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回归
    “不,我不同意。”

    “我现在不想帮助希腊人,我只想回家。”

    无论卡尔卡斯怎么劝说,菲洛克忒忒斯铁了心不接受卡尔卡斯的提议帮助希腊人对付库克诺斯。

    其实菲洛克忒忒斯的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任谁被同伴抛弃在这个渺无人烟的荒岛上几个月,也会和同伴绝交。

    还不说菲洛克忒忒斯几个月来所吃的苦,所受的磨难。

    卡尔卡斯没有太好办法,只能安抚着菲洛克忒忒斯,问一下在岛上这几个月的情况,是怎么生存下来,他在等着奥德修斯给出的答复。

    “奥德修斯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绝不是单纯的避而不见,他匆忙上岛,想必又有什么诡计了?”

    果然,此刻奥德修斯从船一靠岸就溜到岛上,一直致力寻找菲洛克忒忒斯居住的地方。

    功夫不负有心人,被他在一个洞穴里面发现了菲洛克忒忒斯居住的痕迹。

    “找到了。”奥德修斯翻找着菲洛克忒忒斯的物品,终被他找到传承自赫拉克勒斯(Hercules)的弓箭,悄悄的把弓箭偷了出来。

    奥德修斯拿到这把神弓,溜达了回来,与仆人汇合了,就喝着:“你们给我,把这个与卡尔卡斯说话的人给绑了。”

    “多么可怜而不幸的英雄啊。”卡尔卡斯感慨。

    奥德修斯手上拿着传承自赫拉克勒斯的弓箭,并没有掩饰,他觉得弓箭已到手,并不需要菲洛克忒忒斯的帮助了。

    菲洛克忒忒斯一眼就认出了奥德修斯,他悲痛喊着:“啊,你就是那个将我遗弃在这荒岛的人,现在你又将我抓了起来,还偷走了我的弓箭,你是多么的卑鄙啊!”

    奥德修斯冷笑着:“菲洛克忒忒斯,我们请你回去,你死活不答应,我只能遵从神灵的安排,借你的神弓一用了。”

    “啊,可恶的奥德修斯,就算你拿了我的弓箭又怎么样,你们可以试着拉动它,用它去杀死你们的敌人。”

    奥德修斯听他如此说,拿着弓箭的手,情不自禁试着拉开弓弦,哪知使出全身力气,也不能拉开弓弦多少。

    刚刚还以为计谋得逞的奥德修斯冷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没想到这把弓这么难以拉开,还是说只有菲洛克忒忒斯才能拉开神弓?

    他并不死心,又让卡尔卡斯和跟来的仆人都试了试,但是现场没有任何人可以拉动弓弦多少。

    这很不正常,就算在难拉的弓弦,力气使得大一些,弓弦还是会反应,哪像现在这样情况。

    “弓不会有问题,但是这是传承自赫拉克勒斯的弓箭,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死了也就不能影响多少,可赫拉克勒斯成神了。”奥德修斯立刻想到了这个可能:“难道是赫拉克勒斯规定,只有菲洛克忒忒斯才能拉动这把弓箭?”

    “菲洛克忒忒斯,你只要答应帮助我们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特洛伊人,我会为我以前所犯下的错误向您致歉。”

    “并且我还会给你黄金和青铜来赔偿。”

    奥德修斯眼珠一转,开口说着,心里打算先把菲洛克忒忒斯忽悠去对付库克诺斯,至于道歉和赔偿,等他对付完了库克诺斯,嘿嘿!

    “像你这么狡诈的人,我是不会帮助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菲洛克忒忒斯倔强的说着。

    奥德修斯脸上笑容僵硬,心里早已将这个该死菲洛克忒忒斯骂了一千遍,但是现在有求于他,却是不得不强颜欢笑。

    可惜的是,无论怎么样哀求,威胁,动之以情,诱之以利,菲洛克忒忒斯铁了心不干。

    就在两人没有办法时,这时蔚蓝的天空突然变得漆黑一片,赫拉克勒斯突然出现在了云端。

    菲洛克忒忒斯首先看见了这位老朋友站在云端,高声呼叫:“赫拉克勒斯,你是来看望我的吗?”

    赫拉克勒斯是宙斯与阿尔克墨涅之子,因其出身而受到宙斯的妻子赫拉的憎恶。

    他神勇无比、力大无穷,后来他完成了十项被誉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此之外他还解救了被缚的普罗米修斯,隐藏身份参加了伊阿宋的英雄冒险队并协助他取得金羊毛。

    赫拉克勒斯英明一世,最终遭赫拉迫害,难耐痛苦而**身亡,死后升入奥林匹斯圣山,与赫柏(Hebe)结婚。

    “你去吧!”赫拉克勒斯在天上大声呼唤。

    “听着,我的朋友菲洛克忒忒斯,我要亲口把宙斯的决定告诉你,他让你回到特洛伊,协助希腊人。”

    “你知道我受尽艰苦才成了永世的神,命运女神也规定你要受尽艰苦,才能获得荣光。”

    “如果你去特洛伊,你的创伤即可愈合。”

    菲洛克忒忒斯听着赫拉克勒斯的这番话,知道这是宙斯吩咐,不敢违背,向他的朋友伸出双手,口中说:“我亲爱朋友赫拉克勒斯,你放心,我这就去特洛伊,帮助他们对付强敌。”

    这时,赫拉克勒斯已渐渐消失在了远方天空,天空再次恢复了湛蓝。

    “那好吧。”菲洛克忒忒斯一挥手,下了一个重大决定。

    “英雄们,让我们握手吧,我决定乘船随你们去特洛伊,奥德修斯,卡尔卡斯,来吧,与我一起同行,因为你们的愿望正是神的愿望,我将帮助你们实现这个愿望。”

    作为老牌英雄,菲洛克忒忒斯很清楚宙斯的意志不可抗拒,奥德修斯和卡尔卡斯相视一笑,知道任务总算完成了。

    幸有赫拉克勒斯及时出现,不然的话,这次绝对不可能将菲洛克忒忒斯劝回。

    而刚刚赫拉克勒斯的口中可以知道,众神之王宙斯是支持他们希腊人,也是他的神谕让他们来请菲洛克忒忒斯回去。

    这又让奥德修斯对于胜利多了一份信心。

    三人一起走上了战船,当天一声令下,下达了起航命令,战船张开风帆,缓缓的驶出了荒岛。

    辽阔的大海一望无际,深蓝的海水波涛翻滚,卷起一阵白色的浪花。

    奥德修斯和卡尔卡斯的战船载着菲洛克忒忒斯,顺着海风向特洛伊而去,有海风的助力,海上航行时间很短,奥德修斯和卡尔卡斯很快回到了特洛伊的希腊人营地。

    不过就算这样,回来时也是雪花飘下,已经是第二年的新年了。

    阿伽门农带着众多王子和英雄展开隆重的欢迎仪式,欢迎了菲洛克忒忒斯的到来。

    “可敬的英雄,亲爱的朋友,菲洛克忒忒斯啊,由于我们一时糊涂,将你遗弃在雷姆诺斯岛,但这也是神的愿望。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为这些事我们已受到了神的惩罚!请接受我们的礼物吧,这里是黄金和青铜,这就是我们对你的补偿。”阿伽门农说着:“而且,我为你带来了最好的医生,其中就有你所信任的帕达里律奥斯,他会治疗好你。”

    帕达里律奥斯是菲罗克忒忒斯的父亲帕阿斯的老朋友,他随即拿来药物,其实药也不出奇,但涂了上去,伤口果立刻愈合,恢复了健康。

    阿伽门农很惊讶,感谢了神后,热情洋溢的说着:“来,我为您准备了美味的食物和甘甜的美酒,只为您接风洗尘。”

    阿伽门农拉着菲洛克忒忒斯的手,走入了营帐中。

    此时的营帐已经密密麻麻摆满了桌子,放着各种各样的烤肉和美食,盛着美酒的杯子也摆满了桌子。

    大家分别入座,阿伽门农斟满美酒,端起酒杯,站起来说:“为了庆祝我们伟大的英雄菲洛克忒忒斯加入我们,让我们大家共同敬他一杯,干。”

    说着,还端着酒杯朝旁边的菲洛克忒忒斯致意。

    “干。”营帐内的众人共同举杯,欢迎菲洛克忒忒斯的到来。

    菲洛克忒忒斯吃着桌上的美食,突然发现自己的怨恨渐渐消散了,这种日子才是英雄过的日子,真是让人期待,赫拉克勒斯可是说了,自己要先忍受艰苦的生活,才能苦尽甘来,获得荣光。

    奥德修斯很难得的拿着酒杯,朝菲洛克忒忒斯敬着酒,说着:“仁慈的菲洛克忒忒斯啊,希望您宽恕我以前所犯的错误,为了我们以后的友谊,来,干了这杯。”

    虽菲洛克忒忒斯并不想原谅这个狡诈的奥德修斯,但一切都是奉神灵安排,自己不能太驳了面子。

    想着,他同时举起了酒杯,向奥德修斯致意,一饮而尽。

    菲洛克忒忒斯说着:“今天是我多年来最高兴的一次,不单单和我的朋友奥德修斯重归于好,且大家还这么热情的招待了我。”

    “不过,请王子们放心,我得到的是赫拉克勒斯的弓箭,且浸泡了许德拉的蛇血,虽这把弓箭的年代很久远了,但它的威力相当不错,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一定可以杀死库克诺斯这个敌人。”

    菲洛克忒忒斯的话让众人欣喜不已,只要能够杀死刀枪不入的库克诺斯,特洛伊人也不足为虑。

    奥德修斯听了这话,独饮着杯中的美酒,想着:“看样子,又有一个人要去哈迪斯(Hades)的领域了。”

    想到这里,目光在兴奋的菲洛克忒忒斯身上,一触就回,不由含上了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