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命运的福份
    幻影女士对于裴子云说的话,微微诧异,她好奇的问:“哦?怎么说?”

    “希腊人受到了巨大失败,这会让受辱阿喀琉斯满意,让他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可以王者归来。”裴子云说着。

    “没有这个合理理由,阿喀琉斯是不可能再次帮助希腊人。”

    “但是这期间,每时每刻,流的都是希腊人的鲜血。”

    “现在阿喀琉斯不肯回去,希腊人可能继续流血,情况越来越恶化,那站在了希腊人那方面的神灵,它们的耐心和情分都是有限。”

    这话说的谨慎,裴子云并没有说我知道内情,只是按照凡人角度常理来推算。

    幻影女士听着裴子云的分析,不断点头,显很是赞同他的说法,她说着:“忒提丝(Thetis)的情分在消耗,宙斯(Zeus)现在已经表现的没有多少耐心了,只是因忒提丝还在恳求,看着忒提丝的情分上,宙斯还是给了阿喀琉斯一点时间。”

    “你说的没有错,如果阿喀琉斯再拖下去,不但希腊联军对他产生反感,而且支持希腊人的诸神,赫拉(Hera)、雅典娜(Athena)以及波塞冬(Poseidon),对阿喀琉斯的感觉会更差,有的甚至产生了恶感。”

    “在它们看来,就是阿喀琉斯拒绝出战,才导致希腊人陷入现在境地,只是有着宙斯的警告,诸神都没有轻举妄动。”

    “阿喀琉斯正在一步步的走向死亡,虽他本来就没有多少生存机会。”幻影女士也宣判着阿喀琉斯的死刑,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她意味深长的说着:“阿喀琉斯现在拖延每一天,都在迅速消耗着命运的福份。”

    “不仅仅是人,也是神。”

    幻影女士说出了一个新的词,命运的福份,这是裴子云以前从未听说过,不由若有所思,知道这个词语也许涉及这个世界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阿喀琉斯一直以来都有着成神的可能,福份应非常大,但宙斯却故意让他消耗,一步步消耗完,直到死亡。

    “或者这才是战争打了许多年的原因?”裴子云暗暗想着。

    阿喀琉斯对宙斯来说就是一个隐患,但是命运没有消耗完,就不会死。

    宙斯才让特洛伊之战打了这么多年,慢慢消耗着阿喀琉斯命运,即使阿喀琉斯具有成神的福份,经过这么多年也会消耗干净,到时就是他的死期。

    裴子云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老谋深算宙斯要剪除一个人类英雄按道理不用这么复杂,但是偏偏就是用了这复杂方式,只能说明在消耗这些英雄的命运。

    正想着,就听见幻影女士说:“不过帕里斯,你杀死了这样多的英雄,虽每次都有理有据,还是引起了一些神的反感。”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裴子云苦笑,杀死这些英雄的真实的意图不能告诉幻影女士,但是为了获得这些英雄的血脉以提升力量,却不得不这样。

    “尊敬的女士,我们是在战争,不是他们杀我,就是我杀他们,虽然这些事情需要警醒,但我不得不这样。”

    “现在我只担心最后的命运——女士,你能帮助我吗?”

    裴子云说的最后的命运,当然是特洛伊之战结束时,诸神不在需要他,要取他性命的时候。

    “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杀掉一个命运的可能性,我将帮助你一次。”幻影女士听了这话并不意外,她沉吟着,抛出了一个诱饵,但没有说清楚,这个命运的可能性是什么。

    “命运的可能性?”裴子云同样沉吟,原本他以为这位与盖亚(Gaia)有关,毕竟自己感觉到了盖亚的某种气息,但现在看来,她更多和命运有关。

    命运的可能性,使得裴子云突然之间想起了《魔兽世界》青铜龙,能干涉时间线,是世界正常历史的守护者,诺兹多姆与他的子嗣担起了保护历史不被篡改的重任。

    时间线和命运线紧密相连,上次自己就可能跨越了时间线,那这次的命运可能性又是什么呢?

    才想着,系统提示传来。

    眼前飞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了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透明资料框,上面有文字显示。

    “任务:响应幻影女士的呼唤,获得三滴神血,进行下一次命运之旅。”

    “尊敬的女士,我会帮助你的。”裴子云看着系统任务说,虽不知道命运可能性是什么,但系统的任务已出来了,必须答应。

    幻影女士很满意点了点头,说着:“这次你必须赶去战场,你会有机会获得神之血。”

    “去吧,拿到它,我将给你一阵顺风,让你快速回去,加入到关键战场上去。”

    说完,海面上腾起一股海风,战舰在它作用下,离弦之箭一样,射向了特洛伊的方向。

    幻影女士在释放出了这阵顺风,身影缓缓消失在战舰甲板上。

    裴子云早就习惯了她来临和离开的方式,并没有觉得惊奇,只是沉吟:“三滴神血么?”

    希腊人营地

    希腊人已放弃了大部分控制权在牢牢紧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阿伽门农在向阿喀琉斯屈服无果之后,不得不亲自率领着希腊的英雄和士兵进行抵抗。

    惨烈的厮杀在继续,希腊人退无可退,而特洛伊人也看见了胜利曙光,双方都在竭尽所能的消耗对方。

    阿伽门农是希腊联军的统帅,平时很少出手,让很多人都忽视了他也是一个强大的英雄,此时,身披战甲,提着长矛,组织希腊人抵抗,并且亲自刺杀着特洛伊人。

    “去死!”长矛挥动,特洛伊的士兵和十夫长根本不是对手,转眼就被他杀死了几个。

    这时,安忒诺尔的儿子伊斐达玛斯和科翁赶了过来。

    “是阿伽门农,杀死他!”他们看见阿伽门农的身影,兴奋提着武器就杀了过去,若能将阿伽门农杀死的话,就是最大的荣耀。

    阿伽门农当然也看见了特洛伊的英雄,他在伊斐达玛斯和科翁冲过来时,手中的长矛狠狠的朝着科翁投掷了出去。

    “咻。”长矛划破长空,出现在了科翁的面前。

    安忒诺尔的儿子科翁也是一名强大的英雄,面对出其不意的长矛,奋力向侧面扑了出去,险之又险躲过了阿伽门农投掷过来的长矛。

    而这时伊斐达玛斯已赶到了阿伽门农面前,举起手中长矛朝着阿伽门农的腰间刺了过去,才掷出长矛的阿伽门农甚至来不及抵抗。

    但命运女神似乎眷顾阿伽门农,伊斐达玛斯长矛的矛尖刺在了阿伽门农的腰带上,只听“啪”一声折断了。

    阿伽门农惊出一身冷汗,不会放过这机会,左手一把抓住矛身,用力一拉,将其夺了过来,同时右手从腰间拔出了长剑,朝着惊魂未定的伊斐达玛斯的脖子上就挥斩了过去。

    “噗。”阿伽门农长剑斩在了伊斐达玛斯脖子上,血花四溅,半个脖子被斩断,跌了下去。

    “伊斐达玛斯!”这时,科翁赶了过来,愤怒的斜刺了一矛,刚好刺中了阿伽门农的手臂上靠近手肘的地方。

    阿伽门农感到一阵剧烈疼痛,被刺中之处,鲜血染红了衣袖,不及多想,反身一剑,科翁一退,躲过了挥斩。

    “去死”阿伽门农接过一个矛投掷,这次科翁没有来不及躲避,正中胸口,倒在兄弟尸体上死去。

    阿伽门农杀了科翁,不敢恋战,自己受了伤,需要治疗,不然的话,战力受损,在战场上很容易被敌人钻到空子。

    “撤退,去医生弗厄翁那里去。”阿伽门农立刻命令着,跳上战车离开战场,飞快驶向营地。

    但是他的退去,使得希腊人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士气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士兵们节节败退。

    赫克托耳看到阿伽门农撤离战场,知道机会难得,大声呼喊:“朋友们,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希腊人的统帅阿伽门农逃离了战场,宙斯将使我们得到胜利,前进,冲啊!”

    他一边喊着,一阵旋风一样向着前方冲锋,所有经过的地方,希腊英雄和士兵都退避三舍,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本来希腊人里有大埃阿斯,狄俄墨得斯都可以抵挡赫尔托尔袭击,但此刻他们似乎没有在战场上。

    战场上,医生马哈翁正给一位英雄包扎着伤口,这时赫克托耳正好瞧准机会,赶了过来,朝着马哈翁一矛刺了过去。

    马哈翁正在专心给英雄包扎伤口,哪知道有人会对他袭击,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挡,眼看着就要被赫克托耳击杀在长矛之下。

    被马哈翁包扎伤口的英雄心中万分焦急,在千钧一发时,及时将马哈翁推了开去,但马哈翁还是被赫克托耳刺中了右肩。

    “噗。”鲜血从马哈翁的右肩流出,染红了一大片。

    伊多墨纽斯看见马哈翁右肩负了伤,大声呼喊:“涅斯托耳,快扶马哈翁医生上车!”

    自己提着武器挡住了袭来的赫克托耳。

    一个可以治疗箭伤,精于医道的医生,在战场上的效果,可以抵得上几百普通的士兵。

    所以一看到马哈翁被赫克托耳刺伤,希腊人都急了,要是马哈翁被赫克托耳杀死,他们受伤的话,将没有医生治疗,只能等死了。

    “我在!”涅斯托耳驾着战车及时赶了过来,手一拉,就将右肩受伤的马哈翁医生拉上了战车,毫不迟疑,驱车奔回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