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章 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裴子云看着赫克托耳扑了上去,一把将地上萨尔佩冬的尸体扛在了肩上,正当打算脱离战场时,帕特洛克罗斯却不甘心,无视扑上来的赫克托耳,举着长矛,用力投掷了过来。

    “咻。”长矛划破空气,急速落下。

    裴子云早就注意着帕特洛克罗斯的行动,在他投出长矛一瞬间就有了准备,扛着萨尔佩冬的尸体挪动了身体。

    “噗。”急速投掷而来的长矛掠过了裴子云的身侧,深深扎入了泥土里,整个长矛刺进去了大半,露在外面的矛身不停摇摆,显示这一击力道极大。

    “赫克托耳来了,你就死定了。”裴子云没有想战斗的心思,就算帕特洛克罗斯是必死,可如果是自己杀了,说不定就给诸神记上一笔,到时一个拌子,自己就麻烦了。

    当下深深看了一眼,目光扫过了一处,肉眼看不见之处,一颗水晶在不远处闪着光,似乎在缓慢蒸发,系统在提示着信息。

    “这是宙斯的眼泪?虽神未必在意这个,但众目睽睽下,不能取,不过等战斗完了,众神收回了目光,就可取了。”

    “现在蒸发一点点,还不要紧。”裴子云想着,搬着尸体直奔。

    帕特洛克罗斯看着裴子云扛着萨尔佩冬的尸体远去,心里并不甘心让帕里斯这么轻易的从手上抢走萨尔佩冬的尸体。

    脚尖一挑,挑起一根长矛,拿在手上,瞄准着奔跑中的裴子云。

    “咻。”长矛再次划着一道闪电,袭向奔跑中扛着萨尔佩冬尸体的裴子云。

    “当。”这次没有轮到裴子云躲避或格档,震怒的阿波罗(Apollo)虽没有显出了身形,但将飞驰中的长矛给格开了,并且大声对着帕特洛克罗斯说着:“退下去。”

    阿波罗嗓音洪亮,犹如雷鸣,声音滚滚而来,传进了帕特洛克罗斯的耳中,他大吃一惊,知道这是神灵的命令,心中顿时迟疑了起来。

    就在迟疑片刻,赫克托耳觉得自己被无视了,朝着帕特洛克罗斯狠狠的投掷出了长矛,长矛在空中划着一道急速前进的闪电,顷刻出现在了帕特洛克罗斯的眼前。

    帕特洛克罗斯不敢轻视,手中长矛重重一格,身体顺势挪移了一寸,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势钧力沉的长矛,不过也振的手臂发麻。

    帕特洛克罗斯心中震惊,知道赫克托耳果强大,不能等闲视之,不敢再托大针对帕里斯,全力以赴戒备着已奔跑过来的赫克托耳。

    远处的裴子云转身看了一眼,见赫克托耳已成功拦截住了帕特洛克罗斯,心中大定,把肩上萨尔佩冬的尸体放上战车,自己也跳上战车,驱赶战车,向着河流奔了过去。

    裴子云拼死抢夺萨尔佩冬的尸体,就是知道萨尔佩冬是宙斯的儿子,成功的将萨尔佩冬的尸体从敌方手里抢了回来,无疑会在宙斯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虽这样做并不能改变帕里斯的处境,但这种一点一滴改变,积累起来,可以在最后结果时,加个筹码。

    战车一路飞驰,很快赶到了河。

    “把车停下,把香膏拿过来。”裴子云将萨尔佩冬的尸体扛到了河岸,找了一段清水处,将尸体放进了河水中石块上,用清水将尸体清洗干净,且涂上了上好的香膏。

    “回去!”尸体处理完毕,正准备运到城中去,但这时,睡神和死神就降下了迷雾,浓浓的迷雾很快遮挡住了裴子云的视线,转眼,萨尔佩冬尸体消失了。

    在迷雾出现瞬间,裴子云就已感觉到了睡神和死神的到来,但这时露出了很震惊的样子。

    阿波罗及时出现,打消了裴子云的疑虑,说着:“帕里斯,你不用担心,这是神将萨尔佩冬的尸体送回了吕喀亚,用故乡泥土将他安葬。”

    说完这句话,阿波罗将迅速消失在了河岸,身影就出现在了赫克托耳和帕特洛克罗激斗的战场上。

    裴子云感觉到几乎所有神灵都在注意着那里,看着赫克托耳和帕特洛克罗斯的战斗。

    帕特洛克罗斯的长矛刺去,还未靠近,就被赫克托耳格挡。

    赫克托耳的长矛斜刺向帕特洛克罗斯的肩部,帕特洛克罗斯急忙回防,手中矛身一提,挡住了斜刺而来的矛尖。

    赫克托耳见长矛刺杀并不能建功,改刺为扫,矛身整个横扫向帕特洛克罗斯。

    帕特洛克罗斯面对横扫而来的矛身,手中长矛直直竖立了起来,与赫克托耳横扫而来的长矛撞击在了一起。

    “当。”矛身上传来极强力道,使得帕特洛克罗斯不由退了一步,而赫克托耳却退了二步。

    二人你来我往,很快交手了数十回合。

    赫克托耳虽强,面对穿戴着阿喀琉斯铠甲,持着阿喀琉斯武器的帕特洛克罗斯,甚至渐渐处于下风。

    裴子云远远的看着,快速赶了过去,趁帕特洛克罗斯与赫克托耳战斗时,弯弓就是一箭。

    “咻。”箭划破了长空,落向帕特洛克罗斯。

    帕特洛克罗斯急速扑了出去,躲过了这箭,但离他不远距离的刻勃里俄纳斯王子对这突然出现的箭始料不及。

    “噗。”箭刺入开了刻勃里俄纳斯王子的前额,在脑后透出了箭尖,白色的东西随着血箭飚射出来,刻勃里俄纳斯王子瞬间定格在这一瞬间,接着怦然倒地,溅起一地灰尘。

    这个转变让周围人都看的瞠目结舌,完全始料不及的样子,刻勃里俄纳斯算的上是憋屈而死了。

    帕特洛克罗斯与赫克托耳厮杀有一瞬间停滞,接着又陷入了激烈厮杀中,赫克托耳提着长矛杀上来,但还是拿之不下。

    这时,裴子云感觉到了死神窥视,阿波罗也在两人厮杀的附近徘徊。

    裴子云心里清楚怎么回事,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帕特洛克罗斯啊,你杀死了宙斯之子,还能有生路?”

    在特洛伊战场上,杀死了神的儿子或女儿的英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即使一开始因战争的需要,没有惩罚,过后也会受到神的清算。

    果然,隐身在附近的阿波罗,已经不耐烦了,趁着战斗时,转身在背后,用手在帕特洛克罗斯背上重重一击。

    虽有着神甲保护,但帕特洛克罗斯还是承担不住,跌了出去,战盔滚落下去,羽饰沾满了灰尘和鲜血,手中长矛却被他死死握在了手中。

    面对良机,赫克托耳岂有错过的道理,立刻欺身而上,挥动长矛,只听“噗”的一声,急速刺进了帕特洛克罗斯的腹部,矛尖一直在背上透了出来。

    大量的鲜血在帕特洛克罗斯的口中和背部喷洒了出来,瞬间染红了一片。

    看着这个,赫克托耳大声欢叫着,痛快的说:“哈哈,帕特洛克罗斯!你想把我们城市变成废墟,把我们的女人抢走,用船运回国去当奴隶!”

    “但是现在,你要死了!”

    赫克托耳有理由高兴,本来特洛伊人都要将整个希腊联军一网打尽了,就是因帕特洛克罗斯的出现才挽回了希腊联军颓势,使得原本占尽优势的特洛伊人节节败退而回。

    而此时杀死了帕特洛克罗斯,希腊人里面除了不会出手的阿喀琉斯对特洛伊有威胁,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特洛伊走向胜利,赫克托耳似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帕特洛克罗斯看着赫克托耳,用微弱的声音回答:“你就幸灾乐祸吧,临死前我能看见神灵,是宙斯(Zeus)和阿波罗使你毫不费力得到胜利,如果不是神插手战争,我的长矛将会杀死你。”

    “不过……有一点……我却可以预言……赫克托耳,你……的厄运也快……到了,而且……我……还知道……你将死在……谁的手里!”

    帕特洛克罗斯说完,头颅无声无息垂了下去,显已死掉了,接着一点幽魂,就去了哈迪斯(Hades)的领域。

    犯了杀神子之罪的他,有什么待遇难说。

    帕特洛克罗斯的死让希腊人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而特洛伊人看着这个一直屠杀着自己英雄和士兵的希腊人,终于死在伟大的赫克托耳的手中,全部响起了一阵的欢呼。

    “赫克托耳。”

    “赫克托耳。”

    声音洪亮,此起彼伏,使整个战场上特洛伊人都受到感染,他们可不知道是阿波罗的插手,而只向英雄欢呼。

    “帕特洛克罗斯死了,阿喀琉斯将暴怒。”

    “其实从命运角度上说,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的尖锐矛盾,其实也是给了阿喀琉斯一个机会,让他有机会避身事外。”

    “但现在帕特洛克罗斯死了,暴怒的阿喀琉斯将不惜一切代价冲入战场,到处杀着特洛伊方面的英雄,也使他命运走向死亡。”

    看着赫克托耳跳下去,想当场剥着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裴子云立刻又感觉到了死神。

    “浓郁的死亡,本在帕特洛克罗斯的身上,在他死亡后,就迅速转移到了赫克托耳的身上了。”

    “这死亡的气息,太浓郁了,简直和乌云一样。”

    知道这样下去,又有希腊英雄前来保护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诞生着新的战斗,他可不想这样,只有暂时结束战斗,自己才能获得宙斯之泪。

    裴子云赶紧上前劝说:“哥哥,你经过了多次战斗,已疲惫之极,而且天色也不早了,你率领着人带着帕特洛克罗斯尸体回城吧。”

    “这里,留给我殿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