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十一章 赫克托耳之死
    阿喀琉斯大肆屠杀着特洛伊士兵和英雄,并且喊着:“奥托墨冬,继续冲,找到特洛伊的王子,杀掉他们,我不信赫克托耳还能躲避我。”

    奥托墨冬目光锐利,很快看见了特洛伊的王子帕蒙,立刻盯上了,驾车直冲而过去。

    “阿喀琉斯追上来了。”帕蒙王子知道自己和阿喀琉斯对战的话,将无法幸免于难,但阿喀琉斯已驾着战车冲来,这战车是神马所拉,速度极快,根本躲不开,当下一面大声呼救,喊着赫克托耳的名字,一面一矛掷出。

    “啪”矛射到,但很轻易被阿喀琉斯的盾牌挡住了,反弹了出去。

    战车的速度很快,转瞬就到帕蒙王子的身侧,阿喀琉斯一矛刺出,帕蒙王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噗”一声,长矛在侧面贯入身体,被阿喀琉斯刺死在当场,鲜血泉水一样从帕蒙的身子里流出,尸身直挺挺砸向地面,溅起一片尘土。

    “帕蒙。”赫克托耳看见自己幼小弟弟倒在地上,大声疾呼。

    这个幼小弟弟从小关系就很好,没想到被阿喀琉斯杀死,他愤怒双眼发黑,虽阿波罗(Apollo)多次警告,可是这时再也忍耐不了,朝着阿喀琉斯扑了上去。

    “终于来了。”阿波罗叹了口气,而几乎同时,所有神的目光,都看了上去。

    “诸神的视线全部离开了。”裴子云感觉到众神都注意即将展开宿命之战的赫克托耳和阿喀琉斯,却没有一个对自己关注。

    裴子云心中就是一喜,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下就冒险冲向阿芙罗狄忒(Aphrodite)和阿瑞斯(Ares)刚刚受伤的地点。

    手一捞,两滴神血就收入,并且迅速消失在空间中。

    “好,好,好。”

    而在这时,阿喀琉斯看到赫克托耳冲来,不但不畏惧,还连连叫好,脸上放出喜悦的神情。

    他找遍了战场,杀了无数的人,就为了找到赫克托耳,现在看到赫克托耳出现,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正是这个人,使我内心深处痛苦不已。使得我一直不能安葬帕特洛克罗斯,让他的灵魂一直在地府外面徘徊。”

    阿喀琉斯大声呼喊着:“赫克托耳,我们是彼此阵营中最强大的英雄,让我们不要回避,决个生死吧!”

    阿喀琉斯的话充满了狂妄,似乎赫克托耳赶过去和自己对战已注定了死亡,但是赫克托耳毫无畏惧。

    “阿喀琉斯,你的确很强大。”

    “我也知道你是一个英勇的人,但神也许会帮助我取得胜利。”

    说着,赫克托耳掷出了手中的长矛,“咻”一声,长矛宛是一道利箭,划破长空,射向了阿喀琉斯。

    “砰。”阿喀琉斯举起盾牌,挡住了长矛,尖锐的长矛连贯四层,但最终没能破掉盾牌的防御。

    见长矛攻击无果,赫克托耳又捡起一根长矛,奔阿喀琉斯冲了过去。

    阿喀琉斯手上的盾牌虽抵挡住了长矛的袭击,但长矛力道还是震得手有点发麻,可见赫克托耳投出的长矛力道有多大。

    阿喀琉斯见赫克托耳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也毫不迟疑的跳下战车,朝赫克托耳杀了过去。

    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碰撞在一起。

    赫克托耳的长矛化一道银色巨龙,朝着奔来的阿喀琉斯刺了过去。

    阿喀琉斯举起盾牌,立刻格挡住了银色巨龙,长矛并不能突破盾牌的防御,顺势将手中的长矛急速朝着赫克托耳刺出。

    “砰。”

    赫克托耳举起手中盾牌抵挡阿喀琉斯的长矛,但盾牌只是凡品,并不能抵挡住长矛,只听“噗”一声,长矛刺穿了赫克托耳手中的盾牌,矛尖向前推进,赫克托耳闪身一避,躲开了矛尖。

    赫克托耳见阿喀琉斯盾牌防御强大,手中长矛改刺为扫,迅捷朝阿喀琉斯的身体侧面横扫过去。

    “砰。”阿喀琉斯的盾牌再次挡住赫克托耳的长矛扫击,但强劲的力道,让阿喀琉斯脚步不由后退了一步。

    赫克托耳横扫而去的长矛被阻,顺势一个下撩,刺向阿喀琉斯的双脚。

    阿喀琉斯后面退几步,躲开了赫克托耳的长矛。

    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两人都穿着神甲,搏杀的很是激烈。

    奥林匹斯山

    众神都紧张看着这一惊心动魄宿命之战,赫克托耳开始时和阿喀琉斯打的激烈,但是渐渐处于下风。

    “神啊。”端坐在黄金和象牙宝座上宙斯(Zeus)开口呼唤在场诸神。

    “好好思考一下眼下情况,决定时刻来到了,是让赫克托耳再次逃脱死亡,还是让他丧生?”

    宙斯的话传入了在场的众神耳中,一时半会没有神接话,大家似乎都在考虑赫克托耳要怎么处理。

    雅典娜(Athena)站了出来,说着:“父亲,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想让命运女神已经判定要死的人逃脱死亡吗?”

    宙斯还没有开口,雅典娜又说着:“不过,你是最伟大的神王,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别指望诸神会同意你的提议!”

    宙斯点了点头,没有在多说。

    下方战场上,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的战斗已到了白热状态。

    阿喀琉斯的长矛再次闪电一样刺向了赫克托耳。

    “砰。”急速刺过去的长矛再次将赫克托耳手中的盾牌刺穿,矛尖透过盾牌向赫克托耳的胸口刺去。

    赫克托耳一闪身,躲过已被盾牌削弱威力的矛尖。

    但手中的盾牌也在一次次格挡长矛的过程中化成了千仓百孔,已经不可以在继续使用了。

    赫克托耳扔下手里的盾牌,双手持着长矛朝阿喀琉斯刺去。

    阿喀琉斯举起盾牌一挡,双手持着长矛赫克托耳,灌注在长矛上力量大增,一下子刺穿了阿喀琉斯盾牌的五层,矛尖也透了出来,朝阿喀琉斯身体刺去。

    阿喀琉斯显没有料到赫克托耳能把这神打造的盾牌给刺穿,来不及闪避,长矛的矛尖刺到了他的盔甲上。

    “当。”矛尖与盔甲发出了金属相交声音,但这个盔甲的防御也十分惊人,赫克托耳全力一击长矛刺击,在经过盾牌的削弱,在阿喀琉斯的盔甲上,并不能留下丝毫的痕迹。

    阿喀琉斯不甘示弱,手上长矛朝着赫克托耳刺出,赫克托耳急速退去,在长矛快要刺到自己时一闪,险险躲过了长矛。

    这时,阿喀琉斯见自己的长矛刺杀并未建功,手中一用力,朝着不远处的赫克托耳投掷了过去。

    “咻。”长矛刺破空气声音瞬间传去,以极迅猛的速度袭向了赫克托耳。

    赫克托耳反应还算迅捷,迅速弯下身子,整支长矛在头上飞了过去。

    赫克托耳刚刚起身站稳,迅速将自己手中长矛投掷了出去。

    “咻。”长矛同样化成一道流星,划破长空袭向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还是举起手中的盾牌,抵挡住赫克托耳投掷而来的长矛。

    “砰。”长矛沉重的冲击,刺穿了阿喀琉斯手中五层盾牌,在盔甲上发出了“当”的一声碰撞。

    阿喀琉斯拔出腰间长剑,用盾牌掩护着朝着赫克托耳冲了上去,速度很快,很快接近了赫克托耳。

    赫克托耳投掷出长矛之后,同样拔出了腰间长剑,朝着阿喀琉斯冲了过去。

    两人撞在了一起,长剑都闪着寒光朝对方刺去。

    “当。”

    只听一声响,两人各中了一剑,但神圣的盔甲保护着两人都没有受到伤害,接着两人都近身作战,相互搏杀,不时在盔甲上留下剑痕。

    “可恶,是神赠给我父亲珀琉斯的盔甲,在保护着赫克托耳,同时提供给他力量,才能对抗我。”

    “一时分不出胜负,但是我知道,这盔甲本来是我的,我非常熟悉,我知道肩与脖子相连接的锁骨之间有一点空隙。”

    阿喀琉斯目光阴沉着,手中的剑盾渐渐取得优势,巡找着机会,虽赫克托耳穿着自己的盔甲,但自己是对战甲最熟悉,只要找到机会,就可杀了赫克托耳。

    当下,阿喀琉斯干脆将盾牌扔掉,与赫克托耳一起砍杀着,神圣的盔甲使得双方都不能奈何彼此,阿喀琉斯几次长剑刺击赫克托耳,都仅仅在神甲上留下了一点剑痕,飞溅出火星,还发出“当当当”的响声。

    “赫克托耳被我欺骗了。”

    “他已经习惯神甲的保护了。”

    突然,赫克托耳在与阿喀琉斯战斗的过程中,露出了一个破绽,阿喀琉斯并没有放过这次极难得的机会,手上长剑一闪,瞬间向赫克托耳刺去。

    “噗。”

    青铜长剑的剑尖沿着破绽,在肩与脖子相连接锁骨间空隙中刺入,刺穿了赫克托耳的喉咙,鲜血不可遏制的流了出来,染红了赫克托耳的盔甲。

    “啊!”受到了重击,赫克托耳疾退,用手捂着受伤部位,防止鲜血流出,但一切都无济于事,鲜血立刻喷了出去。

    取得了致命效果的阿喀琉斯,并且没有再进攻,这已经致命了,就算是赫克托耳,也会死亡。

    “啊!”几乎同时,诸神发出了呼喊,宿命之战,分出了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