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零二章 祝福(下)
    阿波罗神庙

    阿波罗的神殿建在阳光充沛之地,和阿尔忒弥斯神庙一样,回廊是圆柱组成,全用大理石雕成,柱身均有形态各异人物浮雕,高大殿堂在阳光下射着光。

    裴子云将海妖之皮献给阿波罗(Apollo),只见海怪之皮同样在祭坛上消失,祭司点头对着裴子云说:“勇敢的帕里斯王子,神已经接受了你的祭品,神的目光注视着你,并会关注与你。”

    “感谢伟大的阿波罗(Apollo)。”

    这时,裴子云满意了,阿尔忒弥斯是狩猎之神,是特洛伊的保护神之一,自己杀死海怪,祭祀是理所应当,这金杯就赏赐,而阿波罗对狩猎祭品就没有那么看重,不过自己的态度,应该得到一些加成。

    “神会保佑你。”祭司在送着裴子云离开时,突对着裴子云说,裴子云却一喜,这代表神灵的保护,在战场上赫克托耳就曾获得阿波罗的多次帮助,免去了杀身之祸。

    看这情况,自己至少获得了一次豁免,这就是意外之喜了。

    两次祭祀完,裴子云不再迟疑,向着王宫而去,特洛伊和以前一样繁华,城外肥沃土地上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橄榄、葡萄、小麦,过往的船只更是源源不断给城市输入血脉。

    抵达王宫,就有人迎接出来,躬身:“帕里斯王子,您来了,陛下吩咐,您一过去,就去正厅。”

    裴子云让自己卫兵等候,入得里面,中午的阳光洒在了庭院,裴子云穿过装饰着壁柱,四周摆放着长凳前厅,走过一段走廊,来到正厅台阶上,这里已经有不少商人前来,这时一个个鞠躬,并且把货物和黄金奉上,堆得很高。

    国王普里阿摩斯见着裴子云来了,说着:“我亲爱的儿子,这些都是你的,你应该得到的,是你得胜归来的见证。”

    裴子云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这些货物和黄金,心中默念:“系统。”

    眼前飞快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资料框,上面有一行字显示。

    “英雄血脉:第一层(97.6%)”

    想不到这样短时间就已增长了这么多,有空间转化和没有的区别果是天壤之别,没有这个空间的帮助要想很快晋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此时只需要不断的猎杀,让空间转化力量就行。

    “不过,声望细水长流,也不可小看,这点缺口,我觉得能弥补上。”想到这里,裴子云退了出来。

    在外人看来,帕里斯王子只是沉思了下,就抵达到台阶上,将最大的青铜三脚祭鼎献给国王,向王后献上饮鼎,兄弟姐妹都有着一份,连着长老们也献上了礼物,转眼之间,台阶上的礼物都去掉了一半,人人都欢喜异常。

    当然一个人除外,这人就是伊福玻斯王子。

    虽裴子云在送礼物给兄弟姐妹时,也没有落下他一份,赠送的是金环,但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脸色有点阴沉。

    在伊福玻斯王子看来,这些黄金和货物本来都是他的,现在变成帕里斯了,还被他拿来送人,收获大家称赞,伊福玻斯拿着礼物时,简直和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最主要是,裴子云经过这件事,声望真正超过了自己,第二王子的“宝座”被帕里斯给抢了。

    弟弟特洛伊罗斯倒豁达多了,他收到帕里斯礼物,真诚感谢了帕里斯馈赠,在他想来,这次能完好活回来,就已是诸神庇佑了,至于不属于自己的黄金和货物,连想都没有想过。

    裴子云在把一半礼物分出去,还是不忘感谢诸神,对着国王说着:“父亲,这一次能斩杀海妖,我得感谢诸神庇护,而且我不但猎杀鸟身女妖和海怪,还得到了黄金和货物的馈赠,我还有什么不知足,还有什么理由,不给诸神献祭呢?”

    “我已把海妖的头和皮献给了伟大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和阿波罗(Apollo),但是也不可怠慢别的神灵。”

    “我想请您派出祭司,代我一一献祭。”

    “这容易。”国王普里阿摩斯点首,其实正常献祭,分大祭、小祭、常祭。

    大祭也只是为神宰杀一头牛、羊、猪,献祭所造成的损失并不大,神很少会直接取用一部分,多半仅仅获得了肉的香气,大部分是给人分享了。

    小祭的话,是一部分肉,而常祭和小祭许多时不分,糕饼、水果、葡萄、蜂蜜、美酒、牛奶、橄榄油都是不错的佳品。

    这开销并不大,裴子云以前一口气献祭十头牛,这是非常大的手笔,一般来说,国王一年一次大祭也差不多只有这规模。

    “其次是不久就是氏族节,我想举行一次运动会,所有开销都由我来出。”说着,裴子云又搬出了一半,只剩四分之一财货了。

    古希腊没有假期,但有许多运动会,在运动会开幕式,人们向众神祭供牺牲,有的一天,有的三天,期间还穿插一些文艺,都用来向神感恩的戏剧和音乐。

    期间连奴隶都可获得一些免费食物。

    这其实是对神的礼赞,以及对人民的贿赂。

    国王普里阿摩斯也点首应了,儿子帕里斯成为英雄,也得全民乐一乐,要不就有人不满。

    这话说出小半个时辰,诸神的庙宇里有着祭祀的香气,而百姓闻到了消息,不由欢呼起来。

    宫内宴会直到深夜,裴子云醉醺醺回到了府邸,穿过了希腊的克林斯柱,仆人连忙迎接上去,俄诺涅连忙弄着醒酒汤,这可是东西都有。

    “帕里斯,你今天怎么喝的这样多?”俄诺涅担心说。

    裴子云摇摆了下:“今天高兴,我此次出去,获得许多东西,你的财政问题也能解决了。”

    俄诺涅以为他说的是今天获得黄金和货物,只听她微笑:“帕里斯,我相信你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你以后也不能把自己灌醉,这样多难受啊,我记得你在伊达山的时候是从来不喝酒。”

    就和天下所有妻子一样,俄诺涅作帕里斯新婚妻子,看到了丈夫喝的酩酊大醉,为他感到心疼。

    接着,俄诺涅就检查着货物。

    一个青铜三脚祭鼎,一个饮鼎,并不是很大,但对府邸内的使用来说,已经绰绰有余了。

    象牙制成的梳具,青铜雕塑,绘画精美陶器、金面具等等,特别是一个金杯,极是精美,雕刻的花纹非常特别,她情不自禁拿起细看,手指感觉冰凉又惬意。

    “这是伟大的阿尔忒弥斯给我的赏赐。”裴子云说着:“这些全部在内了,都是你的,你去整理下,应该用的用,应该放到钱库的,就放到钱库里。”

    裴子云轻声音说着,俄诺涅眨了眨眼睛,没有立刻去,裴子云见着她表情,不禁笑着:“亲爱的,我以后会少喝点——你似乎还有点不开心?”

    俄诺涅看着运回来的财货,说着:“花费太多了吧?”

    “不多,很值!”裴子云轻轻笑着:“我也不是次次装大方,第一次我当王子,这是必须向神谢恩。”

    “这次我猎杀海怪,成为英雄,除了阿尔忒弥斯(Artemis)和阿波罗(Apollo),别的神灵只是常祭。”

    “但我必须感谢城中的兄弟姐妹以及长老,这次就补上了。”

    “还有,我当了王子,成了英雄,也没有多少恩惠给城中公民,所以这次花费就相对大。”

    “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而且,亲爱的俄诺涅,我现在只剩今天获得的财富的四分之一,但也是原本财富的十倍。”

    “对了,还不止眼前那样多,其实格斯涅过几天,会带来至少二万银币。”

    “二万银币!”俄诺涅这次真的放下了金杯,比了一下,说着:“这样多?亲爱的,你又找到什么财路?”

    “不过是一个主意罢了,只是前人根本没有想到。”裴子云轻笑的把自己对格斯涅说的话说了,补充:“海妖肉我不知道好不好吃,但是并没有关系,花一个银币买一块,我觉得许多人会买。”

    “可它真能壮阳、逃过一次灾难、更聪明么?”

    “壮阳也许有,可别的肯定不行,但人这种动物,他会联想。”裴子云对俄诺涅的认真,无奈表示投降:“我的意思是,你完全不必担心,人会把获得的运气,归到这方面去。”

    “所以,不会找来说我是骗子。”

    历史上算命算卦多半这样,何况这是货真价实的海妖肉,裴子云丝毫不担心,俄诺涅想了片刻,才想明白了,不由盯着帕里斯。

    “看,仅仅一个主意,我就能赚这样多财富,你相信我,我可不仅仅只会拼杀,眼见这一切才刚刚开始。”说着,等了等,见着俄诺涅指挥着搬着财货去了,就意识召唤出系统。

    眼前飞快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资料框,上面有一行字显示,只是轻轻一按。

    “轰”一声巨响,俄诺涅并不能听见这声,裴子云血脉中渗出微不可见的金光,但自己听来,却和潮水一样。

    “英雄血脉:第二层(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