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喀耳刻
    “咳咳咳”裴子云悠悠醒了过来,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船上甲板上,只是浑身有些疼痛。

    忍着疼痛在甲板上爬了起来,仔细打量着四周,发现此刻自己战船正搁浅在一个白色海滩,看模样这里应是一个海岛。

    裴子云再看了看自己的战船,发现破损有些严重,但还可以修复,再一眼,看见了水手,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起来,快起来。”船舱找到十多个水手,将他们叫醒。

    “帕里斯王子。”水手喊着裴子云,此刻他们睁着一双茫然的双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知道自己乘坐战船毫无征兆遭遇了龙卷风袭击,战船被卷到空中,更后事情,他们也不记得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裴子云回想着,启程不久,在船上突出现了风,这阵狂风就形成了龙卷风,将自己吹到了这个海岛?

    “我被龙卷风吹走,是因我对剧情改变太多,驱逐出特洛伊之战?”

    “可恶。”裴子云脸色有些铁青,奥林匹斯山的神灵间接干预没有作用情况,直接出手将自己驱逐到这个荒无人烟的海岛。

    眼下无计可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暂时在这个荒无人烟海岛上存活下来,幸还有一艘战船,应首先修复。

    裴子云看着眼前忐忑不安的水手,知道他们对未知的恐惧,不要说他们,就是自己都有些茫然。

    但是自己不能露怯,吩咐:“你们几个两两一组,拿武器去岛上打猎,还有寻找淡水。”

    又指着几个水手,说着:“你们几个拿上工具去岛上砍伐树木,修复战船,不过一定要记得带上武器。”

    裴子云指着最后两个水手:“你们两个带上武器,跟着我去岛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

    裴子云知道,在希腊神话世界,岛屿可是许多的怪物的家园,自己要在岛上巡视,尽量发现危险,以提前避开。

    裴子云将青铜剑挂在腰间,手中拿上了一根长矛,带着两个全副武装士兵下了战船,刚下了战船,踩在软软海滩上,就感觉到了不一样,太安静了。

    “不会真有强大怪兽?”裴子云暗暗想着,继续行了一阵,眼前豁然开朗,引入眼帘是一片繁茂的树林,郁郁葱葱。

    没有感觉到有危险,裴子云带两个士兵,缓缓在林间走着。

    突然,前面有袅袅青烟飘起。

    “有人烟?”裴子云感到奇怪,顺着青烟前进,走了一段距离,隐隐看见了前面有建筑存在。

    “别靠近,先看看。”裴子云迅速和两个士兵隐蔽起来,等过了一会,悄悄拨开了树枝,眼前出现了一座宫殿。

    宫殿四四方方,有大理石廊柱支撑,宫殿穹盖四角有巨大飞檐飘出,显得有点怪异,周围是一堵白墙,将整个宫殿都包围在里面,与外面形成隔绝。

    裴子云看着四周环绕着的围墙及华丽宫殿,脸色微变,他想:“是宁芙还是女神的宫殿?”

    这很容易判断,一般要维持宫殿,如果凡人的话,肯定要许多农民和仆人,但他在周围根本没有看见田野和农舍。

    “所以我才认为,这是宫殿是宁芙或女神宫殿,因只有神灵才能不用农民和仆人,就能维持宫殿运转。”

    心中笃定宫殿是神灵的宫殿,裴子云迟疑了下,就靠近着观看。

    近了几步,透过围墙缝隙看见里面,不由一惊,士兵低声惊喊:“里面养着动物,有野猪。”

    “还有野狼和狮子。”

    “谁会在宫殿里养这些?”

    裴子云没有说话,这让他立刻明白这里是哪里:“是埃埃厄海岛,喀耳刻?”

    喀耳刻是太阳神赫利俄斯(Helius)和珀耳塞的女儿,精通魔药,裴子云脸色微变,没想到自己会被龙卷风吹到埃埃厄海岛上,喀耳刻是个女巫,并经常用药使敌人或反对她的人变成怪物。

    “退,我们赶快退下去。”裴子云大声命令士兵,同时自己往树林奔去。

    原以为这岛是荒无人烟的海岛,想不到会是埃埃厄海岛,最主要的是还住着可怕的女巫喀耳刻,刚刚自己看见那些野狼和猛狮分明是女巫将人类变成那样。

    裴子云退到林间,渐渐冷静了下来,发现自己也被女巫凶名吓了,其实她未必有传说中可怕。

    “奥德修斯多年后会吹到这里,经过了这个剧情。”

    “当时喀耳刻把水手变成了野兽,而赫耳墨斯(Hermes)指点着奥德修斯,在地上拔起一株开着白花的黑根草,告诉奥德修斯这草是魔草。”

    “你只要带上这种草,她的巫法和魔药就不能使人变成动物,并且当时记载,奥德修斯抽剑奔去,她还会求饶。”

    “可见她的力量并不强大。”裴子云想到这里,退了一段距离,仔细在周围看了看,果在地上拔起了一株开着百花的黑根草。

    裴子云打量着草,嘴一翘,露出了笑容。

    自己阴差阳错才来到这海岛上,可以说是神灵送自己来岛上,既都这样安排,那自己怎能不去见识一下传说中女巫喀耳刻?

    刚刚自己也是怕中了喀耳刻的陷阱,才急速退去,不然若被她不小心变成怪物,恐怕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海岛。

    “不,不会一辈子,诸神会在合适时释放自己,然后收割自己生命。”

    虽自己有梅花帮助,但也不想惹上这个麻烦,既现在有了防备,可以从容的去见识一下这喀耳刻。

    想到此,裴子云站起身,就想进去,转念一想,感觉到这时,并没有任何神灵注视,裴子云就想着:“还是得谨慎点,我的积蓄已经足了,以前是经常有神灵注意,所以没有升级,现在,系统,升级!”

    “轰!”

    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接着一声轰鸣声炸响,裴子云一震,心脏激烈的跳动,一个呼吸,血液中隐隐增加了一丝金光,显血脉经过了一次提纯进化。

    看了一眼系统,发觉起了变化。

    “英雄血脉:第五层(15.8%)”

    “特技:风之轻灵(80.1%)”

    “特技:铁铸铜灌(55.7%)”

    “特技:水之亲和(13.6%)”

    “我的力量又增强了,风之轻灵快点满了,我感觉自己和风一样。”

    “铁铸铜灌也恢复了一半,而还多出了一个水之亲和,这是由于自己的血脉,来自宙斯(Zeus)和河神?”

    升级后,裴子云才对着两个士兵吩咐:“走,我们去见识一下此地的主人。”

    裴子云带着两个士兵,朝宫殿正门走去,刚到宫殿门口,一位少女就带着一群美丽的仙女出来。

    裴子云看知道眼前迎出来的少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喀耳刻了。

    “啊,尊贵的客人,非常高兴您能来到埃埃厄海岛,顺便参观我的宫殿。”喀耳刻热情的说着。

    “尊敬女士,非常感谢您隆重欢迎,我初来此地,被这美丽宫殿吸引,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怎么会,尊贵的客人,我在宫殿里,已摆上了宴席,请随我来。”

    裴子云没想到喀耳刻会问都不问自己名字,从何而来,一见面就邀请去她宫殿里参加宴席。

    “也对,她有着魔药,只要我喝一口酒,吃一口食物,就变成了动物。”裴子云暗笑:“只是她也太着急了,这种不正常礼遇很容易引起警觉。”

    所谓宴无好宴,幸自己早有准备,也不怕她,想到此,裴子云跟着喀耳刻走入了宫殿内。

    宫殿进去,不像别的地方豢养着那些由喀耳刻变化成怪兽的人,这里种了许多的鲜花,让人刚进来,仿佛置身于花的海洋,在配上这里的景致,很容易就放松了警惕。

    “高明。”裴子云暗暗称赞。

    宫殿浮雕和壁画都是一些美丽景物和仙女,叫人一看下顿生好感。

    而宴席座位上,铺着华丽的羊毛坐毯,酒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玲珑剔透的葡萄美酒,各式各样的水果也是应有尽有。

    “来,尊贵的客人,欢迎您的远道而来,我们干了这杯。”喀耳刻说完,一饮而尽。

    裴子云笑了笑,也将杯中美酒一下喝干,说着:“尊敬的女士,感谢您热情的招待。”

    说完,又拿起了桌上的烤肉,吃了起来。

    喀耳刻看见裴子云就也喝了,肉也吃了,笑更欢了,她毫不掩饰指着裴子云,说着:“变,变,变!”

    但让她大失所望的事情发生了,裴子云静静坐在那里,毫无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为什么我的魔药对你失效了?”她这时才似乎想起了询问裴子云身份,且对于魔药极自信她,遭受了人生中挫败,继续说:“从来没有人能抵抗我的魔力,莫非你就是那奥德修斯?”

    “许多年前,赫尔墨斯来到我这里向我预言,说你会从特洛伊回国时必经此地,难道现在特洛伊之战打完了?”

    喀耳刻对赫尔墨斯的预言似乎很是笃信,以至裴子云还没有开口表明身份,她就确定默认裴子云就是奥德修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