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败(上)
    

    海肃县

    房屋鳞,层次叠耸,笙旗飘扬,青石板一片接着一片,铺成道路,远处城墙高耸,更显安全。

    “不,不要杀我——啊”

    在这时,凄惨喊杀声,打破了宁静,一个少女在街道狂奔,批头散发,见鬼了一样,而一个骑兵纵马追逐,手持刀,再仔细看,骑兵尖牙利爪,面目生毛,已不是凡人,而是妖魔。

    很快少女被追,骑兵并不怜香惜玉,一刀砍去,顿时血光一闪,这少女摇摆了下,跌了下去。

    骑兵似乎饿了,马一跃而下,扑在尸体,用力一掏抓出心脏,似还在微微跳动,撕咬了起来。

    鲜血在青石板流淌,渐渐汇聚。

    “杀”

    “不好,是妖怪。”

    这情况不仅仅是一例,县不止一处冒起浓烟,火焰跳动,慌乱的人群四散,士兵狞笑着追着人群,不时一刀砍翻一人,满脸鲜血。

    “畜牲!”在这时,一人怒骂一声,瞬间,一个箭步扑至,对着没有防备的士兵一个顶肘。

    “啪”只听着胸骨碎声响起,这个士兵闷哼一声,口吐鲜血却没有死,眼红光一闪,反手一抓。

    “放手!”这人本是练拳高手,本以为这一下必可杀之,却没有想到了这记还没有死,反被抓住,当下拼命挣扎。

    说时迟,那时快,又一个士兵只是一送,只听“噗”一声,长刀贯穿,壮士闷哼一声,顿时毙命。

    胸骨碎裂的士兵狞笑着,伸手一抓,又抓出了一颗心脏,当场撕叫了起来。

    “杀杀杀”县璐王军妖化,再次屠城,血雾在冥冥弥漫汇聚,城的人想要逃,士兵在城门守着,来一个杀着一个。

    顿时血流成河,天空乌鸦闻到了气息,四处飞着,“哇哇”的叫,偶尔有几只黑色不详的乌鸦扑下啄着尸体,随着动静又飞枝丫,一双红眼带着警惕,四处张望。

    “大人,不好了,皇大军变成了妖怪在屠城!!”海肃县衙坐落在城西,照壁竖着的肃静回避牌,门前有两株槐树,这时春来,已有着一片荫凉,这时一个捕头带数个差役扑入,脸色惊恐。

    县令正是凝神想着怎么样供应璐军粮草,随着惊呼醒来,出门看着面前捕头,是眉一皱,说:“何事大呼小叫?”

    “大人,皇大军都变成了妖怪,在屠城!!”

    “大胆,你竟敢妄言皇大军变成妖怪,真是该死。”县令听了吓一跳,忙大怒呵斥,顾着左右说着:“来人,把这个反贼拿下。”

    县令也听说过这传闻,不过认为是谣言,他本是一介白身,璐王提拔才得以当官,自一心忠君,算情况不利,也忠心耿耿,怎会听信妄言,当下大怒。

    “啊”县令还未说罢,听到数声惨叫,还有着野兽嘶吼声,不由身子一抖,脸色苍白,直小楼望向四周。

    只见火焰燃起,杀声漫天,隔着十数丈,见得一个长着鳞片的士兵一刀砍翻了一个人,埋首大吃。

    “完了!”县令腿一软,瞬间瘫坐,一股腥味扑来,裤子顿时湿了,捕头和差役看着县令这模样,一时间咬牙:“走,我们和妖怪拼了。”

    这些人扑出去,只是片刻听着连连惨叫,是被妖兵杀死或撕碎,这还不罢休,向着县衙扑了进去。

    这时正一阵脚步,一个丫鬟似乎得了消息,去外面打探下,有点探头探脑,县令认识,这是才买了没有多久,相貌俏丽,正想叫喊,又叫不出,一个妖兵已经扑至。

    “啊!”丫鬟惊叫,跌在地,而这妖兵不管不顾,扑了去,对着脖子一咬,鲜血飞溅。

    被抢了一个先,余下的妖兵蜂拥而入,不管是谁,都杀了吞食,县令还隐隐听见熟悉的惨叫,似是自己妻女,当下两腿哆嗦,只喊着:“我是罪人,我是罪人,我怎会将妖怪放入城。”

    声声惨叫还不算啥,片刻却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县令脸色苍白,甚至没有勇气去看妻子儿女,脸带着绝望,喃喃:“我有罪。”

    徘徊了几步,眼神木木,用绳子绑在楼,脖子往一套,用力一蹬抽掉凳子,身子顿时在绳挣扎抽动,片刻,没有声息,随风飘动。

    血气和怨气环绕,又化成血气向璐王军而去。

    “真让人迷醉的味道。”才入城的璐王轻声说着,脚踩在血水,廖公公近侍在侧,只听着璐王喃喃:“我只获得一半妖皇权限,半人不妖,不人不鬼,并且还不能强令妖魂附体。”

    “只能用这种血食,吸引妖魂而成军。”

    “与人而言,我现在越来越是罪孽深重了。”

    廖公公低眉垂眼,眼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这种惨相,只是说着:“可陛下已经是妖皇了。”

    “非人族类,谈什么罪孽?”

    “人食万兽万木,难道还有草木禽兽来报仇不成,这还成什么世界?”

    见着璐王苦笑,他又说着:“次屠城,妖军只有四千,经此县催化,奴婢料想至少又能得三千附体,合着七千之众,却堪一战了。”

    在这时,一个斥候营校尉策马向前,在马一跃而下,半跪着行礼:“陛下,朝廷军已扑了来,由钦差兼从云率领,总兵力四万,可能背后还有更多支援。”

    斥候营校尉保持着神智,但脸也长出兽毛,对周围屠杀视若不见。

    “来的好。”璐王抬起了首,露出了冷笑,对着廖公公说着:“官不堪使用,我原本不信,现在却信的真了。”

    “朕不管怎么说,还有二万兵,要真的是稳妥起间,必汇集重兵将朕包围,再把朕一打尽。”

    “可这兼从云,只率四万,连连督促进军,不说妖兵,说这远程行军犯了兵法忌讳。”

    “据说连道门的人都来不及汇集,这真是赶来送死了。”

    “陛下,朝廷和官是这样,先前裴子云把我们围困的喘不过气来,可一旦桃子似乎熟了,顿时排挤裴子云,并且相互争功,毫无配合,都想着抢先建立大功——算没有妖兵,陛下也可击破。”

    “你说的没有错,看这冒进百里,算没有妖兵,我也可击破。”璐王一哂说着,又摇首:“不过我军到底已经穷途末路,能击破这一路,却撑不下余下二路进攻。”

    “车轮战,也是有效果。”

    “没有妖军,朕大概最多击破二路,已经筋疲力尽,然后给第三路击破,成了这几个庸官的威名。”

    “说不定千年之下,还能混个儒将之称。”璐王说到这里,不由自失一笑,抬首看去,见血食已经差不多了,虚空,一条妖龙悬浮,血雾环绕,来回游动,眼睛泛出红光,随着血祭,妖化愈是深刻。

    “儿郎们,随孤出城狩猎。”璐王说着,声音却平平传入每一个妖兵妖将耳,城杀戮的妖兵,顿时汇集而来,汇集先是小股,接着是抵达城门,已有着万之数。

    这时县血流成河,肢体残骸四散,一些野狗偷偷摸摸撕咬尸体,眼睛也泛着红光,又偷偷跟在妖军后面。

    璐王看去,只见开始时还有些混乱,接着自动归队,步骑交加,军容严整,旌旗一片,慢慢集在城外一里处。

    “妖族阶级森严,用在军却是自有法度。”旌旗随风飘动,血腥之气似要滴落,璐王大笑:“好儿郎,随朕出征。”

    说着一鞭子抽在马,率军踏步而出。

    几乎同时,平原旗帜飘扬,风吹鼓动,大军排列成阵,四万人黑压压一片,钦差大臣兼从云跟随数个大将,看着璐王军出征,问清楚了只有一万,脸不由的露出了嘲讽。

    “璐王若依城而战,或还能撑点时光,可好死不活摆出阵势一决生死,真是自取灭亡。”兼从云冷笑,又满是得意庆幸。

    “这是大人有着宏福,所以反王在大人一道,鬼迷心窍,自取灭亡了。”有人拍着马屁。

    兼从云不由大笑,纠正说:“这并非是我之宏福,而是皇之宏福。”

    说着,还对天拱了拱手,周围的人也是佩服,暗想:“得意到这程度,还是不忘主恩龙德满口称颂,这人当官是当到火候了。”

    “大人,朝廷道录司有传信,说璐王可能是妖,不得不防。”一个道官匆匆前禀告。

    “胡说八道!”兼从云听了,脸色一沉,怒喝一声,盯着道官冷笑了一声:“这世哪有妖怪,你莫不是通敌,想要动乱我军军心不成?”

    这话透着一股寒意,道官还想争辩,在冰冷话语下冻得脸色发青,立刻退下,不敢再劝。

    “大人何必愤怒,道官不过是传信之用,被吓破了胆而已,真是传闻那样,璐王还会大败?哈哈”一将看着道官而去,说着。

    顿时周围都是大笑。

    兼从云笑着,眼神炽热起来,这一次璐王大败,收复已是迟早的事,自己杀败了璐王,擒了献俘,这不是官升几级的问题,而是封爵的问题,也不枉自己一番下游说。

    当下冷笑一声,对大将说:“不必多说,听我号令,我才不信妖不妖,算是妖,数万大军之下,一切妖魔鬼怪都立刻碾碎。”

    “起鼓!”随着命令,鼓声响起,大军徐徐踏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