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赫克托耳的攻破
    “冲上去。”裴子云命令着,御者驾着战车冲入了战场。

    幻影女士让他回到特洛伊的战场寻找神之血,一赶到特洛伊就用祭司感觉感受周围,以尽快确定神之血的方位。

    瞬间,战场上各种看得见,看不见画面都印入了裴子云脑海中。

    “赫克托耳在前进,迅猛冲击着敌人防线,而阿波罗隐身在他的上空,手持可怕的盾牌,指引赫克托耳冲锋。”

    “这是神上阵了啊!”裴子云立刻看见战场上各种异相,有凡人,也有神灵,但是唯没有找到需要的神之血。

    “也许时机还没到。”裴子云暗暗想着,在眼前,希腊人和特洛伊人呐喊,激烈厮杀在一起,双方的英雄不时的朝着对方投掷出自己手中的矛枪。

    战场上矛箭齐飞,一不小心,就可能被远处飞来矛刺中,还有弓弦不时响动,这是弓手在瞄准敌方,伺机偷袭。

    这场战争,双方把一切可以利用的都用上了,目的就是为了胜利。

    裴子云的战车并没有继续深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在战场上搜索神之血。

    这时获取神之血时机不到,裴子云可以利用这个混乱时机收割一些希腊英雄,当下在战车上拿起了一张弓,将箭袋背在左肩,目光扫看着。

    “有了!”不远,一个希腊英雄一矛,一个特洛伊士兵应声而倒,他杀了一个,还不罢休,连声大笑,又砍翻了一个。

    这周围并没有特洛伊的英雄,靠普通士兵很难抵挡,局部已经出现了溃败,裴子云仔细一看:“是雅典国王梅纳斯透斯的朋友阿尔刻西拉俄斯。”

    “当年我去雅典时,还曾一起喝过酒,可惜的是,现在只有取你性命了。”裴子云趁阿尔刻西拉俄斯不备,弯弓搭箭,一箭射去。

    “噗。”

    箭矢穿过,准确命中了阿尔刻西拉俄斯的头颅,深深刺入进去,顿时立刻毙命,沉重的尸身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些灰尘。

    阿尔刻西拉俄斯的御者和卫兵立刻大哗,顺着方向看去,只见是一个青年正在张弓搭箭,目光锐利。

    “是帕里斯王子,他杀了阿尔刻西拉俄斯。”几人悲愤的冲了上去。

    “噗噗噗”站在战车上的裴子云,又连射三箭,弓弦震动发出响声,箭瞬发而至,毫无悬念又击杀三人。

    裴子云甩甩手,感觉手臂有些酸胀,但是这支希腊小队的意志已崩溃,连连向后退却,想要脱离射击范围。

    “特洛伊人,杀掉他们。”

    “是,帕里斯王子。”特洛伊的士兵,早被帕里斯王子惊艳表现慑服,发出了欢呼,扑上去,把余下几个希腊人砍杀。

    “继续冲入。”裴子云命令着,他寻思:“我感觉到了箭无虚发,这是阿波罗在给我加持,他可是远射之神。”

    阿波罗虽一直跟随着赫克托耳,但帕里斯动静也一直在关注,当他看见帕里斯拿起弓箭射杀希腊人时,毫不犹豫的给裴子云弓箭进行了加持。

    裴子云的箭艺本来就高超,加上阿波罗加持,强如阿尔刻西拉俄斯对一箭也毫无防抗,瞬间击杀。

    杀了一个希腊英雄,裴子云再次在战场上寻找着可以猎杀的希腊英雄。

    过了一会,又看见了不远处一个希腊英雄,这个英雄不断的击杀着特洛伊的士兵,引起了裴子云的注意。

    就在这英雄用手中长矛刺杀了一名特洛伊的十夫长的瞬间,裴子云抓住了这个破绽,弯弓瞄准,连射出了两支连珠箭。

    “咻、咻”

    两只羽箭闪电一样,一前一后抵达了这个英雄的面前。

    “当。”

    这英雄不愧成名多年英雄,被偷袭时还能反应过来,举矛格挡住了一只箭矢,但紧随而来的第二只箭矢,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噗。”弓箭力道很足,箭矢几乎没入了胸口大半,这个英雄踉踉跄跄几步,栽倒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得伊俄科斯死了。”有人大声叫喊着。

    这个叫着得伊俄科斯的英雄的阵亡导致附近希腊人再也抵挡不住特洛伊人的进攻,很快就溃败,都拼命的朝着战船奔逃,似乎那里可以让他们获得喘息。

    在裴子云用弓箭击杀两位希腊英雄时,赫克托耳正大展神威,和俾俄喜阿人的国王斯提希俄斯交战。

    斯提希俄斯国王也是一个英雄,与赫克托耳对阵中,也能抵挡赫克托耳一阵而不迅速溃败。

    但斯提希俄斯国王没有赫克托耳的力量和年轻,厮杀了一阵就渐渐显出颓势,不再得心应手了。

    当斯提希俄斯国王露出一个破绽,赫克托耳把握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手中的长矛一闪,穿过了斯提希俄斯国王的阻挡,矛尖刺中了心脏。

    “噗。”血花四溅,斯提希俄斯国王的动作定格在最后一瞬,身体“轰”的一声倒下。

    又一面,埃涅阿斯刚将雅典人伊阿索斯杀死在长矛下,盯上了离他不远的洛克里斯人埃阿斯的异母兄弟墨冬。

    墨冬正率领着希腊人抵抗着潮水一样的特洛伊人,突斜刺里杀出了一根长矛,定睛一看,发现是埃涅阿斯。

    埃涅阿斯并没有给太多思考时间,墨冬刚躲过长矛,埃涅阿斯下一波攻击又赶到了。

    墨冬在埃涅阿斯连绵进攻下,险象环生,不到一会,只听一声惨叫,就被埃涅阿斯刺死在了长矛下。

    在这些希腊英雄被杀死,战场上形式发生巨大变化,希腊人很快就出现了大面积的溃败,他们退向了战船,而特洛伊人则紧紧咬住不放,跟随着杀向战船。

    希腊人的溃逃对特洛伊人无疑是利好消息,赫克托耳大声鼓励:“放下穿着铠甲的尸体,快去抢占战船。”

    有些特洛伊士兵会在战斗还没有结束就去尸体上摸索财物,或干脆将尸体上的值钱的东西扒下来,而战船上说不定会有更好东西。

    当赫克托耳这样说时,那些捡拾尸体的特洛伊士兵全都恍然大悟,冲向了战船的方向。

    如果希腊人战船被特洛伊人抢占,那希腊人将再无任何退路,只有乖乖受死了,赫克托耳因此叫喊着,驾着战车朝着壕沟奔去。

    特洛伊别的英雄也跟着赫克托耳往壕沟奔去,士兵们潮水一样跟随。

    “前面是壕沟,怎么办?”英雄们冲到前面,却发觉有着阻挡,这壕沟很深也很宽,人过去可以攀爬,但是战车就过不去,是不可能跨过这样宽的壕沟。

    这时,阿波罗(Apollo)出现了,它站在壕沟中间,抬起脚猛的一踩。

    “哗。”巨量泥土塌了下去,一下子就将壕沟填平,且铺成了一条可以让战车通过的通道。

    “赞美神灵。”赫克托耳高喊着,战车并没有减速,全力冲了过去,而别的特洛伊英雄的战车和士兵,也前仆后继冲过壕沟,朝着战船冲去。

    “神灵真作弊啊!”跟在后面的裴子云看清了一切,不由摇首。

    没有神灵支持的一方,任何围墙和壕沟都不能阻挡敌人,而且场上乱箭和长矛横飞,裴子云已经看见阿波罗多次拨开了射向赫克托耳的武器。

    “前世乐虎国际国际,小李飞刀,龙凤环,三少爷的剑,任凭你武功再好,道心再强,遇到了这种作弊都立刻死。”

    现在没有神灵直接支持的希腊人,溃败已成定局,在没有阿喀琉斯的参战的情况下,不可能再有转机。

    “跟着冲上去。”裴子云命令着,这时就是收割英雄的时机。

    战船营·帐篷

    帐篷内有些阴暗,帕特洛克罗斯坐在帐篷里为欧律帕洛斯用烈酒洗着伤口,欧律帕洛斯是刚刚在战线上被特洛伊英雄给刺伤了。

    “赫克托耳冲上来了。”

    “救命呐!”

    当帕特洛克罗斯听到特洛伊人呐喊声和希腊人溃逃时发出的恐怖呼救声,心里被狠狠刺了下。

    当初帕特洛克罗斯从涅斯托耳那里回去将所见所闻告诉好朋友阿喀琉斯时,虽阿喀琉斯依旧无动于衷,但自己心里对希腊人溃败于心不忍。

    在阿喀琉斯不参战的情况下,帕特洛克罗斯也频繁给各个受了伤的英雄和士兵包扎伤口。

    帕特洛克罗斯拍下大腿,痛苦的说着:“欧律帕洛斯,尽管我想继续给你医治,但现在我不能在这里久留。”

    “外面的杀声震天,我实在坐不安稳,我必须去找阿喀琉斯,希望在神的保佑下,说服他重新投入战斗。”

    说完,帕特洛克罗斯就立即起身出了帐篷,朝着阿喀琉斯而去,就在这时,突听见了“轰”的一声,他回首一看,就营地围墙摇摆着倒塌了。

    瞬间,帕特洛克罗斯脸色煞白,这意味着希腊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已被特洛伊人攻破了。

    “杀,杀光希腊人。”

    “焚烧掉他们的船,让希腊人全部埋葬在这里。”

    战船是希腊人的最后一条退路,却是特洛伊人最后一个要攻破对象,双方谁都不会退怯,一时间,连伤员都在船上拿起了武器,与特洛伊人厮杀。

    赫克托耳第一个扑入战船,迎面而来的就是埃阿斯,两人一直都旗鼓相当,此时激烈的厮杀起来。

    埃阿斯的伙伴吕科佛翁看着埃阿斯一时拿不下赫克托耳,就来助战。

    “咻。”一根箭矢出其不意从侧方射来,只听着“噗”一声,箭钉入了吕科佛翁的脖子,他拼命用手捂住,但鲜血还顺着手指飞溅。

    “呃……”吕科佛翁张了张嘴,满嘴的血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嘭”一声倒下,在船上摔了下去。

    “吕科佛翁。”埃阿斯看见伙伴遭遇了不测,大声痛呼着,周围希腊人也喊着名字,但吕科佛翁却再也听不到了。

    “是帕里斯,这个卑鄙的人又在放冷箭。”这是埃阿斯的心情,但几乎同时,赫克托耳却大声欢呼:“射的好,帕里斯!”

    “第三个英雄了。”裴子云缓缓将弓收起,他敏锐的感觉到神灵已经注意自己了,连忙收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