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真相
    一阵沉默,美狄亚转过了话题:“我听闻你在克里特岛向赫拉献祭?”

    “是的,哪怕神灵曾经给我带来厄运,身而为人,也得保持着对诸神的尊敬。”裴子云说着。

    “是吗?但你可知道,这挽救不了你的命运,诸神再也不想有一个完成十件大功的英雄了。”

    “人固有一死,或死于病床上,或死于战场,我宁可死在战场。”裴子云说着,但他看了看半透明资料框,并没有任何变动,知道这还不够,继续说:“但是就算是伟大的宙斯要我死,尊敬归尊敬,我也会拿起剑矛,与之抗争。”

    裴子云说着。

    美狄亚露出一个神秘微笑,说着:“你这话很好,去吧,我会暗中庇佑你。”

    半透明资料框一动,裴子云暗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一番口舌没有白费,他毫不迟疑的告退,祭司的感觉,已经在提示,这一切不寻常。

    裴子云拜别美狄亚,向祭司告辞,出了神庙,乘上马车,立刻擦了擦汗,刚才那弱小的女子身上,目光却是伟大者。

    “有一个是曾经降临的女士。”

    “还有一个是陌生,但是和神庙的气息很似。”

    “如果说陌生的那个,才是赫卡忒(Hecate),那提问的那个,到底是谁?”

    而房间内,美狄亚在裴子云离开,就陷入了久久追忆,鲸蜡蜡烛的光点到了最后,一跳,熄灭了。

    几乎同时,最后眼角一滴泪划过,她永远闭上了双眼。

    但她死的一瞬间,房间内出现三个影子,其中两个巨大,一个手一抓,就抓住了一个灵魂,对着又一个说着:“伟大的众神之母,我服从您的命令,但我也只能帮您到这里了。”

    “有这个已很不错了。”女神回答:“比那些叛逆的神更好。”

    她的目光穿过重重的阻碍,看向了裴子云,只见他此时正在下达起航命令,而下一站正是斯巴达。

    克里特港口

    裴子云没有停留,立刻下达了准备启航的命令,水和粮食已经补充,这次没有补充货物,船长正在发布命令,船员立刻按命令行动起来。

    而裴子云下达了前往斯巴达的命令,就陷入了沉思。

    现在该做也已做了,诸神献祭也已给到,接下来就看这些计划产生变动是否能达成预期效果了,他也感觉到,图穷匕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奥林匹斯山

    诸神看见了即将前往斯巴达裴子云,此刻表情各异,也知道“剧本”到了关键的一幕了。

    赫拉俯视,看见了这一切,她来到宙斯面前,说:“可畏的天神,克罗诺斯的儿子,亲爱的宙斯哟,请告诉我,你的决定是什么?”

    “赫拉哟,你想听到怎样的话呢?”宙斯回答说:“你不是已经决定,并经我同意,让帕里斯王子开启这一场战争么?”

    赫拉很是满意,回返了身,说着:“是时候,弄一些事情出来,让斯巴达国王,海伦的丈夫墨涅拉俄斯带着舰队和士兵离开。否则凭着帕里斯的这点人,可未必能够完成抢劫海伦的任务啊。”

    “如您所愿。”赫尔墨斯听了,他是个少年,身着简单的白色束腰衣,腰上佩着黄金与翡翠的腰带,悬挂短剑,脚上踏着鞋,脚踝两侧小小翅膀,开始拍打了起来。

    这是启动的信号。

    看着赫尔墨斯远去,宙斯若有所思。

    碧波万顷大海波涛汹涌,一支舰队正乘风破浪。

    裴子云站在战舰的甲板前端,看向蔚蓝的大海,深蓝色天空与之相接,仿佛是天的尽头。

    回首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再用祭司感觉感受了一下,感觉不一样。

    “诸神的目光盯紧了。”

    离斯巴达越来越近,但越朝斯巴达去,越感受到诸神的目光变多了。

    仔细辨认的话,这些目光中有宙斯、赫拉、雅典娜、阿波罗、阿尔忒弥斯等等,所有有所牵连的神灵都投来了关注的目光。

    “看这样子,诸神很关心这次我在斯巴达的事,而在斯巴达最重要的事就是拐跑海伦,因此使希腊人获得大义,联合起来讨伐特洛伊。”

    “这剧本,诸神安排了许多年,金苹果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海伦——哼,当年海伦结婚时,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就建议,所有到场的王子,都必须发誓保护海伦,与她的丈夫结盟,共同反对企图危害这个婚姻的人。”

    “为什么这样多城邦,能联合起来讨伐特洛伊,就是因为当年婚礼上,就大家发了誓,所以帕里斯王子抢劫了海伦,他们就不得不上阵。”

    “这可是对神发的誓言。”

    “所以,最迟的时间,在海伦结婚时,剧本因写好了,而奥德修斯就是执行者——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忘记了,大家都发了誓,唯有他没有发,并且竟然还能全身而退。”

    “看样子前面的坑,诸神已帮我挖好了。”裴子云想着,喝着:“系统!”

    随着念头,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毫无保留向美狄亚说明立场(完成)”

    “英雄血脉:第二重(155.7%)”

    “吸取光了熊人,连着声望,我已经满足升级绰绰有余,只是诸神对力量很敏感,我在这节骨眼上升级,简直是找死。”

    “不过命运点无所谓。”

    想到这里,他按下了下,又多出1个命运点:“现在总共有7个命运点了,1个命运点用来升级祭司的感觉了,让自己多出了一项很有用技能,这样诸神监视自己时就可以知道了,而不用担心泄露秘密。”

    “除了升级,命运点虽还不知道别的用处,但我却能感觉到,它非常宝贵,我必须节省使用。”

    就在这时,淡淡光感的资料框又有变化。

    “图穷匕见——无论怎样掩盖自己,你的光芒也吸引着诸神的目光,迎接命运的挑战吧,让你的表演使诸神动容。”

    “掩盖不住了吗?”

    裴子云暗暗沉思,接着露出了一抹笑容:“既掩盖不了,那就尽情表演吧。”

    “命运点再好,也不能和守财奴一样节省,我还有些点没有悟彻,必须完全知道特洛伊之战,诸神的真相。”

    “要不,死也不知道怎么样死。”想到这里,裴子云毫不迟疑按下了一点,随着1个命运点消失,突然之间,看不破道不明,笼罩在整个世界的迷雾立刻散去,一种冥冥的感悟袭上心去。

    裴子云呆立在了船上甲板处,心中喃喃:“我已经彻悟了特洛伊之战的真相。”

    “前世我读特洛伊之战时,很奇怪的一点就是,在特洛伊之战前段部分,本来支持希腊的诸神,却连连对着希腊人下毒手。”

    “宙斯的两个儿子,即海伦的两位兄长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听到妹妹被劫的消息后便立即扬帆出海,跟踪追击,并已逼近特洛伊海岸的列斯堡岛。”

    “他们两个是前代英雄,又是宙斯,处于青壮年,力量非常强大,不料遇到风暴,船只失踪,全部毙命。”

    “为什么一开局就杀宙斯的儿子?这可严重削弱了希腊人的力量!”

    “不仅仅这个,还有云集了全希腊舰队的统帅阿伽门农,外出狩猎射死了女神阿耳忒弥斯的梅花鹿事件,导致十万大军出不了港!”

    “还有菲罗克忒忒斯,他是墨里波阿国王珀阿斯的儿子,也是赫拉克勒斯的战友,他继承了赫拉克勒斯百发百中的箭术,这位虔城英雄想给希腊人的保护女神献祭,结果给蛇咬伤,希腊人因此把这不幸又百发百中的神箭手菲罗克忒忒斯遗弃在荒岛。”

    “再有,密西埃的国王也是希腊人,名叫忒勒福斯,是赫拉克勒斯和奥革的儿子,他却和希腊舰队产生冲突,忒勒福斯因此中了难以愈合的伤口,整个密西埃退出了希腊阵营。”

    不断的灵光使裴子云洞察一切。

    “希腊人阵营,其实真正的智慧者是帕拉墨得斯,相对于小聪明的奥德修斯,此人据说发明的数字、天秤、量度器、制订历法、灯塔——可他第一个被很简单的伎俩杀死了。”

    “诸神在干什么,它们在尽力削弱希腊人!”

    “为什么削弱?因为这次战争,希腊城邦几乎所有英雄都必须卷入,阿伽门农必须成为全希腊联军统帅,可整个希腊联军,诸多英雄和军队,相对着特洛伊实在太强了。”

    “宙斯要的不是一下消灭特洛伊,而是更彻底的剪除英雄,因此消耗战,才是宙斯乐意看见的事,所以命运的剧本,是早期诸神保护特洛伊,而给希腊人下绊子,而死了差不多了,才给予希腊人惨胜——特洛伊必须毁灭。”

    “现在我的努力和计谋,却提前削弱了希腊联军,但又不会导致力量失去平衡,这就不用诸神下黑手了,这很符合了宙斯的心意——这样神就可以不沾血剪除掉那些英雄。”

    “但是这也符合我的意图,希腊人分批进攻特洛伊,我就能更有效的收割英雄,迅速提升力量。”

    “现在我既知道诸神的底线,自己完全可以踩着红线跳舞。”

    “至于说表现的越优秀,越会纳入被剪除的对象——呵呵,我表现优秀,就越成为了诸神或宙斯剪除英雄的棋子,其实越安全——除了最后关头。”

    “我原本就已经洞察了大部分,命运点使我洞察了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