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七绝
    流金岛·码头

    谈不上热闹非凡,但也泊了大大小小二三十条船只,桅樯耸立,尽管天色已暗,并且阴沉着夜,石砌码头上还人来人往,交织成一片喧闹。

    码头现在只有一条街,客栈、店铺、饭馆、酒楼、茶肆,尽头处的客栈一间楼上的客房,在店里算上等,但还是狭小污秽,叫一个中年人有点吃不消。

    “大人,您再忍耐下。”掌柜低声说着。

    中年人明白用意,这里大的店引人注意,小店才不易引起注意,行迹亦不惹眼,当下摆了摆手:“无事!”

    这点忍耐,自己还是有着,渐渐,随着时间推移,街上清静了些,可有些赌档、青楼,酒吧还有着人。

    掌柜低声:“大人,是时候了。”

    中年人也明白,要是完全没有人,自己反而显眼,就应了一声,掌柜立刻就出去传令,片刻,有着几声细响!

    片刻,五十余人在船上钻了出去,在黑云笼罩下,向着数里处的城主府而去,城主府架筑着巧雅的青墙,随地势的起伏,点缀亭台楼阁,形成着园林,要是外人,根本找不到具体那个。

    “好一个园林。”中年人赞叹,他在行动前,自对情况进行刺探,虽赞叹,却毫不迟疑向一处楼阁而去,转眼抵达一处墙前。

    “准备!”黑暗中,中年人微喘命令,突然之间,毛骨悚然,接着眼前一团强光爆炸。

    “闪光术!”接着只听着一声命令:“射!”

    这一声嘶哑而冷酷的命令,陡划破了宁静,紧接着就是尖锐的呼啸,一阵箭雨扑入,霎时溅起一片血花。

    “有道法,是军弩!”过来的人也都是精锐,立刻有人厮喊着,有的卧下,有的侧闪,中年人的耳侧,一支弩矢划破空气,咻咻掠过。

    “埋伏,快撤!”中年人立刻发出命令,在打击下,这批人显示出极高的军事素养,很快稳定了后撤。

    “再射!”对方丝毫不为所动,第二波箭雨落下,中年人看着掌柜倒下,一只弩矢打穿了头,鲜血和脑浆飞溅。

    就算是精锐,在二次覆盖打击下,也不由混乱了。

    “点火!”紧闭的门突然启开,随着大门开启,一盏盏灯火迅速点亮,中年人迅速打量下,见着自己人已死了一半。

    而重重开启中,门内涌出的是穿着盔甲的甲士,个个没有半点表情,中间一个人神色阴沉,喝着:“道法!”

    “轰”扑上来的甲士顿时亮出了微光,一股森慑气息逼到了中年人心上,中年人大惊,自己不但死了一半,而且为了避免发觉,都没有穿甲,这怎么打?

    当下喝着:“误会,我们是朝廷的人……”

    话还没有落,听着前面命令:“再射!”

    军弩是三连射而无需上弩,第三批箭雨在灯光下毫不留情的落下,只听着“噗噗噗”连声,本来只剩二十余人,一下倒下七八个。

    接着这人沉声:“一个不留,杀光!”

    “是!”甲兵甲叶铮然作响扑了上去,有人惊呼:“大人,怎么办?”

    “结阵!”中年人喝着,可根本来不及,甲兵已扑上,双方冲撞在一起,都拼命厮杀起来。

    要论武艺,甚至中年人带上来的人还更精锐些,可岛上山民穿着甲衣,更有道法加持,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惨叫声不断,余下十几个人只在转眼之间,就被杀了,现在中年人身侧,只余二个,突然之间,两个转身而逃,将中年人抛弃。

    可才奔了几步,两声惨叫传来,却是被射杀,这时中年人披头散发,身被数创,他怒吼着:“你们敢,我是朝廷命官,杀了我,就是杀官造反,朝廷不会放过你!”

    但是这些山民为底子的甲兵,根本毫不在乎,两个善使刀的山民,几乎是同时踏上一步,一起出刀。

    一刀斜刺入了中年人腰际,刀自腰而到小腹,还有一把砍断了胳膊,再刺入身体之内。

    两刀在中年人体内相交,甚至还发出一下闷声。

    中年人双眼睁得极大,张口想说,一股血喷出,只定定看了一眼,尸身摔落在地,当年毙命,只是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收拾尸体,全部丢到海里去。”

    “有问题的船只,立刻征用,还有人在船上,格杀勿论。”山民武士头目,生硬而冰冷的说着。

    海洋·钦差船

    “公公,其实我们拖延下,等布置完了也可以,现在没有人指挥,仓促发动,还不知道岛上情况怎么样。”后面传着金牌的太监低声的说着。

    灰黑的云中,风吹着,海面汹涌,连带着船都颠簸,高光却不以为意,窗口中看着外面喝茶,转过脸盯着说:“作事得一件件办理,这有着主次,现在局面,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真君顺利抵达京城,这才是根本大事。”

    “至于岛上情况,说实际并不重要,成了,固是欣喜,失败了,也无关大局。”

    “再说,虽然仓促发动,但姚计富是军中出身,精明能干,率的又是精锐,哪能出差错。”

    那个太监听了,只得连连称是,但突摸了摸脑壳,诧异的说着:“咦,方向似乎有点不对。”

    高光一怔,不禁脸上变色,看向一个道官,这道官立刻取出了一个罗盘查看:“公公,不对,我们突然换道了,怎么回事?”

    高光情知不妙,顾不得身份,大喊一声:“快,快去船长室。”

    说着,就带人向船长室而去,只是片刻,又阴沉着脸向真君房间而去,只见裴子云端坐着客厅,身后有十数个松云门道人,这时正在说着话。

    高光闯入,脸色铁青:“真君,为什么改变航向,这不是去京城的路。”

    裴子云坐着,随手端起了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冷笑:“璐王镇压不利,我就直接去晋州,等镇压了璐王,我再去京城不迟。”

    高光尖叫:“你这是抗旨。”

    话还没有落,只听“啪”一声,裴子云重重一记耳光,高光立刻跌了出去,脸肿了起来,一个巴掌印出现。

    “大胆!”高光身后的太监大喊,两个甲兵拔剑而出。

    裴子云伸手一点,只听噗噗一声,这太监连着两个甲兵,眉心出现了洞,飞溅出去跌在地上,却是立刻杀了。

    “这怎么可能?我是钦差,我是正经钦差!”高光头嗡嗡,一时想着,等着温热的血淌过了地上,才清醒过来,就见着裴子云目光扫过,盯过来:“我欲先晋州平乱,你反对?”

    看着满是杀气的眼,高光突明白,再哼就是死,顿时一种屈辱涌上心,脖子都青筋涨起,想要站起来,只是看着裴子云眼中寒光,只觉浑身一冷,鸡皮疙瘩都是凸起,不由低下头去,喃喃:“是!”

    “是的话,就去办事。”裴子云淡淡说着,丝毫不怕高光出去,纠集钦差船上的甲兵反抗。

    区区一百人,转眼就可杀光。

    只是一个道人上前,递上了毛巾,裴子云一擦,一丝鲜血,却是杀了太监——那个太监品级不如高光,可也是奉命的太监,这杀了就有反噬。

    “果然神通不如实力。”

    “我挖空心思修炼的斗转星移第五层,也不过是能抗下五品官的反噬,但是现在,我渡过雷劫,承担力量就大幅度提高。”

    “要是再进一步,完成铁铸铜灌,就再也无惧了。”

    京城·玄武殿前

    “喝”

    “哈”

    只见一个个呼喊声,以道官为首,大将为核,甲兵相连,结成七大阵,每一大阵又有七小阵,连绵不绝,随着令牌,宛一条真龙将着阵内的一切都是锁死。

    “七龙绝灵阵,果然不同反响。”

    道君站在殿前,目光带着灵光,将着面前东西全部映照,一旁的人笑着:“道君可能看出点什么不同?”

    “风绝,雷绝,土绝,水绝,火绝,神绝,气绝。”

    “妙哉!”冯提点拍手称赞:“不亏是道君,只是一眼就看透其中奥妙,此阵结合七绝,更有军阵围杀,乃朝廷对付道人的不二法阵。”

    “地仙之威,历来已久,朝廷当然不会没有办法,要不历代胜利者,岂不变成了地仙?”

    “此阵就是当年列仙传上所记载大阵,历经数朝密传,更有威风煞气。”

    这阵势所谓七阵其实是蒙骗之言,其实合一为一阵,单是龙气演化,足以断绝一切道法,其中更有甲兵大将,实在恐怖。

    道君心中明白,远远看着演阵颌首:“此阵入内,非五六重春雷洗礼的道人,单是龙气就神通尽失,和弱鸡一样任凭宰杀,真是对付我等道人的好手段。”

    “就算是抵达了铁铸铜灌境界,虽不能法力全消,但也得不到外界支持,纯粹是自身法力消耗,要火候尚浅,也有陨落之险,当年本君几位弟子想必就是这大阵下覆灭了。”

    “咳咳,道君勿要生气,大阵可不是为了您而建。”冯敏笑着:“道君,都过去两千年,逝者如斯,往者已矣,还请道君放开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