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六章 赫克托耳的告别
    忒提丝(Thetis)来到了奥林匹斯山,抵达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Hephaestus)的宫殿,它的宫殿位在圣山的山腰上去一点。

    这是神的规则,按照神阶低到高,住所从山脚到山顶,而酒神狄俄倪索斯(Dionysus)的圣山位置,就高过山底,未到山腰(注1)。

    宫殿很大,看过去气势磅礴,整个宫殿都是青铜打造,闪耀星光,美丽而坚固,称得上豪华。

    忒提丝抬脚入宫殿内,很快就找到了正在工作的赫淮斯托斯。

    忒提丝看着工作中赫淮斯托斯,正一动不动专注于自己工作,对外界一切干扰似乎不为所动。

    他此刻正全力以赴铸造着三脚鼎,总共有二十只鼎,每只铜鼎下都装有着金轮,金轮可以让它们用不着人去推,就可以很轻易自动滚到奥林匹斯圣山大殿里,又滚到神房间里,还真是一件件让人惊奇的珍品。

    这些三脚鼎除耳柄外均已完工,基本上所有轮廓都已经有了,而赫淮斯托斯正在思考怎么样安装耳柄。

    一抬眼,赫淮斯托斯才看见了忒提丝,连忙高兴说着:“我是多么的高兴啊,最高贵的女神光临我的住处,使我这里蓬荜而生辉。”

    “她是我初生时救过我的恩人,因我生下来就是跛腿,母亲把我遗弃了,所有人都嫌弃我。”

    “如果不是欧律诺墨和忒提丝同情我,把我抬回去,并在石洞里将我抚养长大,我早就死掉了。”

    “我的救命恩人今天到我家来了,让我把面前的东西收拾一下,再来欢迎。”

    赫淮斯托斯非常客气(注2),站起来就去清洗,由女仆搀扶着,这些女仆并不是真正的人,她们仅仅具有人的形象,但是却是赫淮斯托斯用黄金所铸成的仿真之人。

    她们容貌美丽,能思考会说话,还具有艺术才能,赫淮斯托斯在宫殿里一切起居日常事物都是交给这些女仆来打理,她们也做的井井有条。

    他在女仆的搀扶下,很快去清洗了一遍,换了新衣服回来了。

    而现场也被这些美丽黄金女仆清理的干干净净,让忒提丝对于赫淮斯托斯的高超的技艺有了一个直观认识。

    清洗干净,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赫淮斯托斯坐在忒提丝的身侧,说:“敬爱的女神呵,什么风把你吹到我的屋子来了?告诉我你的来意,我一定会尽力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对这位昔日的恩人,态度极好,特别想要帮助她,以报答昔日的恩情。

    忒提丝微微叹了口气,对于赫淮斯托斯的热情还是很感动,当初她救被抛弃的赫淮斯托斯完全是顺手为之,没想到收到了丰厚回报。

    忒提丝把她的忧愁告诉赫淮斯托斯,抹着眼泪:“既命运已决定了我的孩子阿喀琉斯的末日,我无法阻挡命运,那就在他的生命的最后日子,给他争取最后的荣耀,让他天下无敌。”

    “阿喀琉斯失去了父亲珀琉斯赠给他的盔甲和武器,而给特洛伊王子赫克托耳夺取,赫克托耳有着神甲的话,我的儿子虽很强大,也有着被杀的危险,毕竟神的武器,可以伤害他刀枪不入的躯体。”

    忒提丝的担心很正确,这是她一再强调阿喀琉斯不要轻易出战,要等她回去的原因。

    忒提丝说:“所以我想你为注定即将灭亡的阿喀琉斯赶制战盔,盾牌,铠甲和胫甲,让他能在最后的日子里获得胜利。”

    忒提丝为阿喀琉斯费尽心血,明知逃不过命运,还要为他争取最后荣光。

    “尊贵的女神啊!”赫淮斯托斯听了,立刻爽快回答:“你不用担忧,我立刻就动手给你的儿子赶造盔甲,如果我造的盔甲能使他免于死亡,我会感到格外的高兴。”

    “他会喜欢上我造的盔甲,每一个人看到我造的盔甲都会感到惊讶。”

    赫淮斯托斯对于自己技艺充满信心,他一直认为自己造的盔甲才是最好,不过它的工艺品确实受到了神的一致好评,所以才是工匠之神。

    “尊敬的女神,我这就为你的孩子阿喀琉斯打造一副最好的盔甲盾牌和武器,你在此稍等。”

    说完,赫淮斯托斯就离开了女神,来到了专门开辟的炉灶前。

    “轰!”才抵达,炉火就感觉到神的到来,立刻冒出了火焰,不仅仅这样,二十只风箱也自动扇风吹火,在这些风箱作用下,炉灶里温度能达到极高,一些难以熔化金属,在这里都可以熔化。

    赫淮斯托斯找来了打造盔甲、盾牌和武器的材料,这些材料全都是精心挑选,它毫不心疼的将它们放进了坩埚里。

    赫淮斯托斯把铁砧放在坐垫上,右手抓起大锤,左手抓住钳子,用大锤捶打着铁砧。

    没捶打一次,铁砧就会变形一次,杂质被锤炼出来。

    锻造的过程辛苦,但是赫淮斯托斯认真锻造着。

    “忒提丝很是善解人意,没有提出让我为难的要求,她也知道,阿喀琉斯的末日,是命运和宙斯共同注定,谁也反抗不了。”

    “我如果向宙斯提出这个要求,只会再次丢下奥林匹斯山吧?”

    “但忒提丝既没有提出非份的要求,那我就得尽心尽力,以期尽快打造出强大的铠甲和武器,让阿喀琉斯穿上它,在特洛伊所向无敌。”

    想到这里,“噼啪”的敲打声,一声接一声。

    特洛伊城

    和希腊人营地里面一样,三日内,整个特洛伊城浓烟滚滚,哭声震天动地,许多的英雄和王子被火葬。

    就连普通的士兵,也举行了火葬,且埋入了坟墓。

    这些阵亡的士兵有许多都是特洛伊的公民,他们家属全部都在特洛伊城内,所以焚烧他们时,家属都是哭的死去活来。

    而英雄和王子的葬礼则相对隆重一些,有许多是别的城邦的英雄和王子,家人都在远处的王国和城邦。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这三天也是特洛伊和希腊双方约定给阵亡的英雄和士兵安葬日子,过去了三天,战争又将继续下去。

    第四日凌晨,赫克托耳就醒了过来,他怕惊醒妻子,轻手轻脚起床,去了武装间默默穿上了战甲。

    今天他又要对希腊人进攻了,这次战斗将直接决定战争,他也很看重,穿好铠甲,将长剑插在腰间,来到了门口。

    但赫克托耳才到门口,就沉默了,星光下,只见自己的妻子,底比斯国王厄厄提翁的女儿安德洛玛刻,正在门口静静等着,跟在她后面的女仆怀里正抱着男孩阿斯提阿那克斯。

    这正是赫克托耳的儿子,赫克托耳心中一酸,看着儿子微笑。

    安德洛玛刻饱含着眼泪,温柔握住丈夫的手,说着:“赫克托耳,每次战斗,你都冲在最前面,但你不可怜一下你的年幼的儿子,也不可怜一下你即将成为寡妇的妻子吗?”

    “阿喀琉斯杀害了我的父亲,阿耳忒弥斯神箭射死了我的母亲,我的七个兄弟也全被阿喀琉斯杀死。”

    “除了你,赫克托耳,我什么亲人也没有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兄弟。”

    安德洛玛刻的话,使赫克托耳一下红了眼,他也觉得很亏欠自己妻子和儿子,满含歉意说:“亲爱的,你说的对,可我是父亲普里阿摩斯的儿子,特洛伊王国的继承人,我怎么能避让呢?”

    “我一旦避让,特洛伊人会怎么看,还有别的王国和城邦的国王又会怎么看?他们可是为我们特洛伊流血和牺牲。”

    “我必须冲锋在前的,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责任。”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即使不为我自己,我也要为了你,我的妻子安德洛玛刻以及我年幼的儿子阿斯提阿那克斯,保护着自己的安全。”赫克托耳大声的说着。

    这时,裴子云正脚步轻灵的靠近,虽没有满级,但是风之轻灵,还是给他带来了无声无息的技能。

    这次战争,很是重要,所以他提前来了,汇合赫克托耳,赫克托耳的府邸,当然是最大,其实就是王宫的一部分。

    这时尚见寒星满天,刚过去,就听有人说话,仔细一看,正是赫克托耳和他的妻子,连忙一闪,就在角落里听着这对夫妻说话。

    听着,心里就很感慨。

    “是啊,这是特洛伊的事,如果连特洛伊的王子都不冲锋在最前,还会有谁冲锋在前呢?”

    特洛伊之战本就是特洛伊人的战争,周围王国和城邦有的是盟友,有的是被希腊人逼着加入了,这些人虽帮助了特洛伊,但这场特洛伊之战能不能取胜,主要还是要看特洛伊人的表现,别人都依靠不住。

    “现在的我,帕里斯王子,表现的已经很惊艳了,真难以想象,原本历史上,惹来一身祸端的帕里斯躲在后面,而赫克托耳不得不顶在前面的心情。”

    “赫克托耳按照神话,真的算是很好的哥哥了。”

    “正常的话,早就一巴掌打死了。”

    “可惜的是,我现在无能为力,没有神谕的话,暴露出力量,也只是多一条尸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