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阿喀琉斯之爱
    吕科佛翁被帕里斯射杀,赫克托耳大声欢呼,一矛直刺,一个希腊十夫长闷哼一声,胸口喷洒出一片血雾。

    “啊啊——”见着赫克托耳猖狂,埃阿斯怒叫,长矛直刺,双眼燃烧着一股火焰,散发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铿!”两矛硬接数下,铿然折断,两人都拔出剑,而赫克托耳大声呼喊:“英雄们,勇敢前进呀!”

    “雷霆之神亲自折断希腊人的弓箭!神是站在我们这一面!”

    “前进!”

    “前进!”赫克托耳的话激励了特洛伊人的士气,使特洛伊人的战力大增,英雄和士兵都呐喊着冲锋。

    现在的情况看,确实雷霆之神站在了特洛伊这方面。

    特洛伊之战刚开始时,希腊人非常强势,特洛伊几乎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现在希腊人却几乎要被特洛伊打败。

    如果不是雷霆之神站在特洛伊这一方,怎么会反差这样大?

    埃阿斯看着赫克托耳的呼唤,看着希腊人低沉的士气,知道不能让他继续压了下去,也大声呼喊:“希腊人,战船是我们的生命,如果赫克托耳烧毁或者夺取了战船,那我们就全部得死在这里了!”

    他的话语也同样激励希腊人拼死一战,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当下不少希腊人呐喊着:“死战,死战!”

    双方冲在一起,都搏命撕杀起来,惨叫声不断响起,战斗再次达到**,双方似乎又再次达到了一种平衡。

    “卑鄙的赫克托耳,你不用妄想用言语打击我们士气,我们希腊人是不会轻易被打败的。”埃阿斯砍上一剑,喊着。

    “埃阿斯,希腊人的失败已成定局,只是早晚的问题,就让我赫克托耳送你们最后一程吧。”

    赫克托耳一剑相格,火星飞溅,对取得此次战争胜利充满信心,特洛伊局面可以说是非常好,比战争一开始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哼,等到阿喀琉斯出手时,你们将要面对跟我们一样境地。”埃阿斯说着。

    “哈哈,强大的埃阿斯啊,你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赫克托耳一剑把一个希腊水手砍翻,嘲笑着:“但据我所知,你们的阿喀琉斯遭受了阿伽门农的羞辱,并不愿意为希腊人出战,胜利终属于我们。”

    赫克托耳的这句话无疑说到了埃阿斯痛楚,就是阿喀琉斯的不作为,才让希腊人到了这样的境地,当下不再多说,手上攻击不由加快了几分。

    混战越来越血腥,双方打了这么久,死了这么多人,已结下了难以化解的仇怨,所以大家都是不留任何余地,一条希腊战船已起火燃烧,船上甚至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有人在火中挣扎翻滚。

    “不能这样下去了。”帕特洛克罗斯看见了,心急如焚,照这样下去,战船被烧光了,希腊人就得全军灭亡。

    当下加快了脚步,朝着阿喀琉斯的营帐奔去,一进入营房,就泪流不止。

    阿喀琉斯一个人坐在营房,此时看见帕特洛克罗斯进来,泪流不止,当下同情的看着,说着:“帕特洛克罗斯,你怎么了?”

    “难道是夫茨阿传来了坏消息?我知道你的父亲墨涅提俄斯还健在,我的父亲珀琉斯也健在!或者你是悲叹希腊人的命运?你不用可怜,他们的悲剧完全是他们自己造成。”

    听了这话,帕特洛克罗斯非常伤心,说:“高贵的英雄,我的朋友啊,看啊,希腊人的不幸接连而来,狄俄墨得斯、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都受了枪伤,欧律帕洛斯也被射中了大腿。”

    阿喀琉斯静静听着,并没有打断帕特洛克罗斯的话。

    “埃阿斯在拼命的作战,刚刚还在和赫克托耳拼杀,不过特洛伊人进攻激烈,眼看着营地就要被摧毁了。”

    帕特洛克罗斯说到这里,看了看阿喀琉斯:“看啊,连我们最后的战船都在焚烧,喊杀声就在眼前,鲜血甚至飞溅到我们的脸上——您难道还不愿意和解?”

    “哦,虽我是你的朋友,但是我还得说,你的父母不是珀琉斯和忒提斯——凡人和女神,想必你是阴沉的大海或最坚硬的顽石所生,你的心肠这样冷酷!”

    “好吧,如果是你母亲的话或者诸神的命令让你不能参加战斗,那至少应该让我和你的战士们前去帮助希腊人。”

    阿喀琉斯这次来特洛伊,不单单带来几十条战舰,与战舰一起还有许多水手和士兵。

    而帕特洛克罗斯说的就是要将这些跟阿喀琉斯一起来的士兵带上战场,现在他们都跟随着阿喀琉斯没有参战。

    “把你的铠甲借给我穿上吧,如果特洛伊人看见我以为是你,也许会吓一跳。”

    帕特洛克罗斯对于阿喀琉斯的参战已不报希望,他现在想把阿喀琉斯的铠甲借出来,让外人误以为自己就是阿喀琉斯。

    “我希望以此让丹内阿人获得重整队伍的时间。”

    帕特洛克罗斯不能说服阿喀琉斯,只能退而求其次,要穿着阿喀琉斯的铠甲并且带着他的战士出战。

    阿喀琉斯听了帕特洛克罗斯的话,冷冷回答:“既不是母亲的话,也不是神的命令阻止我参加战斗,我内心忍受着煎熬和痛苦,那是因有一个希腊人竟然敢藐视我,夺走属于我的战利品。”

    说到这里,阿喀琉斯看了看帕特洛克罗斯的眼神,摇首:“不过,你是我的好朋友,因你的恳求,我允许你穿上我的铠甲,率领我的士兵前去作战。”

    “我的铠甲是神的盔甲,是众神在珀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结婚时送的礼物,而我的父亲珀琉斯,把它传给了我。”

    “穿着它,你就可以战无不胜,只是有一个人,你不能和他作战,那就是赫克托耳。”

    “不仅仅是赫克托耳本身的力量,而且他还有着阿波罗(Apollo)的眷顾,你不要和他对抗。”

    在阿喀琉斯的印象中,特洛伊只有赫克托耳才是对手,别人都不放在眼里。

    虽裴子云的实力也不错,但每次和人争斗都隐藏了实力,大家并不知道他的全部实力。

    而可以成为阿喀琉斯对手的赫克托耳,对于帕特洛克罗斯无疑很危险,所以阿喀琉斯才特意叮嘱了一遍。

    “你救出战船后必须马上回来,其实如果不是你恳求,我甚至希望所有希腊人都毁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别怕,单是我们二人,以及我们的战士,就可以征服特洛伊城。”

    阿喀琉斯冷冷的说着,充分显示了对自己的强大自信,以及对希腊人的反感,不过他确实有这样资格说。

    没有神灵的干涉的话,特洛伊将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即使此刻的裴子云都还差了些。

    要说英雄,只有赫拉克勒斯(Hercules)才能胜过阿喀琉斯一些——也不多!

    谈话时,战船外面厮杀越来越激烈,希腊人为了保护自己战船不受到特洛伊人的毁坏,可以说竭尽全力。

    退到战船时,希腊人已退无可退,必须拼死反击。

    “啪”火星飞溅,两把长剑都折断,两人都退了几步,这时都有着下属递上了长矛。

    埃阿斯和赫克托耳不停战斗了很久,经过长时间的消耗,两人都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杀!”埃阿斯喘息了下,长矛朝赫克托耳当胸刺去,赫克托耳一闪避开了长矛,长矛向埃阿斯投掷而去。

    “噗”这长矛落了空,将一个希腊水手钉在了甲板上,发出了毛骨悚然的惨叫,埃阿斯看了一眼,发觉在船上的希腊人已经不多了,而特洛伊人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

    就算是埃阿斯,也不由产生了绝望,不得不往后退去。

    赫克托耳看着埃阿斯退去,也不追击,他的体力也接近枯竭,杀了这样多英雄,已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怨,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追的太过深入。

    “放火!”赫克托耳高喊着,很快,火把落在战船上,战船是木头所制,并且事先还倒了油,火把一落下,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冲天而起,几里外都可以清晰看到。

    整只战船很快就被火焰吞没,站船上的人早就被杀死或跳海求生了。

    别的地方也陆陆续续有战船焚烧着,希腊人看到这情况,心里愈发着急,战船全部被烧毁就没有退路了。

    这时就算有着宙斯(Zeus)的禁令,波塞东(Poseidon)也忍耐不住了:“铁石心肠的阿喀琉斯啊,你应该有所动容。”

    神进行了干预,阿喀琉斯在营房里看到战船上火光冲天,心里一阵痛苦。“啊,帕特洛克罗斯,你快去,别让敌人夺走我们的战船,切断我们的回乡之路!我亲自去召集我的士兵!”

    “好的,我立刻去。”帕特洛克罗斯听了,心中高兴,同时万分着急,尽快束起阿喀琉斯的铠甲,铠甲有些沉重,但并不影响动作,当下左手执盾,右手提了长矛就杀了出去。

    他身后带着一大批阿喀琉斯带来的战士,朝厮杀最激烈战船扑了过去,以防止战船再次被特洛伊人给烧着。

    阿喀琉斯看着自己的朋友离开,心里带着浓郁的担忧,他取出了一只金制的酒杯,给酒杯斟满了美酒,并且遥遥的向着宙斯举行灌礼,并且祈祷:“伟大的宙斯啊,请保佑帕特洛克罗斯平安回来。”

    爱达山·宙斯神庙

    宙斯端坐大理石宝座上,此时听到了阿喀琉斯的祈祷,面有难色摇了摇头:“阿喀琉斯,你可知道,就是你坚硬的性格,铁石的心肠,根本不把国家放在眼里,不为希腊人而奋斗,所以帕特洛克罗斯命运已注定。”

    “帕特洛克罗斯与你是真爱,他在战场上阵亡的话,以你阿喀琉斯的性格,一定会帮他报仇雪恨。”

    “这就正式踏入了命运的尾声,死亡在迎接着你。”

    “以爱之名,阿喀琉斯,勇敢的牺牲吧!(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