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七十九章 遂古之初
    仙人渡

    四周静谧,迎来是雷霆一击。

    “平天印。”平天观掌教掐指而定,一道玄光而显,化出了一方大印,直直的向下盖去。

    “应天而扫,无往不利矣!”应天观掌教长剑出鞘,剑光落下,似乎带着某种天意,堂皇落下。

    “素女只手划银河。”天女宫掌教双袍飞舞,宛是横贯长空银河,尽处赫就是裴子云。

    玄法门和东华派掌教也出手,雷光闪动,这是地仙的力量:“一动风雷应。”

    这几个道门掌教酝酿许久,这一出手都自己杀招。

    “平天印、应天剑、银河手。”不想还有这样的招数,裴子云看着,叹着:“果是有着内涵。”

    “可你们有没有想过,道君为什么退去?”

    这五个联手,要是没有踏入第七层,还真的胜负难说,甚至可能退让,但这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任凭这些击打到自己身上。

    “砰砰砰砰”

    一连串敲击金属声音响彻全场,所有掌教攻击都打到裴子云身上,都似乎毫无效果。

    “铁铸铜灌?”五个掌教都艰难咽了下口水。

    “原来你们也没有那样孤陋寡闻,打完了?打完了就轮到我了。”话音刚落,裴子云双目睁开:“让你们看看,可施之于百人的法术神通,浓缩到了七步之内的恐怖。”

    “棋差一着,就是千山万水,我要杀你们,只需要一秒。”

    “震慑!”

    “嗡!”双目金光闪过,这一断喝,在场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黑,天空一暗,骤涌出无尽的黑云。

    五人顷刻感觉到天地倾倒,轰一声砸在了自己心神上。

    “不!”五人知道不好,瞳孔放大,显惊骇到了极致,奋起了法力,就要将这一切挣脱。

    裴子云踏前一步,出现在平天观掌教身侧,同样洽出道决,轻轻落下。

    “嘭”

    平天观掌教身体宛是五马分尸一样,炸成了几块,浓浓的血腥味扩散到了全场。

    再一转身,裴子云左手半握,只剩食中两指,直直划过去。

    “噗”只见划过的手指,突带着一道凛冽寒光,接着一颗头颅横飞而出,赤红色的血柱冲天而起。

    裴子云第三转,手掌按向了天女宫掌教的胸,就在这时,天女宫掌教已稍能动弹,勉强一挡,只听噗一声,天女宫掌教身体跌出了丈许,脸色一下惨白,一口鲜血喷出,缓缓倒向地面。

    三人败亡,只是一个呼吸,玄法门在震撼中缓过来,喝着:“不对,这不是道法,你这是什么妖术?”

    “不愧是掌教,可惜醒悟的晚了。”裴子云摇首叹息,这五个都是地仙境界,虽境界不高,可也不是这样碾压。

    只是自己空间内,有着妖龙和巨人雕像,这时引发之下,果一下突袭,使得这五人全部受其威慑。

    虽这威慑,仅仅是瞬间,可是对裴子云这样的高手,已足了。

    可以说,谁都懂得兵法,果雷霆一击。

    裴子云其实也是瞬间倾尽全力。

    “轰”两拳相交,一声闷声,雷光噼啪,玄法门掌教身子陡一震,眼耳口鼻流出了嫣红的血,顿时毙命。

    “不可能,不可能……”东华派掌教脸上首次出现了不知所措的惊惶,而在对面一个少年笑着,浓浓杀机却席卷而来!

    “接下来轮到你了———受死罢!”

    对着敌人,裴子云毫不留情,重重击了过去。

    “轰!”

    东华派掌教立刻受伤,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已喷出,但却没有死,可接着瞬间,一道剑指划过。

    “噗”喉骨碎开,脖子切开半个,东华派掌教跌了出去,怒睁着双眼中充满了浓浓的不甘与绝望。

    “不!”天女宫掌教才喘息了下,就发觉四个道友已毙命,顿知自己必是无幸,惨笑:“道君已过去千年,我原本以为传言夸大,本觉得我们五个联手,必可胜过,不想真有这威能,接近了道君。”

    “我好恨,恨苍天不公,想我们哪个不是呕心沥血,数十年修行如一日,却蹉跎一生,而你才二十余岁,就有这境界,上天不公……”

    说着,大口鲜血喷出,天女宫掌教眼神已经迷离,瞳孔散开,伸手似乎要在空中抓住些:“大道,大……”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却已气绝。

    裴子云没有说话,轻轻抹去嘴唇的一丝血迹。

    “从今日起,道门又少五个真人了,整个天下,只有道君与龙气堪为敌手了。”裴子云面无表情说着,一股苦涩的感觉却已悄悄袭上心,这种感觉是同情,不,自己一点也不同情这些人。

    或是物伤其类,道君之后,天意厌憎,灵脉枯竭,这些人与其说是误入歧途,不如说是走投无路。

    任凭才智过人,没有天时,没有灵气,又怎么成道君?

    要不是自己有着中央龙脉,特别是转化妖气的空间,岂能这样一帆风顺?

    裴子云向右瞥了一眼,一跃上渡口的船,船无风自起,渡过了河,人又一晃,消失在对岸不见。

    过了一会,道君才出现,与刚才不同,神色凝重,看了看天,稀稀落落雨点又细密落下来,河面在风雨中起着水泡,时聚时散,缓慢汇向远处,道君看着良久,长长叹了口气,良久笑了:“我读史书,历代皇帝一日日衰老,看着太子风华正茂,指点江山,岂又不产生疑惧之心?多有相残之事。”

    “父子相疑如此,何况师徒?我当年突飞猛进,师傅就隐居山林,并不想看见我来拜访,我当年还疑惑。”

    “虽说大道宽宏,可是我为道君,看着你这个后辈飞快成长,一点点把只属于我的力量夺去,我终于理解皇帝和师傅当年心中的味道。”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这是贤人所唱,流传千古,只是真以为获得现世不朽的道君道祖会传道,终只是凡人的金扁担——若能长生不朽,哪立太子,谁会传道?”

    “传道者,除非愚令智昏,要不都是肉体腐朽者。”

    道君一时间感触,良久,才拿出了一张符箓,灵光亮起,片刻,对面的传出了冯敏的声音。

    灵光中,暮色苍茫,道君负手而立,默默注视着远处,久久没有言语,良久才淡淡说着:“仙人渡,你可知道为什么取此名?”

    “传说在这里仙人驾风渡河而去,于是被命为仙人渡。”冯敏不明其意,还是回答的说着。

    “千年之下,连道录司都记载不全了。”道君静静听着,长长吐一口气,说着:“其实是当年,我被截杀,还是杀出重围,逃到这处,已经筋疲力尽,油尽灯枯,不想还是遇到了故人,终没有能渡过这河。”

    道君说着“故人”,面无表情,对面的冯敏不由打了个寒噤,只听着道君说着:“仙人渡,仙人渡……真的有意思。”

    说着睨了一眼:“废话就不说了,裴真君在喝了我的散功酒,还击杀五派掌教与呼吸之间。”

    “的确是地仙第七层境界。”

    “且告之我,大内人太多了就不去,人少了再上门——朝廷早作准备罢。”

    冯敏只是听着,脸色“刷”一下煞白,这话的意思很明确——你调集大军,我就不来,总不可能数十万大军天天围着。

    冯敏不敢耽搁,见灵光熄灭,就转身喝着:“来人,快备马,我去宫内!”

    一个道人连滚带爬过来,连忙说着:“马有,不过现在晚了,还没有通知大内,大内怕快要锁宫了……”

    “谁听你罗嗦,快把皇上赐给我的令牌拿过来!”冯敏声音都变了:“快、快、

    快……”

    道人不敢多话,顷刻拉了两马,奉上了令牌,冯敏什么话也没说,骑上去手举着令牌,一抖僵绳冲门而出。

    皇宫·玄武殿

    “陛下,臣料真君必定不敢来皇城,陛下应尽快抓到小郡主和叶苏儿等人,方能引蛇出洞,诱真君来自投罗网。”一个官员躬身向启泰帝说。

    这时,伺候在殿外小太监进来。

    “陛下,道录司冯敏求见。”

    “传”此刻启泰帝一脸倦容,似乎多日未曾休息好。

    “参见陛下。”冯敏匆忙进来,向启泰帝叩拜。

    “免礼平身。”

    “陛下,道君传回消息,五派掌教在仙人渡埋伏真君,俱被真君击杀当场。”冯敏一起身,就说着:“道君说真君已抵达地仙第七层铁铸铜灌了。”

    殿内一静,启泰帝脸色煞白,手微微颤抖。

    “继续说下去。”启泰帝死死盯着冯敏。

    “是,陛下,据道君说,真君告知,若大内人太多就不来了。”没等说完,那个文官就躬身说:“果还是说中了,裴子云一定不敢来京城,为今之计,应迅速的找到小郡主。”

    只是才说完,看见的众人看傻瓜一样的神色。

    启泰帝无心呵斥这个科举当官的御史,起身踱步,口中喃喃:“人太多了就不来,人太多了就不来……”

    这话意思显而易见了,皇帝调集大军,裴子云就不来了,可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大军常驻是一笔不小开支姑且不说,可这样多军队在京,始终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君不见五代十国废立之事?

    启泰帝又踱了几步,突大笑:“真君果是胆气过人,朕有七千禁军,七龙绝灵阵,难道还怕了不成?”

    “朕就在皇城,等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