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八章 神马的预言
    奥林匹斯山·赫淮斯托斯(Hephaestus)之宫

    “忒提丝(Thetis),你看。”第四天的凌晨,太阳车还没有被赫利俄斯驾驶出去时,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引着忒提丝入内,指着桌子说着。

    忒提丝看去,顿时憋住了呼吸,就算是女神看去,这也是辉煌灿烂的武器。

    忒提丝在过去三天三夜里也备受煎熬,无时无刻担心着阿喀琉斯的安危,也担心这一副最新打造出来盔甲能不能让阿喀琉斯无敌。

    但是这时,赫淮斯托斯将这副盔甲展示时,就连她也为这巧夺天工铠甲而惊叹,她知道这副铠甲一定可以让她的孩子阿喀琉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战无不胜。

    看着忒提丝的表情,赫淮斯托斯满意的笑了,这是自己倾力连续在火炉前打造了三天三夜的战甲、战盔、盾牌和武器,这倾尽了心血。

    “拿去吧,尊敬的女神,时间不多了,您尽快把它送给你的儿子吧!”

    “非常感谢您,赫淮斯托斯。”忒提丝心情有点黯然,这副盔甲,既给儿子带来荣耀,也必带去死亡。

    不过她还是隆重感谢了赫淮斯托斯,拿着这副盔甲,告辞离开了奥林匹斯山。

    她一路速度极快,在路上毫不停留,很快就赶到了希腊人营地,进入营地时,她将盔甲也隐去身形,等赶到了了阿喀琉斯营房里,才重新让战甲显出。

    此时,阿喀琉斯正一个人静静坐在营房里,他的面前是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独自一人坐着沉思。

    忒提丝的到来,阿喀琉斯一点都没有察觉,他的思绪早已到了九霄云外。

    整个营地内所有英雄和士兵已安葬,现在只剩下帕特洛克罗斯没有安葬,阿喀琉斯决心杀死了赫克托耳在给他安葬。

    但是在昨天,他睡着了,梦见可怜的帕特洛克罗斯走近,说:“阿喀琉斯,你睡了吗?难道把我忘了?为我立一座坟吧,我想通过地府大门进入哈得斯(Hades)的领域。”

    “可是那里有两个幽灵守卫,还威胁我,不让我走近。因我还没有火葬并且入土,我的灵魂不得安宁。”

    帕特洛克罗斯的幽灵还想说什么,但神使他的话说不出,阿喀琉斯看见他痛苦的表情,朝帕特洛克罗斯伸出双手,但它烟雾一样即刻消逝了。

    “我发誓,我将按你的要求去办,但是还请你忍耐,赫克托耳一日不死,我怎么能让你孤零零去呢?”此时,阿喀琉斯喃喃的说着。

    “我的儿子!”忒提丝看着这一切,浮出悲哀,轻轻过去,将战甲放在了他面前,精美绝伦盔甲和武器闪着耀眼的光华。

    整个盾牌是五层,盾面上绘制大地、海洋、天空、太阳、月亮和星星,盔甲上带着比火焰还要明亮光芒,并且金色的羽饰的战盔也闪闪发亮。

    这些特征无一不表明这战甲和武器的珍惜,是世上难得的珍宝。

    营房外面的士兵虽看不见女神,但是看到这些盔甲就浑身战栗,似乎面对着天下最可怕的事。

    阿喀琉斯看着母亲忒提丝带来的盔甲,两眼还含着怀念朋友的泪花,但已经闪出了喜悦。

    他拿起来赫淮斯托斯精心制作战甲,并且一件件举到了空中细细检视,喜欢的不忍释手。

    “有着它,我必能在战场上打败赫克托耳。”阿喀琉斯把铠甲一件件穿在了身上,缓缓的束紧,铠甲套在身上,严丝合缝,非常合身,量身定做一样——事实上也是,这是神给他定制的盔甲。

    他手上又拿起了武器和盾牌,戴上有着金色羽饰的战盔。

    整套盔甲穿上之后,阿喀琉斯整个人都光彩夺目,闪闪发亮使人目眩神迷,令人心醉。

    阿喀琉斯对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说:“帕特洛克罗斯啊,有了这副铠甲,我将为你复仇,杀死赫克托耳。”

    他又对着忒提丝说着:“我敬爱的母亲啊,非常感谢您及时给我送来这副铠甲,我将用它来杀死特洛伊的英雄赫克托耳。”

    “我的孩子啊,你虽穿着这副铠甲,但你如果今天离开了这里,你将面对你即将到来的宿命。”

    “母亲啊,为了给帕特洛克罗斯报仇,我并不在乎这些,只要能杀死赫克托耳,哪怕现在让我面对命运惩罚,我也在所不惜。”

    阿喀琉斯说完,转身大步出去,没有继续和忒提丝说下去,今天是出战日子,他必须马上召集队伍,带着他们一起出战。

    当阿喀琉斯出去后,忒提丝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她知道阿喀琉斯一出去,命运的齿轮已经快速转动,死亡在前面等着。

    虽早已预料,迟早面对这情况,但现在命运真的到来时,她还是忍不住的伤心流泪。

    她不可能阻止阿喀琉斯,对接下来发生的事,她将无能为力,只能交给命运来安排了。

    阿喀琉斯大步出了营房,用雷霆一样的声音呼唤集合着希腊的英雄和士兵。

    “希腊勇敢的战士们,你们快跟随我一起出战特洛伊,我将带领你们打败特洛伊人,让他们明白希腊人永不可战胜的道理。”

    “必胜。”

    “必胜。”

    周围的希腊人呐喊欢呼,他们为了强大的英雄阿喀琉斯而欢欣鼓舞,觉得有了阿喀琉斯的带领,一定可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从营帐赶出来的众多的希腊士兵就和潮水一样,而别的英雄和王子也纷纷在营房里出来,整装待发。

    阿伽门农率领着众多的希腊英雄和士兵蓄势待发,这一战,有阿喀琉斯的加入,信心十足。

    奥托墨冬看见阿喀琉斯过来,就套上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斯,背后是一支精锐的军队。

    当年出海时,一共有五十条战船,每船出五十个战士,奥托墨冬跳上战车,亲自担任战车的驾驭者,阿喀琉斯一跃而上,站在奥托墨冬的身侧。

    此时阿喀琉斯一身光彩夺目的盔甲,上面星光璀璨,大地,海洋,天空在其盾牌上交相辉映。

    周围的人看着此时的阿喀琉斯宛天神下凡,威风凛凛的样子使得周围的士兵看的目眩神迷。

    “神马啊,你们能自己归来。”阿喀琉斯呼唤着父亲的战马,说着:“请把今天上阵的英雄安全带回家吧。”

    神马是妇人鸟波达尔革和西风神所生,神赠给了阿喀琉斯父亲珀琉斯,珀琉斯又留给了儿子,是经历过无数战场厮杀的老马,有这神马帮助,阿喀琉斯希望这些英雄能完好无损的回来。

    正说着,神已显示了凶兆:神马珊托斯深深的埋下头来,飘动着鬃毛一直垂在了地上。

    它凭着女神赫拉赋予它的说话的本领,回答:“伟大的阿喀琉斯呀,我们今天带你上战场,仍载着你完好活着回来。”

    神马珊托斯的说话并没有带给大家疑惑,因这匹神马在以前就具备了本领,这是珀琉斯以前上阵杀敌时就用着的神马,它说话的本领许多人都知道。

    “可你毁灭的一天也将临近了,帕特洛克罗斯的失败,并不是我们跑得慢,我们可以跟跑得最快风神策菲罗比速度,而且不会感到疲倦。”

    神马说的话,似乎带了一些夸耀,它的速度虽很快,在所有马匹里也算是最快的了,但是不可能跟得上风神的速度。

    “这是神意使得帕特洛克罗斯战死,而命运女神也决定你将要在一个神的打击下,被一个英雄杀死。”

    神马的预言说的周围的英雄和士兵一个个脸色大变,它还要继续往下说时,复仇女神及时堵住了它的嘴。

    不过它说的预言已让还没有出征的希腊人脸上表情有点不自然,不过到底是悲伤还是喜悦,就难说了。

    阿喀琉斯听着神马珊托斯的预言,心中悲愤,痛苦的说:“珊托斯,你为什么跟我说到死亡呢?我不需要你的预言。”

    “我自己知道我必会在这里遭到厄运,可是只要我还在战场上,没有杀死无数的特洛伊人,我就不会死。”

    阿喀琉斯说完,大吼一声,声音震动耳膜,奥托墨冬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御者,立刻知道意思,一甩缰绳,驱动神马,让战车飞快朝着特洛伊方向前进。

    所有的特洛伊的英雄和士兵,都尾随着阿喀琉斯一起朝特洛伊城而去。

    而几乎同时,特洛伊城城门大开,战车不断从城里涌向城外,跟在战车后面的是一队队的特洛伊士兵。

    在这些战车最前面,就是穿着神盔,浑身闪着光的赫克托耳,他此时目光炯炯有神望着希腊人的营地,战车也正在飞驰。

    看着这个情况,双方很可能在特洛伊与希腊营地中间碰撞在一起,那里地形开阔,很适合兵力展开,进行大规模厮杀。

    “英勇无畏的特洛伊的战士,前面就是狂妄的希腊人,就是他们要毁灭我们的城邦,夺走我们的妻儿,抢走我们的财富,杀死我们的父母——今天是我们决一生死时候了,特洛伊必胜。”

    “必胜。”特洛伊战士呐喊和呼喊声,直冲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