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帕里斯的计谋
    奥德修斯在阿伽门农的营房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些沉重。

    不单是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的矛盾,更是一种本能的直觉——他这么多年受神恩惠,也自然培养出了一种直觉。

    奥德修斯出了营房,一路回去,在回去路上碰见了卡尔卡斯。

    虽奥德修斯心中也很不喜这个将什么事都看的很透彻的希腊预言家,但由于自己沉重的心情,以及若有若无的来自冥冥中的感应,他还是觉得应请教一下这位让自己并不喜欢的预言家。

    奥德修斯走到卡尔卡斯的面前,问着:“尊敬的预言家卡尔卡斯啊,你说现在,我们可不可以杀掉帕里斯?”

    奥德修斯还是保持了他一贯以来的老奸巨猾的特性,连问卡尔卡斯的问题都是这么的隐晦和委婉。

    一般人不知道真相,还真可能被他套出话。

    “现在战争都已打了快四年了,鲜血和仇恨已太多了,希腊和特洛伊两方面都不可能停下来,就算是罪魁祸首帕里斯死了,还必须打下去,直到有一方战胜另一方为止。”卡尔卡斯心中雪亮,但是并不想把事情真相告诉奥德修斯,一来他并不喜欢这个狡诈的国王,二来是即使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也会被阿伽门农误解,认为他是危言耸听,这样的话,又会再次得罪阿伽门农。

    “不管预测的对不对,乌鸦从不讨人喜欢。”

    卡尔卡斯并不想得罪阿伽门农,因阿伽门农是联军统帅,若善妒的阿伽门农盯上了自己,就算是最强大的英雄阿喀琉斯也未必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奥德修斯听着卡尔卡斯的话,心里获得了一丝的安慰。

    是啊,战争只能下去,已经回不了头了,而帕里斯和墨涅拉奥斯已经渐渐失去了免死金牌。

    这次杀掉帕里斯,并不会引发神的特别阻止。

    而且奥德修斯仔细分析了阿伽门农的话,一切都非常自然,看不出有破绽,最重要的是,特洛伊并没有阿喀琉斯这样的英雄,自己这次有七八个英雄出手,即使碰见最糟糕的情况,相信也可以全身而退。

    想到此处,奥德修斯觉得自己多担心了,笑了笑,不再迟疑,转身往自己的营房走去。

    看着奥德修斯离开的背影,卡尔卡斯摇头低语:“我看见了一片血光,可惜这次即使是雅典娜也无法保护你获得胜利,只能保护你全身而退。”

    这次裴子云针对希腊人的布局,可以说是获得了诸神赞同,雅典娜也不可以违背诸神的意志。

    奥德修斯虽获得了雅典娜的庇护,要取得这次胜利几乎是不可能,只可能在雅典娜的庇护下全身而退。

    卡尔卡斯的话并没有人听见,或者说即使被人听见,也没有会在乎,只因阿伽门农太需要这场胜利了。

    他必须用这场胜利重新稳固他的权威,让大家都明白希腊联军少了阿喀琉斯,照样可以在他阿伽门农的带领下取得胜利。

    特洛伊·秘密港口

    “起航。”裴子云下达起航的命令,一艘战舰缓缓驶离特洛伊的秘密港口。

    这次为了将希腊人引出来,裴子云只用了一艘最快战舰当诱饵,而且是自己亲自做这次的诱饵。

    “希腊人真的会上当吗?”埃涅阿斯站在裴子云的身旁问着。

    埃涅阿斯的担忧其实也有一定道理,这条计策看起来很简单。

    “当然。”裴子云斩钉截铁,见埃涅阿斯疑惑,就拍了拍手,说着:“相信我,这次我们一定必胜。”

    这股强烈必胜的信心感染了埃涅阿斯,也让他相信这次也许真能获胜。

    看着湛蓝的海面,天空不时有海鸥的鸣叫声传来,裴子云陷入了沉思,他之所以有这么强大信心取得胜利,是因他知道,有阿喀琉斯加盟的希腊实在太强大,必须削弱才符合宙斯的意志。

    宙斯不希望这次的特洛伊之战有任何一方的实力过分强大,最好是双方势均力敌,那样的话就可以最大程度削弱人类中的英雄。

    阿喀琉斯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平衡,现在希腊对于特洛伊已拥有了压倒性的力量,这是宙斯不愿意看到。

    即使裴子云不出手削弱希腊,宙斯也已在筹谋削弱希腊的实力。

    裴子云要使用计谋削弱希腊人,这很符合宙斯的心意,裴子云这个计划是会受到诸神的支持。

    其次,彭忒西勒亚死在了阿喀琉斯手上,自己打着为彭忒西勒亚报仇旗号,很容易获得阿瑞斯的帮助。

    阿瑞斯虽没有拯救彭忒西勒亚的生命,但那是因被宙斯阻拦了。

    阿喀琉斯杀死彭忒西勒亚的仇恨他可是一直都记着,连带对希腊人,阿瑞斯内心都是带着怒火。

    最后,受到了巨大耻辱的阿喀琉斯,已经不得不退隐到船上,不参与王子会议了——这是阿喀琉斯的脾气,也是不得已。

    得罪了联军统帅阿伽门农,阿喀琉斯也根本无法在王子会议上立足,只有希腊人受到严重挫折,才能光荣出山,王者归来。

    阿喀琉斯不会出手,除非阿伽门农能主动认错,这显不可能。

    那只有一种可能,希腊人遭受了巨大的挫折,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去请阿喀琉斯出山,这意味着阿伽门农的权威扫地。

    这三种原则,使整个诸神都会帮助裴子云取得胜利,而获得诸神帮助的裴子云没有理由不取得这次战斗的胜利。

    “善战者无赫赫之名,这是我计谋的某个颠峰。”

    “看似简单,无一不暗合于道,水到渠成,天时地利全在手中。”

    “就算是最现实的一面,我也让希腊人查知了我的舰队人数,并且连我恳求埃涅阿斯一起去也知道了——这才合乎情理。”

    “这次一定要把出战的希腊人全军歼灭。”

    战舰一路劈波斩浪,往亚马逊赶去。

    希腊人一直在关注着特洛伊的动静,在裴子云战舰出了秘密码头时,就被希腊人发现了,他们将消息很快传了回去,希腊人派遣了战船去亚马逊的必经之路上埋伏着裴子云。

    当裴子云的战舰经过了一处岛屿,在远处出现了十多只希腊人的战船,他们朝着裴子云的战舰围拢了过来。

    站在战舰甲板上的裴子云,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鱼儿咬钩了,自己就可以收线了。”

    “来人,按照指定方向逃。”战舰掉头往既定方向驶去。

    在希腊人看来,是这只战舰看见十多只埋伏的战船,调转船头仓皇出逃。

    “俄耳西科罗斯统帅,敌人的确只有一只战舰。”希腊人的战船上,一位士兵向俄耳西科罗斯汇报着最新的掌握的情况。

    “哦,确定吗?只有一艘战舰?”俄耳西科罗斯再次问。

    “是的,我们搜查附近的海域,未发现有战舰接应这艘战舰。”特勒帕勒摩斯答着。

    “陆地方面的消息呢?”

    “我们出海时传来的消息,帕里斯恳求埃涅阿斯一起出海,但赫克托耳并没有参与。”

    这时,连着奥德修斯也说着:“这很正常,特洛伊全靠着赫克托耳支撑,他不可能离开特洛伊多久,而去亚马逊来回要几个月。”

    “事实上,能说动埃涅阿斯一起出海,我已经很意外了。”

    俄耳西科罗斯听到这样的情况,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当即激动说着:“全力追赶上去,将这只战舰给拦截住。”

    其实俄耳西科罗斯用兵也很小心谨慎,这次虽自己十多只战船埋伏敌人一条战舰,但还是要反复的确认有没有可能是敌人的圈套,在确认附近海域没有任何一只敌人的战舰接应时,才打消了最后一丝疑虑。

    俄耳西科罗斯相信这次不会是敌人的计谋,因如果是敌人计谋的话,在敌人这情况下,也有信心一口气吃掉这只战舰。

    这时裴子云战舰一路奔逃,因是挑选的特洛伊最快战舰,全力奔逃情况下,希腊人很难追上。

    一路上都是帕里斯王子的战舰拼命逃,而希腊人拼命追,行驶到了忒涅多斯岛时,希腊人的战船才追赶了上来。

    面对追上来的希腊人,裴子云当即弃船,“逃上”岛屿。

    远处战船上希腊人看来,帕里斯王子慌不择路,逃到了这个海岛,而且在看到自己即将被追赶上了,更弃掉战舰,向着海岛上逃去。

    希腊人赶到了裴子云的战舰,发觉了上面有大批的黄金和青铜,不过却没有最昂贵的一份——神赐予的武器和盔甲。

    想必这被帕里斯带走了,这很合乎情理,黄金和青铜丢了可以再有,神赐的武器失去了,怎么还给亚马逊?

    俄耳西科罗斯当即下令:“控制住这批黄金和青铜,继续追杀帕里斯。”

    命令传达了下去,希腊人都非常高兴,认为这次任务实在太简单和轻松,而且收获了这一大批的黄金和青铜,到时少不了战利品。

    刚刚踏上忒涅多斯岛的特勒帕勒摩斯心情非常的高兴,觉得此时帕里斯已经是插翅难飞。

    自己只需要拿下他,就可以立下功劳,他手举着长剑,喊着:“帕里斯的想法是,在岛屿上利用地形和我们兜圈子,以获得特洛伊的救援,但是我们不能给他这个机会,追上去,杀掉帕里斯和埃涅阿斯。”

    士兵们都非常兴奋,在特勒帕勒摩斯带领下,全速追赶帕里斯,在他们看来,此时的帕里斯已是瓮中之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