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纸条
    流金岛·城主府

    园中按照大徐样式建造,裴子云对园林领悟建造,园中奇石,起落有致,水池之中,荷叶尖尖,隐隐有着青蛙叫声,生机勃勃。

    裴子云和小郡主,两人漫步在园内,刚踅过西廊,小郡主就说着:“夫君,这些日子我自创了一首诵仙行。”

    “嗯?听着名字还不错,没想到千叶你些日子也不闲着。”裴子云轻笑,手掌轻拂佳人青丝,低声细语,小郡主听着也不由笑:“还多亏了上次跟夫君交流一番,有一些领悟。”

    “前面亭子,我早已命人准备了萧琴,就等夫君为我伴奏。”小郡主说着,两人就要入亭,就在这时,一个丫鬟匆匆赶来,面色略带焦急,才靠近就是说:“主上,郡主,朝廷已遣钦差,要主上去接旨,钦差马上就到。”

    “啊”小郡主一惊,有些失望,又有些紧张:“莫非是有了什么好事要给着夫君?”

    小郡主疑惑说着。

    “走吧,我们去见见钦差,是祸躲不过。”裴子云说着,眸光闪过冷色。

    岛屿不大,码头区很快就到,裴子云和小郡主迎接。

    香案准备,远处钦差船随风而来,上面有龙旗插着,离岸渐渐近来,亲兵肃立两西侧,很是森肃。

    “钦差船。”

    船还未靠近,就有瞭望台上人高呼,高光站在船上,远远就是可看见众人,就在这时一个太监上前靠近高光低声:“公公,若真君跟随入京,您可就立下大功了,到时少不了恩赏。”

    “哈哈”高光听着,手轻摸着戒指冷笑了一声:“你出去可不要乱说,不然,哼哼……”

    言语中带着凌冽寒意,太监一听,脸色一变,连连应:“小的不敢”

    “到了。”

    片刻船已到了码头,就有人高呼:“钦差驾到,有请真君接旨。”

    接着舰船下锚搭桥板,容三人宽,钦差下船,只见裴子云吩咐了句,鼓乐声大起,率人一齐迎接:“臣裴子云、恭请圣安!”

    “圣躬安!”高光船上而下,立刻上前举着金牌:“璐王事急,有请真君速速回京,陛下急召。”

    “真君,事从权急,还请跟我速速上船回京。”

    急匆匆的语气,高光就要拉着裴子云,裴子云只轻轻一动,顿时脱离拉扯,突然不安,不由心念一动训斥:“高光,你身为钦差,岂可般毛躁?是对朝廷大不敬,还不速速整理着装,准备宣旨?”

    高光被一弄,立刻有蒙,按照计划,匆匆打个措手不及,只要拉上船,哪里还能拒绝入京,不想裴子云根本不接,反而训斥,好一会才缓了过来,勉强一笑:“那就先宣旨,真君,你也知晓,前方战事紧急。”

    “你宣旨就是。”

    裴子云见着,轻轻一弹身上灰尘,笑说。

    “裴真君、郡主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却是急召裴子云入京,接着又有赏赐给小郡主的礼物,宣旨完毕,才低声说着:“真君,郡主,一次还有着不少长公主赠送的礼物,不过陛下急召……”

    话没有说话,又被裴子云打断:“你是乘着船一路直接赶过来吧,辛苦了。”

    “不辛苦,朝廷……”

    “我曾主战前方,更清楚将领喜欢将战事夸大,本来不急事,说的焦虑,好跟着朝廷要粮要钱,实际再等上数月都无事。”

    “你不要急,来人,带着钦差下去休息。”

    裴子云手一挥,就有人上来候,见裴子云不应,高光也无可奈何,心里寻思着再劝,心中更有着阴郁,裴子云是不是知晓了什么?

    就有副管家介绍着长公主的礼物,小郡主在侧听着欣喜,眼睛微红,管家上前,将一个名单递上:“真君,礼物都在里面了,你们看看。”

    裴子云正要接过,只见管家递着上来的名单下面,有一张纸条,副管家低声:“郡王向真君问好”

    说完,装作无事,恭候在侧。

    裴子云一怔,紧接笑:“好,你下去吧。”

    “是,真君。”

    管家恭敬退下,裴子云深深看了一眼,小郡主欢喜:“夫君,母亲还是念着我们,皇兄也还念着我们。”

    看着小郡主欢喜模样,裴子云伸手轻轻在小郡主的鼻尖一挂:“那当然,你可是岳母的心肝宝贝,当会念着。”

    见小郡主欣喜,裴子云虽眉目间有点阴霾,没有说话,只陪着小郡主一路回去,回到房中,才是将纸张打开,展开一看,纸条只有四个字:“张网捕鱼。”

    “咦”

    裴子云一见,心中顿时一沉,承顺郡王发来了消息,结合原本见着高光匆匆疑虑,心中迷雾揭开:“莫不是要动手不成?”

    心中一凛,默默暗算,指尖灵光闪动,点点灵光在其中盘旋,只片刻就有着结果,见着一股青气垂下,还有吉祥之气。

    “地仙演算是大吉,可要是我针对地仙高手,恐怕也会蒙蔽其演算之能。”裴子云低声自语,皱眉伸手一点,梅花一动,一点幽远浮现,只片刻,梅花停下,裴子云一看,是大凶。

    “哼”裴子云不由冷哼了一声,说道:“难怪想本君入京,怕是朝廷和龙脉要动手了,我要不是有着梅花,恐怕要被演算所迷惑,失了天数,根本看不破,还以为朝廷深深眷顾,说不定马上入京,拜见皇帝,紧接立刻处于不测。”

    “自己实力还不够,还需要晋升,至少肉身金刚不坏,就再难围杀了。”说着,心念一闪,沉下心,神识扫过空间,只见空间中,灵气弥漫,又扩大了许多,宫殿已经露出了一殿,带着威严,更有兽影重重,悬浮其上,灵光烁烁。

    “莫非,宫殿也有奥妙不成?”

    心念一动,就要点开宫殿,见宫殿打不开,层层锁住,笑了一声:“竟还打不开,只是落入我受,打开只是时间问题,总有感觉,宫殿或未来有着大用。”

    不再看,心念一动,向着别处看去,在中央,妖皇雕像不断被空间灵风刮过,刀子划过,雕像立刻就有伤痕,妖血和妖气喷出,被空间抽取,只是片刻雕像又是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