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赫拉克勒斯之箭
    特洛伊城·清晨

    裴子云穿着白色束腰衣,青铜腰带,腰带挂剑,洗着脸,就听着格斯涅报告:“帕里斯王子,库克诺斯国王今天出战。”

    裴子云略一思索,说:“备车,我们去王宫。”

    库克诺斯很勤奋,每天出去喊战,虽不是次次都有英雄出战,但一旦有,就难得收割希腊英雄的机会,且自己还不显眼。

    前几次是赫克托耳在作战,现在就可以轮到自己了。

    王子府邸离王宫不远,裴子云和格斯涅坐了战车,就听着格斯涅说着:“帕里斯王子,我亲爱的主人,您吩咐的事,今天已经有答复。”

    “帕拉墨得斯王子的事,国王瑙普利俄斯已经知道了,他很是震怒和悲伤。”

    裴子云笑着点了点首:“我要释放的信息,你已经放了吗?”

    “已经在希腊传播了。”这是格斯涅最不解的部分,信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说帕里斯王子的英武,这自己很理解,可又一部分又说特洛伊和帕里斯王子残暴,多个王子和英雄受伤甚至死亡,还说希腊人掠夺了多少财富——这就使格斯涅很不理解。

    “王子真的高深莫测。”

    裴子云看出了迷惑,笑笑,也不解答,宙斯要的是全希腊城邦的卷入,而自己其实也是。

    特洛伊和帕里斯王子残暴,多个王子和英雄受伤甚至死亡,还说希腊人掠夺了多少财富——仇恨和财富,就可促使余下的希腊城邦卷入。

    “宙斯(Zeus)啊,我在使您的愿望实现。”裴子云见白白一片雪花,暗想:“转眼,特洛伊之战,就打了一年了。”

    “我也得了不少成果。”

    沉下心去,看着空间,空间中悬着小殿,有着各种兽形立柱,虽小,但显出了巍峨和雄伟,跨过去,就看到廊柱左右分开,灵魂沉思站在廊柱前,注视着,新出现了三个廊柱,只是有点短。

    “海怪、双头蜥蜴、熊人、阿芙罗狄忒(Aphrodite)的立柱、帕洛特西拉俄斯、帕拉墨得斯、还有三个英雄雕像。”

    “不知不觉,已有9个廊柱了。”

    “只是阿芙罗狄忒立柱上,最后一点神力还是没有消磨掉,不知道要什么条件才行。”

    “升级,需要的力量越来越大,帕洛特西拉俄斯、帕拉墨得斯、还有三个英雄雕像,才堪堪凑足了一级。”

    想着,说着:“系统!”

    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任务:促进希腊城邦进一步卷入特洛伊之战(3/5)!”

    “英雄血脉:第四层(90.3%)”

    “特技:风之轻灵(65.5%)”

    “特技:铁铸铜灌(40.8%)”

    “还差一点就可升级了,我能感觉到,我在快速接近着赫克托耳。”

    “王子,王宫到了。”格斯涅说着:“库克诺斯国王已经出来了,您的父亲在送他。”

    裴子云不再思考,眼见王宫出口,出来一批人,其中几人站在寒风里说话,果见是库克诺斯和普里阿摩斯。

    裴子云就过去:“父亲,库克诺斯国王是客人,对我们帮助很大,现在要趁着大雪,再次袭击希腊人营地,我愿意作特洛伊一方与库克诺斯共同出战。”

    普里阿摩斯想着帕里斯说着也有道理,就答应了帕里斯的要求,不过告诫:“一定要小心谨慎,如果出现了意外,一定要第一时间保护自己,退到城中来,我们的特洛伊城非常安全。”

    裴子云答应了,与库克诺斯一起出来,集合队伍,到时悄悄摸过去,来一次意外的突袭。

    裴子云去了军营点了几队士兵,同时将自己搜罗来奴隶也武装,士兵和奴隶合并一处,都在等待。

    不一会,库克诺斯率领为数不多军队步伐沉稳整齐的赶到了城门。

    “库克诺斯国王,您的刀枪不入加上您这支军队,此战必胜。”裴子云趁机说着,也是希望等下袭击希腊营地时,库克诺斯能将勇猛完全展现,吸引敌方的注意。这样的话,方便自己趁机杀死几个英雄。

    库克诺斯点了点头,显是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帕里斯王子,袭击营地时,你照顾好自己就行,我是没有问题。”

    库克诺斯说着,言外之意就是自己不需要裴子云担心,裴子云照顾自己就是最大的帮助。

    两人率领队伍出城。

    看着库克诺斯的背影,裴子云摇首,暗想:“库克诺斯,你太骄傲了,诸神已经给了你荣耀,死亡离你不远了。”

    大雪纷纷,裴子云和库克诺斯赶到希腊人的营地外面,还是被发觉了。

    “杀上去!”库克诺斯身先士卒,呐喊着,第一个举着手中的长矛,顶着希腊人弓箭就直接往里面冲了进去。

    “叮当”只见着上百支箭落下,火星飞溅,立刻弹飞了出去,这就是库克诺斯的力量。

    “杀!”裴子云混在士兵中跟着库克诺斯冲进希腊联军的营地。

    “噗!”裴子云使着弓箭,一箭直接将瞭望台射手射了下来,接着,默不作声的转向,寻找着目标。

    “只要有诸神血脉,哪怕非常稀薄,也可以收割到一点力量,只是无法形成廊柱,并且非常微弱。”

    “可是也是一种积累。”目光扫过,就看见了一个百夫长在冲杀,当下手一放,只听“噗”一声,这百夫长立刻闷哼一声跌了下去,当场毙命。

    不过这情况并没有引起注意,只见库克诺斯提长矛一路袭杀了过去,挡在他面前的,不管是士兵还是英雄都不是对手。

    渐渐的,希腊联军注意几乎都被库克诺斯给吸引,毕竟给联军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裴子云看着库克诺斯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无人能挡,心中暗笑:“库克诺斯,有着你吸引诸神的目光,我就可以从容寻找着目标,进行我的收割。”

    裴子云现在心里开心,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关注焦点,现在终有一个厉害多的人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走了。

    裴子云在营地的四周找了找,突看见一个拿着长矛的,穿着盔甲的人,自己的士兵和奴隶们完全不是对手,就这一会,已两三个人毙于长矛下。

    裴子云基本上确定这位就是一名英雄。

    “除了有名有姓的国王和王子,许多人也是英雄,虽低级了些。”

    没有多想,手中的弓箭的弓弦已拉开,瞄准着,待英雄露出一个破绽时,裴子云手上的弓弦一松。

    “咻。”

    箭以一种极快俄速度朝着英雄颈部射了过去。

    “噗。”一箭射中要害,这英雄到死都不知道,这支冷箭是哪里飞出来。

    成功收割一名英雄,裴子云感觉到空间的提示,但没有时间多看,继续在营地内寻找着。

    不久,又在不远处看见一个英雄正屠杀着。

    张弓搭箭,这次裴子云感觉到这英雄会比刚刚强大一些,所以打算射出连珠箭。

    “咻。”

    “咻。”

    连续两箭不分先后射向了英雄。

    “当。”

    这英雄确实身手不错,第一只羽箭被长矛格挡掉了,但紧接而来第二支羽箭,狠狠的射入了喉咙。

    鲜血就泉水一样在喉咙处流了出来,嘴巴微张,似乎想说些,但再也不能说出,尸体倒地。

    又收割了一个英雄,裴子云心里隐隐有些兴奋,来到希腊世界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这么轻易收割到英雄,于是继续寻找着敌人不是很强的英雄。

    不久,裴子云又一支冷箭贯穿了一个英雄的左胸,成功击杀。

    不过,连杀三个英雄,哪怕是不很重要的英雄,也引起了希腊营地的注意,菲洛克忒忒斯匆匆赶来,刚看到裴子云射杀,大怒说着:“你这个特洛伊的草贼,你是我们一切灾难的祸根,现在到了你该灭亡的时候了。”

    说完,就要拿起手中的弓箭,将裴子云射杀。

    一起跟过来的奥德修斯轻轻拍了拍菲洛克忒忒斯的臂,说:“菲洛克忒忒斯,帕里斯固是可恶,但库克诺斯更可怕,先射杀了这人吧!”

    菲洛克忒忒斯点点头,答应了。

    他拉弓搭箭,张满弓弦,“嗖”的一声,羽箭划破了空气,朝着库克诺斯飞了过去。

    “当。”箭正中目标,火星飞溅,在库克诺斯身体上破开了一个小小伤口就丢了下去,库克诺斯并不在意,继续拿着长矛厮杀,并且喝着:“你们这些希腊人,都是怯弱者,你们的王子呢?国王呢?都在哪里?”

    所有希腊王子和英雄都回应,明知是死,谁还去?

    库克诺斯还不是神,体力消耗完了,照样得退去,就拿士兵去消耗,而且,现在他还中了毒箭。

    果然,才将一个士兵用矛杀死,库克诺斯突感觉到一阵无力,紧接着就是全身麻痹和剧痛。

    他知道自己中毒了,但是什么毒这样厉害,能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全身麻痹和剧痛?

    “杀死他!”渐渐周围的士兵都发现了库克诺斯的异常,看到这个勇猛的男人终于“后继乏力”,全都士气大振,朝着陷入麻痹和剧痛的库克诺斯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库克诺斯士兵围绕在周围,誓死保护着。

    远处的菲洛克忒忒斯,一脸淡然,这样的结果是理所当然。

    但别人却全陷入震惊中,哪怕是知道毒箭,因为这段时间,大家都深切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强大,没想到区区一支毒箭,就使将库克诺斯陷入这情况。

    “可怕的赫拉克勒斯之箭。”

    奥德修斯看着远处的库克诺斯,知道他已中毒了,嘲笑着大声说:“库克诺斯,这可是菲洛克忒忒斯射出来的箭,它是由赫拉克勒斯浸泡过九头蛇许德拉的毒血,就算你是波塞冬的儿子,也没有办法避免死亡。”

    “只有伟大的哈迪斯,才不畏惧这毒。”说完一阵大笑,已经宣判了库克诺斯的死刑。

    库克诺斯脸色苍白,显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变故,他还是大意了,知道敌方有这个利器,提早防备,也不会中了暗算。

    远处还在偷袭着落单的希腊英雄的裴子云听到奥德修斯的这番话,心里一阵的愤怒。

    虽知道库克诺斯出现打破了平衡,神灵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库克诺斯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库克诺斯的死亡已是命中注定的事,但真的到临,还是感觉到一阵愤懑,裴子云收起手中弓箭,使着长矛,朝着库克诺斯方向杀去,将阻挡在他路上的士兵纷纷斩杀。

    不到一会,裴子云就杀到了库克诺斯的身侧,叫来一个士兵背着陷入麻痹和剧痛的库克诺斯:“我们撤,立刻撤到营地外面战车上去。”

    “杀,快杀掉他们。”有希腊人喊着。

    “当。”一只长矛袭向了库克诺斯,被裴子云长矛格开。

    一路上,因库克诺斯陷入了麻痹,不能动弹,大家疯狂了,全都想着趁着他不能动,将库克诺斯斩杀。

    但是库克诺斯盟友的帕里斯王子的武技,显也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甚至有一次两位英雄同时出手拦截,都被帕里斯王子应付了过去。

    追杀一直在继续,但裴子云还是率领着库克诺斯的残部和自己的士兵和奴隶杀出了重围。

    从库克诺斯受伤到现在,这一小会,特洛伊的伤亡呈直线上升。

    裴子云杀出了重围,将库克诺斯放在了战车上,朝着特洛伊城的方向奔了上去。

    “噗”一只羽箭射向裴子云,这是菲洛克忒忒斯的暗箭,裴子云长矛,朝着背后一挡。

    “当。”羽箭被长矛格飞了出去,落在了地面上。

    裴子云不敢在多做停留,加快了速度,远远离开了希腊人的营地。

    菲洛克忒忒斯不快的将手中弓箭放了下来,没想到帕里斯王子这样强大,自己射出的箭出其不意,还是格开了。

    “帕里斯王子很强大,出于我的预料,并不是小白脸。”偷袭没有射中裴子云的菲洛克忒忒斯暗暗想着。

    “射!”裴子云带着库克诺斯好不容易返回特洛伊城,希腊人紧随其后追杀了过来,但是靠近着城墙,只听一声命令,“噗噗噗”连声,墙上的弓手落下箭来,冲的最前面的五个士兵,立刻应声摔下,变成了刺猬。

    希腊人一直追杀到特洛伊城的弓手的范围外,派了几波勇士和士兵攻城,但是效果甚微。

    特洛伊紧闭大门并不出战,希腊人只要一靠近,立刻用弓箭射杀,挡住了希腊人进攻。

    阿伽门农脸色阴沉看着特洛伊的坚固城墙,传说这特洛伊城墙是由神灵建造,果名不虚传,给希腊联军带来了十分巨大的麻烦。

    “退回营地。”看到追到这里,并不能起到作用,阿伽门农果断下达了后退的命令。

    希腊士兵潮水一样涌来,又潮水一样退回去,只在靠近特洛伊城墙留下了几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