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章 抗旨
    道君笑了笑:“那就出去一起用酒?千年未出,世间美食美酒,还是原来的滋味啊!”

    “道君有请,哪敢不从,请。”

    冯敏应着,就随道君一起出去,在皇城中出了去,行一段路,才见到了酒楼,挂着红纱灯,才进去,伙计已经迎了出来:“来两位——要雅座?”

    “上楼!”冯敏随口说,伙计引着拾级上去,果见靠窗一间雅座,冯敏又吩咐的说着:“上五只你们的拿手菜,再上壶春煞酒!”

    伙计应声退下,冯敏又笑:“春煞酒是贡酒,也就这几家店能有路子获得,道君可以尝下。”

    只是才说着,一个道官进来,穿一身九品官服,匆匆上前,到了冯敏的身侧低声附语了几句,冯提点脸色顿时一变。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道君笑着问道,见冯敏脸色苍白:“不瞒真君,刚才传来消息,说真君临时改道,先去晋州镇压了璐王,再去京城。”

    冯敏说着,眼神带着怀疑神色盯着道君:“您是道君,能知道为什么?”

    “哼,你真是大胆,还敢怀疑我?”道君轻笑了一声:“我跟太祖签了契约,怎可能去告密?”

    “要是告密,只怕立刻我就灰灰。”道君说着,又皱起来眉:“或你们内部出了问题也有可能,裴子云要是安插了棋子,或也能知道。”

    “不可能!”冯敏眉一皱:“召过来的人,都封闭在皇城内不许外出,谁也不许出去,道法更无法透过皇城传出。”

    “再说这一次选拔,都是选忠诚可信任之人,万万不可能泄密。”

    道君听了,不置可否,沉吟掐算,摇头:“真君是道人,而我是道君,因此有点渊源,我已用上了道门气数迷惑他,使其不能觉察。”

    “他受我蒙蔽,但他已渡过雷劫,这事可一不可二,而且迷惑是相对的,我也不能察觉他的心思,不过泄密可能却是极大。”

    见着冯敏还不信,道君又说着:“而且修到了裴子云这地步,冥冥就有心血来潮,我就算用道法迷惑,也难以彻底阻断,或就是其本能在避凶趋吉。”

    “既是这样,我建议还是顺水推舟,先歼灭了璐王,再理所当然召裴子云入京——这总无法推辞了?只要他应了,就可雷霆处之。”

    冯敏点首,又问:“假如那时还推辞呢?”

    “那就说明此子已经知道内情了,不过此计就算不成,此人到底年轻,再有天赋,也不可能在一二年内就铁铸铜灌,我们还有时间算计或直接绞杀。”

    “当然,我们只是出谋之人,真正决策还在天子。”道君说着,只见伙计已经端着菜上来,两人就住口不说。

    道君遂用箸点着宫爆猪肚,笑着:“当年这道菜已经有了,现在还有,真的改变不多,我倒要享享口福了。”

    道君轻松,但冯敏根本无心这方面了,摸出一个元宝:“你小心伺候!”

    伙计接过一看,是上等官银,标准五两,底白细深起霜,满脸笑打躬:“这位,我立刻去夹剪找零。”

    “余下的都赏你!”冯敏说着:“再上两个菜。”

    再上两只也用不了一半,伙计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缝,说:“谢赏,我这就下去上菜。”

    伙计走了,雅间一片沉静,冯敏躬身:“不管什么原因,只能按照第二条来了,但这事我作不了主,我立刻回去面圣。”

    “道君请慢用。”冯敏说着,消失在了楼梯口,却也不邀请道君去面圣,就算情况再紧张,也不会让皇帝和道君见面,这是为了皇帝安全,见着冯敏匆匆而去,道君失了刚才自在和笑意,望着连绵阴雨的天,叹着:“这不仅仅要心血来潮,更要是心中没有内贼,才能神思敏捷,不被迷惑,这就是至诚之道了。”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

    这本是中庸之中一句话,道君虽不知,但道门也有相似境界,思虑闪过:“多少大豪杰心中不纯粹,为气运所迷?”

    “对己心诚,才能超脱,我这后辈可真是警觉,不被气数迷惑。”

    “要杀此人,难度又高了几成。”

    皇宫

    冯敏顿了顿衣冠,吸了一口清冽冷气,去皇门递通报,片刻就有旨意:“着冯敏在御书房觐见。”

    冯敏心里紧张,沿着道去了御书房,太监说:“皇上说了,你到了,立刻叫进,不必再问。”

    冯敏进去,见启泰帝坐着,和大臣正在议事,忙上前行了礼,启泰帝神态自若摆了摆手,说着,“你先候着就是。”

    又继续着刚才的话:“迁移百姓是对的,但这安置的问题”

    一个坐着的大臣沉吟说着:“皇上想得周到,粮食是第一要务。”

    “晋、陈、秦三州经过兵乱,去年秋粮基本绝收,春种也不能期望,但可以抢种一些,藩库存粮还有一百二十万石,可移交二十万石。”

    “不仅仅这样,大户家中也有存粮,官府可督促些,虽这过程肯定有人上下折腾齐手,但能使数十万人不受饿,通算下来,还是值得。”

    “有救济也得有严刑,皇上,在这关节,冒领赈粮,囤积居奇,还得杀一批才是,不能手软。”

    皇帝听了,蹙额一叹,说着:“你们的话都有道理,先去下弄个条陈再给朕细细奏来。”

    “是!”两个大臣知道皇帝有机密要说,退了下去。

    “陛下”冯敏脸色凝重,再次行礼,皇帝坐在上方,这时就看了过来:“冯卿匆忙而来,可是出事了?”

    “陛下,裴真君虽奉了圣旨金牌,但没有入京,而直接转向了晋、秦,说是事急,欲先为陛下斩除妖兵,再归京城。”

    “什么?”皇帝听着脸色大变,有些愤怒,更是有些发青:“裴子云敢抗旨?他怎么敢,怎么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