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血之罪
    奥林匹斯山

    宫殿中金碧辉煌宝座上,宙斯(Zeus)闭上了眼睛。

    “您不再观看么?”赫尔墨斯(Hermes)怀中抱着精致黄金竖琴,手指漫不经心地在琴弦上拨动。

    “库克诺斯已中了赫拉克勒斯之箭,这浸泡过九头蛇许德拉的毒血,除非是神,要不避免不了死亡。”

    九头蛇许德拉毒血对神是无效,最多就是带来点痛苦。

    “既波塞东(Poseidon)没有干预,也没有什么可看的,凡人总以为我们时刻注视,但是就算是神,也没有这样繁忙工作的理由。”

    宙斯注视着浓厚云层,云层渗透红色:“战争的血越来越多了,连云都变成了血色。”

    “可敬的父亲,按照您的计划,血还流的不多。”

    “赫尔墨斯,你说的对,不过最近一切都很顺利,希腊人的死信已经传递到了希腊,多个城邦决定增兵或参与了啊。”宙斯举起黄金酒杯一饮而尽:“……这一切,都很好。”

    “一切必将如您所愿,至高无上的主神。”赫尔墨斯笑着说着。

    特洛伊·王宫

    裴子云护送着库克诺斯回到王宫,此时库克诺斯已放在病床上,王宫最好的医生被请来治疗。

    此刻就算是铁打库克诺斯,面对剧毒疼痛折磨,也只能躺在床上呻吟,这样短的时间,伤口已出现溃烂,可见弓箭上的毒性猛烈。

    医生用了许多药物,有许多都是王宫秘药,但都不能阻止库克诺斯伤口恶化,更不用说治疗了。

    “普里阿摩斯国王,我们已尽力了,库克诺斯国王中的毒实在太猛烈,不似世间之毒,这种毒估计只能交给神灵来治疗,不然几乎很难阻止伤口恶化。”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医生说着。

    普里阿摩斯沉重的点了点头,感谢医生的援手。

    几个医生纷纷向普里阿摩斯告辞,一脸的无奈的表情,不是他们不想将库克诺斯治疗,实在是他们不具备那样能力。

    “帕里斯,库克诺斯国王是怎么受伤?”普里阿摩斯问着站在一旁的裴子云。

    “父亲,库克诺斯国王是被一个叫着菲洛克忒忒斯的家伙拿着弓箭给偷袭了。”裴子云说着。

    “可恶的希腊人,但是库克诺斯不是刀枪不入吗?怎会被弓箭射伤了?”

    “父亲,刀枪不入都是相对,哪怕是库克诺斯也不可能抵抗神的武器,这是赫拉克勒斯浸泡着九头蛇毒血的弓箭,破开了库克诺斯国王的刀枪不入的皮肤,虽只是擦伤一点点,但也使毒素蔓延到身体了。”

    “虽离赫拉克勒斯浸泡着九头蛇毒血时间很长了,毒性有所减少,但也不是我们能治愈,也许波塞冬会给予恩典。”

    裴子云说着,心中一凛,历史上帕里斯王子最后死亡,就是中了赫拉克勒斯之箭,不过到那时,还可以抬着帕里斯去伊达山,并且挣扎很长时间才死,毒性或者进一步减退了。

    “难怪如此,若早知道希腊人隐藏着这一手,也许库克诺斯就不会被偷袭。”普里阿摩斯伤感说着。

    “现在也只能等待波塞冬的恩典了,他是波塞冬的儿子,相信波塞冬会下降恩典,给予治疗。”

    库克诺斯在特洛伊出事的话,对自己士气也是沉重的打击,国王普里阿摩斯是要尽全力抢救库克诺斯。

    就在这时,一人匆匆赶了进来,正是普里阿摩斯派去波塞冬神庙献祭祭司,只听他躬身说着:“国王,我们献祭后,波塞冬神庙未见任何反应。”

    “怎会如此?”国王普里阿摩斯瞳孔微微一缩,这可是波塞冬的儿子,神灵难道都是这样冰冷?

    不过这话只能心里想想,不敢说出口,裴子云倒心里清楚,库克诺斯出现严重破坏了双方平衡,诸神容不下他生存下去,只是同样不能说出来而已。

    “不用在去白费力气了,我违背了父亲的意志,前来参加这次作战,上次父亲就已警告过我,用风浪把我吹回去,但这次我又来了,那我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亡。”库克诺斯似乎想明白了,低声说着。

    大家听着库克诺斯的话语,都一阵黯然神伤,曾经多么勇猛的英雄,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难道已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普里阿摩斯喃喃。

    “父亲,阿波罗(Apollo)是医药之神,也许可以去神庙试试。”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赫克托耳说着。

    阿波罗一直庇护着特洛伊,这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再加上阿波罗又是医药之神,众人也就有了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

    “那就请祭司再去阿波罗神庙献祭,我们献上公牛和黄金。”普里阿摩斯说着,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没有用。”裴子云暗想,轻轻叹了口气,库克诺斯必死无疑,因这是诸神的意志所在,再多公牛和黄金都无济于事。

    躺在床上的库克诺斯似乎也已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他挣扎着说:“普里阿摩斯国王,帕里斯王子,我的科罗娜王国,我的儿子还年幼,并不能应对如今的局面,希腊人会报复……”

    库克诺斯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了,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让昔日强大英雄孱弱到这地步。

    这个毒药的威力,让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要是谁在战场上,被菲洛克忒忒斯来这一箭的话,还不得面临和库克诺斯一样的境地?

    九头蛇的毒血,有这样剧毒?

    裴子云这时却走到库克诺斯的床边,大声说:“库克诺斯国王,我的盟友,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尽力会保护好你的儿子和城邦,不让它在希腊人手里遭到破坏。”

    裴子云斩钉截铁的说着,库克诺斯是特洛伊盟友,在历史上,他的家人以及城邦都受希腊人的报复而被毁灭,但是现在,自己就得努力改变一些命运——库克诺斯已经死了,不会再破坏整个剧本,不相信波塞东就对自己的儿子,以及孙子,没有半点眷顾。

    果然,话一说口,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任务:保护科罗奈城邦,以及库克诺斯的儿子(未完成)”

    听着这话,库克诺斯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有帕里斯王子的这话,他也能安心了,他看出来,帕里斯王子这话是真心实意,且经过多次并肩作战,他知道帕里斯王子也有这个力量。

    “帕里斯王子,你真是我最可敬的朋友,现在我的伤痛实在难忍,又无药可治,你帮我结束这痛苦的生命吧。”

    说完,眼睛一闭,等待结束疼痛难忍的时刻。

    库克诺斯的要求让裴子云心中微微一动,库克诺斯是一位非常强大英雄,可以说,就一个人能量,抵得上几个墨涅拉俄斯这样的英雄。

    自己顺势帮他结束痛苦,也可以顺势收割血脉的力量,这可是波塞东的儿子,这样对自己助益是显而易见。

    正想动作,眼角余光突看见远处廊柱下有个幻影摆了摆手,裴子云心中一动,停止了脚步,说:“库克诺斯国王,您不要轻易放弃,还有人在阿波罗神庙没有回来,说不定会带来好消息。”

    “我现在就去宫殿门口,看看去阿波罗神庙的祭司有没有回来。”裴子云说着出了房间。

    来到远处廊柱的阴影下,正好看见上次的神秘女子正站在那里,似乎就是专门等着自己。

    神秘女子还是穿着黑色长袍,脸上蒙着一块面纱,周围的人经过,都熟视无睹,根本看不见她。

    裴子云虽对她的身份怀疑,但并不能确认,恭敬朝她行了一礼,说着:“尊敬的女士,我们又见面了。”

    神秘女子开口说着:“帕里斯,阿波罗神庙不用看,库克诺斯违背了诸神意志,阿波罗不会为了一个凡人与诸神对抗,波塞冬都不愿拯救他,阿波罗更不会拯救,他已经死定了。”

    “不过在刚才,你难道想答应库克诺斯要求,将他杀死?”

    裴子云刚点头,就听见神秘女子又说:“你可知道杀死一位神子的后果?”

    “杀死神子的后果?”裴子云思考着,受到神秘女子的这句话的提醒,突然醒悟了过来。

    希腊神话里,所有杀死神灵儿子的人,只要还不是神,都会受到惨烈报应,无一例外。

    杀死宙斯的儿子,杀死波塞冬的儿子的人,更是惨遭横死,唯有奥德修斯这样平时打酱油的人,才能活下去。

    在特洛伊之战,不但要实力不显眼,且要手上尽量少染血。

    不但是神子,就是那些受到神恩宠的人,杀死了也得罪了那个神,得罪多了,自然也就必死无疑。

    裴子云心中一凛,特洛伊之战的迷雾顿时散去,可自己却不能不染血,不但要染血,还要染的比别人多,这样才能飞速提升自己的实力,于是口中喃喃:“可是,这是菲洛克忒忒斯射的暗箭,已经没有办法治疗,并且这是库克诺斯自己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