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章 一帆风顺
    卡吕普索邀请裴子云去她的宫殿,而裴子云迟疑着,迟迟没有迈动脚跟去,毕竟对这位女神,可颇有顾忌。

    虽神秘女士说她会款待自己,但他怕跟奥德修斯一样,被她以某种不知道的手段,被强行留在这里,这可等不起。

    卡吕普索看到裴子云站在原地迟疑的样子,知道担心,她摇了摇头,笑着:“帕里斯王子,你别害怕!天空、大地和地府都可为我作证,我一定不会害你。”

    裴子云听着她这样说,知道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但小心无大错,是他一贯来的做法。

    卡吕普索转身离去,裴子云想了想,现在流落到俄奇吉亚岛,这本来就是卡吕普索的地盘,自己要离开,必须有她的帮助。

    而自己如果没有她的允许的话,破损的船只很难修复完整,想到此处,裴子云跟在后面,慢慢随着一起向宫殿而去。

    卡吕普索的宫殿并不远,裴子云跟着大概十分钟的路程,就看见了一片树林,这片树林十分漂亮,种满了白杨树和松柏树。

    而宫殿远远望去就坐落在白杨和松柏的浓荫中,白杨树和松柏树上不时有鸣叫,许多的鸟儿栖息在这些白杨和松柏树上面。

    它们的声音清脆,歌喉婉转,使人听了一点都没有厌烦的情绪,反而有心旷神怡之感。

    树上除栖息了美丽羽毛的鸟雀,还有乌鸦,当然在更高的大树上有老鹰盘旋。

    裴子云步入了树林,靠近宫殿,发现宫殿前面是一片辽阔的草地,草地上长满了紫堇、香芹和毒草,几道山溪弯弯曲曲的从山上流淌了下来,流过这片草地,向着大海而去。

    门口种着葡萄树,葡萄藤攀缠在怪石嶙峋的岩石间,翠绿的枝叶下悬挂着一串串晶莹的葡萄。

    裴子云踏上三级台阶,步入拱形大门,进入了宫殿。

    走进小厅,裴子云发现卡吕普索已准备了宴席,桌子上有着烤肉和美酒,和卡吕普索分宾主入座,还不待卡吕普索举杯,裴子云先举起酒杯,说:“美丽的卡吕普索女神哟,非常感谢您热情的招待。”

    “我遭遇暴风雨及海怪的袭击,导致船只漏水,来到俄奇吉亚岛,我希望得到您的允许,让我在岛上砍伐树木,以修复破损的船只。”

    裴子云说完,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右手放在左胸,微微弯腰,躬身行礼,以示尊重。

    “王子啊,你来到了我的岛上,这是命运的安排,我答应你可以在我的岛上砍伐树木。”

    “可敬又美丽的卡吕普索,非常感谢您的慷慨。”

    “王子啊,不过我有个事情想要拜托你,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卡吕普索喝着一杯酒。

    “来了。”裴子云就知道没有好事,放下酒杯:“可敬又美丽的卡吕普索,您说的事情,只要力所能及,我都会帮助您。”

    卡吕普索微微一笑,说着:“王子啊,我曾受父亲的囚禁,不能离开这岛屿,你能帮我打破这个囚禁吗?”

    裴子云听到卡吕普索的这个要求,本能就想说,这个要求,这不是他现在的能力可以解决的事情。

    但就在这时,系统一震,只见眼前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了带着淡淡光感的半透明资料框,资料款上有任务显示。

    “卡吕普索的囚禁,0/3。”

    裴子云有些奇怪,这次系统任务提示,似乎并没有要求一定要打破卡吕普索的囚禁。

    他感觉面对此次的任务至少有三种情况出现,也就是说他的选择很多,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一定非要完成某个具体任务,选择余地并不大。

    裴子云摇了摇头,改变了一丝想法,本来他打算直接拒绝,但既系统给出了提示,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这并不会改变他一开始不帮助卡吕普索打破囚禁的初衷,因自己根本不具备这个能力,但有系统任务提示,可以进行一定微调。

    想到这里,裴子云点了点头,笑着:“可敬的卡吕普索,诸神之王获得了世界的统治权,自然会削减和控制旧的神族。”

    “但是这并非一概而论,就算是诸神之王,其实也是泰坦的后裔。”

    “别的不说,您应该知道,有一个人的情况跟你相似,我才在海岛上见过了她,她比你更远?”

    “难道是忒提丝(Thetis)?”卡吕普索沉吟了一下,说着。

    “没错,就是她,忒提丝,海神涅柔斯(Nereus)和海洋女神多丽斯(Doris)女儿。”

    “她的家世,其实和您差不多,之所以能自由活动,只是因为她立了功,她召集了百臂巨人,加入了诸神之王的阵营。”

    “要不是这次命运指定她成了温床,她还会获得更大的信任。”

    卡吕普索听了,若有所思:“你说的是,不少站在诸神之王的阵营的旧神族,都获得承认。”

    “但是我已经来不及了——还有么?”

    “还有,就是更关键的一点,她没有您这样强大。”

    “您知道,强大而不可掌控,会使人畏惧,而您这样强大,又没有为奥林匹斯山立功,自然就受到限制了。”

    “我不知道您的父亲当初囚禁您时,有没有别的用意,但有部分的用意应该是想保全您。”裴子云说着。

    卡吕普索听完裴子云的话后,微微露出一丝沉吟,说着:“帕里斯王子,你说的没错,这些年来,若没有我父亲将我囚禁在这个岛上,也许我早就被奥林匹斯山的诸神镇压了。”

    “是的,女神,您的存在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您又没有给奥林匹斯山证明过您的价值,所以忒提丝能获得她的自由,而您不得不被囚禁在此。”

    卡吕普索听到裴子云这样说着,回答:“王子,你说的不错,但是我现在该怎么做?”

    裴子云想了想:“美丽的女神哟,您应该向奥林匹斯山靠拢,只要能表现您的善意,以你的力量和女神身份,应该能获得自由,至少是部分的自由。”

    “那如何能让奥林匹斯山诸神觉得我向他们靠拢了?”卡吕普索问着。

    “女神,这就需要您的智慧了,做一切符合诸神心意的事,就是对他们最大的靠拢,而不是在背后与他们作对。”

    卡吕普索想了想这么多年,自己还真做了多年与诸神唱反调的事情,心中自然有了计较。

    裴子云说完,就不说了,静静等待着卡吕普索的回答。

    “王子啊,你说的我都明白了,非常感谢你给我说清楚我该怎么做,使我不在困惑,你会收获我的友谊。”

    裴子云听了,暗暗松了口气,不过他并不敢大意。

    加勒比海盗中戴维·琼斯爱上了卡吕普索,自愿答应担任“飞翔荷兰人”号的船长,为吕普索在海上引渡亡灵到阴间,代价是每十年才能靠岸一次,而作为补偿,卡吕普索会和他相会。

    十年后,戴维·琼斯如期赴约,却发现卡吕普索没有赴约,觉得女神背叛了,绝望下戴维·琼斯挖出自己的心脏,并且报复性把封印卡吕普索的方法告诉了九个海盗王,诞生了一系列故事。

    对于为什么当初女神没有去赴约,其实给出了答案,戴维·琼斯质问卡吕普索为什么没有赴约,卡吕普索说:“这是我的天性”

    并且说:“如果我不是原本的我你还会爱我么?”

    她的意思其实是在说,海之女神是变幻莫测,连她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善变,因此历史上有着雅典娜保护的奥德修斯,曾经受到赫耳墨斯多次的警告——你只有让她发誓,你才可信任她!

    因神发了誓,如果不执行,都会被冥河第十条支流反噬,会没有气息躺上整整一年,不言不语。

    漫长的一年病态结束,接下来还有整整九年与永生神灵断绝联系,不参加会议或宴饮,到了第十年,才能重新加入诸神的聚会。

    可奥德修斯有着雅典娜保护才能达成,自己可没有力量逼着她发誓,自己还得尽快赶回特洛伊去,不能在这里耽误,以免夜长梦多,当下裴子云就直截了当的说:“尊敬的女神哟,我向您举杯祭酒,希望您能让我离去。”

    卡吕普索点点头,展颜一笑,说:“王子啊,你说的对,你的离去我并不会阻拦,可是我没有水手,也没有船,只能给你一路顺风了。”

    裴子云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一帆风顺是什么,以为只是客套性的礼节词,但卡吕普索接下来的举动,让他微微一惊。

    只见卡吕普索从座位上缓缓起身,款款的朝着裴子云这边走来,待走到裴子云的身前时,卡吕普索注视着裴子云,就要对着裴子云的脸颊吻上去。

    这个举动完全超出了裴子云的意料,他没有想到卡吕普索说的给他一帆风顺会是过来吻他。

    接着裴子云就反应过来:“也许这吻,就是祝福,能使我的确在海上一帆风顺,毕竟她是一位海之女神。”

    只是立刻又想到了奥德修斯在这里与卡吕普索产生情愫,以至呆在这里七年,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

    “吻了,她会不会立刻改变心意?”裴子云看了眼系统,见毫无反应,知道这个不会涉及到任务。

    于是赶紧起身避开,说:“尊敬的女神,您的处境很艰难,您的好意就不要用在我的身上了,一阵顺风并不大,但也许会加深了奥林匹斯山的误解。”

    卡吕普索微微一愣,显没有想到裴子云会拒绝她的好意,听了这话,她才反应过来,若有所思。。

    裴子云躲开了卡吕普索的吻,不待卡吕普索细想,赶紧说:“美丽的女神,多谢您的热情的款待,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告辞了。”

    说完,朝着卡吕普索躬了躬身,转身离开了卡吕普索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