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三章 以爱之名的觉悟
    忒提丝(Thetis)和她的姐妹缓缓靠近了泪流满面的阿喀琉斯,看着他伤心欲绝样子,忒提丝的眼眶一下子又红了。

    自阿喀琉斯懂事来,忒提丝还没有见他这样伤心难过,而听到了帕特洛克罗斯阵亡的消息,他反应这样强烈,使得忒提丝心中充满了担心。

    “孩子,你为什么痛哭呢?”忒提斯隐了身,只有阿喀琉斯能看见,凡人并不能看见她的身影。

    她靠近的时候,阿喀琉斯就已发觉了母亲到来,但陷入悲伤之中的阿喀琉斯并没有起身迎接。

    忒提丝目光顿时一黯,说着:“我的孩子啊,你有什么痛苦?快告诉我,一点也别隐瞒!这一切不都很使你满意吗?希腊人不是拥进了你的战船,请求得到你的帮助吗?”

    忒提丝一直关注着阿喀琉斯,对希腊人请求阿喀琉斯帮助的事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她一直告诉阿喀琉斯,叮嘱他不要加入到特洛伊的战场去,这样的话,也许就不会有生命之忧。

    看见阿喀琉斯拒绝了希腊人的邀请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十分高兴,这让她以为是不是阿喀琉斯的命运已得到了改变。

    如果阿喀琉斯能一直坚持下去,不参加特洛伊之战,忒提丝认为她的孩子的生命将能得到挽救。

    阿喀琉斯抬起头看着母亲忒提丝的身影,叹息:“母亲,这一切对我还有什么用呢?我的亲密战友帕特洛克罗斯被敌人杀死了。”

    阿喀琉斯的话让忒提丝心中一沉,帕特洛克罗斯是阿喀琉斯从小的好友,甚至比朋友更深一步,但是阿喀琉斯这样的反应,顿时使忒提丝警惕起来,她太了解诸神了。

    一位高贵的神灵曾经说:“让凡人爱吧,因为爱使他义无返顾,让凡人恨吧,因为恨使他不顾自己安危。”

    “让嫉妒燃烧吧,它可以是兄弟爱人反目。”

    “至于那些不被爱恨所动,又站在我们反面的凡人,直接杀掉就可以了。”

    这就是诸神驱动凡人的手段,只要凡人还有在意牵挂的东西,就可以拨弄凡人的命运之线。

    “这是不是诸神针对阿喀琉斯的阴谋,看着阿喀琉斯一直不出战,然后用帕特洛克罗斯的死来刺激他出战呐?”

    虽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诸神布局安排阿喀琉斯出战,但一想到帕特洛克罗斯的死让阿喀琉斯反应这样大,忒提丝心里就浮现出一丝绝望。

    果然只听阿喀琉斯说着:“赫克托耳还剥下了帕特洛克罗斯身上的铠甲。那是我的铠甲,是诸神在你结婚时送给珀琉斯的礼物。”

    诸神在忒提丝和珀琉斯结婚的时候,送出了这件神的礼物,后来珀琉斯将这副铠甲给了阿喀琉斯。

    “唉,要是珀琉斯娶了一个人间女子就好了,那你就不会为自己儿子充满无穷无尽悲痛了!”

    阿喀琉斯并非完全没有警觉,只是有情尽孽,此时爱的火焰,转化成无尽的悲痛,他一下子豁出去了,有了觉悟。

    “如果我不能用长矛将赫克托耳杀死,为帕特洛克罗斯报仇,那我的心就永远不能安宁,我的良心就不容许我活在人间!”

    “就算我再也不能回到我的家乡去,我也要杀了赫克托耳。”

    阿喀琉斯对自己的命运其实还是有一些了解,但帕特洛克罗斯的死,让他已不管不顾,即使命运让他逃不过,为了给自己的好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复仇,他也在所不惜了。

    阿喀琉斯的话,让忒提丝的心几乎碎了,她在阿喀琉斯出生,就想方设法的想要帮他摆脱厄运。

    将阿喀琉斯放进冥河之水中浸泡,再用天火煅烧,使天火烧掉他凡人一部分,但是没想到所有一切都功败垂成,最终阿喀琉斯还是走到命运轨道上来。

    忒提斯一下子抽噎,泪水滚了下来:“我的儿子,赶快丢开这种想法,因命运之神规定在赫克托耳死后,你的末日也到了。”

    “你还年轻,什么比生命更宝贵呢?”

    命运之神的预言一直以来都困扰着忒提丝,她为了打破这个预言,一直东奔西跑,希望找到解决阿喀琉斯命运魔咒的方法。

    赫克托耳就是魔咒的钥匙,只要阿喀琉斯不要去接触赫克托耳,那也许可以摆脱命运。

    但帕特洛克罗斯的死,似乎让阿喀琉斯对赫克托耳避无可避,他必须找赫克托耳复仇,但一旦复仇完成,也意味着阿喀琉斯的生命将走向终结。

    女神的意思是尽量避开赫克托耳,而阿喀琉斯虽听明白了自己母亲的意思,但一下子站起来,忍不住的愤怒咆哮:“如果命运之神不让我保护我死去的朋友,那我宁愿马上去死。”

    听着这咆哮,这让忒提丝心里一阵绝望和悲凉,觉得自己多年的辛苦都化成了泡影。

    只见着阿喀琉斯徘徊着,咆哮着:“帕特洛克罗斯远离故乡,没有得到我的援救,因此被杀害了。现在我这短暂生命对希腊人有什么用处呢?我没有能够使帕特洛克罗斯和无数的朋友免遭不幸。”

    “现在我豁出去了,我要立即去和杀害我朋友的凶手战斗。特洛伊人必须明白,我已休息得够久了!杀死赫克托耳是我现在必须完成的事情。亲爱的母亲,请别阻拦我去作战!”

    阿喀琉斯的一番话,表露出来的决心,使忒提丝知道自己说再多都无济于事,她哽咽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了喧闹声,忒提丝的妹妹,一个海之女仙叹了口气,对阿喀琉斯说:“阿喀琉斯,你别太悲伤,你的朋友的尸体已经被送回来了,是由帕里斯王子送回来。”

    阿喀琉斯大吃了一惊,赶紧站起身出去,远远看见一群人围在营地前。

    “母亲,我去看看。”阿喀琉斯心中激动万分,匆忙上去,而在后面,几个仙女面面相觑,一时陷入了沉默。

    “唉,只有年老的人,以及神灵才知道生命的宝贵,年轻人总不知道爱惜,不惜浪费和抛弃生命。”

    “命运是这样残酷,也许我不得不做好迎接我的孩子最终命运的准备。”忒提丝终是神灵,沉默会,打起了精神:“我们也去看看吧!”

    女神们隐身跟在后面,就见着希腊人营地前,战车拖着一些尸床,尽是英雄和王子的尸体。

    大概有十几辆战车停着,每辆战车都是两匹骏马拉着。

    这些尸体都摆放整齐,一个个整理的干干净净,都穿着新衣服,身上涂着香膏,不仔细看的话,还会以为他们只是睡着了而已。

    这些尸体遗容的干净整洁使得本来十分讨厌特洛伊人的希腊人都不再那么敌视,其中还有一些对裴子云的所作所为还有一丝感激。

    毕竟作敌人,一般都不会这样隆重的对待敌人的英雄和王子尸体,至少希腊人对待特洛伊人尸体,都没有打理过,直接堆叠在一起。

    特洛伊的英雄和王子死时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希腊人没有花一丝一毫精力收拾,要不是时间还短暂,只怕尸体已经长出了蛆虫。

    这时,围着的希腊人表情肃穆,一脸哀伤看着这些英雄和王子,这次战争死的人实在太多了,就连高贵的王子和英雄都一茬茬的死掉,更不用论普通的希腊人士兵。

    普通的希腊士兵已在希腊境内招了几批过来,而且因兵源的损失,亟需要补充兵源的希腊人已放开了对士兵的要求,才使格斯涅安排的一些人能有机会混进希腊人的队伍。

    这时,希腊联军英雄和王子都在营房内赶过来了,狄俄墨得斯和奥德修斯虽受了伤,也拄着长矛,跛着腿赶了过来。

    最后是阿伽门农,虽伤口还在痛,还是忍着来到了营地前,看着这些他们昔日的伙伴。

    这些人不久前还和他们把酒言欢,并且在战场上并肩作战,此时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静静躺在尸床上。

    有人已经忍不住悲戚出声,也有人只静静的看着,但悲伤神情怎么也掩盖不了,还有人干脆扑了上去,失声痛哭。

    整个希腊人的营地前充满着一股浓浓的哀伤的情绪。

    阿喀琉斯一眼就看见了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帕特洛克罗斯尸身涂着香膏,穿着新衣服,闭着眼睛似乎只是睡着了。

    但大家都知道帕特洛克罗斯永远也不能再次睁开眼,无论曾经多么强大。

    阿喀琉斯禁不住伏在尸体上痛哭起来,声音撕心裂肺:“我亲爱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啊,我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甚至同床共枕,你怎能狠心弃我而去,现在我是多么的悲痛欲绝啊。”

    裴子云听了,不由毛骨悚然。

    古希腊人认为对异性和同性的**是一样的,从来不认为一个男人如果爱一个男人,就不会再爱女人了,反之也一样,对古希腊人来说,爱欲只有一种,无论是对异性的爱还是对同性的爱事实上都是对“美”和“高贵”的爱。

    可以说,持这种观点的人都可能是双性恋,连宙斯都看中了美少年伽倪墨得斯,把他抓上去给诸神倒酒。

    裴子云虽然理解,可看着阿喀琉斯悲痛欲绝,以及众人熟视无睹,一副“很正常”的样子,一阵寒意袭上心,不由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