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四十二章 送错的信
    就算是赫拉克勒斯,传说是宙斯与阿尔克墨涅之子,并且在雅典娜的帮助下,喝了赫拉奶汁,但是也接受了许多英雄和贤者的教育。

    底比斯国王安菲特律翁亲自教导驾驶战车、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教导弓箭、哈耳珀律库斯教导角斗和拳击、刻莫尔库斯教导弹琴唱歌。

    宙斯的双生子之一卡斯托耳教导全副武装在野外作战、阿波罗的儿子里诺斯教导读书识字。

    这些才成就了赫拉克勒斯。

    宙斯之子都必须受教育,而帕里斯王子的才艺是怎么样来?

    “不知道,他曾经跟着城里学者学习过一段时间的知识和礼仪,但时间很短,对了,他的妻子俄诺涅是河神克伦布的女儿,也许能教会他一些知识。”

    “但这样短的时间也不足以让他掌握这么多的知识和礼仪吧?”奥德修斯问着:“至于俄诺涅,虽是河神克伦布的女儿,但是……”

    下面的话,没有说,毕竟凡人不能随便评论一个神灵,哪怕是弱小的神灵,但是大家都清楚意思——这不是河神克伦布能教导出来,更加不要说俄诺涅。

    “也许是神的恩赐吧!”安忒诺尔感慨着。

    “又是神的恩赐?”在这个世界,神灵是真实存在,时刻干预着凡人的命运,三人都不敢轻视,陷入沉思。

    这样看起来,神对帕里斯王子太看重了吧?

    只是奥德修斯是诸神意图的具体执行人,他一开始就在墨涅拉俄斯和海伦婚礼上提议所有希腊王子发誓保护这个婚姻——因此才奠定了联合远征特洛伊的伟业,要不,斯巴达受此耻辱,雅典说不定就笑出声来。

    我们城邦,为什么要为斯巴达远征特洛伊啊?

    特洛伊虽财富不少,可也不是好惹的!

    就因为这个对神的誓言,全希腊的王子才不得不联合起来。

    奥德修斯是具体的执行人,始终受雅典娜(Athena)的保护,自然清楚这是诸神的意志,但是现在帕里斯王子看,显有一些神灵有不同意见,并且还站在了特洛伊这方面,给予了很大的援助。

    毫无疑问,这给希腊人远征特洛伊带来了很大困难,使众多英雄和王子陷入了危险的处境。

    “难道,这才是诸神的真正意图?让彼此的英雄相互杀戮?”奥德修斯有些不寒而栗,连忙把一些念头在自己脑中去掉。

    诸神可是非常敏锐,不能容忍任何轻微的冒犯,就算自己深受雅典娜的眷顾也是一样。

    就在安忒诺尔长老说起帕里斯王子往事,而三位使者各自陷入沉思时,餐厅的门口传来一阵骚动。

    片刻,有一个仆人进入躬身,对着安忒诺尔长老说:“主人,帕里斯王子的管家格涅斯来了,还带着黄金,说是奉给三位使者的礼物。”

    墨涅拉俄斯听了立即大怒,一脚踢翻宴桌,就要拔剑。

    在墨涅拉俄斯看来,帕里斯这是赤裸裸羞辱,拿着从自己那里抢来黄金,来贿赂自己?

    帕拉墨得斯刚好坐在墨涅拉俄斯的旁边,虽收了墨涅拉俄斯的黄金,但看到墨涅拉俄斯的举动,还赶紧放下酒杯,阻止着墨涅拉俄斯的冲动。

    “斯巴达的国王啊,请暂息你的怒火,听听帕里斯派来的人怎么说,再动怒也不迟。”

    “哼。”墨涅拉俄斯一声冷哼,显对帕里斯极不满,但在帕拉墨得斯的劝说下,还是耐着性子听听帕里斯派来的人怎么说。

    格斯涅命人挑着黄金来到安忒诺尔的府邸,心里一阵痛。

    帕里斯王子刚把抢来三分之二的财物送给了特洛伊人,现在又在剩下三分之一的财物里拿出这样多的黄金和青铜,帕里斯王子里也剩不下多少,但王子吩咐了一定要送出去,他虽心痛,还是照办。

    等仆人通报得到允许,格斯涅就命令奴隶把黄金和礼物挑进安忒诺尔长老的宴会厅,才一踏入宴会厅,就听着墨涅拉俄斯怒气冲冲的说着:“帕里斯这点黄金就想贿赂我,他抢劫了我多少黄金?”

    墨涅拉俄斯想想裴子云在自己王宫内抢夺的财物就心痛与愤怒,那可是自己积蓄了多年才好不容易存下来,结果全被帕里斯抢走了。

    格斯涅看到一位男子生气说着,知道就是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帕里斯王子抢夺的正是他宫中财物,生气是正常。

    格斯涅也不急着回答墨涅拉俄斯的话,命令奴隶将黄金和礼物抬进宴会厅,心里想着帕里斯王子的事——国王、王子、长老,都送了礼物,就连安忒诺尔长老都送了不少,好处还是很明显,要不,国王普里阿摩斯再坚定,怕也压不住反对的声音。

    正想着,奴隶将抬进来的黄金和礼物稳稳放在了地上,退了出去。

    格斯涅上前给安忒诺尔和三位使者微微躬身行礼,说着:“伟大的墨涅拉俄斯国王、奥德修斯国王、帕拉墨得斯王子,帕里斯王子并没有看轻各位的意思。”

    “原本帕里斯王子是去希腊接姑母回来,但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帕里斯王子命我转告各位,抢劫海伦,并不是他的本意。”

    格斯涅一番话说完,奥德修斯和帕拉墨得斯听了,眉紧皱,显是并不认可格斯涅说的话。

    “难道是神灵使帕里斯抢劫了我的妻子海伦?”墨涅拉俄斯冷笑说,要不是这里是特洛伊,他早就拔剑砍人了。

    墨涅拉俄斯来特洛伊第一眼看到帕里斯,他心中的怒火就已经点燃,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恨不得立即杀死这个王子。

    现在连带着帕里斯的管家,仆人,墨涅拉俄斯都很有杀意。。

    格斯涅其实心里也清楚墨涅拉俄斯暴怒的原因,谁的妻子被抢了,都会怒不可遏,听到墨涅拉俄斯的话,回答:“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帕里斯王子的确是满怀着愧疚,帕里斯王子祈求和平,才提出决斗解决希腊人和特洛伊人的矛盾,避免大规模的流血,这些黄金和礼物,只是向各位表示他的心意。”

    墨涅拉俄斯阴沉着说着:“你把黄金和礼物搬回去,我们用不着帕里斯的虚情假意,如果他真的有愧疚的话,那让他把我的妻子海伦,以及抢劫的所有黄金都交出来。”

    “墨涅拉俄斯国王,帕里斯王子抢劫海伦并不是本意,但轻易将海伦交出去,却也是不可能,王子说了,您若想要回海伦,一切决斗结果出来后再说。”

    “哼,毫无诚意。”墨涅拉俄斯一声冷哼,心里不痛快。

    “我已经传达了帕里斯王子的心意,请允许我告退。”说着,格斯涅就离开了安忒诺尔府邸。

    三人看着黄金面面相觑,帕拉墨得斯及时劝着:“虽我们不可能这样就原谅帕里斯王子,但他既然送来了黄金和礼物,我们何不收下?就当是利息。”

    听了这话,三人都同意了。

    其实面对裴子云送来的黄金和青铜,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不心动是不可能,而墨涅拉俄斯也觉得收点利息不错,最后也收取黄金和礼物。

    三人将黄金和青铜分完,同时感谢了安忒诺尔长老款待,就回到了安忒诺尔长老安排的房间休息。

    帕拉墨得斯收下帕里斯王子的黄金是最没有心理负担,心里十分开心。

    墨涅拉俄斯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里更是愤怒。

    奥德修斯拿着箱子回去,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件衣袍,一块地毯,一块青铜,一块黄金,以及一只金酒杯。

    奥德修斯心里想着:“这样一份厚礼,帕里斯在斯巴达抢劫了多少啊?墨涅拉俄斯损失极大。”

    奥德修斯就准备关上箱盖,突看见黄金下面,是一张折起来的羊皮纸。

    “咦,这是写给我的信?”奥德修斯想着,拿起羊皮纸,眼睛一扫:“这不是写给我的信,而是写给帕拉墨得斯的,难道是仆人放错了?”

    仔细看着羊皮纸上的内容,奥德修斯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帕里斯王子这样推崇着帕拉墨得斯啊?”

    原来信里帕里斯赞美着帕拉墨得斯对希腊的贡献,赞美他发明了灯塔、天秤、量度器、历法。

    “您这些发明,不知道使多少人受益,并且恩泽子孙后代,也许国王和英雄的事迹会被掩盖,而你的功绩却会与世长存,你才是希腊的第一智者。”

    这话,已经使奥德修斯脸色漆黑了,却见信里最后点了一句,希望帕拉墨得斯能为了希腊人和特洛伊人的和平而兜转下。

    奥德修斯本因上次帕拉墨得斯去邀请会盟,当场拆穿转疯的事怀恨在心,一直寻机报复。

    现在奥德修斯看着这些话,特别是希腊第一智者的这个称呼,脸色从红到紫,再由紫到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盘旋,他忍着了气,小心关上箱盖,用绳结将箱子捆结实,又用温水沐浴,但是心中仇恨的种子已经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

    “帕拉墨得斯啊,一个时代不需要二个智者。”

    “而且你还得罪了我和许多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