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希波吕忒女王
    裴子云的战舰经过海上航行,停在亚马逊的特弥斯奇拉港口,港口响起了号角,一队女战士手持兵器分列站在港口迎接。

    裴子云身穿白色束腰衣,外罩皮甲,挂着短剑,捧着彭忒西勒亚女王骨灰盒从战舰下来,脸色肃然。

    刚走下战舰,一个身影就扑了上来,哭喊:“姐姐!”

    裴子云看上去,是希波吕忒公主,她哭的很伤心。

    “希波吕忒公主,你的姐姐彭忒西勒亚只是回到了你们父亲阿瑞斯的怀抱了,你不用太过伤心。”裴子云心中一沉,说着。

    希波吕忒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帕里斯王子,非常感谢您将姐姐送回来,我们去王宫吧。”

    裴子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随着希波吕忒一起上了战车,往亚马逊王宫而去,亚马逊王宫,跟原来一样简陋,十几座低矮建筑围绕一起,中间是个大庭园,在王宫正厅,希波吕忒带着裴子云入内,十几个亚马逊长老早已等候多时,看见裴子云捧着女王彭忒西勒亚的骨灰盒进来,全都呼喊,声音悲戚。

    “女王。”

    “女王。”

    裴子云默然不语,等着她们缓过来,就举行了简单又隆重交接仪式,郑重将手中的骨灰盒交到希波吕忒手中。

    “是我没有照顾好她,以至让她惨遭阿喀琉斯的毒手,不过我已向你的父亲阿瑞斯(Ares)发誓,一定要为彭忒西勒亚女王报仇。”

    “我已经杀掉了七个英雄,为她报仇,而你父亲赐给你姐姐盔甲和武器,我也给你们一起送回来了。”

    几个仆人手中,正是彭忒西勒亚的盔甲和武器,在大厅中闪着淡淡的金光,还有几名仆人分别举着托盘,上面是白色绸布罩着的黄金和青铜。

    “彭忒西勒亚女王帮助特洛伊一起抵抗希腊人,这些礼物是为了表示我们的一点点歉意。”裴子云说着。

    希波吕忒捧着姐姐的骨灰盒,眼睛哭的红肿,姐姐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这一转眼间,就是生死相隔,不得不让人唏嘘感叹。

    在所有的交接仪式结束,就有一个长老站了出来:“希波吕忒公主,亚马逊王国不可一日无主,我希望你能成为我们新的女王。”

    说完,这位长老就半跪行礼,拥戴希波吕忒成新的女王,而别的亚马逊长老和女战士尽都响应,表示赞同。

    希波吕忒是阿瑞斯的女儿,又是彭忒西勒亚女王的妹妹,无论是神统还是王统,在各方面都是成亚马逊的新女王的不二人选。

    希波吕忒也知道这点,并没有推迟,点了点头,说:“感谢各位厚爱,我一定会完成姐姐未完成心愿,带领我们亚马逊王国变得更强大。”

    “希波吕忒女王。”众人行礼拜见新的女王的希波吕忒,城邦的典礼没有那样繁琐,就这一下,希波吕忒算是登基为王了。

    “历史上,彭忒西勒亚杀掉了希波吕忒,又在特洛伊战死,接着得死掉了儿子阿斯卡拉福斯,阿瑞斯的血脉受到了巨大削弱。”

    “现在,至少亚马逊这支血裔保留下来了。”裴子云才想着,就听着希波吕忒说着:“我已经为姐姐选好了墓地,就在父亲神庙圣林里面,让她永远陪伴在父亲的身边,你跟我一起去将姐姐安葬吧。”

    裴子云点了点头,跟希波吕忒女王一起去了阿瑞斯的神庙。

    阿瑞斯神庙圣林

    祭司的将彭忒西勒亚女王的骨灰盒放进了早就准备的墓地里,双手举天,默默祈祷着。

    安葬的仪式很简单,不到一会就结束了。

    “帕里斯王子,我想继续率领着我们亚马逊的战士,去特洛伊抵抗希腊人,也为姐姐报仇。”希波吕忒突转过身说着。

    听着这话,所有长老都是大哗,裴子云见此,摆了摆手,断然说着:“亚马逊已失去了一位女王,不能再失去一位女王,如果你们还要报仇,就请伟大的阿瑞斯把这责任给我吧。”

    裴子云阻止了希波吕忒去特洛伊参战,随着卷入进来的城邦和王国参战,现在特洛伊之战比前几年更混乱,稍不留神,就可能将性命交代在那里。

    亚马逊的力量并不强大,少了它,对于如今的特洛伊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

    而裴子云不希望亚马逊的新女王出现在特洛伊战场上,万一有闪失,阿瑞斯都会对自己有意见。

    “希波吕忒女王,现在特洛伊和希腊的交战正需要我回去效力时,我送到了,现在就先告辞了。”见着长老们松了口气,裴子云也不想多留,他心里清楚,长老的想法是——特洛伊和希腊人的战争,与亚马逊人无关,原本女王已经战死,再也不能把新女王拖入泥潭了。

    “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宴会,你不留下来参加完宴会再走吗?”希波吕忒怅然若失,说着。

    “不了,希波吕忒女王,非常感谢您的隆重的招待,但特洛伊的战争已到了紧要关头,我必须尽早赶回去。”裴子云微微一笑:“假如此战我能活下来,再来也不迟。”

    希波吕忒女王恋恋不舍看着裴子云,虽很想他留下,但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亚马逊人不可能再参战,而特洛伊亟需要他尽早回去,也没有再开口挽留。

    但她重新拿来了彭忒西勒亚的武器和盔甲,说着:“帕里斯王子,你就带上这个吧,穿着它,就等于是父亲和姐姐亲自复仇。”

    裴子云有点意外,没想到转了一圈,这盔甲和武器又回到自己的手中。

    不过这毕竟是神的武器,穿在身上对战力的提升也很大,裴子云没有拒绝,接过了希波吕忒手中的盔甲和武器。

    “希波吕忒女王,我就先告辞了。”说完,朝希波吕忒行礼,就要离开。

    “我送一送你吧。”希波吕忒说着。

    裴子云没有拒绝,和希波吕忒一起出了王宫,乘战车往港口去了。

    亚马逊特弥斯奇拉港口

    战车停了下来,裴子云和希波吕忒下了战车,裴子云来到亚马逊,其实也就只呆了半天,这还是交接仪式花了点时间。

    “帕里斯,你以后还会来亚马逊看我吗?”希波吕忒满含期待的问着。

    “希波吕忒女王,只要战事结束,我有机会一定会赶来看望你。”裴子云微笑的说着,他知道希波吕忒对他的心意,但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迟早都是要离开,只能辜负了希波吕忒的好意。

    海伦是因剧情需要,不然的话,他也没有闲工夫去应付这些事,而现在跟她们在一起久了,感情也培养了起来。

    “希波吕忒女王,珍重。”裴子云说完,转身上了舰船。

    “帕里斯,神会庇佑你取得胜利,你也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望我!”希波吕忒女王追了几步,大声的喊着。

    裴子云已经上了舰船,听到了希波吕忒的话,苦笑摇了摇头。

    “起航。”下达了起航的命令,舰船驶离亚马逊的特弥斯奇拉港口,向着特洛伊而去。

    一望无际的海面,浪花拍打着船舷,几只海鸟正从舰船的上空高高的掠过。

    裴子云远眺着海面,对于大海的辽阔,永远欣赏不够。

    这时,一道幻影出现在船上甲板上,周围水手没有看见她,有的甚至从她的身体上穿越了过去,都毫无所觉。

    幻影女士走到裴子云前说着:“帕里斯,你这次计谋很不错,成功在诸神的眼皮子底下杀掉了这样多希腊英雄。”

    裴子云在幻影女士出现一瞬间,满级祭司感觉也感受到了她的气息。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对幻影女士的突然出现,脸上还出现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裴子云没有转身,看着远方海面,说着:“尊敬的女士,多谢您的夸奖,这计谋可一不可再,下次绝没有这样好事给我了。”

    幻影女士点了点头,赞同裴子云这个说法,诸神不可能再让帕里斯一次性杀掉这样多希腊英雄了。

    她顿了顿,说着:“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特洛伊战争出现新的进展。”

    “阿喀琉斯受到了阿伽门农的侮辱,愤然退出了战争,而特洛伊的埃涅阿斯、赫克托耳、宙斯儿子萨尔佩冬都趁机投入了战斗,希腊人遇到了严重失败,正在死守最后的防线。”

    裴子云眉一挑,没想到自己走后这几个月,特洛伊之战进展这样大,照他看来,这一切还是宙斯的安排,目的就是逼着受尽屈辱的阿喀琉斯参战。

    他没有开口,听着幻影女士的诉说。

    “而阿伽门农已向阿喀琉斯屈服了,向受辱的阿喀琉斯赔偿了巨量的财富,还答应把女儿嫁给他一个。”

    裴子云没想到阿伽门农能这样舍得,不过想想也是,希腊人已被逼入绝境,除了请阿喀琉斯出山,没有更好选择了。

    “但是阿喀琉斯还是拒绝了阿伽门农。”

    幻影女士说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结果,按道理这样丰厚条件,阿喀琉斯不管是面子,里子都有了,不应该拒绝才是,但最后就是拒绝了。

    “阿喀琉斯还是太年轻,血气方刚,这过分了啊。”裴子云听了不由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