吞食的第三眼才开始承认了自己。

    而下一步开启妖皇之路,却是要十倍以上的血祭。

    皇位,不公,立场,种种思绪,涌动在璐王的心中,要是普通人还罢了,璐王心怀大志,却是明白这世界并不是一死就了之。

    与自己例子相接近的是瑞朝永昭帝第三子,与兄争太子位,皇帝先把他过继给弟弟,事实上断绝了他的继承权,接着又以年少放纵,行事不慎而削爵,第二年就病卒,年二十三岁。

    这可以说是父皇逼死,但是就算逼死了,与世人癔想的天地至公的地府或轮回不同,皇族之魂魄还归龙气所管辖。

    到头来,还得仰父兄的鼻息——哪怕之前逼杀,早就没有父子情分,到了冥土还得赔笑跪拜,求得一点恩赏。

    这血祭肯定有问题,只是懂得太多的璐王深知到了现在,没有退路,难不成自己身死,还得给父皇,给太子当永远的奴才?

    想到这里,璐王突狞笑:“朕在吞下妖眼时就已有了决断,朕不能为人皇,为妖皇也可。”

    “只是,想要朕血祭加入,你们也得拿出诚意。”

    “轰”随着璐王的话,惊雷闪过,璐王眼前一黑,周围尽是血光,接着血光迅速扩大,化成了场景。

    眼前是一个宏伟的祭坛,似是玉质,东南西北各有石阶直达顶部,接着,就看到一生最诡异最可怖的场面。

    祭坛上空,成千上万黑影盘旋飞舞,有着人形,但都或披着鳞片,或长着弯角,或长着翅膀,或有着尾巴。

    “妖族,这就是妖族?!”璐王心乱意麻,就在这时,一股信息传递过来,璐王心中一懔,望向高台上的瞎道人。

    瞎道人还是李成的样子,但眼中亮着血光,直射入璐王灵魂深处,一种可怖的感觉弥漫,几乎要跪下,但就在这时,一声龙吟,璐王突醒了过来。

    瞎道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摆了摆手,璐王冷哼一声,就大步踏了上去,抵达到祭坛上,周围妖族一齐落下,悍然拜下。

    “臣等参见妖皇!”这些妖族大喊,随着拜下,祭坛突出现变化,一股巨大的力量渐渐唤醒。

    接着,又一声龙吟,一条妖蛟出现垂下。

    “这就是龙气?”璐王早知道自己有龙气,但真正看见,还是第一次,只见长着红鳞,小角,小爪。

    “这是蛟,看来朕的确没有成真龙。”才想着,蜂拥黑气涌现,璐王就见妖蛟还有些抗拒,但一念之下,不得不上前吸取。

    丝丝黑气入内,妖蛟一声龙吟起了变化!

    角长出了些,两爪生出,不仅仅这样,一个隐隐三面巨人出现。

    “啊!”璐王从没有感觉这样舒畅过,神魂不断充实,无数妖族记忆,经历,权柄,见识不断涌入。

    璐王的命格和皇位不断融合,权柄日渐牢固。

    就在这时,一切停下,璐王眉一皱,睁开了眼:“不够,不够,这只有一半,把余下一半给朕。”

    “陛下,你还要为妖族做一件事,这位格才能给你。”瞎道人声音传来:“杀得满城血祭,并且助我妖族歼灭裴子云。”

    “什么?要朕屠城?”璐王脸色一变,十倍血祭不过是三万人,还可找理由瞒过去,州城现在可不下三十万人,真要屠城,怕民心尽失,并且自己再没有后路了。

    “这是投命状啊!”璐王久久不语,沉思良久,良久,才说着:“好!”

    随着这句话,红光消去,留下无边无际黑暗,接着又一切亮起,璐王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还站在石阶前,雨点已噼啪而下。

    “朕刚才想了多少时间?”璐王问着。

    “才一刻。”寥公公回着。

    “哼,传朕旨意,为对抗叛贼,朕许之洗城,蕴养士气,以正将士之心。”璐王扫看着这一切,冷冷的说着。

    “皇上?”就算是廖公公,一时间都目瞪口呆,这是疯了?

    一声闷雷,接着闪电将天地照得一片惨白,璐王再次仰视着天穹,转身笑着:“你是不是认为朕疯了?”

    “也罢,你跟随朕这样多年,朕也不吝赏赐。”璐王唤着:“你且过来,跪下!”

    寥公公上前一步,无声的跪了。

    璐王伸指一弹,命中了他的眉心,只见寥公公闷哼一声,立刻跌在地上,一声都没有,似乎气绝了。

    豆大雨点随风打下,打的内外噼啪一片,良久,寥公公突醒了过来,带着丝丝妖气,就听着璐王淡淡的问着:“明白了?”

    “奴婢明白了。”新转化的寥公公连连叩拜:“恭喜皇上成为妖皇。”

    “还不是妖皇,只是一半,现在你明白了差事了吧?”

    “奴婢明白了,既皇上要真正登基,成为妖皇,那屠城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奴婢这就去准备。”寥公公答应,传呼着侍卫:“有二千妖化的侍卫,诸将又基本上斩杀,控制军队不难。”

    “只是经此清洗,军中积蓄着巨大压力和戾气,本来就得弹压,以免失控,现在屠城,却正好发泄。”

    “只要按照营区,划分区域,就可执行下去。”

    “甚至还可以进一步考察军官,换上我们的人。”寥公公的脸在闪电中一动不动,又低声说着:“只是才人王馨儿,已经派人去了山中以躲兵祸,现在是不是召回?”

    “不召了,朕也曾经是人,就让她生个孩子。”璐王怅怅说着:“也算是留一个想念吧!”

    寥公公不再说话,起身便走,几个侍卫就在雨里拉过马,随寥公公翻身上骑,一阵狂奔远去。

    “杀,杀,杀!”不到半个时辰,大营上空龙气就有着变化,璐王此时已经能亲眼看见,只见龙气悬在大营上,已化成了妖蛟,这就是彻底被自己控制的意思。

    “侍卫分派各处,直接替换死掉的校尉和将军,这奴才办的不错。”璐王才想着,就见着黑气冲出,大营涌出了大批士兵。

    接着,所到之处,惨叫连连,乱成一团,不少人都在奔逃:“不好,不好了,兵变了,兵变了,快逃,杀人了。”

    街上人人慌张逃窜。

    “为消灭叛贼,陛下允许洗城劫掠,蕴养士气,以正将士之心。”廖公公尖声叫着,宣读口谕。

    “杀”

    “杀”

    “杀”

    听着口谕,大军更是肆无忌惮,大喊着四面杀去,听见的人一时间不敢置信,璐王居然要屠城?

    “啊”一声惨叫,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温婉动人,几个士兵看见了,就围了上去,当街扒起来了衣裳。

    一个小孩被母亲抱在怀里正在奔跑,士兵追上一刀砍上,人头落地,鲜血直流,至于男人,更是见人就杀,没有多少时间,到处是惨叫,横尸处处。

    天空下着雨,只是雨落在地上,就汇聚成了血河,天空妖蛟这时吞云吐雾,这些杀戮,无数冤魂,鲜血,怨气,都被妖龙吞噬,变得越来越巨大,并且向着妖龙蜕化。

    而在下面的士兵,随着杀戮,一点点妖气不断浓郁,渐渐眼中放出了红光,看着妖蛟不断吸取血腥和灵魂而壮大,璐王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屠杀无辜,却成妖龙,这世界,难道真的力量就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