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选择
    阿伽门农脸色阴晴不定,抵达台阶,见黑沉沉乌云而起,雨丝噼啪而下,给天地笼罩了一片灰暗阴沉,但硬是没有一点风!

    没有风,船怎么出海?

    难道硬是靠人手划桨划到特洛伊?

    不知过了多久,阿伽门农粗重透了一口气,死死盯着天空,最终一语不发,似乎下了决心,转身而去。

    这是一座庭园,周围几个小型建筑,是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子女住所,阿伽门农走到庭园,辨识一下女儿伊菲革涅亚房间,快步过去。

    推开门,却略一怔,看到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也在,此刻正用愤怒目光看着自己,阿伽门农有些意外,但来不及多想,对王后说:“把你的孩子叫出来吧。”

    “哼!”受到了亲近的仆人提醒,已知道秘密的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充满了怨恨,眼里更闪着毫不掩饰的仇视,她没有说话,只对着房间里子女说:“出来吧,女儿,带着你的弟弟俄瑞斯忒斯一起出来。”

    伊菲革涅亚牵着弟弟俄瑞斯忒斯的手在内室出来,少女亭亭玉立,只是有些不安低着首。

    “看吧,伊菲革涅亚就站在这里,正准备听从你的吩咐。”

    “现在,我只要你回答我,坦率而诚实的告诉我,你真要杀害我们的女儿?”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冰冷冷的说着。

    这话,顿时打懵了阿伽门农。

    这要自己怎么回答?

    本来阿伽门农打算独自拉女儿伊菲革涅亚出去,不知道王后哪里得到消息,这让陷入了被动。

    难道要在女儿和儿子面前,亲口承认要杀死她?

    阿伽门农站在那里,久久沉默着,最终绝望叫了起来,声音凄惨而绝望:“啊,命运女神啊!你泄露了我的秘密,一切都完了。”

    “阿伽门农,现在你听我说,我们婚姻是以罪恶开始。”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见着他不否定,心中一沉,浮现出一丝绝望,声音尖锐起来。

    “你用暴力劫持了我,把我的前夫杀死。我原来嫁给坦塔罗斯,那是提厄斯特斯的儿子。”

    “那时,你不但杀了我的丈夫,还把我的孩子从怀中抢走,且在我的面前,就把他残酷杀了。”

    “我哭喊着,我的哥哥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带兵追击你,你走投无路,向我年迈的父亲廷达瑞俄斯请求保护,他见你可怜,才救了你,并使你成为了我的丈夫。”

    “即使你那样残忍的对待我,杀死我的前夫,我的孩子,但父亲让我嫁给你,我还是一直信守结婚时誓言,做一个忠贞的妻子,使你在家里感到幸福,在外面感到骄傲,我为你生下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你我结婚十余年,我可曾对不起你?”说到这里,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满脸是泪,尖声:“现在你给我什么回报?”

    “你要抢走我的女儿伊菲革涅亚是吗?为什么?为了你的权位?为了你的弟弟墨涅拉俄斯重新夺回他那不忠实的妻子?你就要杀死自己的女儿?”

    “你为了墨涅拉俄斯征战,难道为了让他保全自己女儿赫尔弥俄涅,却要我牺牲自己的女儿?”

    “你难道已经进入了哈迪斯(Hades)的领域?你怎能这样残忍?”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伊菲革涅亚本来听见母亲要自己躲起来,还不明白意思,听了母亲克吕泰涅斯特拉的这些话,才明白自己父亲阿伽门农要杀死她,这让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从小父亲就那样疼爱她,怎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她跪倒在父亲阿伽门农的面前,泪流满面,声音嘶哑无助。

    “父亲哟,假如我有俄耳甫斯的神奇的竖琴,假如我有着感动顽石的声音,那我就能用音乐感动您的心灵,说出雄辩的话语引起您的同情!”

    “但我没有这个能力,只有眼泪才是我唯一的武器。”

    “请求别人怜悯的人,都在手上拿一根橄榄枝,我只好用双手来代替橄榄枝。父亲,别让我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死去!你真的要杀我?”

    “呵,千万别这样。”

    “我当着母亲的面恳求您,放过您可怜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吧。我的母亲十月怀胎才生下了我,现在她想到我的死就感到更大痛苦。”

    “海伦和帕里斯的事与我有什么相干?帕里斯来到希腊,犯下了罪恶,你们应该去找他啊,我为什么就该死呢?”

    “啊,父亲,看着我的眼睛,可怜可怜我吧!”

    伊菲革涅亚面对死亡,面对着她的父亲,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勇气。

    阿伽门农静静站着,如果说,刚才他还愧疚,听着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呵斥,以及女儿伊菲革涅亚的苦苦哀求,反破罐子摔破了,心顿时冷酷的和一块石头一样了。

    “只要法理允许我同情我的女儿伊菲革涅亚,我就会同情她,因我深爱着自己的孩子,否则我连禽兽都不如。”

    “但我现在以沉重的心情做着可怕的事情,原因是我必须这样。”

    “你们看到了,这是多庞大的一支舰队由我来统帅啊,多少王子和国王身穿盔甲,站在我的周围。”

    “我的孩子,如果我不按照神谕预示牺牲你,那特洛伊将不能被攻陷。”

    “英雄们都希望希腊的妇女今后再也不会遭到特洛伊人的劫持,他们都下了这个决心。”

    “如果我不按神谕,他们就会杀掉你们,也会杀掉我,我的权力也到此为止,已经无能为力了。”

    “我不是向弟弟墨涅拉俄斯妥协,才要牺牲你,而是顺从全希腊人要求,这一点,希望你们务必牢记。”

    说完,国王阿伽门农就离开了庭园,脚步果断坚决。

    这时没有阿喀琉斯,没有谁可以拯救可怜的伊菲革涅亚,转眼,两个卫兵拖着伊菲革涅亚而去。

    王后悲恸欲绝的倒在了地上,她呐喊着,呼喝着,声嘶力竭,而没有人会前来帮助她们。

    王后无法跟随女儿而去,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死,这会使她彻底心碎,她举起了双手,发起誓言:“阿伽门农,你不能欺骗我,我是斯巴达的公主,迈肯尼的王后。”

    “如果说,战争已经进行,王子和国王已经付出沉重代价,那你的话还算真实,可现在,英雄、王子、国王才堪堪汇集,没有付出血的代价。”

    “而你是希腊最强大的王国——迈肯尼的国王,你真的不肯,愿意赔偿,谁敢杀你,谁能杀你?”

    “哪个英雄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你只是为了你的野心,牺牲了我们女儿,我发誓,你一定会付出代价!”

    奥林匹斯山

    尖锐而心碎的声音冲上了云,诸神平静的看着这一幕,对这种亲人之间发生的相爱相杀的悲剧,他们已见证了太多,所以并不能让心灵产生任何的波动。

    有一个神灵除外,就是阿尔忒弥斯(Artemis)。

    阿波罗(Apollo)对着阿尔忒弥斯说:“看啊,经过这件事,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对阿伽门农的爱已荡然无存,她已经绝望了。”

    “相反,她心中只剩下仇恨,连着以前杀死她的丈夫和孩子的仇恨,也跟着唤醒了。”

    “我能看见,阿伽门农身上已有着死亡的命运之线纠缠。”

    “但我对阿伽门农的命运不感兴趣,我只可怜那个将要献祭给我的公主。”阿尔忒弥斯说着。

    云中,奥里斯画面继续展示着。

    诸神看见集会王子和国王都集中在女神阿尔忒弥斯的圣林里,阿尔忒弥斯的神庙和圣林位于奥里斯城外。

    祭台已搭好,祭司和预言家卡尔卡斯站在祭坛前。

    伊菲革涅亚全身捆绑,被卫兵押了上来,祭司将她推入了祭坛。

    祭司从罐中取出清水弹洒祭坛和伊菲革涅亚,念着祈祷词,卡尔卡萨拿刀,念着祈祷就砍了下去。

    就在挥刀瞬间,奇迹出现了,伊菲革涅亚在所有人面前消失不见。

    原来阿尔忒弥斯怜悯她,将她直接摄走了,代替她的是一只美丽梅花鹿承受了卡尔卡砍下的刀,躺在地上,在祭坛的血泊中挣扎。

    “王子们,看吧,看看这里的祭品吧,这是女神阿尔忒弥斯送来,她宁愿牺牲这只梅花鹿而不愿意牺牲那位姑娘,她是多么仁慈啊。”

    “祭坛不需要用姑娘的鲜血祭洒,女神阿尔忒弥斯已原谅了我们,她将使我们的船顺利的航行,并保证我们征服特洛伊。”

    “拿出勇气来吧,我们今天就要离开奥里斯港!”卡尔卡斯大声呼喊,声音欣喜而高亢。

    大家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女神阿尔忒弥斯的宽恕,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战船可以出海了。

    大家离开了圣林回去整装待发,为即将到来的特洛伊之战做最后准备。

    “这样就好了,伊菲革涅亚没有事,而克吕泰涅斯特拉也会放心吧!”阿伽门农暗松了口气,对着车夫说着:“快,我们回去告诉克吕泰涅斯特拉这个好消息,让她放心。”

    车很快就回去,阿伽门农找了一圈,没有看到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和他的子女,就问着:“人呢?”

    “伟大的国王,你们去圣林时,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就命令回转迈肯尼了,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阿伽门农突觉得心中一空,一丝惶恐袭上心。

    “克吕泰涅斯特拉,你是在恨我吗?”

    “不,我会弥补你们,只要能够消灭特洛伊,赢得战争胜利,我就是全希腊的王,你和你的孩子,会获得更多,到时你们能理解我所做的一切。”

    “我都是为了你和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