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希腊人的溃败
    “狄俄墨得斯撤退了,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撤退了,神医马哈翁也受了矛伤而撤退了。”

    特洛伊人潮水一样涌来,冲击希腊人最后一道防线,眼看着防线就要被攻破,这道防线破了,就只剩下战船还有一点点余地留给希腊人防守了。

    拼杀在前面的埃阿斯,心里产生恐惧,觉得此刻已守不住了,背起盾牌,很干脆朝战船撤去。

    一路上,都是因受伤撤下来英雄和士兵,战斗进行到这时,双方其实都已筋疲力尽,但这时就是拼的谁的意志更坚定。

    “快,快。”涅斯托耳从救下马哈翁,用战车带离战场来到战船营,在神情阴郁的阿喀琉斯的面前经过。

    展车并未有丝毫停留,一路将马哈翁医生送到了战船营救治。

    此时阿喀琉斯正坐在船尾静静看着特洛伊人追杀同胞,神态平静,仿佛这些被追杀的人跟自己毫不相干。

    阿喀琉斯已经这样坐着很长时间了,每天起来,就静静坐在船尾看着希腊人和特洛伊人战斗,无论希腊人胜了,还是失败了,都无动于衷。

    许多人都来找过阿喀琉斯,曾经羞辱过他,发誓不会在找他的阿伽门农,都放下了尊严,亲自带着黄金和青铜过来给他道歉,并答应嫁给一个女儿,却不能让他回心转意。

    阿喀琉斯拒绝所有人的劝说,从王子会议后就不再出战。

    最后,大家都放弃了劝说的想法,就让他一个人静静坐在船尾。

    “阿喀琉斯冷血,根本不是希腊人。”

    “他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一个个死,而不肯伸手救援。”

    “一点耻辱,就要我们整个陪葬?”

    “按照城邦法,这样的人就应该处决,并且全家贬成奴隶。”

    “全家变成奴隶?阿喀琉斯父亲是英雄珀琉斯,母亲是忒提斯(Thetis),谁能奈何得了?”

    许多希腊人对阿喀琉斯充满怨恨,认为他见死不救,甚至有的人认为希腊联军步入了现在境地都是因为他引起。

    大家从阿喀琉斯经过时,有些人眼神里带着鄙夷,但阿喀琉斯不为所动,敢当面嘲笑的人,哪怕是同胞,都被阿喀琉斯杀了,敢怒不敢说的不过是一条狗。

    “哼,希腊人全部死光了,我也能攻破特洛伊,我现在理解赫拉克勒斯(Hercules)的心情了(注1)”

    “国家都是我脚下的烂泥,何况是那些普通人。”阿喀琉斯这冷冷的静观中,心中却越来越自信,只是当看见涅斯托耳扶着一个受伤的老人从面前经过时,心里的一根弦终被拨动了。

    一直以来沉寂心灵仿佛打开了一丝缝隙。

    阿喀琉斯缓缓站起身,把帕特洛克罗斯叫到跟前,说:“帕特洛克罗斯,我亲爱的朋友,去吧,问一下涅斯托耳,他从战场上带回的人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对希腊人产生了怜悯。”

    “好的,阿喀琉斯王子。”帕特洛克罗斯喜悦的说着,对阿喀琉斯现在状态,他非常的担心,不但是担心阿喀琉斯,更担心着希腊人的命运,现在看见终于有了一丝变化,自然非常高兴。

    他虽是阿喀琉斯的朋友,一直以来,在希腊联军里,扮演着阿喀琉斯传令官的角色。

    这次,他也遵从阿喀琉斯命令来到了船队。

    涅斯托耳看到他时,知道他是阿喀琉斯的朋友,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握着他的手,友好想要给他让座。

    “尊贵的帕特洛克罗斯,您请坐。”

    帕特洛克罗斯摆了摆手,说:“不必客气,尊敬的老人!阿喀琉斯派我来看一下,他想知道刚刚被您扶着进入战船的人是谁。”

    “他是可敬的马哈翁医生,曾经救治了许多王子和英雄,不想轮到他自己受伤了。”涅斯托耳叹息的说着。

    马哈翁医生的受伤,是大家都始料未及也不愿意看见的事,战场上伤员少了他的救治,会增加许多伤亡,对希腊人的士气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帕特洛克罗斯没想到受伤的人会是受人尊敬的马哈翁医生,他赶紧说:“原来是神医马哈翁,现在我知道他是谁了,我得赶快回去告诉阿喀琉斯,你知道我的朋友是个急性子。”

    “不过,回去之前,我想再寻问一下,马哈翁医生是怎么受伤?”

    “马哈翁医生是在战场救治多墨纽斯时,被赫克托耳刺伤,要不是多墨纽斯及时把他推开,也许他就要去哈迪斯(Hades)的领域了。”

    “原来如此,我会把这个情况告诉阿喀琉斯。”帕特洛克罗斯说着,就要告辞离去。

    这时,涅斯托耳感慨的说:“帕特洛克罗斯,阿喀琉斯为什么关心马哈翁?实际上所有的最勇敢的英雄都受伤躺在了船上。”

    “狄俄墨得斯受了箭伤,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受了矛伤,而我刚刚带回来的神医马哈翁也受了矛伤。”

    涅斯托耳说的这些,帕特洛克罗斯当然也清楚,若不是这些英雄受伤躺在船上,希腊人也不会溃败的这样快。

    但帕特洛克罗斯并不是阿喀琉斯,并没有打断涅斯托耳的说话,而是静静的聆听着。

    “阿喀琉斯太过无情,他难道想等到我们的船只被烧成灰烬?等到所有的希腊人都死在血泊中才甘心?”

    老人一脸悲痛,为阿喀琉斯的见死不救而心怀愤懑,如果阿喀琉斯愿意出手,说不定面对这境地的就是特洛伊人了,而不是现在这样,他们整个希腊联军面临失败的危险。

    “呵,我多么希望自己和年轻时一样身强力壮,那时我活跃在战场上,而不需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我曾多次作一位胜利者,住在珀琉斯的家中,那时,我曾见过你,还有你的父亲墨诺提俄斯和年幼的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的父亲,一位半老英雄,勉励阿喀琉斯要奋勇争先,而对你,你的父亲反复嘱咐,要你当阿喀琉斯的朋友和指导者。”

    老人追忆着当初见到帕特洛克罗斯和阿喀琉斯的见闻,以期望这些能打动他,让无情的阿喀琉斯能再一次的出手,挽救快要陷入绝境的希腊联军。

    “将这事告诉阿喀琉斯吧,也许你的劝说会打动他。”

    帕特洛克罗斯对着埃涅阿斯深深行了一礼,说着:“尊敬的埃涅阿斯,您的话我一定会告诉阿喀琉斯,我也不希望希腊人一直失败下去。”

    说完,帕特洛克罗斯就告退而出,离开了战船。

    对希腊人的失败,帕特洛克罗斯同样义愤填膺,但他对阿喀琉斯很了解。

    “许多人都忘记了,阿喀琉斯才十七八岁。”

    “过于强大的力量,也增加了他的坚硬,只要阿喀琉斯决定了的事情,即使是自己都很难劝说。”

    “不过,神医马哈翁受伤,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帕特洛克罗斯走下战船,回去的路上,看见了希腊人和特洛伊人惨烈厮杀,希腊人被特洛伊人渐渐逼退,已经退守到战船附近了。

    再继续退下去,希腊人要不然乘船离开,要不然就要被特洛伊人彻底歼灭,这两种结果都意味着这次远征失败。

    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心,就怕特洛伊人趁胜追击,直接带着众多的特洛伊军队杀到希腊,那希腊的各个城邦将面临着毁灭的结局,这是所有希腊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

    “轰”正想着,后面发出了巨大声音,帕特洛克罗斯回首一看,就看见一个特洛伊英雄爬上了墙垛。

    墙垛并不高,大概三米高度,英雄很轻易就能攀爬上去。

    墙垛上,芯斯托耳儿子阿尔卡蒙正在奋勇的刺杀着爬上墙垛的特洛伊人,在他的阻拦下,特洛伊人打算从墙垛上突破的企图破灭。

    只是这个英雄,趁着阿尔卡蒙刺杀时,用长矛狠狠袭向了躲避不及的阿尔卡蒙的胸口,只听“噗”一声,长矛深深刺入了进去。

    鲜血瞬间染红了阿尔卡蒙的盔甲,他张了张嘴,不断涌出鲜血。

    这个特洛伊英雄一脚将阿尔卡蒙给踹下了墙垛,将带血的长矛高高举起,引得附近的特洛伊人欢呼一片。

    “这是宙斯的儿子萨尔佩冬。”帕特洛克罗斯看到这里,脸色发青,拳紧紧的攥紧,心里一阵痛楚,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前去找萨尔佩冬报仇。

    希腊人的颓势已不可挽回,除非阿喀琉斯能出手,要不,就会面临着毁灭的命运,帕特洛克罗斯决定这次要好好劝说自己的好朋友,虽他已经这么做过了。

    萨尔佩冬将阿尔卡蒙杀死后,墙垛上再也没有有力阻拦,为特洛伊的后续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通道。

    埃阿斯看着这边的情况,心中焦急,迅速的赶了过来,拿起手中武器抵御着潮水一样涌上来的特洛伊人。

    看着埃阿斯冲杀过来,萨尔佩冬知道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能拿下埃阿斯,于是回头看着特洛伊的军队,呼喊:“我一个人是不能突破敌人的防线!我们必须齐心合力,才能开辟达到战船的道路。”

    众人听到他的话,紧紧聚在他的周围,向着墙垛突进。

    希腊人也不甘示弱,聚集了过来,围在了埃阿斯的周围,阻拦着特洛伊人的突破。

    “杀!”双方士兵隔着一堵围墙激烈的拼搏厮杀,战况再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

    就在这时,乘着幻影女士的顺风,抵达了码头,又一路风驰电掣回来的裴子云,已乘着战车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