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神的干预
    裴子云和墨涅拉俄斯的决斗正在进行。

    裴子云运用灵活身形和阿瑞斯的剑术,一直与墨涅拉俄斯游斗,却不正面进攻,而墨涅拉俄斯几次扑杀,都不能逼迫裴子云跟他正面对抗,随着时间推移,决斗场上,墨涅拉俄斯力量渐渐减弱。

    “我看国王墨涅拉俄斯和帕里斯王子斗的不相上下啊。”一位说着。

    “你懂什么,现在明显墨涅拉俄斯占上风,你没看见帕里斯王子一直在防守?”一位回应着。

    “防守就一定是处于劣势?说不定帕里斯王子正在伺机反击。”

    “你们不用争论了,我看墨涅拉俄斯国王有点力不从心感觉,不信的话,我们拭目以待。”一位英雄说着。

    雅典娜(Athena)就和幻影一样,穿行在阵列中,她也是战神,听着赫拉吩咐下界,纠正可能出现偏差,现在这偏差出现了。

    此时她看着帕里斯和墨涅拉俄斯的决斗,听见了墨涅拉俄斯气息紊乱喘息,神色渐渐凝重。

    “帕里斯的战术很巧妙,一直在消耗着墨涅拉俄斯力量,且双方力量一开始差距也不大,这样消耗下去,墨涅拉俄斯会输。”

    “墨涅拉俄斯输了并没有关系,有着赫尔墨斯(Hermes)照看,死不了,反之也一样,我看见了阿芙罗狄忒(Aphrodite)也下降了,假如帕里斯失败,她也会把他抢出来吧!”

    历史上,帕里斯就被阿芙罗狄忒抢出来,因此阿芙罗狄忒觉得,自己已经弥补了帕里斯一次。

    帕里斯死时就没有再获得她的帮助。

    “但墨涅拉俄斯输了,按照协议,就得让出海伦,这就没有战争的理由,这可不行。”

    雅典娜是支持希腊一方神灵,但是更重要的是让这战争继续下去,有了这判断,雅典娜迅速观察人群,心中有了对策。

    雅典娜变成了安忒诺尔的儿子劳杜科斯混在特洛伊人中间,她找到了得伊福玻斯王子,开口:“听着,得伊福玻斯王子,现在是你建功立业,让特洛伊人永远感谢你的时候,特别是超过帕里斯。”

    “你看,他对墨涅拉俄斯一时拿不下,而你却可以轻松胜过敌人,这就证明你已经超过了帕里斯。”

    “而且,墨涅拉俄斯一副傲慢无礼的样子,多让人气恼,你为什么不向他射出一支冷箭?”

    这本是道理不通的话,放在平时,或换一个人对伊福玻斯说这话,都不会让得伊福玻斯动心。

    但女神说了,得伊福玻斯王子顿时心动,手慢慢摸向了弓,雅典娜看到动作,知道事情已成,缓缓退了开去。

    决斗场上,裴子云和墨涅拉俄斯你来我往厮杀了,周围观看的人都能明显感觉的出来,墨涅拉俄斯力量明显比刚开始时减弱了不少。

    反观帕里斯王子的气息还是平稳、流畅,也就是说,他的力量几乎没有衰减。

    “时候到了!”

    裴子云游斗了下,听着墨涅拉俄斯的粗重喘息声,知道他的力量已衰减到连最基本的平稳都做不到了。

    突然,裴子云剑一变,再不复之前游斗,而正面朝墨涅拉俄斯发起猛攻。

    “当”裴子云一剑震开墨涅拉俄斯手中长剑,一道寒光闪过,长剑刺向了墨涅拉俄斯胸口,眼看即将刺到,墨涅拉俄斯一让,避开了一击。

    但长剑锋利剑刃还划开了盔甲,带出了一片殷红鲜血,接着裴子云毫不留情,又一剑刺向了墨涅拉俄斯的心脏。

    “去死吧!!”

    这次,力量和体力都减弱不少的墨涅拉俄斯再也避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长剑刺向了心脏。

    瞬间,裴子云感觉手中长剑一偏,“噗”一声,只划开了铠甲,给敌人造成的伤害还没有刚才那次严重,只是给墨涅拉俄斯留下一个血痕。

    “是赫尔墨斯!”裴子云立刻感觉到这股力量偏转了自己的剑,但他并不想就此轻易放弃,还想继续对墨涅拉俄斯刺杀。

    “噗”一声,一只箭射了过来,似乎射的是自己,裴子云一闪,避开了弓箭的袭击。

    就见羽箭飞在空中又是一偏,射向来不及反应墨涅拉俄斯的腰带,箭镞穿过了皮革,透过了铠甲,只划破了表皮,但伤口却涌出了鲜血。

    “是雅典娜的力量。”裴子云又感受到了偏转箭的这股力量的来源。

    “只是……”裴子云顺着弓箭射来方向看去,发现正在收拾弓的得伊福玻斯,虽知道得伊福玻斯是受到雅典娜的干扰才做出了这样愚蠢的举动,裴子云还是恼恨,暗暗想着:“得伊福玻斯,看你做的好事,你不单单想偷袭我,还射伤墨涅拉俄斯国王,破坏了决斗的公平公正,一旦希腊和特洛伊爆发战争,造成流血,你就是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

    希腊人中,阿伽门农看见墨涅拉俄斯被裴子云游斗,消耗力量,渐渐力不从心,心中着急。

    接下来,墨涅拉俄斯在帕里斯攻势下,更险象环生,身上多处划伤,几次差点被刺死。

    限于决斗规则,他并没有出手阻止决斗的进行。

    但可恶的特洛伊人,在这样大的优势情况下,还不满足,射箭偷袭亲爱的弟弟墨涅拉俄斯。

    要不是女神庇佑,弟弟墨涅拉俄斯现在估计已死于特洛伊人偷袭下。

    面对特洛伊人卑劣的偷袭,阿伽门农立刻大叫,说:“啊,是特洛伊人射的箭,他们违背了誓言,破坏了神圣决斗,还刺伤了你,我亲爱的弟弟墨涅拉俄斯。”

    “他们想将你害死,如果我失去了你,这会叫我多悲痛啊。”阿伽门农口中说着,心中却暗想:“是谁,是哪个神灵,促使那个愚蠢的人射出这箭?”

    “决斗要是输了,希腊人就没有理由进攻特洛伊,现在射了这箭,就是特洛伊人破坏了决斗的神圣。”

    “看来,诸神也支持希腊人,要狠狠教训特洛伊人。”

    对着阿伽门农的心思并不了解,墨涅拉俄斯看着哥哥这样关心,很是感动,安慰着阿伽门农,说:“哥哥,请放心,弓箭并没有给我造成致命伤害,我的腰带保全了我,感谢命运女神的眷顾。”

    说完,墨涅拉俄斯还不忘了向着命运三女神祈祷,感谢她们让自己拥有这么好的运气。

    “快去请神医马哈嗡来治疗我的弟弟墨涅拉俄斯的伤势。”阿伽门农立即吩咐着仆人去请随军神医马哈嗡,有神医马哈翁对弟弟的伤势进行治疗,阿伽门农就能完全放下心来。

    接着,阿伽门农拔出长剑,斜斜指向空中,口中大声高喊:“各位伟大的希腊英雄、王子们,卑鄙的特洛伊人竟然在神圣的决斗中偷袭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让我们向着卑鄙的特洛伊人展开报复吧!”

    说着,亲自率军朝特洛伊的队伍扑了上去。

    后面的王子和英雄们面面相觑,其实大家都看出来了,这场决斗是帕里斯胜了,只是命运女神似乎并不眷顾帕里斯王子,在他即将要取得胜利时,一支冷箭射向了墨涅拉俄斯,打破了决斗。

    这箭来的蹊跷,刚好挑在这即将决出胜负的一刻。

    众人不及多想,立刻有王子响应阿伽门农的口号,随军就朝特洛伊的队伍扑了上去。

    裴子云在希腊人有异动时,就已缓缓后撤,而虽是决斗,特洛伊军队同样严阵以待,希腊人军队攻了上来,双方一瞬间碰撞到了一起。

    “杀!”帕里斯王子自是希腊人进攻的目标,只听一声呐喊,三个希腊英雄盯上了裴子云,朝着扑了过来。

    “你们是谁?”裴子云看着三个扑过来的希腊英雄,高声喝着,他首先要搞清楚这些英雄的身份,才能决定对付他们策略,不然的话,很容易陷入被动。

    因他知道此刻诸神可一直在盯着战场情况,很容易被他们出手干扰,就和刚刚对付墨涅拉俄斯一样。

    “我是伊菲克洛斯的儿子帕洛特西拉俄斯。”一位持着长矛和盾牌的英雄说着。

    他才刚订婚就远征特洛伊,在登陆时他是第一个跳上岸的希腊人,未婚妻是阿耳戈英雄阿卡斯托斯的女儿拉俄达弥亚。

    “这是个短命鬼,可以立刻杀掉。”裴子云心想着。

    “我是攸俾阿的国王埃勒弗诺阿。”第二个穿着红色战甲的英雄说着。

    “这个也活不长。”

    “我是忒拉蒙的儿子大埃阿斯。”身材魁梧的英雄说着。

    “这个很厉害!”

    大埃阿斯是忒拉蒙和厄里斯珀之子,阿喀琉斯的堂兄弟。特洛伊战争中,希腊联合远征军主将之一,作战勇猛。

    裴子云听着他们自我介绍,心里已有了对策。

    这时,大埃阿斯大喝一声,用力裴子云投掷过一根长矛,长矛速度很快,裴子云一惊,微微一俯身,躲过了大埃阿斯这一矛。

    但后面一名倒霉特洛伊士兵被急速飞驰长矛贯穿胸口,跌了出去,撞在一个人身上,两人都眼看不活了。

    赫克托耳一看,发现帕里斯堪堪躲过大埃阿斯的长矛,且从被杀死的士兵的距离来看,这位英雄力量很强大,帕里斯又是以一敌三,担心他对付不了,于是高声喝着:“卑鄙的希腊人。”

    人已冲了过来,直奔大埃阿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