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海神
    “噗”

    又一个百夫长跌下。

    一手举小盾,一手持剑,帕里斯王子所向披靡,所有进攻的斯巴达战士倒在了剑下,台阶上满是鲜血,他大声:“谁来?”

    周围一阵沉默,没有人是帕里斯王子的对手,上去进攻意味着死亡,但斯巴达不缺乏勇士,几个声音传来:“我来。”

    又七八个斯巴达的武士扑上了台阶,裴子云丢掉了断裂青铜长剑,侍从递上了一把新的青铜剑。

    拿到长剑的裴子云看着扑上来的七八个斯巴达武士,同样扑了过去。

    七八个斯巴达武士手持长矛,瞬间站立成各位置,对裴子云形成合围,手中长矛刺去。

    这种进攻,根本不是单个人能抵抗。

    “盾击术!”裴子云眼中寒光一闪,人随盾走,划出一道弧光,撞上了袭来的七八根长矛,长矛尽数反弹回去。

    裴子云欺身而进,速度极快,说起来原理非常简单,盾防御和破开敌阵,剑趁机刺杀,闪动间干脆利落,不到一会,七八个斯巴达武士就已溃不成军。

    奥林匹斯山

    诸神看着斯巴达王宫中的场景,只见帕里斯每个剑术都干脆利落,转眼就将八个武士杀光,诸神面面相觑,转首看着阿瑞斯。

    “这是阿瑞斯的剑术。”

    诸神想着,就听着裴子云喊:“这是我蒙彭忒西勒亚女王传授的剑盾法,也是来自阿瑞斯的剑术,你们谁还敢上?”

    其实要是没有内力,道法这种,剑盾法比所谓的天外飞仙科学的多,有效的多,裴子云深刻明白这点。

    别的不说,短盾能毫不费力的护住身体要害,而单人一剑的话,要就得付出数倍的消耗才能达成同样目的。

    不过大徐世界的剑法,并非没有作用,恰是相反,能单人一剑转战天下的宗师,在获得了盾牌后,简直是威力倍增。

    这就和武林高手,一旦获得现代枪支,单凭手枪都能杀进杀出一个城市一样——只要子弹没有缺少,并且没有重火力。

    别的不说,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看起来不难,事实上这种恐怖,只有内行人才明白。

    “小盾,能节省我78%的动作和力量。”这是裴子云自己的评估,只见着“啪”一声,盾只轻移几厘米,一支矛就击在上面,爆出火星,接着弹出缝隙,剑光入内,飞溅出大蓬的鲜血。

    “杀!”不仅仅是裴子云出手,特洛伊的士兵也在继续突进,所有阻挡在路上的斯巴达士兵纷纷跌下毙命。

    一位特洛伊的百夫长上前:“帕里斯王子,斯巴达王宫卫兵死的差不多了,但是王宫周围已隐隐被惊动,公民可能拿起武器很快赶来,我们应快速撤出去,避免被他们合围,就算是公民兵我们也不可低估啊。”

    “嗯,你说的不错,但是我们此行任务还没有完成,这样,你带领一对士兵和奴隶去王宫搜索黄金和货物,尽量搬走值钱的东西。”

    “余人则跟我去王后寝宫,将他们美丽的王后海伦抢回我们特洛伊去,以洗刷我们的耻辱。”

    “雪耻。”

    “复仇。”

    士兵和奴隶怒吼着。

    裴子云为之侧目:“诸神不知道使了什么神力,鼓起的士气,这时还在起作用,不知道冷静下来,这些人会怎么样想?”

    “这是雅典娜(Athena),还是阿瑞斯(Ares)的力量?”

    “要是在大徐世界,这样的力量如果能使用到万人的规模,夺取天下简直是开了挂一样。”

    这样想着,军队很快就杀到了王后海伦的寝宫。

    裴子云此刻心里无悲无喜,阿芙罗狄忒粉红色的力量,已基本受空间的压制,慢慢转化成了自己的力量。

    来到这里,完全是顺应诸神“剧本”把海伦给劫回去。

    走进了王后寝宫,裴子云微微放开压制的粉红色的力量,心中瞬间燃烧起了爱情的火焰。

    他看着海伦脸色潮红,一脸惊喜看着自己,赶紧走到海伦的跟前,抓住斯巴达王后海伦的手,说着:“海伦,当我在锡西拉岛的阿尔忒弥斯神庙举行献祭时,看见你的身影。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就彻底的被你俘虏了。”

    “我现在就要带你走,回到海对岸的特洛伊去,让你……和俄诺涅一样,都成为我帕里斯的妻子,你答应我吧。”

    海伦高兴的使劲点头,扑到了裴子云的怀里。

    “好了,海伦,走吧,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裴子云说完,就牵着海伦的手,带着她往王宫外面而去。

    一路上都是抢劫士兵搬着大量黄金和货物而去。

    此刻裴子云的内心又再度恢复平静,在回码头路上,明显感觉到诸神注视目光渐渐减少,直至只剩一二道,并且也漫不经心了。

    诸神放弃了监视,“大局”已定,连诸神都失去了继续监视兴趣了,趁着诸神监视的空白期,裴子云赶紧将心神沉入了空间。

    小小殿堂悬浮在黑暗中,裴子云心神一动,就看见殿堂周围,都弥漫着粉红色的雾气,在无数雕像中穿行,可惜的是,无论是雕像,还是廊柱,这种力量都无法渗透。

    “我感受到,它渐渐转化成我的力量,但速度并不快。”裴子云此刻是本来的面目,灵魂之体穿着大徐的道君冕服。

    “这或就是我能带出的全部遗产——不过有一丝就行了。”

    “镇。”

    一声大喝,裴子云遥遥一指空间,空间一震,粉红色力量一瞬间就被空间传来的极强吸力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心神微动,只见又多出了一根大理石柱子,这柱子不是廊柱,看起来是神殿的根基一样,粉红色力量萦绕上去,化成一个女神的浮雕。

    相比铁制雕像,这柱子似乎是铜制,浮雕是银制,毕竟这是阿芙罗狄忒的神力所化。

    此刻,柱子中渗出丝丝的粉红雾气,这雾气非常少,但每渗出一丝,系统的数字就跳动一次。

    “果是神力,我感觉力量增加很快。”裴子云内心暗暗感慨。

    “系统。”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心神一看。

    “英雄血脉:第二重(161.3%)”

    “不是升级的时候。”裴子云回醒过来,这在外人看来,就是一瞬间,军队已迅速回到舰队。

    而在远处,斯巴达城中人声鼎沸,火光连绵,杀气冲出。

    斯巴达和许多城邦一样,实行公民军,换句话说,公民就是军队,不过城邦公民人数并不太多,鼎盛时也不过九千人(男性),现在更是没有那样多,而且墨涅拉俄斯调走了一千,城中最多还不过三千,可这三千,也不是现在能抵抗。

    “立刻扬帆!”抵达舰队裴子云,见着黄金和货物都装好,就果断下达了起航的命令。

    他要快速的逃离希腊,回到特洛伊去,不然被赶回来暴怒的墨涅拉俄斯追上的话,就免不了一场恶战,虽并不惧怕墨涅拉俄斯,但是裴子云还是不希望此刻与他对上。

    更不希望诸神出手。

    “是的,许多时,诸神会亲自干预战场,比如说偏转长矛,或者降下迷雾阻挡视线等等。”

    “但是这些都是会消耗神恩——神的宠爱可不是无限。”

    “我,或帕里斯王子能欠下的干预可不多。”

    “起航。”

    整支舰队迅速的扬帆起航,奴隶们也卖力划着船桨。不大一会,舰船就和离弦之箭,飞快的向特洛伊驶去。

    只是舰队才开到海上,刚刚还波涛汹涌的海面,此刻突然的风平浪静,所有人顿时色变。

    “轰”一声,只见海面突出现了一个巨大裂缝,波浪分开,年老海神涅柔斯从水中伸出了戴着芦花花冠的脸,白色的头发和胡须上滴着水。

    整个舰队的舰船就和钉子钉在了海面一样,不得寸进,所有人都吓的跪了下去,只听着涅柔斯大声向整支舰队宣布了一个可怕的预言。

    “不详的鸟儿飞翔在你们舰船前面,希腊人带着军队追来了,他们将拆散你们罪恶的结合,摧毁普里阿摩斯的古老帝国!”

    “唉,达耳达尼亚人要为你们付出多少的生命!雅典娜已戴上了战盔,执起了盾牌!这一场血战要经过多年,只有一位英雄的愤怒才能阻挡你们城市的毁灭!一旦等到指定的时日的来临,特洛伊人的家宅将被希腊人烧成灰烬!”

    年老的海神涅柔斯说完预言并不多做停留,很快又潜入了海里面。

    海面的裂缝重新弥合,海水重新翻起了浪花,拍打着舰船的船舷,刚刚的一切似乎是一场幻觉,从来不曾出现过。

    “帕里斯王子!”舰队上的人对这一段不详预言充满了恐惧,这个世界是一个神灵主宰的世界,连神灵都说会有不详,他们顿时产生了大祸临头的感觉。

    “神,直接干预人事。”见着这一幕,裴子云深深感受到了与大徐的不同,以前神灵也曾下降,但看起来还和人一样,可这次,分开的大海,平息的风浪,高十余米的半个身子,这一切,都显示了不同。

    听到这个预言的裴子云,知道海神并不是危言耸听,在外人看来,他似乎一下在爱情中清醒了过来,对着船长:“快,找个岛屿,我要向诸神祭祀。”

    “全舰转向。”

    整支舰队转向,朝着最近一个无人岛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