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十章 两滴神血
    “爱神救援了儿子。”

    “虽说以后还有埃涅阿斯的剧本,但是因我的乱入,谁能保证呢?”

    裴子云在远处看见阿芙罗狄忒将埃涅阿斯救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与埃涅阿斯的关系不错,并不希望丧生在阿喀琉斯的手下。

    失去了敌人的阿喀琉斯大怒,冲进了特洛伊阵营,大肆屠杀着特洛伊士兵,这还不够,远处正在厮杀的伊菲提翁也被他给盯上了。

    阿喀琉斯命令着奥托墨冬驾战车朝着伊菲提翁冲杀而去,战车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冲过了一段距离,接近了伊菲提翁。

    伊菲提翁已经看见穿耀眼光芒战甲的阿喀琉斯驾战车冲来,心中慌乱,正想逃走,战车就已迅速出现在了面前。

    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阿喀琉斯,伊菲提翁知道逃不掉,举着长矛就朝着阿喀琉斯投了过去,但内心慌乱的他,投出去的长矛失去准头,偏离了战车。

    “噗。”

    战车从伊菲提翁旁飞速驶过,阿喀琉斯一剑挥向伊菲提翁的脖颈,将整只头颅都给斩了下来。

    无头的尸体上一股血箭喷涌向空中,大概有一米高,尸体重重的倒下。

    周围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因大家基本上用长矛厮杀,很少用剑(主要是青铜剑很脆),所以斩下头颅的事很少发生,现在见到了,发觉很是可怖。

    连着御者奥托墨冬看见这情况,也觉得不妥,将手中的长矛递给阿喀琉斯,阿喀琉斯接过长矛,长剑重新插回剑鞘,又扫视了一眼战场,看见了不远处一个特洛伊英雄,命令奥托墨冬前去。

    特摩来翁看见阿喀琉斯看来,并且命令战车冲来,知道自己并不能逃跑,他也并不害怕,提着长矛,反朝着阿喀琉斯冲杀了过去。

    “勇气可嘉,但是愚不可及。”

    “当。”特摩来翁刺出去的长矛被阿喀琉斯盾牌挡住,而阿喀琉斯长矛朝着特摩来翁轻轻一刺。

    “噗。”

    特摩来翁的喉咙处刺出一个血洞,鲜血喷了出来,染红身地面,而本人也重重的倒向了地面,眼看是不活了。

    阿喀琉斯杀死特摩来翁,内心并不解气,继续朝着不远处的一个特洛伊英雄冲了过去。

    “我心中燃烧着仇恨的怒火,只有杀死赫克托耳,才能使它冷却。”

    “找不到赫克托耳,我就多杀特洛伊英雄,看你能忍耐几时。”

    希波达玛斯看见阿喀琉斯朝着冲来,知道自己厄运到了,心惊胆战,但并不想束手就死,一面求救呼喊,一面朝着阿喀琉斯刺出了长矛。

    希波达玛斯可能是因心中慌乱,长矛刺出去力道很小,阿喀琉斯很轻易就将希波达玛斯的长矛给拨开了,接着手中长矛化成一道闪电,急速一刺,就破开了希波达玛斯的战甲,刺入了身体里。

    “噗。”

    长矛贯穿了希波达玛斯的心脏,在胸前刺出了一个很大豁口,瞬间将他杀死,沉重尸身砸在地面,溅起许多的灰尘。

    阿喀琉斯转眼杀死了伊菲提翁、特摩来翁、希波达玛斯这三个英雄,使周围的特洛伊人都远离阿喀琉斯的周围,深怕被他盯上,死在战场上。

    “阿喀琉斯!”

    “英勇无敌的阿喀琉斯!”而希腊人则士气大振,发出一片欢呼和呐喊声,一消一长下,特洛伊人与希腊人实力又出现倾斜。

    远处的狄奥墨得斯听见了欢呼,看见阿喀琉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心中羡慕嫉妒,他举起双手,朝天空祈祷:“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力量无穷的雅典娜!如果在战争中,你曾善意保佑过我的父亲,那现在请你也来帮助我吧!”

    雅典娜听到了狄奥墨得斯的祈祷,赐予了他力量,说:“鼓起勇气吧,狄奥墨得斯,我在你的胸腔内已经注入了你的父亲提丢斯的力量,并且使的肉眼能看见神灵,不过你记住,这力量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你看啊,阿芙罗狄忒竟敢直接干涉命运,救援她的儿子,她现在还没有逃出战场,正巧就在你的不远处,你抓紧时间,给她一个教训吧。”雅典娜说着。

    狄奥墨得斯听到了雅典娜的话,心中高兴,感觉到了身上强大的力量,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就看见了美神阿芙罗狄忒。

    本来凡人是没有勇气向着神灵出手,但雅典娜给了力量和勇气,当即毫不迟疑,用力朝着美神阿芙罗狄忒一刺。

    凡铁也是无法伤害神,但雅典娜力量加持在长矛上,长矛瞬间亮起了光,刺伤了阿芙罗狄忒的手掌。

    “卑微的凡人,你既敢向我出手?”阿芙罗狄忒大声尖叫,她没有想到卑微的凡人竟敢向她刺出长矛,且能刺伤她。

    要知道凡俗兵器是不可能伤害到神灵身体,只有神的武器才能伤害神。

    一滴神血在阿芙罗狄忒的手掌上滴了下来,连着她的儿子埃涅阿斯都摔了下来。

    这时,闻声赶来的阿波罗上前保护跌落下来的埃涅阿斯。

    而狄奥墨得斯因得了雅典娜力量的加持,心中充满勇气,使他面临着神灵都不在害怕,他虽看见了阿波罗保护埃涅阿斯,但还是朝着埃涅阿斯杀过去。

    狄奥墨得斯一矛狠狠刺向躺在地上的埃涅阿斯,阿波罗岂会让他得逞,轻轻将长矛拨了开去。

    狄奥墨得斯勇气加身,手中的长矛再次朝着埃涅阿斯刺了过去,阿波罗再次将他的长矛拨开了。

    狄奥墨得斯朝着埃涅阿斯一连刺三次,长矛每次都被阿波罗挡开,但这样挑衅彻底激怒了阿波罗。

    一个区区的凡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朝他保护下的埃涅阿斯攻击,虽不是朝自己攻击,也让他颜面大失。

    阿波罗大喝:“阿瑞斯,快惩罚这个放肆的凡人。”

    远处的阿瑞斯听到了阿波罗的声音,立刻响应了阿波罗的号召,扑向了狄奥墨得斯,手中的长矛急速击向了狄奥墨得斯,但却没有能得逞,被迅速赶来的雅典娜将长矛拨开了。

    阿瑞斯见长矛一击被雅典娜给挡开了,并无所获,手中长矛朝着狄奥墨得斯投掷了出去。

    但还是被雅典娜给挡了下来,她似乎铁了心要保护狄奥墨得斯这个凡人。

    “阿瑞斯,你敢与我战斗,让你知道,我远不是你能比得上。”

    说着,看见狄奥墨得斯正在反击,一矛刺去,只是一点,狄奥墨得斯手上长矛突亮起了光,光芒宛北极星一样耀眼,长矛流星一样,带着残影刺向了阿瑞斯。

    阿瑞斯瞬间脸色阴沉,本来他并不怎么在意狄奥墨得斯的长矛,但这时突起了变化,并不能挡住雅典娜力量加持的长矛,这根长矛深深刺入了战神盔甲,扎破了皮肉,痛哇哇大叫。

    阿瑞斯没有想到雅典娜真敢出手,还通过凡人将自己刺伤了,正要反击时,两人的耳中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冷哼。

    这是宙斯的警告,神之间的战斗,到这里就到了红线。

    众神噤若寒蝉,阿瑞斯和雅典娜默默站立不动。

    裴子云将神灵一切举动都看在了眼里,当看见狄奥墨得斯连连刺伤了阿芙罗狄忒和阿瑞斯,不由震惊。

    “神血,我看见了神血。”

    神血其实是一种灵液,有的它是白色,有时和凡人的血一样是嫣红,但宛是红宝石,而有些神的血闪着金黄色的光,似乎太阳照在其中。

    “不过,神血先放一放,现在众目睽睽下,我还不能取得,狄奥墨得斯是提丢斯的儿子,他到底是谁?能伤害神而不立刻受到惩罚?”

    裴子云在战车上迅速拿起了一张弓,弓弦微张,一根箭矢被放在了上面,微微瞄准了远处的狄奥墨得斯,右手松开了弓弦。

    “咻。”箭矢划破空气,以快不可想象的速度击中了狄奥墨得斯。

    狄奥墨得斯箭矢击中,鲜血从身上流了出来,痛龇牙咧嘴,他正全身充满着力量,誓要在战场上和阿喀琉斯一样辉煌,没想到还没有一展所能,就被一支偷袭的冷箭给射中了。

    狄奥墨得斯顺着箭矢射来方向,看见了远处战车上缓缓将弓收起的帕里斯:“帕里斯,又是你这个专门放冷箭的家伙,你敢和我正面战斗吗?”

    狄奥墨得斯大声吼叫着,他中了这箭,负了伤,心中怒火中烧,现在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将帕里斯碎尸万段,但他与裴子云隔着很远,等冲过去的时候,说不定裴子云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再说,裴子云根本不理会,这么多神灵看着,且他还受到了雅典娜保护,又杀不得他,哪会碰这个霉头。

    而就这一点延误时间,周围炸起一片的浓黑雾气,神灵瞬间消失不见。

    连带着地上的埃涅阿斯也跟着消失不见,狄俄墨得斯失去目标,急的满头大汗,他的力量可只有一刻钟,时间过去将不会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他正要去寻找远处的裴子云,但是一瞧下,哪还能寻见他的身影?

    “卑鄙,可憎的帕里斯,果然放了冷箭又逃了,下次看见了,一定要杀死这个卑鄙的人。”

    狄俄墨得斯怒火中烧,只得向着特洛伊人泻恨,一口气杀了十三个特洛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