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忠烈贤王笑赴死
    秦允王神色一变,眼神不由透出些恨意,转身穿过了封印,到封印之外,转身又看去。

    封印在内看外不可,但看内却清晰,只见道君继续饮酒,又踅回去卧了睡觉,半晌,秦允王望着,深深透了一口气,一拳锤在石柱上:“可恶!”

    也不知道是不安还是庆幸,眼神扫过这寂静千年的地点,一种寒意拂过,在怀中取出圣旨。

    圣旨取出,却并不落下,浮在半空,秦允王满脸恭敬,行三跪九叩大礼,圣旨微微亮起,渐渐成形,上面隐隐出现诸多面孔。

    “天子,诸位陛下,臣无能,未能使道君臣服,似乎宁愿死,也要看着天意转移,等裴子云成新一代道君。”

    这话一说,圣旨一顿,安静下来,妖族是此次大劫,而再出道君,则是龙气的大敌。

    “你们看如何处置?”圣旨上人影相互商议,面孔商量了片刻,大徐太祖显出来了:“哼,道君不可能这样硬气,要是真硬,当年自爆,岂不是能重创龙脉?我等连建立新朝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这不过是讨价还价罢了。”说着,圣旨上浮现出一丝淡黄气:“这是我等开的条件,要是它还不答应,你转身离开就是。”

    “要是道君答应,出来却不听管教,这又如何?”其实秦允王的身份,本不应该说这话,但听了这话,心中就有不安,总觉得不对。

    大徐太祖听了,淡淡看了一眼,一点首:“卿不必担忧,我等自有手段。”

    这样说着,圣旨一动,一丝淡黄气钻了进去,秦允王更是心中发寒,良久,一丝淡黄气就回来,没入了圣旨。

    “事成了,汝办差就是。”圣旨上只有这一句,秦允王迟疑了良久,终无法抗命,只得持着圣旨对着封印一点。

    “噗!”封印显出一个洞。

    道君在亭子中,心中一动,冰雪在封印外面飘入,带一点寒意,桃花零落,雪花飘落。

    “好”道君露出了笑意,张开手看向天空,一瞬间,身上一股气涌出,宛一股青雾向封印空缺飞去,瞬间穿出。

    才穿出,这股青烟就化成了道君。

    “我终于出来了!”道君身青衣,踏青云,面色如玉,眉角弯弯,一双眼睛渐开,不看圣旨,不看秦允王,四周看去,周围宫殿残破,有些坍塌,只剩下一半,地面上还有刀痕,剑痕,破碎兵器,当下就眼红了:“当年惨烈还在,你们却已经神形尽灭,连一丝残魂都寻不着。”

    “我之弟子,我的妻儿,是我对不起你们,若不是我愚蠢,你们都不会死。”道君喃喃自语,秦允王却听的心中发寒,刚才他还有些幻想,道君素来宽宏,性子柔仁,或千年过去,早就看开了。

    这时听着他的话,只觉得恨意滔滔不绝,江水难以洗尽,心中就是毛骨悚然,要是自己能作主,断不会开这封印。

    “回去还得给天子、父皇细细说来。”秦允王暗暗想着,就在这时,突一皱眉,惊讶的看向天空。

    只见道君才出来片刻,天地就有感应,一股灵气落下。

    “这是什么?天地为什么给予灵气?”

    “难道是道君位格?”一瞬间,秦允王又羡又恨,仔细辩认,才略松一口气:“这灵气不多,到底位格消磨了许多了。”

    道君却不理会它的想法,将灵气深深吸取,这其中不但有灵气,还有着种种感应,一时间,脑海中不知道多少信息出现。

    “道君位格,与之有关,除非特意屏蔽,要不就能感应。”

    “原本隔封印看不清楚,不想天地对道人苛刻至此!”道君许久睁开了眼睛,看着四周,落下泪来。

    种种变迁,沧海桑田,自己留下的痕迹,除了一二处,就尽泯没不见。

    幸龙脉也善解人意,把此人留给了我,聊可安慰一二。

    不知过了多久,道君把目光又移到秦允王身上,声音变得喑哑:“吾友,你善于揣摩,以前就一味讨着圣上欢喜。”

    说到这里,道君看了看惊愕的秦允王,笑说:“可你今日前来,可曾揣摩到天子心意?”

    说着,只见手一抓,空中就化成一个丈许的大手,就对着秦允王拿下去,秦允王大惊:“你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你也隐隐猜到了吧?只是你不敢相信,自己欺骗自己!”

    话还没有落,巨掌到了面前狠狠一抓,秦允王脸色大变,身上龙气在身上一圈环绕,向大手撞了上去。

    “轰”淡黄龙气撞在手掌上,巨掌一摇摆,但龙气击散,秦允王心中不安,还在高喊:“诸帝不会放任你杀我——还请天子诸帝助我。”

    秦允王高喊,身上龙气波动,圣旨已举到了顶上,这圣旨是天子和诸王代替诸朝签订,能与历朝相通,别说是道君分身,就是全体现在都可镇压。

    道君“噗”一声冷笑:“我说了,你们这些忠臣就是这点屡见不鲜,死到临头,始终都不敢继续向下想。”

    巨掌继续落下,圣旨却没有任何反应,只见一拿,秦允王整个人就被巨掌握在了手中,再也喊不出声来,就算到了这时,还是紧紧握着圣旨,不肯放手。

    “卯云,多少年了,你终是落到我了手中!”

    “唔唔”秦允王还在挣扎,隐隐能传出唔唔之声,道君带着怜悯大笑,说:“你当年代表天意,自受重视,现在事过境迁,不过是区区一王,为了大局,给我泄恨理所当然。”

    “圣旨上有二十朝龙气,可有谁救你?”

    “你明白了吗?现在轮到你这个忠臣、贤王,为了大局牺牲了。”

    “忠烈贤王笑赴死,你要是自诩忠君爱国,现在请展露你的精神,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让你整理衣冠,从容去死。”

    道君说着,手一松,露出了衣冠不整的秦允王,此王满面惊慌又不敢相信,喊着:“太祖救我,父皇救我,我于朝廷有功,于人族有功啊!”

    声音惨烈,只是圣旨没有回响,只有一声长叹,秦允王这时才明白,自己来传旨,就已经被牺牲,正当年道君一样,顿时心绞欲碎。

    “痛苦吧?这痛苦不足我当年痛苦十分之一!”道君说着,看着秦允王满脸不信,尤一声声求救,笑着:“你当年是怎么样对我说的?”

    “雷霆雨露尽是君恩,就算赐死也要含笑迎接,要是含恨就是大逆不道,丧心病狂,现在轮到你,要不是你是神灵之身,早就尿屎奔流了吧?”

    说着巨掌一握,秦允王只觉身体就要粉碎,嘶哑着声音,痛苦呻吟,却拼命跪下求饶:“静之,静之,我们是兄弟,你忘了我们当年结拜?”

    “还记得你写诗,朝起云涌,青岩相对……”这是年轻道君赠其诗篇,两人亲密无间。

    声音传入耳,道君都神态一暗,只是这些回忆才出现,憎恨更激增数倍。

    “我没有忘记,更不能忘记我封印后,我和我亲友,以及我弟子的下场,每一次想起,我就恨不得挖下眼睛,怎会相信你这个无耻之徒?”

    “道宫三千弟子尽灭,都是你之祸害,我封印,满门抄斩,女人变成玩物,追杀我之后人——连不满六岁的幼子都斩首。”

    “这些,我能忘记?”说着,巨掌一碾,秦允王再也支撑不住,身子破碎。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一缕残魂疾呼,烟雾一样飞出,沿通道逃去,道君冷笑一声,伸手再一捏。

    “轰”圣旨上波动了一下,却再无动静,残魂烟花一样四散溅开,化成了微不可见的细沙,正是灰灰的神魂。

    在大殿前一切如旧,依旧冰封,远处还是当年战场,道君动着嘴唇,似乎在说着什么,眼神缅怀,泪水涌出。

    秦允王灰灰,圣旨凭空悬浮亮了,大徐太祖身影出现在圣旨上:“道君,你既已杀得仇敌,想必心情平静了。”

    “多谢天子。”道君躬身行了一礼,神色恢复平静,上千年囚禁,一次次痛苦的回忆和总结,早就已经成熟。

    大徐太祖看着道君,心中也一凛,龙气隐隐盘旋,云气环绕,只是说着:“约定如何?”

    道君沉默,片刻点首:“我接受。”

    “道君,你既承认,不可违了约定。”

    道君微微躬身:“自然,陛下若不信契约效力,也自不会让吾签之。”

    这样说着,走到了圣旨前,伸手按了下去,只是按下去的手,变成了一个印章,却是道纹,占了其中一角。

    “好”大徐太祖鼓掌:“道君果是人杰,能识天时,还请道君为了天下,为了人族出力,我等在冥土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着圣旨向空中飞去消失不见,但契约已贯穿这具分身,不由一叹:“本体在或可阻之,但分身终是不行了。”

    良久,道君看向远处,目光幽幽:“我自认是天纵其才,不想千年之下,尚有后来者,我心既欣慰,又深恨之。”

    这样说着,化成一道青烟,再也不看封印,消失在冰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