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宙斯的眼泪
    帕特洛克罗斯穿上阿喀琉斯的铠甲,左手拿盾牌,右手持矛,扑向了激烈交战的战场。

    “噗噗噗。”帕特洛克罗斯长矛连挑几个特洛伊士兵,都一击致命,珀奥尼亚人的王子皮赖克墨斯看见这个情况,愤怒赶了过去。

    “当。”皮赖克墨斯王子一矛刺向帕特洛克罗斯,帕特洛克罗斯一矛挑开,接着就是顺势一个回刺,锋利矛尖刺穿了王子皮赖克墨斯的右肩,鲜血染红了盔甲。

    皮赖克墨斯踉跄仰面倒下,帕特洛克罗斯刚要趁胜追击,将皮赖克墨斯刺死在长矛下。

    这时,阿瑞吕科斯看到帕特洛克罗斯刺伤皮赖克墨斯,心中大急,长矛朝帕特洛克罗斯掷了出去。

    帕特洛克罗斯不闪不避,长矛一举,就击打在袭来长矛矛身上,将它直接挑离了原本轨迹,落了个空。

    “杀!”阿瑞吕科斯手持长剑冲了过去,但他显低估了帕特洛克罗斯的力量,只见他挑开了长矛,手中的长矛一刺。

    “当。”阿瑞吕科斯用长剑格挡住长矛,但震得双手发麻,可见长矛上的力量有多大。

    帕特洛克罗斯的长矛在挡住了,就顺势往下一刺。

    “噗。”锋利的矛尖刺入了阿瑞吕科斯的胸口,长矛一拔,鲜血就和喷泉一样喷涌了出来。

    “阿瑞吕科斯死了。”帕特洛克罗斯的表现无疑刺激战场上希腊英雄和士兵,士气大振。

    这时,小埃阿斯也扑入了特洛伊人,长矛连刺,所到之处,纷纷跌下。

    “快逃,阿喀琉斯来了。”负伤的皮赖克墨斯王子却趁机逃离,穿着阿喀琉斯铠甲的帕特洛克罗斯,特洛伊人都逃避着,以为阿喀琉斯来了。

    “阿喀琉斯,你终于来了,杀吧,尽管杀吧,把入侵的特洛伊人全部杀了。”大埃阿斯看着帕特洛克罗斯的表现,也以为是阿喀琉斯出手,抖擞了精神,逼向了赫克托耳,使他不能救援别人。

    赫克托耳久经沙场,机警而有经验,看见疑似阿喀琉斯的人,知道现在情况没有搞清楚前,不能冲动,很干脆的没有和大埃阿斯纠缠,而缓缓的往后撤退。

    “赫克托耳逃了。”希腊人里面有人喊出了这句话,这对于陷入绝境的希腊人更是强心剂,希腊人一直低迷士气,获得了前所未有提升,而特洛伊人看见自己主将撤退了,士气下跌。

    “赫克托耳逃了。”帕特洛克罗斯长矛一挑,“锵”的一声,一个特洛伊百夫长的长矛一震,铿然折断。

    “不……”百夫长眼露出绝望,只听噗一声,长矛洞穿身体,闷声跌下。

    帕特洛克罗斯提起染血的长矛,听着呼喊,也望了过去,果就看见了撤退的赫克托耳。

    “杀掉赫克托耳,希腊人不但扭转失败,还能获得胜利。”帕特洛克罗斯正想命令战车前冲,突想起了阿喀琉斯的警告,叫自己不要直接面对赫克托耳。

    “不,我不能软弱,杀掉赫克托耳就行了。”帕特洛克罗斯的确迟疑了,但放眼四看,看到了焚烧中浓烟滚滚的营地和战船,以及遍地尸体,他的迟疑立刻变成了坚决。

    “追,追上赫克托耳,他杀了我们这样多英雄,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帕特洛克罗斯命令着,御者听了,奋力追了上去。

    “去死!”一路上,帕特洛克罗斯展示了所向披靡,一些特洛伊公民,试图联合起来阻拦,但只见着一矛横扫,只听“噗噗”连声,掠过的矛尖扫过,鲜血飞溅,几个咽喉都破开。

    接着,战车继续奔驰追击,沿途的特洛伊公民一一死在长矛下。

    帕洛诺俄斯王子,看见了帕特洛克罗斯连续杀死多个特洛伊士兵,心中大怒,他正面看到了,这个穿着阿喀琉斯铠甲的人,并不是阿喀琉斯,所以并不惧怕帕特洛克罗斯。

    “冒牌货,去死。”帕洛诺俄斯趁着帕洛诺俄斯杀死特洛伊士兵的间隙,长矛掷了出去。

    长矛划破长空,袭向了帕特洛克罗斯,他此时长矛刚刺进一名特洛伊士兵,面对这来袭的长矛,似乎根本抵御不了。

    就在这时,矛尖不提,矛身提起,整个人略一闪。

    “当。”袭来的长矛打在了帕特洛克罗斯的矛身上,偏转了轨迹,擦着身体的飞了出去。

    帕特洛克罗斯看着提着长剑冲来的帕洛诺俄斯,心中冷哼一声,拔出带血长矛,同样一掷。

    一道寒光闪过,长矛穿过了帕洛诺俄斯的防线,刺入了心脏。

    “噗。”鲜血顺着长矛流向了地面,帕洛诺俄斯睁大了眼,满脸不敢相信,这人不是阿喀琉斯,为什么这样强大?

    又杀了一个特洛伊英雄的帕特洛克罗斯在战车一偏时,拔出了长矛,却没有去剥尸体的战甲。

    在这个时代,英雄一身盔甲价值最大,所以杀死了敌对的王子和英雄,首先就是剥尸体,但是这时帕特洛克罗斯高喊着:“别管尸体了,希腊人不会抢夺我的战利品,战车啊,前进,杀掉所有遇到的特洛伊人。”

    随着命令,战车带着帕特洛克罗斯,充满煞气冲向敌阵,所到之处,只听“叮当”声不绝,或投出短矛,或长矛而刺,或用盾牌防御攻击,只是片刻,一个百夫长,六个十夫长都倒了下去。

    “快阻止这个人。”不远处的忒斯托耳和厄律拉俄斯,同时朝着帕特洛克罗斯冲了过去。

    人还没有赶到,忒斯托耳的长矛就急速的掷了出去。

    “咻。”长矛到了帕特洛克罗斯的面前。

    “当。”帕特洛克罗斯一提长矛,将远处掷来长矛磕飞了出去。

    趁着这个间隙,厄律拉俄斯冲到了帕特洛克罗斯前,长矛一刺,向着帕特洛克罗斯的胸口刺了过去。

    “当。”帕特洛克罗斯用盾牌挡住了长矛,长矛顺着袭来的矛身一探,向厄律拉俄斯直刺。

    “噗。”帕特洛克罗斯的长矛的矛尖刺入了厄律拉俄斯胸口,用力一搅,鲜血喷洒了一地。

    “嘭。”厄律拉俄斯沉重的尸身倒在了地面上,溅起了一片灰尘。

    “不,厄律拉俄斯!”忒斯托耳刚刚冲了过来,看见了这个惊叫着,但接着,帕特洛克罗斯狞笑着,长矛一刺,忒斯托耳举剑相格,只听“啪”的一声,长剑折断,接着寒光一闪。

    “噗。”

    一股血箭在脖颈处飚射了出来,忒斯托耳用手捂住了脖子,但鲜血不可遏制,尸身同样重重砸向了地面。

    帕特洛克罗斯连杀四位特洛伊的王子和英雄,对特洛伊人士气是沉重的打击,本来战线都已推到战船,这一下子,就被帕特洛克罗斯赶回了围墙。

    远处的萨尔佩冬看到了,心中又悲痛又恼怒,提着长矛拦截了上去。

    帕特洛克罗斯看到萨尔佩冬,一下子就认出了萨尔佩冬,瞬间想起了看见的惨死在萨尔佩冬手下的阿尔卡蒙。

    “萨尔佩冬,你的死期到了。”帕特洛克罗斯怒吼一声,朝萨尔佩冬冲了过去,誓要将萨尔佩冬击杀,为死去的阿尔卡蒙报仇。

    萨尔佩冬也不甘示弱,怒吼一声,同样冲了过去,也要为死去的特洛伊英雄和战士报仇。

    爱达山神庙

    宙斯(Zeus)坐在爱达山山顶上的大理石宝座上,看着下面特洛伊人和希腊人的交战。

    当萨尔佩冬朝帕特洛克罗斯冲去时,宙斯同情的看着儿子,因他知道,萨尔佩冬不可能是此时帕特洛克罗斯的对手。

    最终的结局是显而易见,没有神的干预,萨尔佩冬会被帕特洛克罗斯击杀在长矛之下。

    在奥林匹斯山赶到此处的赫拉(Hera),似乎看出了宙斯内心想法,她满带讥讽:“你在想什么,可畏的天神?”

    “你展示了你的权威,波塞东的儿子死了,阿瑞斯(Ares)的女儿死了,还有更多的神的儿子在你的命令下战死。”

    “连波塞东(Poseidon)都不敢公然违抗,只能小打小闹,但是诸神因此积蓄着怒火。”

    “按照计划,这怒火会倾泻向阿喀琉斯,折断阿喀琉斯的命运之翼,引导他走向死亡。”

    “现在,你想承担众神的怒火,去拯救一个早注定要死的人?”

    赫拉的话虽难听,不过有道理,本来这场战争就是宙斯一手主导,许多神的儿子和女儿都死了,宙斯如果偏袒自己儿子,那众神之王的地位将受到很大质疑,别看宙斯鼓吹着“天上地下所有神灵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实际上宙斯与哈迪斯(Hades)、波塞东(Poseidon)只差半级。

    宙斯凭借的,是王权。

    而王权,哪怕是诸神的王权,都不能触犯众怒。

    赫拉看着宙斯脸色,话转柔了些:“再说,你不妨考虑下,如果所有神都把自己的儿子拖出战场,那会怎么样?”

    “可畏的天神,您还是听从我的建议,让他死在战场上为好,我们可以把他交给睡神和死神,在混乱的战场上运走,并归还故乡,进行隆重安葬。”

    宙斯讨厌赫拉这些无情的话,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才是最好处理方式,看着爱达山下的扑上去的萨尔佩冬,眼中滴下了一滴泪水,这泪水滚落在大地上,落在了萨尔佩冬的眼前。

    而几乎同时,裴子云突一怔,他感觉到,系统震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