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军汇集
    斯库洛斯岛·港口

    今天港口比更繁忙,多了五十条战船,仆人们搬着一件件物资来往战船上,阿喀琉斯已经穿上了战袍,甚至穿着盔甲,眼眉细长,瞳仁是黑色,唇呈现出一种浅淡色,显得高贵。

    此刻看起来很是英俊,但已经不是少女了,而是一个英勇出征的战士。

    远处一辆车缓缓驰来,到了港口上才慢慢停了下来,上面走下了一位真正的少女,奥德修斯看去,发现是公主之一。

    “是国王吕科墨得斯的女儿得伊达弥亚。”预言家卡尔卡斯看了一眼,就说着。

    伊达弥亚正哭着往阿喀琉斯站立处而去,当走到阿喀琉斯面前时,她紧紧抱着阿喀琉斯,哭声更大了。

    就在不久前,得伊达弥亚发现了阿喀琉斯是男孩的秘密,两人于是萌发了爱情。

    此刻,她抱着阿喀琉斯:“亲爱的,我好不容易知道了你的身份,现在你就要离去,特洛伊是那么遥远,你什么时才能回来啊?”

    “亲爱的得伊达弥亚,我也很伤心跟你的离别,但我的宿命让我不得不跟着两位使臣一起去特洛伊。”

    “但是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阿喀琉斯说着。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的肚子里已有了你的孩子,他也希望你尽快回来。”得伊达弥亚低声说着。

    “真的吗?”阿喀琉斯惊喜的问着,见得伊达弥亚点了点头,阿喀琉斯激动万分,一把将得伊达弥亚紧紧抱在了怀里。

    他实在想不到,得伊达弥亚会带来这个好消息,面对已经怀孕的得伊达弥亚,他觉得自己应该尽早帮助希腊人打败特洛伊,以尽快赶回斯库洛斯岛。

    “亲爱的得伊达弥亚,我答应你,我很快就能回来,到时我希望看见我们的孩子出生。”

    “你去吧,我等着你凯旋而归。”得伊达弥亚抹着脸上的泪水,微笑的说着。

    阿喀琉斯吻了吻她的额头,转身上了战船。

    “腹中已经有了孩子。”远处预言家卡尔卡斯眸光一闪,突然说着:“这就是诸神的意志。”

    奥德修斯点了点头,算认同了这个说法,却什么也没有说。

    “起航。”旗手打出起航的旗语,一连串起航命令下达了下去,战船风帆全都打开,缓缓驶出斯库洛斯岛,朝着特洛伊而去。

    奥林匹斯山

    诸神从云雾中将斯库洛斯岛情况尽收眼底,看着舰队出发,大家知道特洛伊之战又要迎来一个转折了。

    “阿喀琉斯出发了。”

    看着海船纷纷出发,驶出了港口,赫拉(Hera)此时心思不在这里,朝着赫尔墨斯(Hermes)问着:“得伊达弥亚的孩子有没有问题。”

    赫拉对得伊达弥亚腹中胎儿非常关心,她可不希望剪除一个阿喀琉斯,又出现了一个跟他差不多甚至更厉害的人。

    “放心,没有问题,我亲自查看过,她的孩子一切正常,血脉锐减,只有相当于第三代神裔的血脉。”

    赫尔墨斯顿了顿,又说着:“我就这个事情,已经问了命运女神,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自以前出现过赫拉克勒斯例子,大家都不愿意人类英雄中再出现过分强大的英雄了,而有强大的神灵血脉的人,无疑是潜在威胁,因只有他们才可能成连诸神都觉得棘手的人。

    赫拉点了点头,对于赫尔墨斯的回答很满意,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宙斯的安排,她只是执行宙斯的意志而已。

    曾经有预言,忒提丝将生出远胜父亲的孩子,这引起了宙斯的警觉,它立刻中断了对她的追求,并且把她嫁给了密耳弥冬人的王珀琉斯。

    珀琉斯不过是宙斯的孙子,本身属于第三代神裔了,但他和忒提丝生出来的孩子阿喀琉斯,神血都快赶上赫拉克勒斯(宙斯之子),这是典型的返祖现象,相当是二代。

    这不得不让宙斯想起了预言,而且,可观察的话,这个孩子神血还在丝丝壮大,所以必须剪除。

    不过伊达弥亚的孩子没有遗传这一特性,就不必剪除了。

    事实上,也不可能遗传,这种代代都胜出的话,别说命运,就是这个世界都承担不了。

    “继续观察留意着,等孩子出生,在检查下。”赫拉吩咐说。

    “我会去观察。”赫尔墨斯答应着。

    “还有,你看着,特洛伊越来越强大了,这不符合希腊的利益,必须让阿喀琉斯清理下了。”赫拉再次说着。

    “我明白了。”赫尔墨斯说着,把目光移向了港口——特洛伊港口。

    特洛伊·秘密港口

    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率领舰队登陆了,率领着亚马逊的强大女战士们从战船上缓缓走了下来。

    港口上,虽处于战争,但特洛伊卫兵分列两排,中间铺着一层厚厚毛毯,以示对远道而来客人的尊敬。

    “这稍有点过于隆重了吧?我的脚下为什么铺着华丽地毯?这是欢迎神的礼仪,欢迎一个凡人嫌过分了,请去掉这些敬重的礼节吧,否则神会妒嫉我!”彭忒西勒亚很是感动,说了这句,却还是穿过地毯,一辆由四匹骏马拉着的金黄色战车正静静停在那里,仆人已躬身为彭忒西勒亚女王掀开了车帘。

    彭忒西勒亚上了战车,刚刚坐稳,车夫就启动了战车。

    “啪。”一声清脆马鞭炸响,四匹骏马拉着金黄色的车厢朝着特洛伊城方向飞奔而去。

    亚马逊女战士骑乘着亚马逊骏马尾随而来。

    战车行驶到特洛伊城门口,缓缓减慢了速度,即使是前来帮助特洛伊的盟友,也在经过了一番检查,才被放行进去。

    因希腊人就驻扎不远的特洛伊港口,而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发生,特洛伊城的城门口的检查一直非常的严格。

    战车进入了特洛伊城,再次在车夫的驾驶下,朝着王宫飞奔而去。

    不一会的功夫,彭忒西勒亚就发现战车渐渐慢了下来。

    等她一看,发现战车正停在一座王宫前,而看王宫的规模,可是远远胜过她们亚马逊。

    不过彭忒西勒亚不会知道,她们亚马逊的王宫实在惨不忍睹,在小亚细亚王国和城邦里都算是垫底了。

    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此刻早已带着一群人在王宫门口等候,他看着战车在王宫大门口停了下来,迎了上去。

    当普里阿摩斯看见从战车上下来的女子,当即就知道这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了。

    他说着:“尊敬的彭忒西勒亚女王,欢迎您的远道而来,特洛伊因您的到来而蓬荜生辉,我们为您在王宫准备了盛大的宴会,请随我来。”

    说着,普里阿摩斯亲自给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引路,一路带着她往宴会餐厅而去。

    本来彭忒西勒亚以为会是自己一个人赶到了特洛伊,但当她随着普里阿摩斯一起进入宴会大厅,发现此时大厅里坐满了王国和城邦的国王和英雄。

    大家看见亚马逊女王进来,有和她相熟的国王,还打着招呼。

    “密西埃,吕耳纳索斯,底比斯,现在还有亚马逊,我们特洛伊人的队伍越来越强大了。”

    国王普里阿摩斯红光满面的看着大厅内赶来特洛伊的盟友,这股力量在以前是不可想象。

    “现在越来越多的城邦和王国集中起来,反抗希腊人的暴虐,我们的力量也越来越大,我似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普里阿摩斯想到这里,叹了口气,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希腊人劳师远征,为了后勤补给,自然就不得不攻击附近的城邦,掠夺财富和粮食补充自己。

    如果特洛伊不出战,不去帮助这些被希腊人攻击的城邦,那这些城邦自是抵挡不住希腊人攻击,被一一攻破都是迟早的事。

    而死人是没有整个报仇,自然谈不上反噬,这里可没有麻醉人的报应。

    但现在有了特洛伊的支援的话,虽也有城邦被攻破,家破人亡,变成了希腊人的力量来源,但大半城邦还是幸存了下来了,而且这些城邦经历了战争,许多人死亡,幸存下来的城邦,都发誓与希腊人战斗到底。

    这对特洛伊来说,无疑是相当好消息,这些人会成为特洛伊最坚实的盟友。

    “这一切都是帕里斯的功绩,可是,现在这个儿子,他又在哪里呢?”

    国王普里阿摩斯暗暗叹了口气,他看了看角落里坐着的俄诺涅和海伦,看着她们都沉闷的坐在一旁,心里悲凉。

    刚刚还升起的一股自豪感,想起了帕里斯的失踪,已荡然无存。

    普里阿摩斯知道,若是没有帕里斯出谋划策,特洛伊也就不会有这样局面,面对强势的希腊人,可能也就一直处于被动了,不会和现在一样,时不时的还可以反击一下希腊人。

    宴会的气氛非常不错,大家交谈甚欢,商讨怎么对付希腊人的事宜。

    “各位,我是多么的荣幸啊,大家能跋山涉水,远道而来,帮助特洛伊共同抵抗狂妄的希腊人,让我们举起手中的酒杯,为了明天的胜利,干杯。”普里阿摩斯大声说着。

    “干杯。”所有王子和英雄都一起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