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零九章 宙斯的解禁
    奥林匹斯山

    山顶中央宫殿大厅内,诸神齐齐围绕众神之王宙斯(Zeus)。

    桌上摆满用金壶,果盘摆放水果,烤肉多不胜数,众多的仙女正在翩翩起舞,缪斯在放声歌唱。

    但是此刻,许多神都有点不安,对美酒无心享用,场上翩翩起舞的仙女以及缪斯的歌声都不能吸引它们。

    “宙斯为什么召集众神?是因为有神私自下凡?”神灵窃窃私语。

    因宙斯有着禁令,明确规定一段时间内,神不可插手特洛伊和希腊间的战争,可它们还是偷偷的支持。

    赫拉(Hera)和雅典娜(Athena)多次干预,赫拉甚至借了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可以迷惑人类和神的爱情宝带,又向睡神许诺而使宙斯睡着。

    而波塞冬(Poseidon)也变成了希腊英雄,介入战争,激励希腊人,唯一有分寸的是,它们都没有直接动手,就是间接干预。

    诸神沉默看着场内起舞的仙女,但心事早就不在此处,正内心忐忑等待着宙斯对一些神的惩罚。

    “不可能很大,难道是又一次流放?”

    这种程度不大,宙斯不可能很严厉惩罚,再说波塞东其实和宙斯本身神阶相差不大,依靠的是奥林匹斯山王权。

    而雅典娜也是神阶相当高的女神。

    至于赫拉,虽神阶相对低,但她是宙斯的妻子,分享着一部分宙斯的权柄,也不可能很严厉。

    正想着,宙斯说话了,声音震动着大厅。

    “这次特洛伊和希腊人的战斗,我允许你们直接干预。”

    宙斯的话非常出人意料,要知道以往时虽神灵也可以插手特洛伊之战,但都是间接的插手,很少有直接干预发生。

    而这次宙斯允许神可以直接援助特洛伊人或希腊人,对于诸神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宙斯扫视了眼周围的众神,威严说着:“但要记住,你们不可违抗我和命运的旨意。”

    众神神情一凛,心领神会明白,所谓的宙斯和命运的旨意,就是整个众神约定的剧本。

    宙斯既这次能让众神参加特洛伊之战,那众神如果还敢违抗宙斯和命运的旨意,惩罚会很大。

    这次的特洛伊和希腊之间战斗,如果神不参与,特洛伊将没有人可以制住阿喀琉斯,而阿喀琉斯就会违背神意,占领特洛伊城,这是诸神都不愿意看到的事。

    所以这次宙斯才答应让神直接帮助特洛伊人或希腊人,但援助也是有条件——打击特洛伊,却不能让希腊人获得最终胜利。

    心领神会的众神离席而去,随着各自心愿选择援助对象,奥林匹斯山山顶宫殿大厅内的神一下就离开了大半。

    赫拉、雅典娜、波塞冬、赫尔墨斯、赫淮斯托斯等神灵直接降临到希腊人的战船之上。

    阿瑞斯、阿波罗、阿尔忒弥斯和她的母亲勒托,以及河神斯卡曼德洛斯、阿芙罗狄忒等神灵动身前往特洛伊人阵营。

    而在这些神灵选择阵营时,特洛伊人和希腊人的军队已经在一片开阔空地上瞬间撞在了一起。

    赫克托耳站在了战车上,穿着闪闪发亮的神甲,手持着长矛,威风凛凛杀进了希腊人的队伍。

    周围的希腊人没有一个是一合之敌,众人都避开穿着耀眼铠甲的赫克托耳,就连希腊英雄都不与赫克托耳直接碰撞。

    阿喀琉斯乘骑战车在神马珊托斯拉驰下,风驰电掣杀进特洛伊的军队,只是他并没有和赫克托耳碰在一起。

    双方军队一接触,就展开激烈的厮杀,喊杀声震天动地,就连天上云层都似乎在剧烈的喊杀声中生生驱散开来。

    “嘿,我看见了猎物。”裴子云并没有冲杀在最前,而身处特洛伊军中央,在双方的军队碰撞在一起时,他看见了可猎杀的敌人,当下就喝着:“系统!”

    话音刚落,系统一震,眼前飞速的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透明资料框。

    “英雄血脉:第五层(418.3%)”

    “已经第九层了,我要多杀几个英雄,但是又不能杀众神注意的英雄,而必须是这种没有多少后台的人。”

    裴子云弯弓,他明确感受到了,阿瑞斯(Ares)赐予的神甲穿在身上,将神秘的力量输入身体,使身体更矫健,眼神更锐利。

    当下一声不吭张开弓,慢慢将弓弦拉起,等着几个英雄近了,更近了!

    裴子云弓如满月,“嗖”一声,那个英雄只来得及避开要害,就一箭射翻,在战车上跌了下去。

    “好!”周围的特洛伊人欢呼,但是对面传来喊声:“勒翁透斯。”

    勒翁透斯近肩中箭,这一箭贯穿,这人悍勇,一咬牙将箭杆折断,就要起身,噗又一箭命中,顿时当场毙命。

    “庇里托俄斯的儿子波吕帕特斯,快躲!”眼见着裴子云再次瞄准,不远的希腊人喊了起来,就在这时,噗噗噗三声,连珠箭射出,波吕帕特斯躲过了一支,避过了一支,给一支箭命中胸口,立刻毙命。

    但这时,裴子云手一颤:“这是怎么回事?”

    祭司的感觉让裴子云突看见一道金光闪过,化成了英武而不失妩媚的女神。

    “这是雅典娜出现在希腊人的上空。”

    才想着,自己方面上空,“轰”一声,带着血光的阿瑞斯出现在特洛伊人上空,而不和女神厄里斯不断奔在对立双方的军队之间。

    “不止是它们。”

    裴子云能明显感觉上,十几个神灵陆续现身,都隐身出现在各自阵营里,凡人并不能看见众神,除裴子云这种拥有敏锐的祭司的感觉的人。

    正驱战车上前的裴子云震惊,立刻命御者放慢了战车的速度,他感觉到了许多神灵的出现,战场肯定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还是静观其变。

    “难道神灵已打算直接出手干预这场战争了?”裴子云暗暗想着。

    “赫克托耳在哪?”阿喀琉斯这时不断向周围看去,战车在命令下,在战场上游走,因有奥托墨冬驾驶战车,还有神马珊托斯拉驰,他完全腾出手,全力以赴的出手击杀周围特洛伊人。

    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没有人是一合之敌,所到之处,特洛伊人退避,遭受的伤亡也最惨重。

    但阿喀琉斯根本无心恋战,正在人群中到处寻找赫克托耳,击杀的特洛伊人全是阻挡在前进道路上的士兵。

    “阿喀琉斯拼命在人群中寻找赫克托耳。”

    “可恶,虽说命运决定,阿喀琉斯就要把赫克托耳杀死,可赫克托耳太重要了,我得尽量干预下,看他是不是有一线生机。”阿波罗(Apollo)密切的关注着战场,想着。

    “但是要阻止阿喀琉斯,哪怕是暂时阻止,也得有合适的祭品。”阿波罗的目光在战场上特洛伊人的英雄扫过,结果盯到了一处。

    “虽会得罪阿芙罗狄忒(Aphrodite),也顾不得了。”阿波罗一晃,变成了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他靠近了正在与周围希腊人激烈厮杀的埃涅阿斯。

    “可敬的埃涅阿斯啊,前方正有一位希腊英雄尽情的屠杀着我们士兵,我们一起过去阻止他继续屠杀我们的战士吧。”

    “你说的不错,吕卡翁王子,我们的战士都是可贵,不能让他肆意屠杀我们的战士,走,我们一起过去杀死他。”

    埃涅阿斯就在阿波罗变换成的吕卡翁指引下,一起朝着前方阿喀琉斯所在的方向奔去。

    远处的裴子云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但一来离得远,二来这是阿波罗直接干预,他不能阻止埃涅阿斯前往阿喀琉斯。

    “阿波罗引着埃涅阿斯去阿喀琉斯,纯粹就是过去送死,这是想给赫克托耳替死啊,哎,阿波罗真眷顾赫克托耳,连同盟女神的儿子都敢牺牲。”

    要知道埃涅阿斯是爱神阿芙罗狄忒的儿子,若他因阿波罗的引诱而死在了阿喀琉斯的手中,阿芙罗狄忒也许会怨恨阿波罗。

    裴子云在没有继续轻举妄动,而站在战车上,不断单手持着长矛击杀周围希腊士兵,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埃涅阿斯身上。

    埃涅阿斯在“吕卡翁”的引领下,很快就看见了远处大肆屠杀着特洛伊战士的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一身闪闪发亮的神甲,成为战场上最引人注意的存在,老远就可以看见移动的身影。

    埃涅阿斯看见是阿喀琉斯,心里暗暗发苦,这些英雄都知道阿喀琉斯的强大,都极力避免与阿喀琉斯直接对战。

    谁都不是傻瓜,就当初库克诺斯所向披靡时,希腊人阵营中英雄全部选择避战,让士兵去消耗库克诺斯的体力。

    现在阿喀琉斯无人能挡,特洛伊的英雄同样存着让士兵消耗着阿喀琉斯体力的打算,可现在战争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就让自己碰见了阿喀琉斯。

    但当埃涅阿斯看见“吕卡翁”正满脸疑惑看着自己时,一股冲动,鬼使神差使着埃涅阿斯命令战车朝不远处的阿喀琉斯冲了过去。

    当埃涅阿斯朝阿喀琉斯冲杀过去时,他没有发现,“吕卡翁”没有跟上来,而是缓缓的消失不见。

    阿喀琉斯立刻就发现了朝他靠近过来的埃涅阿斯,大声说着:“埃涅阿斯,你怎敢离开队伍,来到我的面前?我给你一次机会,赶快退回去,要不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埃涅阿斯也是一个很强大的英雄,有着自己的骄傲和不屈。

    虽明知道不是阿喀琉斯的对手,但阿喀琉斯的话也深深的刺激了埃涅阿斯,使得他不想退怯。

    埃涅阿斯反驳说:“珀琉斯的儿子,我知道你是海洋女神忒提丝的儿子,但我是美丽的女神阿芙罗狄忒的儿子,是宙斯的外孙。”

    说完,埃涅阿斯大吼了一声:“看战矛!”

    “咻。”埃涅阿斯手上的战矛全力投向了阿喀琉斯,战矛化成一道流星,划破长空,瞬间就到阿喀琉斯的面前。

    阿喀琉斯举着手上盾牌抵挡,“噗”的一声,战矛击中盾牌,连穿透两层,停止了前进。

    阿喀琉斯大怒,手上长矛同样朝着埃涅阿斯投掷了过去。

    “咻。”战矛刺穿空气的尖啸,震得人耳膜生疼,整支战矛就是一只离弦之箭,急速刺向埃涅阿斯。

    埃涅阿斯慌忙举起了手中的盾牌抵挡,战矛尖锐由远及近,只听“砰”的一声,战矛携强劲力道狠狠击中了埃涅阿斯手中盾牌,并且矛尖穿过了盾牌迅速前进,刺伤了埃涅阿斯的胳膊。

    鲜血立刻从埃涅阿斯的胳膊上流了出来,染红了肩部的盔甲。

    阿喀琉斯没有动手前,还顾忌阿芙罗狄忒三分,既动手,就再不容情,见一矛没有杀死埃涅阿斯,就挥舞着剑,命令着:“奥托墨冬,冲上去。”

    奥托墨冬立刻驾驶着战车朝埃涅阿斯冲了过来,誓要将埃涅阿斯杀死。

    神灵立刻注意到了,波塞冬虽反对特洛伊人,但对埃涅阿斯产生了怜意:“如果埃涅阿斯只因听从阿波罗的话而命归地府,是令人遗憾的事,而且我担心宙斯会因此而生气,尽管他憎恨普里阿摩斯家族,但他不愿意彻底毁灭这个家族,正通过埃涅阿斯,延续这个强大的王族。”

    “不过,不需要我干涉了,阿芙罗狄忒来了。”

    突然一阵浓烈黑雾升起,阿芙罗狄忒看到自己的儿子埃涅阿斯即将面临阿喀琉斯的刺杀,知道不可能是阿喀琉斯的对手,瞬间下降了浓黑的迷雾。

    她伸出了洁白的手臂,挽起心爱的儿子埃涅阿斯,连忙逃去了,而阿喀琉斯虽一时看不见,又拿起一根长矛,对准了方向狠狠一掷。

    “我不能让你伤害埃涅阿斯。”波塞冬瞬间抵达,人的凡眼看不见,他接过了长矛,又丢在阿喀琉斯的脚下。

    “可恨,又是一位神援助了埃涅阿斯。”等浓烈黑雾散去,阿喀琉斯立刻发觉了这个情况,郁闷的说着:“我已屡次让他逃脱了。”

    说着阿喀琉斯更大声的命令:“奥托墨冬,继续冲,不要顾忌特洛伊的战阵,现在的我,可以和割草一样杀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