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七章 死亡的气息
    赫克托耳在说话:“安德洛玛刻,我的内心始终有个声音命令我在最激烈前线去战斗。虽我已预感到特洛伊城终有一天会毁灭,我的父亲普里阿摩斯和人民也会毁灭。”

    听着这话,裴子云有些沉默。

    “这或是阿波罗(Apll)的意志。”

    “甚至是诸神的意志。”

    “不仅仅赫克托耳是特洛伊中最强的英雄,而且还承担着尽量杀伤希腊人的责任——赫克托耳必须冲锋陷阵,直到由于杀人太多,而走向末日。”

    “不想赫克托耳本身也有了这个觉悟。”

    “也对,赫克托耳是一个强大的英雄,血脉中流淌着宙斯(Ze)、河神斯卡曼德洛斯(der)、甚至阿芙罗狄忒(Aphrdite)等多位神灵的血,通过种种的迹象是能判断出特洛伊城的最终命运以及自己这些人的命运。”

    特洛伊之战刚爆发时,可能赫克托耳还有点看不清,但经过多年的战争,一些隐藏在背后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他也更清楚这场战争的本质。

    不管特洛伊人和希腊人怎么战斗,最后胜负其实都是神的安排,双方都没有权力决定谁是最后胜利者。

    而通过多年的观察,赫克托耳明显感觉到除少数神灵庇佑特洛伊,大部分神灵更钟意希腊人。

    这次能将希腊人逼迫那么惨,其实还是神灵的操纵,也就是说,神灵希望希腊人陷入悲惨境地,至于原因,赫克托耳暂时还不清楚,他只是微微苦笑:“特洛伊将要毁灭,这使我时刻处于悲伤之中,可是更使我感到难过的是,是你将受到的痛苦。”

    “假如我失败了,希腊人会把你抢回去,让你当奴隶,纺纱织布,挑水灌溉,看到你的人都会说——哎,看呐,这就是赫克托耳的妻子。”

    “想到这些,我宁可现在就去死。”

    所有特洛伊人都极力回避着特洛伊人可能会失败的这个事实,包括国王普里阿摩斯以及众多长老和王子,赫克托耳本人在外面时,也极力不去想失败的事。

    但独处时,赫克托耳不得不思考特洛伊之战特洛伊人失败可能,而只要一想到这些,妻子和孩子可能遭受的厄运就让他陷入痛苦中。

    赫克托耳只能尽自己所能,尽量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哪怕知道可能性越来越微乎其微。

    赫克托耳说完,再次苦笑了一下,伸手去抱孩子,但孩子哭着贴在女仆胸前,因他看见父亲铜盔上飘动的马鬃装饰而感到害怕。

    “可这一切都是帕里斯的错,是他给特洛伊带来了战争。”话说到这份上,在以前,安德洛玛刻都会乖巧的住口,可今天,她却煞白了脸,大声喊着。

    她心中有着浓郁的不详预感,而且一直来,她都认为这场战争是因帕里斯的错,不然特洛伊不会遭受这场可怕战争。

    安德洛玛刻有这样的认识是情有可原,不单单是她,随着战争越来越惨烈,特洛伊许多人都有这样想法,要不是裴子云被公民大会选出来出使希腊,现在处境会更艰难。

    赫克托耳通过多年细心观察,知道更多,他不这样看,微微摇了摇首:“亲爱的安德洛玛刻,这些年我也明白过来,这场战争不关帕里斯的事,是神要给特洛伊带来灾难。”

    “即使帕里斯没有给特洛伊带来战争,别人也会同样点燃这场战争,亲爱的安德洛玛刻,这场战争无法避免,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

    “而且,安德洛玛刻,你得承认,帕里斯对这场战争贡献,不比我小。”

    “没有帕里斯的出谋划策,以及英勇顽强的作战,特洛伊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不了目前的优势。”

    躲在角落的裴子云默默,心有戚戚,历史上,特洛伊人可没有取得这样优势,赫克托耳说的不错。

    “所以你不用对帕里斯有太大成见,如果特洛伊没有我,但只要他还在,我相信希腊人就不能把你们怎么样。”

    赫克托耳对于自己这个弟弟还是充满了信心,不说武力,就说运筹帷幄,特洛伊没有一人具备。

    赫克托耳看着自己孩子阿斯提阿那克斯和安德洛玛刻,眼中充满了柔情,脱下了头盔放在地上,吻着可爱的儿子,抱着怀里摇晃。

    他仰望苍天,向神祈祷:“宙斯和诸位神灵,让我的儿子给我一样,成为特洛伊人的榜样吧!”

    “让他强大起来,统治特洛伊,使人民终有一天会说:他比父亲赫克托耳更勇敢,让他的母亲也为他感到高兴!”

    说着,眼泪止不住滚了下来,赫克托耳强忍着眼泪,把儿子放在妻子手上,妻子安德洛玛刻把孩子抱在怀里,同样泪流不止。

    赫克托耳的预感更强烈一些,他甚至预感到了这次自己出去,可能就回不来了,但是他是特洛伊的继承人,伟大的英雄赫克托耳,要义无反顾的上阵。

    他的骄傲,他的尊严使他即使预感到了不详,也可以坦然面对这一切。

    赫克托耳抚摸着妻子的双颊,哽咽:“我可怜的妻子,别悲伤,没有人敢违背神意杀死我,但同样没有人能够逃脱自己的命运!”

    这话说的很直白了,神不让他死,就没有可以杀死自己,而神灵要自己死亡,他即使不上战场,也逃脱不了命运。

    赫克托耳说完,重新戴上头盔,转身离开了妻子安德洛玛刻和儿子阿斯提阿那克斯。

    安德洛玛刻抱着儿子,悲哀流着眼泪,看着赫克托耳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内,只是喃喃:“赫克托耳,我是多么悲伤啊,神啊,别把不幸的命运降临。”

    赫克托耳转身离开时,步伐还是稳定,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以及可能的命运,并没有出现慌乱。

    当赫克托耳转过弯,就看见了裴子云站在那里,似乎已等待许久。

    顿时,兄弟两个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时太阳渐渐出来了,却蒙了一层云,一轮惨白太阳在云中穿行,给天色平添了几分不安和凄凉。

    裴子云在三天前,在王宫内见到赫克托耳一瞬间,就知道赫克托耳死亡的命运已经到来了,虽比历史上早,但这场战争也提前爆发和抵达**。

    裴子云沉默并没有继续,突然说着:“哥哥,虽安德洛玛刻对我有意见,但不管怎么样,我必会保护她,以及你的孩子。”

    裴子云能为赫克托耳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他并没有成神,改变不了赫克托耳的命运。

    现在,最终命运即将到来,他相信赫克托耳也有预感。

    赫克托耳听了,温和回答:“好兄弟,帕里斯,听了你的这话,我感到很安慰,你是一个勇敢的人,不过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吧!”

    “现在,就让我们并肩作战。”

    话音刚落,系统一震,眼前飞速的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透明资料框。

    “任务:保护安德洛玛刻和阿斯提阿那克斯(未完成)”

    “果是这样,任务甚至没有挽救赫克托耳的选项。”

    “赫克托耳为什么会死?”裴子云看着穿着阿喀琉斯的神甲,而显的光彩耀眼的赫克托耳,顿时有了领悟。

    “特洛伊之战,是为了杀死阿喀琉斯,也是为了削减英雄,但希腊必须获得最后胜利。”

    “所以,希腊人可以死掉英雄,但是不能崩溃。”

    “穿上了阿喀琉斯的神甲的赫克托耳,已经有着毁灭希腊人的可能,因此站在希腊这方面的神灵,会一致毁灭赫克托耳。”

    “所以,不穿神甲,可以活,穿了,就必须死。”

    “就连着我自己,其实也埋下了死亡的隐患——我穿上了阿瑞斯(Are)赐给女儿的盔甲。”

    “当穿上它,也等于死神注目,只是我的排位在赫克托耳之后。”

    “希波吕忒公主的好意,就是我的催命符,当时我一时不查,却等于接过了她的死亡命运。”

    “果然,一步错,步步错,死都不知道怎么样死。”

    裴子云一旦醒悟,深深的吐了口气,立刻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相信赫克托耳也有所预感,不由对赫克托耳到现在还能保持温和的态度而敬佩,果然豪杰,每个世界都有,他突仰天大笑:“你说的对,现在就让我们并肩作战。”

    但裴子云久经战阵,一旦醒悟,阴险狡诈自是油然而生(注1),问着:“系统,我能花费命运点,给阿喀琉斯增加吉兆么?”

    说到这句话时,他隐含冰冷的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就听着系统一震,一股信息传递而来。

    “可以?那就行了。”

    “不不,我不需要五个命运点的吉兆,我只需要花费1点命运点的那个吉兆就足了。”

    “因为诸神已经非常警惕阿喀琉斯了啊,不需要多大,只需要一点点,就足够众神下了决心。”

    “而在杀死阿喀琉斯前,为了避免阿喀琉斯突破命运,我就不会死。”

    阿喀琉斯问题就大了,一旦突破命运,或者说宙斯给他涉下的杀着,他是真的可能成神,甚至带来进一步的问题。

    “仅仅是为了苟延残喘,可不是我的风格。”

    “既是这样,那我在顺应命运,杀掉阿喀琉斯前,逼诸神作个选择题,以获得我所想要的东西。”

    裴子云想着,系统顿时再次震动,眼前飞速的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透明资料框。

    “任务:你的权术使你掌握了命运,用一点吉兆,促使诸神不得不临时站在你一侧,庇护你的安全”

    这时兄弟两人,转到了大街。

    一辆辆战车在等待着,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见着两人,都是呐喊:“赫克托耳王子。”

    “帕里斯王子。”

    开始时是战士,接着民众也呼唤着。

    到了今天,两人已经成了主心骨,裴子云不由微笑,请着赫克托耳先上,接着自己也跳上,向人民挥手,然后命令:“打开城门,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