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潜逃
    足众人都是酒足饭饱出来,天阴雨,高光在牛车上揭窗篷望,漫漫海面晦色烟雨落下,黯黑的海水远远看见,一阵沁凉的风扑来,顿时一点酒意都没有了,对着身后的人说着:“小旷子,通知他们,等真君踏上路途,就控制住家人。”

    身后小旷子一怔,则是回应:“真君把小郡主的侍卫都拉走了,我们怎么控制小郡主?恐怕我们都不能得心应手!”

    高光笑了一声:“不难,直接在潜伏的人里调。”

    小旷子一怔,盘算着岛上安排之人,怔了片刻说:“是,小的知晓了。”

    说着就要行去。

    “回来。”高光突改变了主意,小旷子站住脚,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没有说话,只见高光阴着脸思索一会,摆手:“要对小郡主客气,万不能伤了身子,不管怎么样,这是小郡主,是长公主的独女。”

    “出了差错,我们万万难当。”

    小旷子顿时领会,皇家作事有的分寸,就是任何涉及皇族和高位的处置,都得有上面命令。

    否则的话,小郡主出了事,假如皇上念起亲情,又或长公主无事,那恨之入骨,随便找个错就可以把身为皇家奴婢的太监碾成粉碎。

    见着无话,当下退了过去。

    稍过了半个时辰,裴子云率领小郡主侍卫就到了钦差船,钦差船很大,挺立着士兵,个个站着目不斜视。

    而小郡主的侍卫,其实也都一个个精悍。

    钦差船上高光一惊,原还以为需要些时间,倒可以安排妥当,现在见着裴子云,不由脸色一变:“真君,现在就走?”

    “当然,兵贵神速。”裴子云说,转身看了看高光又说:“既陛下催的急,公公又没有要紧事,就立刻出发。”

    裴子云说着,目光扫过高光,高光只觉心中一凛,忙应着:“是,立刻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大船开出,高光心中不安,看向流金岛:“真君现在应还不知晓安排,只要潜伏之人准备得当,控制不难。”

    城主府·花园

    小郡主弹奏琴曲,琴声鸣响,蝴蝶飞舞,群燕环绕,是一首天籁,只是脸上带着一点愁色,心中感慨,夫君只陪伴这点时光。

    一念之间,不由感伤,指下琴曲立刻一变,就有几分伤感。

    贴身丫鬟只是听着,心中就似乎受到琴声感染,不觉悲凉,小郡主弹着,惊诧看着自己从小陪伴贴身丫鬟,轻笑:“你哭着什么?想公主府了不成?”

    “刚才郡主的琴声,不知为何悲凉,我只听着,顿觉得伤感,想起了府中姐妹,更想起了父母。”

    正说着,有一个声音打乱了宁静:“郡主。”

    “什么事?”小郡主未及细问,何青青带着几个甲兵直入,她在十米处稍一伫立,命:“你们等着!”

    就进来,她都带着刀,碰得叮噹响,贴身丫鬟见这顿时脸色雪白。

    小郡主起身诧异:“你这是什么事?”

    何青青对着丫鬟:“你先下去,我有话要对郡主说。”

    贴身丫鬟有些迟疑,将目光投向了小郡主,小郡主早已知晓何青青是岛上实际管事,是自己夫君心腹,点头将丫鬟遣了下去。

    何青青上前行礼:“郡主,出事了,还请跟我来。”

    小郡主一听一惊:“什么事?难道是海盗?”

    “不知道,这是主上的命令,主上一旦上船,我等立刻带上郡主离岛。”说着,何青青又说着:“听闻有人要劫持郡主,因此作出未雨绸缪。”

    这话使得小郡主半晌才回过神来,说着:“是么?看来是真出事,我可以带上小环一起么?”

    “这当然可以,郡主可以带上您的丫鬟婆子。”何青青说说:“其实船上也有丫鬟和婆子,相互照顾就可以了。”

    “但是您得快。”何青青说着。

    小郡主点首,就带着丫鬟冒雨匆匆而去,霎时间园林就空了下来,在雨声中,何青青这才露出了铁青之色,转身对着一人命令:“我必须立刻护送了小郡主上船去。”

    “岛上会有人跳出来,就全部交给你了。”

    一个山民披着甲狞笑:“放心,主上给了我们五十副盔甲和弩弓,都是军中利器,还有道人互助,谁敢跳出来,格杀勿论,不会出任何意外。”

    何青青点首:“朝廷的目标是夫人,所以杀光了跳出来的,你继续维持治安,放心,朝廷不会动你。”

    山民武士却说着:“就算朝廷动我,也不过一死,这本是我们本分。”

    何青青点了点首,转身离去。

    平寿县·寻云观

    任炜在指挥着人,青布长衫已被雨水湿诱,头发抿得紧贴着向下滴水,白晳清瘦的面孔并不慌乱。

    裴母和叶苏儿撑着伞站在台阶前,还携着已经长成小姑娘的廖青叶,裴钱氏看向虞云君:“虞小姐,难道事情真恶劣到这种程度,我们都不得不离开?”

    “嗯,掌门特别联系,现在朝廷不对,让我带着老夫人等人一起离去,这一次半途还得改头换面,不然不好走。”

    任炜已经指挥着完成,这时说着:“裴府周围已经有人盯着,幸裴府经常有道人出没,所以监督的人不敢靠近,这就给了我们机会,才得以脱身。”

    “寻云观也不安全,请速速离去。”

    “家中别人可会有事?”裴钱氏有些迟疑,虞云君就说着:“不会,朝廷是针对你和苏儿而来,只要你们离开,这些远亲又能要挟掌门什么?反不会有任何事。”

    当然前提是裴子云没有出事,还撑的住,要不,立刻就抄家灭族,无所不为,沾染点关系都是死路一条。

    “那就好,那就好。”裴钱氏点头,对着虞云君说:“一切就有劳虞小姐,还劳烦转告吾儿一声,一切以自己为重,他是裴家的命脉,裴家全靠他了,而我这个母亲老矣,不必太过挂念。”

    “而且云儿要是出了事,老身也活不下去。”裴钱氏长长叹了口气,又想起了自己夫君,当年自己夫君,也是被朝廷抓去斩首,这一幕何其相似?

    说着在叶苏儿搀扶下,连着廖青叶上了马车。

    “虞前辈,我在外面等消息,有事道法传讯。”叶苏儿咬着唇看着虞云君,手按在腹部。

    虞云君一怔,点首:“好!”

    卧牛村·裴府

    冷风凉雨洒着,远处传来一声隐隐鸡鸣,一切又沉入黑暗中,而在不远处,有二百人在暗夜中靠近,还有着十几个道人,已经到了村口,离着裴府不过是百步。

    村口有民哨,但大门已经敞开了,村长不知是冷还是怕,全身抖个不停,手指指着村中一处:“裴府就就是那那那个……”

    一个太监想了想村落地图,命:“等会你带路,要是出了差错,我剥了你的皮,灭了你的村!”

    老村长听了一下子瘫在地上,连连求告:“大大人……您您放心,我一定引对……”

    太监不屑看了一眼:“你给我禁声,再叫嚷立地正法!”

    又对着巡检说着尖着声音:“我知道你们这群王八蛋手一向黑,但是你们听着,这可不是普通人家,是真君府邸。”

    “皇上的旨意是客气请着入京当客人,你们只许请人,不许有任何别的行为,要不自己找死可不怪我了。”

    说着,手一挥:“拿下!”

    大批甲兵顿时踹开大门涌入,直扑向裴府,转眼就撞开了,吓的府邸鸡飞狗跳,一人惊恐上前:“你们是何人,此处是裴真君府邸,你们怎敢放肆?”

    “拿下”这人话还没说完,就听着一个命令,数个甲兵上前顿时拿下。

    “快,有请夫人和老夫人!”太监到了大厅,也不自己深入,就是这样说着,甲兵也不打人,只是抓人,一会府上十几人都在里面,白三厨也在其中。

    “裴老太君和叶苏儿在何处?”甲兵搜索一圈,但没有人,随甲兵禀报,太监一声惊问。

    “这位大人,说去了寻云观,留宿在观中。”白三厨按照吩咐,颤抖的说着。

    “什么?”太监大怒:“来人,我们探子何处,为何没有将情报递上?”

    太监怒问,一个道官惶恐:“公公,半个时辰前,我们监控之人还上报,说老太君和叶苏儿在府中正在用膳。”

    太监一惊,脸色一沉:“来人,立刻派人去寻云观。”

    “是!”巡检躬身应着。

    寻云观并不远,过了一会,巡检淋湿的进来,虽是春天还是淋的脸青红,向太监行礼:“公公——啊嚏——寻云观没有人,但外面我看了,有牛车的车痕,看起来说的不对——公公,用刑吧!”

    说着,就盯着府内扫了一眼,这太监气的脸色铁青,说着:“混蛋,走了老夫人和夫人,用刑有什么用?”

    和巡检不同,太监是明白,要是裴子云是普通人,只有官身而无伟力,出格点也无所谓,要是裴子云已死了,同样出格点无所谓。

    可裴子云是真君,有着大能,要是朝廷又和裴子云合解了,哪怕是暂时和解,自己要是出格,就得杀了给裴子云陪罪——佟林服毒自杀,妻女上吊,亲眷收押——这还没有二个月!

    当下喝着:“立刻命通知沿途封锁道路,还有,立刻上报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