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十四章 帕里斯的疑问
    “陌生人,你是谁?”光头奎托斯沉声说着,他才杀了一只怪物,手中双刀上正染着血。

    血液顺着刀上的神秘花纹的纹路,从刀尖处滴落在地面上,使得所走过的路面有着一行鲜明的红色血迹。

    此刻发现了面前的陌生人,看上去细皮嫩肉,似乎毫无威胁可言,但是一头独眼巨人倒在他面前,说明了不凡。

    裴子云眼神微眯,细细打量眼前的男人,刚刚就观察过了,现在近处再看,发现这人高大,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形象跟传闻中的很契合。

    “我是特洛伊的帕里斯王子。”裴子云开口回答着。

    “特洛伊的的王子?没有听说过。”奎托斯语气冷漠说着。

    奎托斯的年代不好说,没有听说过特洛伊就不太正常,不过他在裴子云的话里分析出这是一个王国的王子,朗声说着:“我是战神奎托斯。”

    “战神奎托斯?有这样弱的神?”裴子云怔了一下,突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声音洪亮:“而且,奥林匹斯山,我只听闻战神是阿瑞斯(Ares)。”

    其实裴子云早就知道眼前之人就是传闻中的杀尽希腊诸神的战神奎托斯,此刻之所以笑的肆无忌惮,是因祭司的感觉明确告诉自己,以希腊的标准,此时的奎托斯的实力远没有达到神灵级别,可以说的上是非常弱小,完全匹配不上战神的称号。

    “阿瑞斯早就死了,你是他的余孽?”奎托斯大怒,裴子云无疑对他是一种蔑视,更是一种挑衅,他身为神灵,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奎托斯手持两把带血双刀,双刀因有着鲜血的原因,隐隐带着红光,怒吼了一声,朝着裴子云冲了过去。

    前冲速度,威势极迅猛,在离裴子云大概五米左右距离时,就跳了起来,双刀狠狠的从空中砍下。

    “嘭。”裴子云闪身躲开泰山压顶双刀砍击,泛着红光双刀劈在了刚刚的站立之处,砍出了两道深深的刀痕。

    这路面本来是坚硬的石头,能在这石头上砍出两道深深的刀痕,可见这个力道还是极大。

    裴子云冷哼一声,长剑急速往奎托斯身体侧面刺去,奎托斯身体一转,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的刀光。

    “叮。”

    一声清脆响声传来,奎托斯右手长刀刀面稳稳挡住了裴子云刺来的长剑。

    不等裴子云长剑有变化,奎托斯的左手上长刀同时随身体的旋转朝着裴子云的握剑的右手砍出。

    裴子云看着来势凶猛的长刀,右手急缩,堪堪躲过旋转劈来的长刀。

    两刀无果,奎托斯目中泛着寒光,带着残忍。

    他从小就是爱憎分明,果断且勇敢,并且粗中带细,凶残又柔情,只是在妻女被他误杀后,他就不断凶残下去,在他获得了地狱之刃,更虐杀成性,此时还算是一个没有彻底泯灭良知的人,但也是极凶残。

    奎托斯逼退了裴子云的长剑,并无任何迟滞,双脚一蹬,朝裴子云扑了过去,手中的长刀,分别从左右两面,以十字斩形式,急速的朝着裴子云的脖子横切而去。

    裴子云身体趁双刀还没有形成合拢时急退,脸上的表情首次带上了一丝慎重。

    奎托斯的实力虽有愧战神的名号,但此刻的实力,在自己不开启特技时,竟还隐隐领先半分。

    裴子云顿时毫不犹豫将自己的两大特技开启。

    “风之轻灵。”

    “铁铸铜灌。”

    开启了两大特技,裴子云的身体的皮肤上隐隐带着金属光泽,而脚上多了一些风的轻灵。

    裴子云足下一点,急速朝着奎托斯的侧面奔去,奎托斯正要故技重施,裴子云双脚一点,以更快速度朝着相反方向转去。

    奎托斯扑出去的身子在惯性下,并不能急速停顿,但方向立刻进行着细微的调整,朝着裴子云反方向而来身子,横向劈出了一刀。

    “当。”

    一道寒光闪过,裴子云用长剑很轻松就格挡住横斩而来的长刀,速度不减继续从一个方向朝着奎托斯袭去。

    因裴子云速度过快,奎托斯身形前冲,只来得及再斩出一刀,但被裴子云轻松格挡。

    裴子云挡住长刀,长剑一道闪电一样刺向奎托斯。

    奎托斯两只手上长刀都已劈斩出去,似乎无力抵挡侧面急速刺来的一剑,但是应变迅速,身体一个飞速前扑,在长剑刚刺破皮肤时,身体已扑向了几米远的地面上。

    奎托斯一个翻身旋转,很快就在地面上站了起来,但左手上长刀已掉落在了地面上。

    这时裴子云一闪而至,长剑又一刺,而奎托斯将右手的长刀挡在了胸口。

    “叮。”

    又一声清脆响声,但裴子云没有再给应对的机会,身体前冲同时,长剑一滑,带着冲力划过。

    “噗。”

    这次奎托斯没有能抵挡住裴子云长剑,在左手胳膊上多了一道深深血口。

    鲜血染红了奎托斯的左臂,并不能让他的神色有丝毫动容,抓住裴子云在左侧掠过的瞬间,身子一个急转,右手长刀朝着裴子云掠过。

    “当。”裴子云早有所料,长剑挡住了长刀。

    “吼。”

    但奎托斯怒吼了一声,手中长刀一压,抵着挡长剑再次朝着裴子云身体急速的斩出。

    “当。”

    奎托斯长刀斩在了裴子云的肩部,甲上闪着寒光,刀刃还在裴子云的肩甲处斩出了一道刀痕。

    裴子云趁着这空隙,身体急速奔去,躲过奎托斯顺势而来的左拳,他抬眼打量奎托斯的神色,见他神情冷酷,对胳膊上的血口根本毫不理会。

    而裴子云肩上的刀痕斩开了肩甲,入肉并不深,稍微出了点血就止住了,见奎托斯又要扑来,赶紧出声打断:“慢,我有话要说。”

    裴子云的话让正要扑击而来的奎托斯身形停顿住,他也怀着疑惑:“帕里斯王子?你的力量不是凡人能拥有,你是谁?”

    虽此刻奎托斯没有想象中强,但他的力量也完全超出了一般层次,但裴子云不仅将奎托斯进攻挡了下来,且还伤了他,这对奎托斯来说,裴子云实力有资格让他停下来,听听裴子云说什么。

    “奎托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然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裴子云轻轻一笑的说着。

    按照奎托斯的脾气,不会轻易和裴子云废话,直接砍杀上去,但刚刚一阵激烈的战斗,让他对这个帕里斯王子充满忌讳。

    他在这里砍杀怪物虽也有实力强悍,有些也能让他受伤,但没有一只怪物给他的感觉和眼前的帕里斯王子这样危险,在他的感觉中,眼前的并不是凡人,而是一个神灵。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奎托斯还是更愿意去与怪兽搏杀,也不愿意没有原因,就和眼前之人拼杀,因他感觉眼前之人能威胁到他的生命。

    奎托斯轻轻的点了点头,声音冷漠:“可以。”

    裴子云听到他这样回答,心中一笑,从刚才的战斗,他已经明确感觉到了与希腊的层次差异。

    在上次提丰之战中,自己的感觉是真实,一切都是历史。

    可现在的感觉,似是而非,而这种非,在实际面就是弱小,自称神灵的奎托斯,只比自己强了些,甚至没有突破真正神灵的界限。

    而对方手中的武器,也没有斩断自己的剑,虽这剑是神赠给武器的一部分,但并不算太强。

    神甲也抵御住了对方的武器。

    这一切都表明了弱小。

    裴子云想了想,问着:“我很好奇,阿瑞斯为什么要与复仇三姐妹密谋推翻宙斯的统治,不说动机,毕竟敢于推翻宙斯的统治者,起码要接近宙斯的力量,要不,就算推翻了又怎么样?”

    “无非是给别人嫁衣。”

    “就算是阿瑞斯脑子有问题,可事实上推翻宙斯的举动也发生过一次,但是参与的神灵,赫拉被吊在半空中示众,阿波罗和波塞冬逐出天国流放,下山去给凡人干点活清醒清醒,雅典娜甚至没有说明受到惩罚。”

    “都没有神会受到直接身体伤害。”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宙斯会因阿瑞斯一次密谋,就对阿瑞斯起了杀心,并且让凡人的你杀掉神灵,还给你登上战神的宝座?”

    “宠爱宠物的人,会因为宠物和别人发生纠纷,甚至打架,但只要有基本脑子的人,谁会为了宠物杀死别人?”

    这的确是裴子云的好奇,在他看来,神和人的关系,就是人和宠物的关系,对宠物是可以爱护,为了它和别的人(神)打架,也可以理解,就如现在特洛伊之战一样。

    可理智的人都不会为了宠物而杀死人,神也一样。

    不弑神是铁律,所有敌对的神灵最多是囚禁,只要开了弑神的先例,这个神系就面临毁灭——对诸神秩序来说,允许有着神血的凡人升神,已经动摇了神的根基,更不要说弑神这种方法了。

    人类再爱猫狗,要是发觉猫狗会进化成智慧动物,那只有大灭绝。

    自己想登神,也不得不和赫拉克勒斯(Hercules)一样,通过命运这个渠道,来合法晋升。

    眼前奎托斯,能晋升的根基和逻辑何在?

    隐隐之间,裴子云有点明白,为什么幻影女士有些厌恶,但说毁灭整个奥林匹亚山的奎托斯却并不太重视,并且自己感觉到这世界似是而非,层次相对低的原因了。

    “它就算是一支命运线,也毫无根基,宛是梦一样脆弱。”