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二章 阿喀琉斯的悲痛
    赫克托耳穿上盔甲,作胜利者,这铠甲算是战利品,炫耀的不停行动,让更多的人的注意。

    裴子云知道赫克托耳这举动无疑将招来神灵反感,奥林匹斯山诸神很讨厌人类的妄自尊大,或亵渎神灵——而掠夺本属于神赠给人类的财富也算是其中一种。

    “赫克托耳啊,此举将加速你抵达命运终点。”

    “凡人的财货只管掠夺,但如果获得的是神赠给人类的宝物,那应该恭敬的向神献祭,以让神收回。”

    “神给你的才是你的,不给,不许伸手拿。”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久前,劝说你不要想获得神马的原因,但是现在你却获得了神甲。”

    裴子云摇首,赫克托耳是特洛伊的主心骨,未来国王的继承人,他死了,整个特洛伊将受到很大打击。

    在以前历史,赫克托耳死了,没有多久特洛伊就灭亡了,而现在不一样,裴子云来到了这里,即使赫克托耳不在,也可以继续支撑着特洛伊。

    虽知道了赫克托耳即将面临厄运,但裴子云根本无法在众神注意下说出,他只是说着:“父亲,哥哥,我有个提议。”

    裴子云都在关键时刻提出一些很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大家都习惯了如此。

    此时,国王普里阿摩斯和赫克托耳听到裴子云这样说,都将目光注视了过来,满含期待的等着裴子云说话。

    “帕里斯,你有何提议?普里阿摩斯忍不住的问着。

    裴子云说着:“父亲,哥哥,这场战争,我们双方都有着不少的英雄战死,尸体落在了对方的手中。”

    这个事情,普里阿摩斯和赫克托耳当然知道,他们还为此专门讨论过用钱赎回英雄和王子尸体的方案,后面因种种的原因都放弃了。

    “我提议,武器和盔甲是双方的战利品,应该归双方各自拥有,但双方抢夺的尸体却可以相互交换。”

    “希腊人会同意交换?要知道他们虽牺牲的英雄和王子比我们多,但并不能保证他们一定同意我们的方案。”普里阿摩斯很是心动,自己也有儿子被杀了,被希腊人扣住。

    “父亲,我相信都是可以,我们跟他们交换,他们一样有想要赎回的英雄和王子的尸体,刚刚被哥哥杀死的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就是特别想要赎回,这个可以换几个。”

    裴子云这些想法其实别人也有类似想法,只是没有想的这么清晰,更没有提出来,而这话,无疑是能打动普里阿摩斯国王,他需要将一些丢失在战场上的英雄和王子的尸体换回来,也可以让家人都获得一丝宽慰。

    国王普里阿摩斯仔细想了想,觉得帕里斯的说法有可取之处,同意了裴子云,说着:“可以,这事你来办理吧。”

    他很放心帕里斯办事,至今帕里斯办的事情都很漂亮的完成了,没有一件是拖泥带水,所以全权交给裴子云负责。

    只是普里阿摩斯说完,就垂下泪来,这次儿子和同盟战死,心中万分悲痛,他用手擦拭了下脸上的泪水。

    对死者的同情,让周围的人,都投过了尊敬的目光。

    前几次战斗虽也有人受伤或者死去,但还没有王子阵亡,今天这场战斗太激烈了,出现了王子和英雄的不少阵亡。

    裴子云得了普里阿摩斯的命令,这个事情全权负责,不想过分打扰普里阿摩斯,于是直接告辞离开了。

    出了宫殿大门,拐了几个弯,他来到停放各个英雄和王子尸体地点,尸体都被剥光了,到处是鲜血,还有内肠流出来。

    “把尸体全部清洗干净。”

    “用针线把伤口缝起来。”

    “所有清洗干净后的尸体,放在木床上,都给我仔细涂上香膏,穿上干净的新衣服,每人再盖一条亚麻被。”

    “所有花费,都由我来出——你们快去。”裴子云大声命令着:“还有,准备灌礼,我们简单祭祀下诸神,让英雄和王子得以洁净。”

    王宫的仆人们立刻忙碌起来,清洗的清洗,制床的制床,木材仓库有,立刻制成木床,半个时辰后,这些尸体一个个面容安详躺在木床上,仿佛睡着了一样。

    这时,裴子云举杯祭祀,泼在地上,为死去的英雄和王子亡魂超度,最后对着士兵说着:“随我将这些尸体送到希腊人营地里去。”

    “埃涅阿斯,和我一起去一次吧!”

    “没问题。”埃涅阿斯知道单人去不安全,立刻答应了。

    士兵得了命令,将尸体装上了战车,战车缓缓开动,朝着希腊人的营地而去。

    希腊人营地

    此时的营地内到处是烧杀痕迹,有些营帐已被大火烧没了,而石质的房子基本完好保存了下来。

    营地内纷纷扰扰,大家都在忙活着治疗伤员,收敛尸体,清点物资、修复船只,搭建营帐。

    这时,墨涅拉俄斯回到营地,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安提罗科斯。

    安提罗科斯看着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来找他,心中疑惑,问:“尊敬的斯巴达国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安提罗科斯?”墨涅拉俄斯说着。

    “知道什么?”安提克罗斯问着。

    “有一个神使我们遭到了灾难。”墨涅拉俄斯开门见山说,其实不止他知道这么回事,大家心里都已经清楚明白,这个神就是雷霆之神宙斯。

    墨涅拉俄斯也只能称呼神这个笼统的概念,而不能说真名,宙斯可不喜欢一帮凡人在背后说坏话,若被他知道有凡人敢诋毁,这个人一定会遭受报复。

    “刚刚的一场战斗,特洛伊人得到了胜利,帕特洛克罗斯虽很强大,但他碰上了赫克托耳,被赫克托耳击杀在长矛下,此时已阵亡在战场,希腊人失去了他们最勇敢的英雄。”

    “并且赫克托耳还夺取了他的盔甲和尸体。”

    墨涅拉俄斯的话无异于晴天霹雳,使安提克罗斯的身子晃了晃,他没有料到,帕特洛克罗斯会被杀死在战场上。

    “现在只剩下一个比他更勇敢的人还活着,那就是阿喀琉斯。你快到阿喀琉斯的营房里去,把这个悲哀的消息告诉他。”

    安提罗科斯听到墨涅拉俄斯带回来的噩耗,脸上布满了泪水,他呆呆的站立了好久才反应了过来,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向战船奔去,他要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阿喀琉斯。

    他已经能够想象阿喀琉斯听到这个消息时,知道了他的好朋友帕特洛克罗斯阵亡在战场上,会是如何悲痛了。

    他一路奔着向着战船而去,泪流不止。

    阿喀琉斯还是和以前一样,沉思静坐在战船前一动不动,没有人来打扰,他没事时就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出神,不管是在特洛伊还是以前在王宫时,他都是这样,这时看见安提罗科斯急匆匆过来,就有一种不祥预感,自言自语:“为什么安提罗科斯惊慌朝战船而来?我的母亲曾经预言过,在我活着时,弥尔弥杜纳人中最勇敢的英雄就将死在特洛伊人的手里,莫非这则预言应验了?”

    才想着,就听着安提罗科斯大声对着阿喀琉斯说着:“唉,阿喀琉斯,我们的帕特洛克罗斯已经阵亡,赫克托耳已经夺取了他的尸体和盔甲。”

    他说的很快,但对阿喀琉斯,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

    阿喀琉斯虽有些不祥的预感,但真正听见,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帕特洛克罗斯,出去后就再也回不来了的可怕消息,还是眼前发黑,顿时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他双手捧起了泥土,撒在自己身上,又扑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放声大哭,安提罗科斯听着哭声,心里都一阵阵的堵得慌,连忙抓住阿喀琉斯的双手,担心会突然拔出剑来寻短见。

    爱琴海·宫殿

    涅柔斯(Nereus)是蓬托斯(Pontos)和盖亚(大地)的儿子,象征着大海的友善一面,住在爱琴海中,它拥有预言的力量,虽波塞冬(Poseidon)取代了泰坦神族对海洋的统治,但还是海神,他有许多女儿。

    此时他的女儿之一忒提丝(Thetis),就在宫殿中,听到了阿喀琉斯的哀泣声,情不自禁的啜泣起来。

    忒提丝根本不知道阿喀琉斯为什么哭泣,此时听到了哭声传来,她心中也一阵的悲痛。

    “天哪。”忒提丝对着姐妹说着。

    “我生了这么一个高贵、勇敢、英俊的儿子,但他永远也不能回到自己的父亲珀琉斯的宫殿去了!”

    “他遭到了无数不幸,而我对他的命运爱莫能助,现在我一定要去看看我的爱子,我要听听他遇到了什么样的伤心事。”

    “他刚才不是还好好坐在战船旁观看作战吗?为什么现在哭的这样伤心呢?”

    忒提丝一直有留意阿喀琉斯的动静,对阿喀琉斯在希腊营地的处境是心知肚明,其实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能忍受阿喀琉斯这样悲痛欲绝。

    因此说着,她就带着几个姐妹,离开了宫殿,来到了海岸上,朝正在哭泣的阿喀琉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