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求援
    忒涅多斯岛

    “快射!”雨中传来一声嘶哑吼叫,紧接着一声尖锐呼啸,一只鸟身女妖应声跌了下去,但鸟身女妖并不少,并且速度极快,开始仅仅是个影子,转眼间就已进入俯冲!

    伊福玻斯王子眼神能看见她们苍白的脸,以及两翼下尖利的爪趾,双耳如熊,它俯冲扑下,细小眼睛闪烁着残忍目光,凶狠盯着伊福玻斯王子。

    “咻、咻、咻”水手手忙脚乱的射箭,但未听见弓箭入肉的噗呲声,女妖在空中快速躲过了袭来羽箭,有几只羽箭几乎都已经要射中,但都被它们锋利的巨爪给弹开了。

    “当”一阵金铁相交声音传来,是女妖的利爪与箭碰撞发出撞击音。

    接着,几只女妖亮着利爪,急速扇动着翅膀,宛一只离弦之箭,飞快的袭向甲板上人群。

    “啊!”

    “啊!”

    伴随几声惨叫,几个士兵未能成功躲过鸟身女妖袭击,一个士兵头颅被女妖利爪直接破开,当场身亡。

    几个士兵都被抓住,然后迅速丢向海中。

    “啊啊啊啊,它们不是海神陶玛斯和海洋仙女伊莱伽的子嗣,为什么有这样的智慧?”有人尖叫着。

    人类是陆地生物,其实在海洋上并不需要直接杀死,只要丢到海中,哪怕是强壮的水手,都死了一半。

    一个被丢下海的士兵,才勉强挣扎着浮上来,鸟身女妖应声俯冲,这一次,水中的士兵根本一点抗拒力量也没有,只有受死——只听一声惨叫,头皮被抓了下来,鲜血立刻泛红了海水。

    只一个照面,伊福玻斯王子就损失了七八个士兵,更重要的是,几只鸟身女妖已经围了上自己的弟弟特洛伊罗斯王子,只见一只女妖带着秽气对着抓击。

    “女妖,我可是特洛伊的王子。”特洛伊罗斯王子长剑一扫,霎时溅起一片血花,船上一处帆布被砍成两截,这倒并不是夸耀,而是在说——王子,有着神的血脉,我可不是弱鸡。

    但他到底年轻,又是第一次遇到这场面,又一只鸟身女妖趁着一抓,肩上顿时多出了爪痕,就算有着皮甲,还是鲜血飞溅,见有着破绽,几只鸟身女妖围了上去,目光露出贪婪残忍,这可是神的后裔,滋味最好!

    “阿瑞斯(Ares)!”伊福玻斯王子见着情况不妙,弟弟可是自己带出来,要是死在这里,自己责任可大了,当下怒吼着祈祷。

    他其实没有上次运动会上那样弱,向神祈祷后,一道微红光弥漫在身上,这股气息常人并不可见,但在获得神恩的人,特别是英雄身上,经常可以遇到这种气息!

    按照神恩不同,或敏捷,或凶猛。

    而伊福玻斯王子就是凶猛,他操起一个长矛掷去!

    “噗”一声,长矛落下,洞穿了一只鸟身女妖,这只鸟身女妖发出惨叫,面孔扭曲,拼命想抓着什么,可这时爪牙虽锐利,却毫无用处。

    接着,伊福玻斯王子额角青筋蹦跳,双眼愤怒公牛一样,挥舞起剑冲了出去,一个正阻在路上的木桶,在挥舞的剑下刹那间崩成碎片,向着一只鸟身女妖猛砍了过去!

    “哇”突一声尖叫,鸟身女妖似乎知道了厉害,震翅一飞,很快退出了数丈,但它们并不离开,而围着盘旋飞舞。

    “可恶,它们不是海神陶玛斯和海洋仙女伊莱伽的子嗣,不过是提丰与蛇女恶刻娜的后裔,为什么有这样的智慧?”伊福玻斯王子不由跟着尖叫,神恩是有限的,对着空中的鸟身女妖,自己怎么打?

    “轰”就在这时,一声巨大撞击,海船剧烈摇摆,伊福玻斯王子都站不住,跌坐在甲板上,两个水手惨叫着跌滚下海中,他们还来不及呼救,就被水下巨影一口吞噬。

    “水下有海妖撞击船只。”

    “有海妖袭击。”

    士兵和水手尖叫着,伊福玻斯王子滚了起来,郁闷快吐出血了,打到现在,自己的人手,已经损失了一半了。

    想在半个时辰前,自己还踌躇满志,誓要给帕里斯好看。

    国王有十几个儿女,在早些年帕里斯在伊达山里老老实实牧羊时,得伊福玻斯还是国王喜欢的儿子,虽国王自己也认为这个儿子鲁莽且狂暴。

    在众多王子中,赫克托耳是最受父母宠爱一个,勇敢善战精明能干且有担当重感情,是众人交口称赞的对象,也是不可动摇的未来特洛伊国王。

    这一点没有人怀疑过,得伊福玻斯也很清楚无法和赫克托耳竞争,但当不了第一,就当第二,本来事情也是这样,但帕里斯改变了一切。

    帕里斯箭法,击败了赫克托耳,甚至打倒了自己,更长的一张小白脸,使得不少少女魂魄颠倒。

    “可恶,帕里斯,我要证明,我才是除了赫克托耳,最强的王子。”这个想法时刻爬在心中,当听见船队在附近大海上遭遇了海妖的袭击,且船队许多都是满载货物的商船,在海妖的袭击下损失惨重时,伊福玻斯王子和特洛伊罗斯王子就迫不及待的响应号召,带着海船出海迎击,顺便救援船队。

    要知道,按照海上的规矩,这种救援,可是能分一半货物!

    不想却转眼落得这个下场,现在这损失,就算打赢了,也得不偿失了。

    “哥哥,又撞来了。”不多时,特洛伊罗斯王子尖叫,虽船很坚固,但在海妖攻击下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头透了出来,露出了一个血盆大口。

    “死!”伊福玻斯王子重重吸呼,剑带着呼啸,砍了下去。

    “轰!”这一剑砍上去,海怪虽有着坚硬皮肤,还是惨叫一声,用力一震,只听“咔”一声,长剑折断,巨大力量传递到了伊福玻斯王子身上,他毫无还手之力跌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桅杆上。

    桅杆顿时断裂,一些碎裂碎片飞溅到海里,伊福玻斯王子缓缓滑落下来,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已经是神的庇佑,要不,跌落到海中,就凶多吉少了。

    “哥哥!”特洛伊罗斯王子尖叫。

    “撤,撤到忒涅多斯岛上去。”伊福玻斯王子又吐了一口血,命令着:“让商船靠拢,快快。”

    汹涌海面上,鸟身女妖又俯冲扑到船上,更可怕是,海妖还在撞击。

    伊福玻斯王子和特洛伊罗斯王子的海船和几只商船汇合一起,仓皇的逃窜,幸亏不远,没一会,就逃到了忒涅多斯岛上沙滩上。

    沙滩,海怪感觉到了搁浅的危险,它徘徊着不敢上。

    失去了海怪的协助,鸟身女妖盘旋着,尖叫着,也没有直接扑上去。

    “怎么办,哥哥?”特洛伊罗斯王子问着。

    “唉,向父亲求援吧。”伊福玻斯王子缓过了气,看了一眼满载货物商船,很不甘心的说着。

    …………

    眼前一片茫茫,只能看见晃动的人影和惨叫。

    “墨勒阿革洛斯!”

    “墨勒阿革洛斯,快快快!”

    王子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在吼着,眼前厮杀和惨叫充满了整个空间,一只野猪,血红的眼睛,背上竖着坚硬的鬃毛,獠牙跟象牙一样,在庄稼地里肆意践踏,连枝带叶地把葡萄和橄榄吞吃掉。

    猎人在搏杀,投掷矛枪,只能擦破硬皮,野猪野性大发,“轰”一声,撞断了一棵树木,接着斜冲,一个猎人立刻被獠牙扎死,还有二个也跌了下去,被践踏而上,只听凹进去一片,眼见不活了。

    “噗”一个女弓手及时赶到,弯弓搭箭,朝着野猪射去一箭,射中它的耳根,猪鬃上第一次染上了血迹。

    见着血,众人欢呼起来,一人双手举着一柄利斧扑上去,就要砍死,可是还没砍到野猪,野猪愤怒的一冲,獠牙深深的扎了进入,立刻毙命。

    这时,王子连投两矛,击中猪背,野猪口中喷吐着鲜血和白沫,接着,长矛刺进野猪的脖子,它挣扎了一下,倒在血泊之中。

    “墨勒阿革洛斯,你怎么了?”杀死了野猪,但转眼,王子痛苦哀嚎着,打滚着死亡。

    …………

    “啊!”裴子云醒了过来,看着枕的一根长矛,下午阳光斜照在房间里,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随即传来,他仔细着体会:“这是悲愤?”

    不需要闭眼,不需要凝思,也不需要回忆,墨勒阿革洛斯核心部分,栩栩如生浮现在脑海里。

    裴子云体会着刚信息,喃喃:“卡吕冬国王俄纽斯的儿子么?他也真是可怜又有可恨之处,杀了舅舅,被自己的母亲杀死。”

    墨勒阿革洛斯的故事非常简单,他是王子,率人杀死了野猪,但他看上了阿塔兰忒(一个女猎人),于是把猪头和猪皮给她,结果给他的舅舅抢去了,然后他狂性大发,连杀两个舅舅。

    然后他的母亲阿尔泰亚为兄弟报仇,杀死了儿子,也死在火炉前。

    这是个悲剧,但其实墨勒阿革洛斯本人要负很大责任,舅舅抢了猎物是不对,就可以直接杀死?

    这也太暴虐了吧?

    但墨勒阿革洛斯和许多人不这样想,也许就是这巨大的执念和不甘,才会在长矛中留下了它的烙印,隐含着许多知识,给今天的裴子云吸取。

    这个成长就夭折的王子,武技算是不错,对裴子云来说,只能说是借鉴了这世界的格斗风格和技巧。

    但墨勒阿革洛斯毕竟是受过完整的王子的教育,王室教育最大的知识是什么?在这个诸神的世界,不是政治,不是军事,是对诸神的认识。

    一不小心得罪了诸神,任凭你政治军事精通,都立刻死的尸骨都不剩——野猪干不死你,诸神可是会直接下降击杀。

    就拿特洛伊之战,阿喀琉斯杀死了赫克托耳,特洛伊城就再无抵抗力量,正是所向无敌之时——然后传说阿波罗就直接射死了阿喀琉斯!

    不服,不服你可以死!

    所以王子最重要的就是对诸神的认识,以恭谨对待诸神,不触犯它们的忌讳,裴子云吸收了长矛寄托,很大程度的补充了王室知识,许多以前不理解的地方,瞬间豁然开朗。

    “诸神?原来如此。”裴子云眼神迷离,扫看着几件物品,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