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一章 神之泪
    赫克托耳对希腊人的营地袭击开始,一直厮杀到现在,时间非常久了,且其中和埃阿斯及帕特洛克罗斯这些强大英雄厮杀,此时确实疲惫之极。

    赫克托耳也清楚,希腊人强者如云,继续战斗下去,大小埃阿斯,以及狄俄墨得斯都是强敌,自己未必能撑的住,此时休战,对他也是一种很好的办法。

    只是赫克托耳有点迟疑。

    “哥哥,你放心,我殿后不会有问题。”裴子云继续说着:“真遇到了强敌,我会立刻撤退。”

    裴子云提着长矛,浑身散发着自信,信心满满样子也感染了赫克托耳,帕里斯一直以来表现的不错,能让人对他有信心。

    赫克托耳点了点头,帕特洛克罗斯已经被他击杀,战场上暂时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弟弟帕里斯,他可以放下心来回特洛伊城休整。

    他上前将地上的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放到战车上,还想把阿喀琉斯借给帕特洛克罗斯的神马拉去,但是它们都是永生而具神性,能开口说话的马,看着帕特洛克罗斯死了,悲泣起来,眼里淌出大滴的泪水。

    宙斯zeus看到这情景也非常同情:“可怜的马啊,为什么我们要将永生而具神性的你们送给凡人珀琉斯?难道是为了让你们也和不幸的人类一样忍受悲哀?世上也许没有比人更感苦恼的造物。至于赫克托耳,他休想驯服你们,也别想将你们驾在他的车前,我决不会允许这样做。”

    于是,宙斯赋予神马勇气和力量,两匹马即刻抖掉鬃毛上尘土,拖着战车飞奔离开。

    赫克托耳还想去追,裴子云拦截住了:“哥哥,这些神马不是凡人能夺取的,别追过去,那里大小埃阿斯,以及狄俄墨得斯都在等着你。”

    “你现在已经获得了胜利,应该好好休息。”赫克托耳听了,还有些迟疑,阿波罗apollo使他同意了,跳上战车,朝着特洛伊城去了。

    临走时,赫克托耳转身对着裴子云嘱咐:“帕里斯,一切小心。”

    裴子云点点头,对着赫克托耳露出了一个微笑,看着赫克托耳越去。

    赫克托耳刚离开,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就在不远处扑了过来,速度极快,还未靠近,就将长矛朝着裴子云投掷了过去。

    “当。”裴子云虽一直在看着赫克托耳,但墨涅拉俄斯想要偷袭,却不大可能,当下只是举盾一挡。

    长矛的矛尖撞在了裴子云举起盾牌上,发出了撞击声,整个矛尖都因强劲的力道而变的有些弯曲。

    墨涅拉俄斯的力量终是有限,并不能将盾牌刺穿,长矛撞击盾牌上后掉在了地上,并无建功。

    裴子云不准备再杀英雄了,自己实在有点显眼,在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瞄准着远处墨涅拉俄斯丢了过去。

    “嗖。”石头仿佛一颗流星,击打在了对方身上,墨涅拉俄斯猝不及防下,直接跌向了地面。

    这时裴子云补上一矛的话,墨涅拉俄斯就不能幸免于难,裴子云和墨涅拉俄斯的恩怨也就可以了结。

    裴子云却没有趁机上前,只是说着:“斯巴达国王,我们有着深仇大恨,但是我们现在罢战吧,我们都死了太多的英雄和公民了,双方应该有个休战的时间,让我们能收敛尸体,给予死者安葬,并且向诸神祭祀。”

    裴子云的话合情合理,就连奥林匹斯山诸神看了都不由点了点头,认为帕里斯的做法很正确。

    裴子云顿了顿,对着跌倒在地上的墨涅拉俄斯说:“至于我们的恩怨,就在下次了结。”

    墨涅拉俄斯看着满地的尸体,爬了起来,他并没有因裴子云饶恕而感恩戴德,瞬间想呼唤更多的希腊人,看看希腊人的英雄们是否可以听到喊声,一起围杀帕里斯。

    只是王者的尊严,特别是许多希腊英雄负伤的事实,使得他把这话吞了回去:“我同意,暂时休战。”

    “休战。”

    “休战。”

    国王和王子的声音很快传遍了战场,两人都在自己阵营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这次激战几乎整整一天,双方都筋疲力尽,听了这话,纷纷响应。

    交战双方停了下来,缓缓后退,所有希腊人和特洛伊人都停了手,战场平息了下来。

    有着裴子云和墨涅拉俄斯命令,大家相互在战场上检查尸体,将自己人的尸体一具具的搬了回去。

    这个过程大家都很沉默,相互之间遇到了敌人也不出声,许多人看着曾经的同伴都变成一具具冰冷尸体,在战斗时还没有太大感受,此时罢战,反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中。

    一具具的尸体被抬上了战车,一件件盔甲和武器也被士兵收拾了起来。

    这些武器和盔甲,有些完好如初可以继续使用,有些破损损坏,必须回炉重铸才能体现出它们的价值。

    打扫战场枯燥,裴子云感受到诸神目光渐渐收回了,毕竟整理战场没有什么好看了。

    诸神都是喜欢关注一些重大的事,或打斗厮杀场景,对打扫战场,所有神都失去了耐心,不再关注。

    诸神目光的远离,无疑给了裴子云的机会。

    祭司的感觉早就感受到宙斯之泪,只是诸神一直盯着战场上,并不太好行动被诸神知道了,自己就将陷入巨大的麻烦中,所以按捺住了心情。

    此时打扫着战场,经过了一处,这是萨尔佩冬死亡的地点,一滴宙斯之泪,正在缓缓消散。

    不出意外,没有人收集的话,这滴眼泪很快会消失在天地间。

    “系统,收集。”

    只是一喊,眼泪凭空消失了,接着就是系统微震,裴子云没有任何的停留,而是继续巡查着,期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系统却有提示传来。

    眼前飞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了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透明资料框,上面有文字显示。

    “任务:响应幻影女士的呼唤,获得三滴神血,进行下一次命运之旅1”

    “原来眼泪也算是神之血。”裴子云暗暗想着。

    他一直以为必须神灵在战场上受伤,才可以收集到神之血,这时才发现这是一种误导。

    这滴眼泪同样具有神之血的功效,收集到了一滴,离收集到三滴还差两滴。

    他收集到了这滴眼泪之后,没有在战场上做过多的停留,以免引起诸神不必要的猜忌。

    仔细观察了下战场,见大家都在有条不紊搬运着尸体和武器、盔甲,裴子云放下心来,迅速上了战车,战车朝着城中而去。

    御者驾驶着战车一路疾驰,脱离了战场,很快赶到了城门口,此时城门口城门大开,有许多士兵严格把守,对要入城的人进行着仔细盘查。

    裴子云的战车没有丝毫的逗留,冲过了城门,抵达了城内。

    城内又一番光景,有些人欢喜,因家人立了战功,并且希腊人失败在即,大家都看见了胜利的希望。

    有些人悲伤难过,虽要打败希腊人,但同样死了不少的人,有英雄和王子,还有众多的普通士兵,这些人就是阵亡者的家属。

    当然,希腊人死掉英雄和王子的数量更多,民众已有人在街道上夹道欢迎这些凯旋而归的英雄和士兵。

    民众呐喊着,欢呼着,雀跃着。

    希腊人围城这么久,普通民众内心很惶恐,现在终快将希腊人打败,大家有理由欢呼雀跃以庆祝特洛伊人取得的胜利。

    裴子云的战车缓缓往王宫而去,路上的人叫出了名字。

    “帕里斯王子。”

    “帕里斯王子。”

    人群中传来了巨大欢呼声,纷纷叫着帕里斯王子的名字,帕里斯英勇不但在英雄和王子中间流传,就连普通民众都知道了事迹。

    “可怜的特洛伊人,打到现在,不过是才进入了高峰,离着胜利很远。”裴子云挥手向着人民示意,战车很快来到了王宫门口,裴子云下车朝着王宫而去。

    而在王宫内,凯旋而归的赫克托耳将帕特洛克罗斯尸体运了回来,此时他已将帕特洛克罗斯身上的原本属于阿喀琉斯的盔甲剥了下来。

    这副盔甲原来是神在珀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丝结婚的时候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后来珀琉斯将这副盔甲传给了儿子阿喀琉斯。

    赫克托耳极得意,迫不及待的把剥下来的盔甲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宙斯看见了赫克托耳正穿着阿喀琉斯的盔甲,脸色沉了下来,严肃摇了摇头,在心里说着:“赫克托耳,你还不知道,死神已经站在了你的身旁。你打死了阿喀琉斯的亲密战友,剥下了他的铠甲,现在又穿上了女神之子的神甲,你下次再也不能回城了。”

    宙斯直接宣判了赫克托耳的死刑,这使得才进来的裴子云吓了一跳。

    一瞬间,祭司的感觉,使他看见了一幕天上太阳熄灭了光辉,使得周围陷入了黑暗,赫克托耳眼里充满泪水,身上沾满了鲜血,而在周围,满是地府的幽灵在漂着。

    裴子云毛骨悚然,再看了下,一切恢复正常,夕阳阳光照着爽朗的赫克托耳身上,但是他知道,这不是幻觉。

    “赫克托耳这次死定了,宙斯何其无情,这可是才为了他报了杀子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