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十六章 雅典
    雅典

    一支战舰和海船组成的舰队正在大海上航行,裴子云站在战舰甲板上,远远眺望着。

    “帕里斯王子,马上就要到达雅典了。”一位船长来汇报着。

    “嗯,告诉他们,做好靠岸准备。”

    说完,又对着格斯涅说着:“你到了岸上,就去查查,我听闻雅典也有怪物肆虐,不知道解决了没有。”

    “是,王子。”

    话刚说完,已能隐隐约约看见港口轮廓了,遥望海天一线,银白的沙滩在阳光反射下熠熠生辉。

    舰队缓缓的在海港拜里厄司靠了岸,此时裴子云身穿白色束腰衣,外罩皮甲,皮护腕、皮下摆,腰间系着青铜腰带,腰带上挂着短剑出来。

    拜里厄司港口,一队士兵列队,一位年轻人迎上来,热情说着:“帕里斯王子,欢迎您的远道而来。”

    “伟大的王已派我来迎接,请上车。”

    裴子云看着年轻人,知道他说的王,就是厄瑞克透斯的孙子梅纳斯透斯,成功把英雄忒修斯(Theseus)赶出去,并且杀死,继承了祖先的王位,上台成了雅典的王。

    虽武力不怎么样强,可也不可小看呐!

    想着,就登上了战车,战车有着四匹骏马拉着,年轻人亲自驾车,一甩缰绳,马车启动,朝雅典而去。

    雅典是繁华城市之一,三面临海,平原少而山地多,不便发展种植畜牧业,但有良好的海运,于是航海进行商业贸易,多与小亚细亚地区交易。

    裴子云仔细看着,第一眼就看见了雅典卫城。

    雅典,原意为“高处城市”或“高丘上城邦”,卫城就是雅典城中心,建造在海拔150米石山上,在此建有神庙,同时又是战时避难和守卫的要塞。

    “帕特农神庙就在上面呐!”裴子云看了一眼,又转向了近处,城外农田被分割成一块块,田垄间有排水沟渠,忍不住轻轻点了下首。

    暗想:“已经实行了土地轮耕,水利灌溉相对完善,不过,没有多少土地。”

    “就算是雅典公民,最富裕的家庭,也不过是500麦斗的收入,这就是日后梭伦改革的重点!”

    梭伦根据财产定公民权,第一等级500麦斗以上,称“五百麦斗级”,可以担任国家的执政官、司库;第二等级300麦斗以上,称“骑士级”,他们可以担任国家的执政官;第三等级年收入在200麦斗以上,称“牛轭级”,他们只能担任低级官吏;第四等级:200麦斗以下,统称为“日佣级”,他们与国家的一切官职无缘。

    “这就证明了土地的缺乏,最大地主也不过是五百麦斗,一麦斗约相当于52.3公斤,这就和城外肥沃异常的土地上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橄榄、葡萄、小麦的特洛伊形成鲜明对比。”

    “商业可立国,但不可称霸。”

    “雅典地址就决定了它不可能真正称霸,因为它的人口和粮食,太依靠外来输入了。”

    寻思时,已经进了城,城中铺着石板道,沿途行走的雅典人,都是黑发黑眸,金发可不是原版希腊人的种。

    男人穿着白袍,蓄着胡须,而女人梳髻,用颜色鲜艳的彩带捆扎,有钱的再在前额彩带上点缀着一颗宝石,见着战车都避让和鞠躬。

    再看去,广场、会堂、竞技场和剧场一一闪过,裴子云不由赞叹:“真的是伟大的城市。”

    “感谢您的赞美,帕里斯王子。”驾车的年轻人听了很是高兴,指着一说:“看,王宫到了。”

    雅典·王宫

    下了战车而入,宫殿有着厚实的宫墙,大门和立柱,看到上面都攀满葡萄藤,两道廊柱左右分开,通往许多宫室和林**。

    裴子云被引导着前去时,看到几座宫殿,其中大厅前有着几个雕像,台阶上有个中年人。

    裴子云上前行礼,说着:“非常感谢您,梅纳斯透斯国王,感谢您的热情的迎接,请允许我献上礼物!”

    仆人立刻奉上,不过并不太重,比平时略重点——要不帕里斯王子冤大头的名声就要出来了。

    “哦,你就是帕里斯王子吧,这二个月来,你的名声已经传播到整个希腊了。”说着,中年人给了裴子云一个热情洋溢拥抱,并携着手进入大厅,大厅内人并不少,国王邀请了雅典不少人参加了今天宴会。

    中午阳光照亮了壁画,宙斯在云中,众神围绕在他身边,每个手上都捧着金杯,痛饮其中美酒。

    请着入座,仆人们端上佳肴美酒,席间,一群舞姬正欢快的跳着热情洋溢的舞蹈,游吟诗人正传唱着一首首美妙的诗歌。

    裴子云感受到了梅纳斯透斯国王的热情,而各位贵族在宴会里窃窃私语,他们倒颇欣赏帕里斯王子。

    “帕里斯王子此行的目的,你们了解么?”

    “听说是为了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姐姐赫西俄涅,准备赎回。”

    “不过上次萨拉密斯拒绝了。”

    “这次带上了舰队,显是有着二手准备,这次难道特洛伊想抢回来?”

    “抢回来也是理所当然,因为一开始就是赫拉克勒斯攻占了特洛伊城,抢去了赫西俄涅,把她送给了忒拉蒙为妻——都是抢。”

    在这个时间点上,还没有人觉得这不对,这事在这个时代太平常了,有人说着:“赫拉克勒斯可是伟大的英雄,帕里斯王子能比得上?”

    “帕里斯王子也不差,斩杀了海妖和双头蜥蜴,力压亚马逊人,这次到希腊,在多个城邦中比赛都获得胜利。”

    “而且,赫拉克勒斯死了,亚各斯国王欧律斯透斯可对其子孙进行报复,他们现在据说已经逃出了迈肯尼,前去特拉奇斯,希望得到国王刻宇克斯的保护。”

    裴子云听着这些话,明白赫拉克勒斯子孙会参与着特洛伊之战,也就笑笑,站起来说着:“国王梅纳斯透斯啊,您的款待让我感激,我想向你献上一曲。”

    说着,手一挥,仆人取上精巧竖琴,调好琴弦。

    帕里斯王子本来就弹得一手好琴,琴音美妙,能使海轮迷醉,现在更是精益求精了,裴子云笑了笑按上了弦。

    顿时,音乐流淌而出,一开始就奏响着不一样感情,使人在指引下回到了年轻时代。

    少年怀在梦想,踏上了征程。

    笑、泪、矫情,痛苦,种种磨难与挫折,以及成功的喜悦,所有人都被帕里斯王子指尖的音色深深吸引。

    帕里斯王子的音色变更壮丽,似乎展开着浩瀚的大海,连绵的山脉,古老的神庙,青翠的橄榄林,英雄与怪物搏斗,哲学家互相辩论,吟游诗人歌声悠扬,高贵者狩猎兴浓。

    如果不是在国王大厅,很多人都会失声跳起来,这正是他们过去的时光。

    曲调中不泛悲凉,但很快就被激昂所代替,似乎英雄在面对磨难,永不停息,直到驶入了一片美丽的原野,获得安息。

    “这是爱丽舍乐园?”国王梅纳斯透斯若有所失,擦了擦泪,温和说着:“帕里斯王子啊,你的音乐使我倾心,就算是奥路菲也不过如此吧,你有什么要求呢,只要合理,我都会答应。”

    裴子云躬身:“梅纳斯透斯国王,非常感谢,来到这伟大雅典,感觉到了诸神的荣光,还进了你的王宫,受到您这样热烈的款待,已经心满意足,还能有什么要求呢?”

    “不过如果获得您的恩准,我请求允许我采购公牛,并且向雅典的保护神,献上祭礼。”

    梅纳斯透斯愉快答应了,说:“帕里斯王子哟,你每到一地,都会恭敬向诸神献祭,您的虔诚已闻名希腊了,我怎么能阻止您这个正当的愿望呢?”

    “那我再此感谢您,梅纳斯透斯国王。”说完,裴子云提出了告辞,而梅纳斯透斯欣然同意。

    裴子云起身离去,在一个廊柱前略一停,这柱上雕刻的是雅典娜(Athena)和阿尔忒弥斯(Artemis),周围围绕着宁芙,托着果篮,里面放着葡萄、桃子、无花果。

    裴子云若有所思,刚才自己其实给了机会,但梅纳斯透斯国王并没有说起怪兽的事,难道已经解决了?

    不管有没有解决,出使雅典,有件重要的事,就是祭祀雅典的保护神雅典娜,看看这位神灵的反应。

    “谁能想到,这样热情梅纳斯透斯,也是围攻特洛伊的一员?”裴子云暗暗想着,这时,一个非常年轻的贵族上前:“帕里斯王子哟,我带您去住所,那是使节和王子居住的地方。”

    使馆区,这词没有错,古希腊就已经有类似的地区,外邦人中一般人来到城中,自然自寻出路,但是对待使节和贵重的客人,就有专门的服务区域,负责供给外来者的住宿,在必要时替他们找到公民大会进程或者剧场坐位,这是后来的使馆和领事馆的萌芽形式。

    “而且,不安排住在王宫,而是住在使馆区,梅纳斯透斯的热情,其实是有限度的,也许,他闻到了什么风声了吧?”

    这时代城其实很小,不久就抵达一处府邸,这摆放着青铜及大理石的雕像,天花板及地面装饰简单精致,裴子云还是很满意,吩咐着跟上来的格斯涅:“格斯涅,我已经获得国王允许祭祀雅典娜,你去买一只上等公牛回来。”

    而这个陪同的贵族很年轻,看起来是少年,已按照希腊人的习惯蓄起胡须,这时笑的说着:“帕里斯王子哟,我有三十头牛,你可以在其中任意挑选一只,又何必购买呢?”

    “感谢您的慷慨,只是如果不是我来购买,我怎么能表示对伟大的雅典娜的诚意呢?”

    “对了,您的名字是?”

    “得摩丰!”少年贵族想了想,点首称是,裴子云看着他离开,神色渐渐转冷,并且含着一丝莫明的神色。

    “得摩丰,这可是忒修斯的儿子,他没有参与战争,在雅典积蓄着力量,等着梅纳斯透斯回来,就正式发动政变,流放了国王,重新登上了王位。”

    “这人,用心甚深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