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彭忒西勒亚负伤
    一艘战舰在大海上疾行,朝着特洛伊而去,裴子云站在战舰甲板上,静静举目眺望着远方。

    距离俄奇吉亚岛出发已过去几个月,这几个月一路在海上航行,除加淡水和食物时会选择上岸,别的都是在海上渡过,也算是一路无事。

    此时已是冬天,片片雪花而落,不一会,就在甲板上积累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裴子云双脚踩在雪上,慢慢踱着步绕着船兜了一圈,又舒展一下身子,仰着脸任雪花落下,只觉得疲累闷倦都渐渐消失了。

    “果然,这枯燥的海上之旅,又没有新鲜事,诸神一个都没有看我。”裴子云算很理解诸神了。

    诸神的视线是落在新鲜事,大事上,越是关键或刺激,越是观看,但是要是千篇一律,就昏昏欲睡——这和自己以前观看直播是一个道理。

    不过这就合适观看状态,只听着暗想:“系统!”

    只见眼前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了带着淡淡光感的半透明资料框,资料款上有状态显示。

    “卡吕普索(Calypso)的囚禁,1/3”

    “英雄血脉第五层(131.5%)”

    “看这样子,我完成了三分之一,可以获得1个命运点?”

    “也足了,要完成三个,我实在无能为力。”

    “消化掉所有怪物,我现在的力量可以升级到第六层,感觉每级升级需要的力量越来越大了。”

    良久,裴子云深深地透了一口气,却见一个水手说着:“帕里斯王子,前面就是特洛伊了。”

    声音在颤抖,显是离开了这么久,现在要到家了,内心非常激动,裴子云看去,果然远处出现了大陆线,点了点首,自己都有点想念特洛伊了。

    随着舰船越来越靠近,裴子云站在甲板上意气风发,大声吩咐:“快,马上就要到家了,我们一鼓作气,加快速度。”

    大家也回家心切,在风帆的作用下,又用力划动双桨,舰船离弦之箭一样,以更快的速度朝着特洛伊疾驰而去。

    “你们几个跟着我这么久,吃了不少苦,回到家,我一定重重有赏。”裴子云看着剩下的人说着。

    当初被龙卷风袭击前,船上有五十个水手,龙卷风袭击后也还剩下十多名,现在跟他回到家,只有区区的七个,这些人确实是吃尽了苦头,如今苦尽甘来,他不会亏待他们。

    “多谢王子。”七人都是大喜。

    过了一会儿,远处陆地的轮廓已经若隐若现,裴子云命令将船驶向特洛伊的秘密码头。

    特洛伊的秘密码头处于一个隐秘的港湾,裴子云战舰缓缓靠了过去,因没有事先的通知,码头上警报大作,几只战舰驶了出来,逼近了裴子云的战舰。

    “谁。”特洛伊驶出来的战舰有人问着。

    裴子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着:“是我。”

    战舰上的百夫长一看,开始时认不出,仔细看才发现是失踪了许久的帕里斯王子,惊喜:“帕里斯王子,您终于回来了,普里阿摩斯国王非常想念您!”

    裴子云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普里阿摩斯对他的想念,特洛伊之战少了自己,就似乎被斩断了一臂。

    战舰缓缓靠上了码头,一下船,风卷起雪,越来越大了,裴子云仰视着昏暗的天穹,问着:“到特洛伊城有多少路?”

    “有半天的路,这样大的雪,帕里斯王子你休息下再回去。”百夫长立刻说着。

    这道理是很简单的,容易找的港口早就被希腊人占领或监督,不容易找的秘密港口自然很远,而且虽是早晨,但的确雪大,裴子云看了看自己,自己都变成了野人一样,而几个水手都疲惫不堪,笑着:“那就休息下,明天再回去。”

    秘密港口的住所其实很简单,不过有个石围成的猪圈,圈内有几头猪,还有二条猛犬看守,狗发现了裴子云,吠叫着扑了过来。

    港口的百夫长连忙吆喝,裴子云看了看,说着:“杀二头猪,让我们痛快的吃一顿,花费我来出。”

    “还有,准备下热水和新衣服。”

    百夫长顿时欣喜,大声答应,虽有猪,可他们不能随便宰杀,这就得了便宜,很快,外面传来了猪的惨叫,以及报告:“帕里斯王子,水已经烧好了。”

    裴子云微微点了点头,在海上航行了这么久,可没有洗过一次热澡,此时哪里还忍得住,赶紧去了。

    虽然条件简单,木桶,但还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将几个月来疲劳都洗尽,并且用短剑剔掉了胡子,换了新的衣服。

    出来时,又是一个英俊漂亮的王子了。

    到了大厅,火烧的很旺,裴子云有着木墩,而别人都在地上铺了干枯的草和树枝,只在上面垫了一张粗陋羊皮,不过这本是这世界的常态,所有人都不以为意,盯着火堆。

    有人已经把二只猪杀掉,把肉切成片,穿在铁叉上放在火上烤,百夫长把罐里的甜酒倒在碗内,放在王子的面前,说:“王子,请尽情地享用!”

    裴子云却先走到门外,举杯浇酒在地,向诸神举行灌礼,接着才回去狼吞虎咽,用了一半,在百夫长又给自己斟上一杯美酒时,才说:“给我更详细地讲一讲特洛伊的情况吧!”

    “是的,王子。”吃的满嘴油的百夫长回答:“您离开后,已经打快一年了,周围的十几个城邦,有一半毁灭,有一半加入了我们。”

    “密西埃,吕耳纳索斯,底比斯,亚马逊,我们特洛伊人越来越强大了。”

    说着,这时乌云遮住了天空,风在空中呼啸,雪越来越大,百夫长连忙加了火柴,裴子云靠着火坐好,仔细听着百夫长给他汇报这段时间的情报,发觉情况还一切正常,这一年来,英雄很少阵亡,但是士兵死了不少。

    “帕里斯王子,亚马逊的彭忒西勒亚女王来了特洛伊,除了她,还有吕耳纳索斯及底比斯的国王和王子都到了。”

    “哼,现在我们的人比起可恶的希腊人,已经差距不远了,反击的时机就要到了,一定能打的希腊人落花流水。”

    裴子云微微沉吟,国王和王子来了并不太关心,但亚马逊的彭忒西勒亚……

    “彭忒西勒亚女王来了多少时间了?”裴子云问着。

    “帕里斯王子,她已来了半年了,不愧是阿瑞斯的女儿,在战场上多次冲杀,狠狠挫了希腊人的锐气。”

    “亚马逊的希波吕忒公主也来了吗?”裴子云问着。

    百夫长一怔,不知道帕里斯王子为什么注意这个,不过还是接着说:“据说是留在国内了。”

    “哦,没有死?”裴子云暗暗想着,历史上彭忒西勒亚来特洛伊参战可是因杀死了自己的妹妹希波吕忒,要赎罪才赶来。

    “难道又是因自己的原因,改变了结果?”裴子云想着,感觉到一阵轻松,继续问着:“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帕里斯王子,前不久,听说一个叫着阿喀琉斯的王子带五十条战船赶了过来,首先攻破了密西埃,掠夺了大量财富,还抢夺了阿波罗的祭司克律塞斯的美丽女儿克律塞伊斯,以此向希腊人证明他的武勇。”

    “这是一次很大的挫折,彭忒西勒亚女王说要亲手杀死他。”

    “什么?”裴子云心中一惊,不想上次拯救了密西埃,这次又按照命运给阿喀琉斯攻破了,而彭忒西勒亚女王去杀阿喀琉斯,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赶紧问:“这是什么时的事情?”

    “就在不久前,我调到码头换岗才二天。”百夫长说着。

    裴子云顿时站了起来,几乎同时,柴在火中“啵”爆了一声,百夫长满嘴是油,诧异看着:“王子,您怎么了?”

    “快,立刻备车,立刻赶去特洛伊。”见着百夫长呆立着,裴子云语气冰冷:“百夫长,你服从命令。”

    百夫长这才醒悟过来,看了看外面的雪,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只是跳出来喊着:“快,备车。”

    裴子云快速穿了白色束腰衣,系着青铜腰带,腰间挂着长剑,匆匆出门。

    门口,战车准备了,裴子云坐上战车,吩咐:“快,直接去城外的战场。”

    百夫长不敢怠慢,点了点头,一甩马鞭,“啪、啪”,连续两声清脆鞭炸响,战车急速朝着特洛伊城驶去。

    战车行很快,但还是差不多到中午时,才抵达到城外,只是城门紧闭,遥远就看见了战场上有人在厮杀。

    裴子云内心焦急,自己多耽搁一分钟,彭忒西勒亚女王就多一分危险,赶紧吩咐着:“冲到战场上去。”

    百夫长是军人,这时毫不迟疑,战车朝着厮杀的战场全力奔驰,速度没有半分减缓。

    战场上的希腊人大吃了一惊,完全没有料到有一辆战车会在侧面冲过来,对自己展开袭击。

    希腊人经过初始的惊慌失措,有人阻挡着战车,说着:“我是摩利翁,你是谁?”

    裴子云心中焦急,哪会和他废话,手中拿着长矛,二话不说,狠狠朝着摩利翁刺了过去。

    长矛宛一道闪电,快的摩利翁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当胸刺了个透心凉。

    裴子云将长矛一拔,鲜血喷泉一样从洞开的摩利翁伤口内喷了出来,这人重重的倒下,嘴里不断的吐着血沫,眼看是活不成了。

    周围的希腊士兵大惊,没想到有人能一下击杀摩利翁,裴子云提着长矛,命着战车:“继续朝里面冲。”

    战车碾压过去,凡是抵抗,立刻杀了,连杀十数人,顿时冲破了阵线,露出了中间的战斗。

    只见一个少年高声:“女人,你怎么敢跟世上最强大的英雄对阵?你没有看到赫克托耳在我的面前都发抖?你的末日已经到了。”

    说完,手中长矛用力的朝着彭忒西勒亚女王投掷而出。

    “咻。”长矛宛是一道流星,划破了长空,掷向彭忒西勒亚女王。

    面对这快若流星长矛,彭忒西勒亚根本无力躲避,只能举盾一挡,只听“噗”一声,长矛穿过盾,余势不减,刺入了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