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鱼饵
    一  虎河镇

    远远可以看见镇子,青瓦泥砖,青石板或鹅卵石铺成道路蜿蜒而入,房屋修的密集有些不透风,店铺都早早关门,也不知道有没有人。

    “驾”地面突震动了起来,一群妖兵这时骑马向镇子而来,这些马都是沾上了妖气,眼睛通红,牙齿锐利,身上更长出了鳞片,性格异常暴戾。

    “前面就有镇子,杀进去,里面有血食。”一个妖兵狰狞说着,一鞭抽在马上,这马顿时奔驰,化成一道风扑进镇中。

    “吼,这里没有人。”

    “这里也没有人。”

    “这家大院,发现了一个。”对人味非常敏感的妖兵,红着眼在一个院中拉出了一个老头,身子有些颤抖,强忍着欲望不去立刻撕碎,低吼:“你们人呢?”

    “都走了,朝廷有令,所有人都撤离,宅子太大,有些东西带不走,老爷安排我留下。”老者神色有点淡然:“不过我要是死了,老爷说了,给我儿子二十亩田,我想了想,就拼了这条老命。”

    看着老者淡然的样子,妖兵愤怒,用爪子一抓,老头瞬间胸口被插穿,挖出一颗心吃着:“该死,又没有血食。”

    “吼、吼、吼!”这妖是吃到了,但并没有几个妖怪满足,镇上已空空,只有零星十几个不听官府命令,不肯迁移。

    妖兵和妖马都饥肠辘辘,汇聚在一起,这时低声嘶吼,带着焦躁和愤怒。

    “咚、咚、咚”

    地面震动起来,妖兵抬起首,带谨慎和凶狠向周围看去,就在这时,镇外传来的密集的马蹄声。

    “杀,杀进去。”蹄声迅如疾雷由远而近,踢起尘土,露出了列成阵的上千骑兵,都穿着盔甲,道法加持下,身上就有淡淡的光泽。

    冲入进长街,骑速不减反增,弯弓搭箭,箭光一闪,向着妖兵射了上去。

    “噗噗噗”乱箭之下,顿时数个妖兵钉死在当街。

    “吼”妖兵却悍然无畏,随妖将命令,直扑而上。

    “杀”一时间,杀声四起,骑兵和妖兵惨烈厮杀了起来,严格说,妖兵更顽强些,但随着骑兵直冲,杀穿了过去。

    镇外骑兵军容严整,又有五百,而核心处,裴子云神情平静,仔细看去,就说:“妖兵不过五百,快要歼灭了。”

    片刻,果有人禀告:“大部歼灭,只有少数在镇垒抵抗!”

    “困在何处?”

    “困在镇尾,里面有一个妖将,上百个妖兵占据地形顽抗,不过只需要稍等片刻,我们折损些人就可以攻入。”

    裴子云微微一皱眉:“带路。”

    “是”

    裴子云奔去,就看见一个镇垒,里面一个妖将带上百个妖兵抵抗,骑兵不善攻堡垒,几次靠近都打退了。

    “我来!”裴子云抽出了长戟。

    “真君,怎敢您来出手?”有亲兵拦住,裴子云就笑着:“兵贵神速,有人拿了饵,我可得早点吃掉。”

    说着,足一点,就扑了上去。

    有两个妖兵堵在镇垒门后,裴子云才一扑入,就有着数个妖兵刀枪在各个角度刺了上来。

    “噗”长戟一刺,就带着寒光,妖兵直觉敏锐,两个妖兵感觉到了不对,立刻就是退去,只是裴子云的长戟只是一闪,瞬间划过,鲜血喷溅,两个妖兵立刻跌了出去,几乎腰斩,就算是妖兵也活不了。

    “杀”下一秒,妖兵不退反进,一左一右包抄。

    “哼!找死!”长戟一挥,一蓬血雨喷洒而出,正冲来的妖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双目圆瞪,露出不可相信的眼神摔下。

    接着,裴子云一冲,过程中,戟尖丝毫不差带过一个妖兵喉咙,带一团血雾拉出,留下颈上一个切口。

    “杀!”三个妖兵围拢,长矛一前一后疾刺,裴子云只是一点,一丝微弱又恐怖的力量沿着对方的矛刺上。

    “哗”两个妖兵一呆,喷出一口鲜血,才缓缓落地。

    裴子云知道它们已五脏俱碎,毫不迟疑,杀入敌阵。

    在上千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中,只见裴子云冲入敌阵,人和长戟并不是铺天盖地,而是每一个动作,每一道戟影探出,都洒出一团鲜血,带走一条生命,所过之处,妖兵和稻草人一样迅速减少。

    “这就是真君的武道?”

    “简直是技近于道。”裴子云不急不徐,妖兵纷纷跌下,三步杀一妖,数十个妖兵,只片刻就杀的干净。

    踏入了镇垒内部,裴子云眼神微微一亮。

    “你来了,裴真君,早听说过你的名字,数十个人竟摸不到你一点痕迹,就被你杀的干净了。”

    裴子云目光扫过,上面不是一个妖将,而是三个妖将,这时盯着裴子云,喝着:“妖化”

    随着怒吼,妖将迅速变大,变成两倍,裴子云正要动手,妖将却反身撞击在镇垒的墙上。

    “咚”镇垒用着青石堆积,这时撞击,瞬间摇动,就要崩塌。

    “裴子云,我们虽合力都不是你的对手,但要伤你还是可以。”

    镇垒动摇,青石坍塌,裴子云冷笑了一声:“道法手段,又岂是你们妖族所能理解。”

    裴子云按在石壁上:“沙化”

    石壁瞬间化成沙子,一个洞口出现,妖将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都呐喊一声,猛兽一样扑上。

    “都去死!”裴子云笑了一声,戟尖已划下。

    “铿、铿、锵!”

    戟尖硬碰硬接了三下,而三个妖将都吐出一口鲜血,武器震开,露出了破绽。

    “不……”

    只见戟尖划过的线上,突亮起一道寒光,瞬间错过,二个妖将分成两半,鲜血喷溅而出。

    一个妖将武功最高,反应最快,虽也中了一下,还一时不死,落在地上,惨笑:“你中计了,裴子云,只要我们能拖着你们,我们就能杀了你。”

    说着,远处传来了闷声。

    天空这时也变得阴暗了起来,裴子云在尸体上擦了擦血,顺便说着:“是么?到底是谁中计,不需要你来知道了。”

    妖将听着,眼睛一时间睁的大大,盯着不敢置信,只是一根手指一点。

    “噗”额上鲜血喷溅,瞬间洞穿,妖魂出现,就要逃出,空中波纹一闪,就此消失不见。

    “真君,不好了,斥候来报,有四支妖兵包围过来,离着我们不过五十里,妖兵至少数千,一旦将我们堵住,恐怕要陷入危机,难以脱逃。”裴子云才自镇垒出来,校尉立刻上前禀告。

    只见裴子云身上没有粘上血迹,一时暗暗心惊,要知道妖兵妖将凶狠,真君连杀数十,却连血也不沾下,这实是可畏可怖。

    “妖兵反应倒迅速。”裴子云听着,冷哼一声:“听我号令,立刻向西处平湖山转移。”

    “是”校尉应着,这时裴子云抬起首,向远处看去,远远妖气扑来,浓烈密集,上冲云霄,引动天变,乌云密布,遮住了天空。

    裴子云已能清晰感觉到了对自己的杀意,这时笑了一声:“走!”

    随着一声令下,一千余骑兵迅速冲出,虽下着小雨,但还是疾行似风向平湖山而去,平湖山不远,不过十数里就抵达。

    才抵达,只见山上早已布置了栅栏和石墙,里面更是密密麻麻的甲兵,一看就有五六千之数。

    一个游击将军上前,这是个中年人,透着军人特有的冷峻,向裴子云行礼:“末将罗银台参见真君,您吩咐的东西早已准备。”

    “很好!”裴子云应着,跟随着骑兵校尉眼神一亮:“真君,妖兵来袭,真君早有布置设下陷阱?”

    “不过是有备无患。”

    裴子云淡淡的说着:“分兵不如合兵,妖兵之患,最大问题就是妖兵四处出击,对百姓损害太大。”

    “没有埋伏,我们就吃掉小股妖兵,有着埋伏,此山联合有七千人,又准备了各种各样守攻利器,不但可以抵抗妖军主力,更可以趁此诱饵,让大营包围,一举歼灭。”

    “我们只需坚持三天,就能把妖军歼灭,但此处我积累了七天的粮食和水,还有城墙,里面更制了火药和火油。”

    “而且你看这山势,虽不是很高,是不是易守难攻?”裴子云指的说着,只见淅淅沥沥雨中,只见此山虽不高,但很是陡险,校尉顿时眉开眼笑,说着:“原来真君早有算计,敌人想引蛇出洞,歼灭我们,我们却入得此山,拖住它们,到时大营一围,妖族尽灭了。”

    说着,立刻就有人将令传下,随着传下,将士都士气大增,眉开眼笑:“这一战胜了,我们就可以剿灭妖军,再造太平。”

    “快,保持和大营通讯。”

    “要是有干扰,立刻放出信鸽。”

    道法通讯,有着军气干扰,因此哪怕军中通讯,也必须是在离大营十里外的据点上接受,因此又准备着信鸽。

    道官这时振奋了精神,不断联系,避免隔绝,而余下的人人都动员起来,虽已经有石墙,还是挖着壕沟,埋着陷阱,更有着人调整着抛石器。

    见着阵上一阵忙碌兴奋,看着远处,见着妖军已经靠近,同样步骑交加,军容严整,初步估计,人数怕有一万以上。

    一股杀气冲宵而出,显是妖军虽发觉裴子云退到据点,是七千人而不是一千五百人,但是还是压了上来。

    “要决战了么?也对,不杀了我,也是被我拖垮的命,不如提前和我决战。”

    “本来算计,有着大营配合,是有胜无败——但是,大营真的会来么?”裴子云想到这里,只是不语,怅怅的吐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