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萨尔佩冬之死
    萨尔佩冬和帕特洛克罗斯的对决很引人注意,可裴子云是第一个注意。

    宙斯眼泪落下的瞬间,系统震动着,几乎同时,祭司的感觉感受到一丝异样,顺着指引一瞧,发现了萨尔佩冬与帕特洛克罗斯正在对战。

    “萨尔佩冬会死。”

    祭司的感觉能感觉到,死神就在徘徊,裴子云只是迟疑了下,就扑了上去,向萨尔佩冬靠拢,打算合适的话,就将萨尔佩冬救下来。

    战斗开始了。

    帕特洛克罗斯首先发动了攻击,一矛掷了出去,但是没有击中萨尔佩冬,而是射中了萨尔佩冬的助手特拉茜特摩斯,特拉茜特摩斯猝不及防,长矛贯穿了身体,睁着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整个倒向了地面。

    萨尔佩冬看到特拉茜特摩斯被帕特洛克罗斯刺死,心中大怒,同样一矛对着帕特洛克罗斯投掷出去。

    “咻。”长矛划破长空,一阵呼啸声,帕特洛克罗斯早有预料,身体一闪,躲过了呼啸而来的长矛。

    长矛虽没有刺中帕特洛克罗斯,但却刺中良马佩达索斯,佩达索斯喘着粗气倒了下来,而两匹能说话的神马见着同伴被杀死,也感到惊恐,突变得狂暴,轭具嘎嘎作响,缰绳绞在一起,幸驾车的奥托墨冬及时从腰间拔出利剑割断死马皮带,才使缰绳没有拉断。

    “去死啊!”萨尔佩冬看着长矛没有刺中帕特洛克罗斯,又在地上捡起一根长矛,第二次对着帕特洛克罗斯掷了出去。

    “咻。”这次长矛速度比第一次还快,闪电一样划过天空,帕特洛克罗斯举起了盾牌,只听“啪”一声,盾牌被洞穿,透出矛尖,刺在了帕特洛克罗斯盔甲上,只差一点没有击穿。

    萨尔佩冬脸色阴沉,没有想到自己两次攻击都落空了,这时周围已经没有长矛了,当下拔出长剑,呐喊着向帕特洛克罗斯冲了过去。

    “现在轮到我了。”帕特洛克罗斯怒吼着,一根长矛投掷而出,出现在萨尔佩冬的眼前,盔甲没有能保护住,在前胸贯入,在萨尔佩冬背后透出,鲜血泉水一样涌出,染红了全身。

    “啊!”萨尔佩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艰难呼吸着,他知道自己将无可避免的要去往哈迪斯(Hades)的领域了,不由绝望呼喊。

    “我的…朋友们啊,我…去哈迪斯的领域了,你们一定…要抢回我的…尸体,不要…被敌人…夺去。”

    说完,眼前一黑,身体整个的倒向了地面。

    “萨尔佩冬死了!”

    “这可是宙斯(Zeus)的儿子!”萨尔佩冬的死对特洛伊人的打击是非常大,因萨尔佩冬一直以来都是强大的英雄,在战场上也是所向披靡,但此时却被希腊人杀死了。

    更可怕的是这个死亡的含义——连宙斯的儿子都战死了,难道诸神已经不站在特洛伊人这一方?

    只要想到这个,特洛伊人就惊慌失措,而希腊人呼喊着,向着面前的特洛伊人进攻而去。

    “必胜,杀死特洛伊人。”

    萨尔佩冬的呼喊声音传的不远,而且英雄都离得比较远,想要赶过来,一时半会也做不到。

    唯只有裴子云刚刚已赶了过来,此时出现在了萨尔佩冬尸体附近。他持着长矛,宛是一只狮子,站在萨尔佩冬尸体前,举手大声说着:“萨尔佩冬,我必保护你的尸体,除非我自己也变成了尸体。”

    “萨尔佩冬已经死了,杀掉帕里斯,征服特洛伊!”受到了胜利的鼓舞,周围十几个希腊人扑了上去。

    只听“噗噗”两声破空,带起呼啸,裴子云举矛对着正前一挥,同时侧身一闪,一支箭贴腰穿过,而正前叮的一声,一支箭拨开。

    希腊人接着冲过来,就似乎是一群发现猎物的饿狼,裴子云摇头:“英雄有着神血,还能与我战斗,你们差远了。”

    说着,人矛合一,不退反进,冲了上去,矛一闪,就贯穿了一个希腊人胸膛,接着一扫,一个希腊人的脑门顿时命中,凹了下去,眼见不活了。

    “杀杀杀。”裴子云的强大毋庸置疑,冲上去的希腊人,都不是一合之敌,纷纷倒毙在场。

    本来闪着金光但是肉眼看不见的阿波罗(Apollo),奉了宙斯之命,已经下降,要夺回萨尔佩冬的尸体,但这时裴子云站了出来,由凡人抢回萨尔佩冬尸体无疑是最好方式,阿波罗暂停了脚步,观看着下面的变化。

    而这时,不远的帕特洛克罗斯,才击杀了萨尔佩冬,刚喘息了下,看着裴子云守护在萨尔佩冬的尸体前,并且击杀了不少的希腊人,心中大怒,誓要将裴子云击杀,当下持着长矛冲了过来。

    裴子云面对所向披靡的帕特洛克罗斯怡然不惧,站立在萨尔佩冬的尸体前,誓要守护萨尔佩冬的尸体不受侵害。

    “也罢,杀了你帕里斯,就只剩赫克托耳了。”帕特洛克罗斯杀的性起,一矛刺了上去。

    裴子云长矛一拨,只听“噗”一声,长矛偏离了原有轨迹,失去了杀伤。

    帕特洛克罗斯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想不到帕里斯王子技巧这样强,要知道自己倾力一击,普通英雄,根本不可能轻松将自己的长矛挑开。

    不过帕特洛克罗斯长矛一转,又是侧刺,裴子云这次没有拨开,身子一闪,避开了半尺。

    他没有与帕特洛克罗斯硬碰硬的打算,而打算用宗师武技,尽力拖住帕特洛克罗斯,只要拖住了片刻,就有别的英雄赶过来了。

    帕特洛克罗斯见这一刺无效,长矛变刺为扫,扫向了裴子云的身体。

    “当。”

    面对扫来的长矛,裴子云根本无法躲避这样大的面积,长矛重重与帕特洛克罗斯的长矛碰撞。

    “锵!”虽长矛上传来巨大力量,但裴子云还是拿住矛身,没有脱手。

    帕特洛克罗斯脸色由讶异变成惊奇,以前听说帕里斯王子的武技不错,他还颇不以为然,但现在才知道,没有吹嘘的成分。

    “我有着神甲加持力量,就算是赫克托耳我都有信心压制,而帕里斯还能抵抗,他的力量,已经和赫克托耳差不多了。”

    “而大家其实还轻视了帕里斯,想不到这小白脸这样厉害,不过,正因为这样,所以必须杀了他!”帕特洛克罗斯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既帕里斯强大,更需要将此人斩杀在此,为希腊除去一大强敌。

    想着这些,帕特洛克罗斯手中的长矛加快,力量更大了。

    只听着“铿、铿、锵”连声,两根长矛硬碰硬接了七下,每一下硬接,都有着可怕的力量袭了上去,最后一下时,裴子云的长矛铿然折断。

    “去死吧!”帕特洛克罗斯见着大喜,又是一刺。

    “未必。”裴子云一翻滚,躲过了矛,抓起了地上一根长矛,返身作战,靠着武技缠斗,虽一直处于下风,不过始终不撤。

    帕特洛克罗斯心中郁闷,无论攻势多凌厉,帕里斯虽一副就要击杀的感觉,但就是拿之不下。

    “死!”当下就使出绝招,一根长矛投掷而出。

    “特技:风之轻灵(80.1%)”几乎只差一级就大圆满的风之轻灵,使得裴子云身体灵活,连连避开了帕特洛克罗斯的投矛。

    “你猖狂不了多久了,你犯的是杀神子之罪。”

    “纵观整个希腊神话,犯这罪的凡人,都得死,除非动手的是神灵。”

    “我已经感受到,浓郁的死亡在跟随着你,现在我只要撑住就行。”

    爱达山山顶神庙

    看着帕里斯扑上去守护住自己的儿子萨尔佩冬的尸体,宙斯仔细的观看着帕特洛克罗斯和裴子云的这场战斗,思考是否让犯有杀神子之罪的帕特洛克罗斯立即战死。

    这对神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神灵稍使下绊子,让帕特洛克罗斯猝不及防,那他一定会被帕里斯刺死。

    赫拉似乎看出了宙斯的意思,说:“可畏的天神,命运的余辉,还笼罩在帕特洛克罗斯的身上,你又要干涉命运吗?”

    本来她不这样说,宙斯会允许帕特洛克罗斯多活片刻,但宙斯本来就看着儿子被杀死,赫拉这番言辞,更刺激了宙斯,他立刻干涉了远处的赫克托耳。

    赫克托耳受到神的干涉,听到帕里斯喊杀声一看,果看见帕里斯正和帕特洛克罗斯厮杀在一起。

    而萨尔佩冬已经阵亡,赫克托耳又是悲痛又是愤怒,赶紧提着武器向裴子云冲去,援助帕里斯,以防不测。

    “赫克托耳来了,两人合力,是可以杀死帕特洛克罗斯,我要不要干呢?”裴子云思考着是立即杀死帕特洛克罗斯,还是按照命运的安排,把这个任务交给赫克托耳。

    但立刻感觉到诸神都在注意着这里的战斗,心中一凛,决定将帕特洛克罗斯交给赫克托耳来解决更稳妥点。

    想到此处,裴子云长矛急刺,逼退了帕特洛克罗斯,对着正赶来的赫克托耳喊着:“赫克托耳,你抵抗住帕特洛克罗斯,我保护萨尔佩冬的尸体。”

    “好。”赫克托耳大声答应了,脚步更加快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