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火星飞溅
    平湖山·黎明

    厮杀声连绵不绝,一轮太阳升起,远处天际都变得鲜红。

    “吼”一声巨大咆哮,石墙攻破,妖兵妖将涌入。

    “杀!”数十个累累伤痕的官兵,都知道最后时刻到了,扑上去挥着刀。

    “都是鲜美血食,你们都给我死。”妖将狞笑:伸出爪子一抓,一爪抓住军官的心脏一掏,献血喷溅而出,扔进自己的嘴里。

    “噗”失去石墙抵挡,剩下甲兵只是片刻就杀的干净,妖兵都扑了上去,贪婪的吃了起来。

    “轰!”这时一声爆炸,石墙崩倒,细缝之间,也有着血迹不断随之流下,分不清是甲兵还是妖兵的手臂,大腿,头颅飞溅。

    “又来了,看你还有几重!”这不是第一次了,妖将早有准备,当时就一伏,滚在地面,只受了点伤,起身还有鲜血和内脏粘在身上,却是狞笑:“继续上,杀杀杀!”

    妖兵呐喊着,不断推进,甲兵不断撤退,又依据下一环完好的石墙为战,这已经是最后一环了,甲兵只剩下三百余,七千都已全部殉国,个个身带刀伤箭孔,浑身都是血,提着刀预备最后一搏。

    罗银台头发蓬乱,手臂有着绷带,身上更有不知道多少道的伤痕,看着下面的妖兵嘶声:“刚才炸死了多少?”

    “将军,我看了,炸死了三百余,妖兵也越来越狡猾了。”一个尉尉说着,脸色苍白:“已过了二天,大营为什么还没有来?不会出事了吧,或大营被妖兵阻挡,无法过来?”

    失去了武器上的优势,面对面肉搏,妖兵太过强横,拼到现在已经将士用命,才有现在结果。

    “大营怎么说?”罗银台目光直直顶着一个道官,道录司的道官也死不少,这道官也脸色煞白,咬着牙,恨恨:“大营再叫我们坚持一天,再坚持一天就能合围,一举将妖兵歼灭。”

    “呸”不等罗银台说话,这道官本身就怒呸一声,脸带恨意:“大营离我们总共不过一日路程,我们围困鏖战了两日,死了这样多人,还不到,说着再坚持,简直是糊弄我们!”

    “一定有奸臣弄权,想坑死我们,我死了也要去太祖告状。”

    “真君呢?”罗银台似乎没有听见说话,只是对着亲兵嘶喊,只是一会,一个甲兵上前:“将军,真君击杀了数百妖兵,数十妖将,劳累在山顶打坐,恢复法力,吩咐我们坚守,不必打扰,等待真君恢复,就下来诛杀妖兵。”

    这亲兵脸上还有点希望,这时低声喃喃安慰着自己。

    罗银台没有说话,一会才叹了一声,环绕一周:“真君一人就诛杀了五百妖兵,五十妖将,果是勇武。”

    “要不是真君,我们现在已经陷落了吧?”

    罗银台说着,就心里暗想:“原本我也心忧,真君武功计谋不是朝廷之福,只是现在围困,我又寄希望真君强大,真是矛盾。”

    才想着,就有人叫喊:“将军,妖兵又杀上来了。”

    罗银台一看,经过层层截杀,稀薄了许多的妖军又冲了上去,一个妖将手中还握着人头杀了上来,鲜血淋漓,让人惊悚:“鲜血的血食,奉上你们的生命。”

    “杀!”看着黑色的妖潮冲上来的一刹那,连罗银台都产生了绝望的情绪,可以说,与人类的不同的就是,妖族这更快的恢复力,当下拔刀:“儿郎们,殉国的时候到了,杀!”

    所有士兵都知道投降也没有,“轰”的一声应着,发出了巨喊,杀了上去,石墙交错处,飞溅着血色浪花,但很快就被更多的黑潮湮没,整个阵线摇摇欲坠。

    罗银台全身披挂,放下面兜,怒喝一声撞进敌阵,虽简单的动作,但一照面就飞溅出一片血色,只是杀了二个妖兵,罗银台双手微微颤抖,脱力感袭上来,不单是自己,所有人类士兵都这样。

    妖兵不眠不休的进攻,就算有食物补充,所有人都体力枯窘了,罗银台裂嘴想笑,一个破风声传来,罗银台身影一闪,刀自然而上,砍杀到了妖兵身上,妖兵惨叫一声,却入口不深,显是力量甚至无法毙命。

    “杀,他不行了。”周围妖兵一怔,毫不迟疑的围上。

    罗银台身子一让,已中了一刀,奋起余力,只是一闪,就又杀了一个妖兵。

    “射!”一声低喝,三支箭穿出,罗银台只来得及反刀叮当挡飞一支,两支箭就穿了过去,全身一震,腹腔中扩散出寒冷和麻木,眼神逐渐暗淡,跌了下去。

    “将军,将军。”亲兵喊着,远处可听见妖军的嘶喊,这时天色渐渐放晴,整个原野一看无览,五十里处大营,虽只是一个小点,这时清晰纳入了视线,罗银台看着,突欣喜:“大营来了,大营来了,儿郎们,你们有救了……”

    话还没有说完,带着笑,已经气绝。

    妖兵妖将这时已杀到面前,一时间战在了一起,鲜血横飞。

    道官在这身后,施展出自己最后一点法力,也拔起刀,只见妖将冷笑着,一刀砍在了道官脖子上,人头飞起,落在了远处。

    “噗”

    鲜血喷溅洒了一地,妖兵将最后道官和士兵杀死,一个甲兵这时还没死透,低声:“大营来了……朝廷会为我们复仇,真君会为我们复仇。”

    就在下一刻,一个妖兵伸出爪子,抓入了甲兵的胸膛,鲜血喷出。

    地上鲜血不断流淌,尸体残碎一地。

    “快,这里没有裴子云,快搜,快搜索。”妖将扫了一眼,没有看见裴子云的身影,随着命令,妖兵扩散而去,四处搜索。

    山顶

    不知原因有个凹地,成了一个水池,长三四米,宽两三米,水质清澈,可以看到白色细沙,在水底更有几条小鱼游动,时不时在岩石上啄着水藻,泉水流出,向下而去,形成了一条小溪。

    “咚”

    裴子云在池洗去血污,剑纹路里也有着干涸血迹,随着洗涤,血水流入池中,鱼都是慌张躲开。

    稍时,裴子云清洗干净,穿上了朴素道袍,足踏高齿木屐,大袖披垂,看上去步履从容。

    踏上石块,放眼看去,只见阳光下尸横遍野,满目狼藉,残肢断臂交织在一起,延伸到很远,而七千士兵全部阵亡,妖兵这时还剩下两千左右,分布在山坡上进行搜索。

    裴子云从容而下,看见了罗银台,这时罗银台人已僵了,他带着笑,伸手指着一处,顺着看去,只见这时乌云散去,平原上大营清晰可见。

    “可怜。”裴子云低首,看这表情,罗银台临死时,并没有发觉大营早就在,而还以为援兵终于来了。

    “找到裴子云了。”这时一个眼尖的妖兵喊着,妖兵妖将迅速汇聚,围住裴子云,死死的盯着裴子云,这时却没有谁轻易靠近。

    妖族的本能,感觉到了恐怖。

    过了片刻,人群分开,一人而来。

    “裴子云,还是我胜了,你三天三夜冲杀,现在还有多少道法?”璐王抵达百步外,看着裴子云说着:“不枉我牺牲了这样多妖族将士。”

    “是么?”裴子云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不带丝毫温度。

    大营

    钦差李攀听着道官禀告,站了起来:“被困住的甲兵已阵亡了?”

    “是,道官只会在最后面,而就在刚才,我们派出去的道官所有的命灯全部熄灭,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全部战死了。”

    “道官都已经全数战死,想必数千精锐都没有存活了,或真君也一起战死。”道官说着,声音含着悲戚。

    “哈哈”不想听着这话,李攀突仰天大笑,使得道官不由一怔,怀疑钦差大人发了疯,微抬眼看去,又觉得神态神态威严,不由一寒。

    “看来正是我们出击之时。”黄元贞站了起来:“李兄,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两人相视一笑,早有定计,现在只需要执行。

    “来人!”

    “现在战机已足,立刻准备,随我等出击。”钦差一声令下,大营鼓声响起,旗帜飘起,两个钦差都身着轻甲,披着官服,纵马率军直扑平湖山,浩浩荡荡化成了洪流。

    平湖山

    裴子云轻笑:“是么?你以为你胜了么?”

    指一点,默念:“系统!”

    随着呼唤,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地仙:第六重(115.7%)”

    再一点,灵气就灌输而下,只见几个妖将后退一步:“不好,大家看!”

    只见阳光下,一种金属的光泽从裴子云头颅上向下流下,只是几个呼吸,上半身露出的肌肤,就和金属一样。

    “嘶”见此奇景,璐王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寒气涌了上去:“不对,分明就是地仙第七重,铁铸铜灌,难道你真能借我们来突破?”

    “不,不可能,杀,快给我杀上去,杀了他。”璐王喊着。

    一个大将应声而起,虽穿着盔甲,还是举着狼牙棒一击,只见这奋力一击下,狼牙棒上,甚至隐隐白日冒出了蛇影,似乎要吞并天地。

    裴子云脸色不变,只是举手一挡,只听“当”一声,火星飞溅,这一击似乎直接打在铁柱上。

    见此情况,璐王再也不看,转身就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