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五章 阿伽门农的罪
    听到阿伽门农将责任归咎到宙斯(Zeus)、命运和复仇女神身上,忒提丝和她的姐妹一怔,有点不敢相信阿伽门农在众目睽睽下说这些话。

    忒提丝(Thetis)虽心中悲伤,还是想着:“阿伽门农,虽我的儿子寿命不多了,但你的日子也不多了。”

    “你怎能把罪归到众神身上,而显示你的无辜?”

    阿伽门农无异自掘坟墓,诸神都会产生反感。

    “现在,你是统帅,诸神不会把你怎么样,但当你不再是统帅时,必给予你惩罚,我已看见了你的死期了。”

    阿伽门农的话在任何时都不适合直接说出来,只能说现在为了摘清自己的过错,为了让阿喀琉斯能更满意的出战,已经口不择言了。

    阿喀琉斯听到阿伽门农还要送礼物,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他现在的心思,其实只想给自己的好朋友帕特洛克罗斯报仇,对阿伽门农的礼物已经不怎么样在意,他回答:“阿特柔斯的儿子,你是否把礼物给我,这由你决定,凭良心说,我更渴望上战场厮杀。”

    “只有杀掉赫克托耳,才能把我的朋友体面的安葬。”

    狡黠奥德修斯一直观察事态发展,他知道这场战争不能少了阿喀琉斯,而阿伽门农的作用也无可替代,立刻站出来建议:“阿喀琉斯,请给大家一点时间,让大家把英雄和士兵们葬礼都进行,阿伽门农可以在此时间里把礼物送来,且在大营帐里隆重的宴请你。”

    奥德修斯说的话,合情合理,确实需要安排这些英雄和士兵的葬礼。

    原来这些英雄和士兵尸体被扣押了,没有办法,现在帕里斯王子整理的干干净净的送回来,如果不首先安葬,那在别人看来,对待自己人尸体反而还没有一个外人用心。

    “你说的对,奥德修斯。”

    阿伽门农对于奥德修斯的话给予充分肯定,奥德修斯从来都站在自己这一方面,只要每次有事,奥德修斯都会第一时间出谋划策,或伺机找机会解决,所以他一直将奥德修斯看成左膀右臂。

    阿伽门农高声说着:“希腊人,你们想,特洛伊人提出了休战和埋葬的要求,就可以看出,特洛伊人已经感到灭亡的威胁!”

    “找出一头公牛吧,先向伟大的宙斯献祭,再继续葬礼,让士兵们都帮忙吧,砍伐树木,挖掘坟墓。”

    大家都同意这样,阿伽门农就安排士兵去林里砍伐树木,捡拾柴禾,然后放在一起,堆成柴堆,普通的公民是集体火化,并且集体安葬,相对就很安全。

    但英雄和王子不但需要火葬,而且要举行隆重的葬礼,为了让死者安息必须埋葬,要不灵魂就进不了哈迪斯(Hades)的领域。

    但是为了在回国时再把骨灰取出,交给阵亡者的子女,因此遗骸都装进一只金银制成的盒子中,以方便日后取出。

    吩咐完了这一切,阿伽门农看着阿喀琉斯说:“勇武的阿喀琉斯,你可以从军士中亲自挑选一批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让他们到我的船上搬运礼品。”

    阿伽门农的几乎所有的战利品都放在战船上,经过上次营房被攻破的事,他的战利品更不会放在营房,万一特洛伊人又攻破营地,那战利品将全部丢失。

    阿伽门农安排了一批人去修建祭坛,对神灵献祭礼,只要有英雄需要安葬,就必须安排祭坛,对神灵献祭。

    这样的话,英雄的灵魂才能够有所保障。

    说完,他对着他的传令官说:“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你快去取一头公牛来,我们刚才说了,要给宙斯和阿波罗(Apollo)献祭。”

    阿伽门农虽刚刚将责任推给了宙斯、命运和复仇女神,但那是下意识,对神灵的祭祀可不会忘。

    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很快按照阿伽门农吩咐下去,不久就牵了一头公牛来。

    公牛因受到战争的惊吓,已掉了些膘,没有刚刚养在这里时肥壮,但这个并不影响献祭给神灵。

    在临时搭建的祭坛上,公猪被随军祭司宰杀,献祭给了宙斯和阿波罗,只是谁也没有取用,不过这并没有引起多少注意。

    因神灵不取用才常态。

    只有希腊的预言家卡尔卡斯,看着摇首,心里想着:“阿特柔斯的儿子,你刚才口不择言的在说些什么呢?”

    “虽然是伟大宙斯的子孙,但坦塔罗斯家族的罪孽真大啊,连你都犯了新的罪,要不是你是希腊军的统帅,神谴已经下来吧?”

    阿伽门农是坦塔罗斯家族成员,坦塔罗斯是宙斯之子,起初甚得众神宠爱,后来坦塔罗斯因此变得骄傲自大,杀了儿子佩罗普斯给众神当食物,众神震怒,因此家族获得了一道毒咒。

    众神让佩罗普斯复活,生下三个儿子,大儿子是阿特柔斯、梯厄斯忒斯,这两兄弟都嫉妒最小弟弟,就杀了这个小弟弟,这是坦塔罗斯家族身上第二道毒咒。

    接着阿特柔斯结了婚,发现妻子与兄弟梯厄斯忒斯睡过,邀请兄弟参加宴会,杀了兄弟的儿子,炖熟端给兄弟,这是坦塔罗斯的第三道毒咒。

    阿伽门农就是这荣耀又罪孽的家族的成员,现在他又对诸神犯了罪。

    只是上次卡尔卡斯站在了阿喀琉斯这方,已经得罪了阿伽门农,自然不会去说,只是沉默。

    只见不久,士兵就从阿伽门农船上取来大量的礼品,这些礼品都是阿伽门农珍藏了很久战利品,其中有黄金、青铜、玛瑙、香料等等。

    阿伽门农看着这些礼品,眼中闪过一丝肉痛,但为了取得这场战争胜利,他不得不将这些贡献出来。

    阿伽门农指着这些礼品对着阿喀琉斯说:“伟大的英雄,阿喀琉斯,这都是为了弥补我的过失,送给你的礼品,希望你能收下它。”

    阿喀琉斯眼神复杂的看着阿伽门农,没有让他难堪,说:“阿特柔斯的儿子,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我将收下你的礼品,彻底忘掉过去的不快,共同打造一个强大的希腊联军。”

    阿喀琉斯的话,无疑让阿伽门很高兴,他做出这一切让步,不就是为了阿喀琉斯放下以前仇怨,重新投入到对特洛伊人的战争中去?

    现在听到阿喀琉斯这样说,阿伽门农才松了一口气。

    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对话使周围的人明白,希腊人将迎来一个新时代,统帅和强大的英雄之间矛盾已暂时化解了。

    而面对希腊人上下一心,同仇敌忾情况,特洛伊人必不能抵抗。

    “各位,让我们用最热情的欢呼声欢迎希腊最伟大的英雄阿喀琉斯的回归。”

    “我们上下一心,我保证再也不会遭受之前挫败了,我们一定会让卑鄙的特洛伊人明白,伟大的希腊人是不可战胜,即使他有时陷入不好状态中,也一定可以很快走出来,并且击败一切敌人。”

    “希腊人必胜。”众人欢呼呐喊,为阿喀琉斯的回归,也为了即将到来胜利。

    既事情已经商议好了,众人告辞离去。

    阿喀琉斯运着尸床回去,尸床上面帕特洛克罗斯仿佛睡着一样静静躺着。

    阿喀琉斯看了良久,才对着隐身的忒提丝说着:“母亲,看着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已决定,一定要杀死赫克托耳。”

    现在杀死赫克托耳已成了阿喀琉斯心中执念,必须杀死赫克托耳。

    “但是,神赐予我们家族的盔甲,本来能使我所向披靡,但是现在给赫克托耳夺取了,我现在需要新的盔甲。”

    阿喀琉斯知道没有好的盔甲的情况下,很难战胜赫克托耳,毕竟那套盔甲可是神灵打造,很难攻破。

    阿喀琉斯只有请求神灵母亲忒提丝,才能获得与那副盔甲不相上下的盔甲,这样才有信心在战场上战胜赫克托耳,能为帕特洛克罗斯报仇。

    “我可怜的孩子啊。”

    忒提丝心中悲伤,她知道阿喀琉斯杀死赫克托耳,就是生命倒计时,但她见阿喀琉斯意志坚定,知道再劝也没有用,这是命运的安排。

    “第三天早晨日出之时,我给你送来赫淮斯托斯亲手锻造的武器和铠甲。”

    “不过,你得记住,在我回来以前,你千万不要去作战。”

    忒提丝嘱咐阿喀琉斯,因没有神的盔甲和武器的阿喀琉斯虽非常强大,但未必是穿着神的盔甲,拿着神的武器的赫克托耳的对手。

    “我会的,母亲。”阿喀琉斯说着。

    忒提丝说完,招呼着她的姐妹重新沉入了海底,而她自己则飞到奥林匹斯圣山,寻找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

    这些不说,回特洛伊的裴子云感觉到这时并没有任何神灵注视,就喊着:“系统!”

    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英雄血脉:第五层(358.6%)”

    “任务:返回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交换彼此阵亡英雄的尸体,给予相互体面的葬礼(完成)”

    裴子云看着系统,沉思着:“前面杀了七个英雄,抵达第八层中段,昨天又杀了四个英雄,至少能升到第九层。”

    “我已经超越了赫克托耳。”

    当下问着:“阿喀琉斯多少层。”

    “十层。”

    “十层?就是只差一点就可进入神的境界?难怪要杀掉他。”裴子云想着,重重对任务按了下去:“又多了1点命运点,现在是21点,离颁布神谕,只差4点了,只有这神谕颁布,我才能合法的晋升。”

    “现在,我去哪里找任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