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毒计
    一  启泰帝脑里“嗡”一声,血涌了上脸,用最大的心气抑制着自己情绪,但心里已慌乱,两条腿微微颤抖。

    皇权说白了根子就得有人执行,要是不奉诏,神圣性顿时荡然无存,只有用武力围剿,可围剿的话,也得打得过。

    就在这时,又一个太监禀告:“陛下,应州发来急报。”

    “传!”启泰帝沉默了片刻说着,毕竟是当了皇帝的人,刚才一点慌张和虚弱,转眼消失不见。

    “陛下,我们派去应州准备迎接裴钱氏和叶苏儿的人失手了,说老太君烦闷,真君安排妻子相伴出游,已经不知去了何处,还有,还有……”这太监说着,就有些迟疑,皇帝脸色一冷:“还有什么?”

    “陛下,流金岛的人想控制小郡主,结果全部被杀,千户姚计富战死,被钉在码头上——说是海盗。”

    “并且事后通过消息,说小郡主也不见了,不知是有人通风报信,还是怎么回事。”太监说着,脸色就是有些发白。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皇帝脸色雪白对太监说着,见太监退出,皇帝闷哼一声,脸上泛起了嫣红,却看向冯敏:“道君怎么说?可有着什么办法?”

    “道君说,或可能是裴子云心血来潮,所以才本能去了秦州,为今之计,或要等到剿灭妖族胜利,到时再借着大功召见。”冯敏把道君的话说了,皇帝这时渐渐镇定下来,沉吟良久,突命着:“既裴子云已前去晋秦,立刻追认裴子云的指挥权,且派旨勉励。”

    “就说,朕和朝廷,赖真君甚深。”

    晋州

    裴子云抵达州城,就立刻有驿站将裴子云的行程报上,探马流星一样飞报,及到了最后一道快马回来,离城三十里。

    就见着二个钦差带全副仪仗卤簿迎接,又命令:“放炮奏乐!”

    顷刻间鼓乐大作,百官迎接,为首二位钦差这时上前:“参见真君。”

    “诸位都是钦差,怎么敢受你们大礼。”裴子云诧异,亲手扶起,这时二位钦差说着:“皇上已经有旨,命真君主持大局,我等都受节制。”

    又说:“真正的旨意还在快马而来,但通过道录司提前的稿文已经抵达了。”

    滁州李攀,北原州黄元贞这样说,将抄稿递上。

    裴子云一躬身,拿来一看,只见全旨抄录,字字温情可亲:“爱卿为天下心忧,朕不甚欣喜。”

    裴子云读到这一句,脸色未变,说着:“陛下隆爱,臣万分惶恐,既是这样,那我们就进去吧!”

    “真君请!”二位钦差在前引路入城。

    才入城,就听着爆竹连响,一时间烟雾笼罩,裴子云在车上细看,不动声色,心里却翻滚。

    抵达晋州,沿途县令太守亲迎亲送、行跪拜礼,还馈赠“仪程”,而此刻钦差簇拥,百姓跪拜,要是别人,或觉得这是风光,但裴子云微微苦笑,心中涌现一股寒意。

    “这与圣旨一样,表面是恩礼,仔细推敲,令人不寒而栗。”

    “皇帝和臣子再亲,也不用着这样客气体贴,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看来皇帝杀我之心已坚。”

    想着,裴子云凝视着愈来愈近大营,三百校尉远远望见,就跪了一片,齐声高呼:“拜见真君。”

    接着钦差带着官员,引到了大营,中军大帐宽敞,正中一张卷案摆着文房四宝、一个个将军疾趋而入,裴子云居前,两个钦差随后,满帐单膝跪下,说:“给真君请安!”

    裴子云升座,环视了一下左右,笑说:“诸位有不少是熟悉面孔,情况我已经看了,妖军甚是凶残,四处杀戮,你们虽干的不错,不过步骤有点慢,每一日妖兵都在屠戮百姓,实是不能不急。”

    将军一齐拱手说:“愿听真君命令。”

    里面有大半是真心诚意,不管朝廷怎么样想,真君打仗的本事,还是有着,裴子云点点头,说着:“我现在发布命令,前线郡县百姓得尽快撤出去,我给半月的期限,要是半月没有完成,我斩知府和县令。”

    “第二,各州所有骑兵向我集中,有违抗不肯交出的,同样立刻军法处置。”

    “是!”

    裴子云平淡的说着:“妖军没有血食,无非就是数千而已,有我在,数千妖兵何足道?”

    打仗其实不是这样打,就单是迁移百姓的事,其实就是大工程,得与朝廷配合,才能有条不紊,可裴子云此行,仅仅是为了妖族的大礼包,宰杀了大礼包,才能“上京”,哪里多考虑别处?

    自然怎么样急功近利,就怎么样来了。

    璐王福地

    冥土深深,到处是阴山,随着璐王福地异变,附近也变得不安,妖气外泄,不少的鬼物在妖气催化下,都变成了可怖的恶鬼。

    “吼”

    随着一只恶鬼怒吼,将一个弱一点恶鬼撕碎,贪婪吞噬起来,而在福地中,更是血雾笼罩,妖气丛生,妖树上挂着密密麻麻的骷髅,随风飘摇,妖兵在林中巡逻,警惕观望着远处,避免着英灵入侵。

    突然福地的妖兵都向空中看上去,只见一道妖光天空落下,异常明亮,落在了轮回台上。

    “参见妖皇。”轮回台一动,文士选出身影,而璐王才落下,和谢成东站在一侧,就露出了冷笑:“上次催动龙气,要获得的权限呢?”

    “陛下,臣真的没有权限。”文士苦笑了一声,这时天空上又一股血光落下,一些灵魂落入轮回台前的血湖中。

    “哼,你以为朕会相信?”璐王阴冷的说着:“你真的不交出权限,就别怪朕不容情了。”

    “陛下,我并无权限,您应该感觉到才对。”文士心一动,感觉到了璐王的焦急,说着。

    “那还有一半权限到那里去了?你主子死了,它应该回归我才对。”璐王咆哮着,随着怒吼,整个福地都震荡,在呼应。

    文士心念一转,想起妖皇,又想起来了裴子云,这时说着:“陛下,它就沉眠在轮回台中,我听闻裴子云又来了战场,只要您杀了裴子云,完成了先代妖皇的遗愿,就可登基获得所有权限。”

    “陛下,臣的话已经说完了,就先行告退。”文士一躬身,化成一道光,落入了轮回台下列,变成了一个雕像,没有了动静。

    “可恶”璐王震怒,只是片刻又隐匿下来,转身问谢成东:“你怎么看,这话是真是假?”

    “大体上应该是真,但或有点花样,不过无论怎么样,现在我们选择很少。”谢成东一躬身:“不愧是裴子云,现在撤民令就打在我们要害上,陛下只有一半权限,无法强令妖魂不惜代价附体,所以必须有血祀才可增加妖军,但撤民令一出,前线只有士兵据城而守,就算血战夺城,也不过死些士兵,相对阵亡的妖兵,我们得不偿失。”

    “您看,这就是困龙之局。”

    “不过倒没有绝望,民众辎重速度极慢,就算只迁徙百姓,故土难离,又哪有那么容易。”

    “想必撤的就是部分百姓,并且撤的还不远,攻破第一道防线,我们又能接触到百姓,不过可怖的是第二招。”

    “裴子云强令集中骑兵,已集数千之众,这股兵力速度极快,死死盯着我们,足以歼灭我们分出去的部队,这是逼使我们不得不保持主力,无法动弹。”

    “裴子云真是兵法大家,不知道此人是怎么修成。”

    璐王听了,叹了一声,一时间惆怅:“朕自认雄才大略,可遇见了裴子云却处处受制,天既降生了你我,又为什么降生裴子云,太子难道真有天命?”

    璐王一双眼睛变得鲜红了起来,言语间到现在都不肯称呼启泰帝,只称呼太子,显是心中不甘。

    “陛下,天命是有,不过现在还没有定才是。”

    谢成东说着,露出了笑,璐王就有些了疑惑:“卿为什么这样说?难不成还有大乱?”

    “陛下,你是妖皇,您愿意有人分享你的天下权柄?”谢成东说,璐王皱眉:“朕当然不愿意。”

    谢成东笑着:“既是这样,太子和裴子云就未必和睦,我们虽隔离,但还有着感觉,裴子云未必能获得善终。”

    璐王想了想,颌首:“不错,裴子云是太子的福星,但此人力量还是太大,足以覆国,太子未必容得了。”

    说着话,脸色又沉了下来:“这远了,现在怎么办?”

    “陛下,论现在,必须要夺取全部妖皇权限,才有未来,而要夺取权限,只有杀了裴子云。”

    “晋州这局,已经赢不了。”谢成东神色庄重,璐王眼皮一跳,心中一沉:“朕愿闻其详。”

    “陛下雄才大略,应该清楚,就算有着血祀,妖军也不是无穷无尽——能附体的妖魂不多。”

    “本来夺取天下,是妖兵妖将驱使十倍百倍的人族才能成事,在陛下被揭露了真相,就已基本上断绝了争龙之路。”

    见着璐王脸色铁青,谢成东淡淡:“既这样,为什么不跳出去?”

    跳出去?璐王本大怒,听这话一怔,身子微微颤抖,直觉上心一动,感觉到了自己的机会,原本仅仅是对付裴子云,但没想到谢成东指出了新路。

    “你的意思是?”璐王说,声音都有些颤抖。

    “殿下您现在已不是人族的璐王,您现在是妖皇,虽肉体不可能长生,但你与妖族同在,只要妖族昌盛,您不但以神灵状态长存,还可以花费不少代价转生,要是妖族君临天下,您更可以肉身成神,君临世界——这一盘棋才开始,又何必执着一地一时之失?”

    璐王一怔,他雄才大略,其实也知道自己来日不多,心中甚是苦闷,这时听了渐渐眼睛亮起:“对啊,朕已经不是人了,是妖皇了,来日方长,为什么要与强敌争锋?”

    “王朝数百年,多少英主沉沦冥土不得超脱,可我是妖皇,却能重新转世为人,朕难道不能是下一次乱世的天命之子?”璐王说着,不由大笑。

    谢成东心里却知道,事情没有这样简单,当年出了道君,结果道君的路就越来越难行。

    出了转世不昧,结果转世同时必须失去以前一切位格。

    此间种种,就是为了维护平衡,妖皇的转世,怕也只有一次机会,当下却不说,只是躬身:“恭喜皇上一朝得悟,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得绞杀裴子云。”

    “朕明白,只要能杀得裴子云,夺取全部权限,朕才是真正妖皇,可以千秋万岁的下棋。”

    “为了这目标,朕现在有一切,包括这五千妖军,都可牺牲。”说到这里,璐王神采飞扬:“谢卿,你上次计划不错,我们引蛇出洞。”

    谢成东微微一笑:“陛下,还可使一计,就说裴子云受了天命杀灭妖族,只要这样下去,必能迅速破开修行障碍,成就金刚不坏之躯,到时龙气尽灭,朝之不朝,再难杀灭。”

    “现在朝廷跟裴子云矛盾已激化,无非早或晚,这谣言传出去,你说朝廷还会对裴子云容忍?”

    “肯定不许。”璐王鼓掌:“谢卿,你真是无双国士,这两计一出,裴子云有着通天之能,恐怕都没有办法了。”

    又迟疑的问着:“你说这话,是不是真的?”

    谢成东躬身:“这仅仅是猜测,但是您看,裴子云进步这样神速,不到十年就要铁铸铜灌,成就道君,这是当年道君都没有的速度。”

    “这肯定有着原因,抵抗我们妖族,或就真的是此子的天命。”

    “所以,这也不是完全妄谈。”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真是假,朝廷肯定也在迷惑,这答案就是给了朝廷一个回答——朝廷是不信也得信。”

    “到时,朝廷宁可牺牲千军万马,也要置裴子云于死地。”

    “你说的不错,就按此计行事,放出诱饵。”璐王说着,眸子闪过一道精光,喃喃:“既这样,就让朕赌上一把。”

    说着举手:“轮回台听我号令。”

    轮回台立刻震动起来,一阵阵妖气扩散,血池中血雾弥漫开去。

    “吼”

    雕像被血雾迅速滋润,一个个雕像排成队,渐渐活化。

    “以我的权限,不惜催化,短时间内也可产出一批妖军,到时就可以打的裴子云措手不及,胜利在望。”

    “陛下英明。”谢成东行礼,只是说完,璐王到底不能久留,化成了一道光,消失在福地上空。

    谢成东站直了身体,看着远处:“裴子云,我虽身死,但能看你死在我计谋下,也是如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